采花大盗花千树要吐血了,他想不到这个洛天这么狠,想他帮忙出手,竟然要一个亿的出手费,这简直要了他的老命,他风流倜傥,花销极大,手里的钱并没有多少,可是眼下,看洛天这架式,如果拿不出一个亿来,是铁定不会帮自己了。

    “嗖……”的一声,花千树没有废话,直接扔出来一张卡,“洛兄弟,这是哥哥全部的存款,都给你,相信没有一个亿也差不多了,麻烦你快点出手!”

    洛天抬手接住了这张贵宾龙卡,笑眯眯的招呼兰兰,根据花千树的提示,拿出手机就查起账来,顺便转了过去。

    “嘿,天哥,八千万,还差两千万呢,帮不帮?”兰兰咧嘴笑道,她现在可是缺钱,虽然上次的钱没有用上,不过据老爸估计,下一步需要的钱肯定不少,所以这个丫头给她多少钱都不嫌多。

    “唉,还差两千万呢?”洛天似乎也有些不满的摸着鼻子,一边的李连英不由的摇头苦笑,陪站在那里,不发一言,洛天和兰兰都是极聪明的年轻人,他相信他们会处理好的。

    打斗中的花千树不小心又被冰水寒给抽了一鞭,这个女人似乎是在有意的报复,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胸膛上,抽的花千树呲牙咧嘴,想他堂堂的入圣中期高手,竟然被三个入圣初期的女人给困住,脱身不得,让他郁闷无比,恨不得上前一把捏爆这三个女人的胸。

    洛天收到了钱后,竟然还在自语差了什么两千万,更是让花千树气歪了鼻子。

    “洛兄,剩下的两千万,等我脱困后,一定给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花千树抓着洛天这个救命稻草不放。

    “哼,无耻之徒,你也配称为君子么?洛兄弟,千万不要听他胡说,此人不除,后患无穷,需要钱的话,我们水月门也有,而且裴容我保证安然无恙,水月门和洛兄弟永远交好。”

    那个冰水月此刻出言道,此女一举一动无不透着一种诱惑,风情万种,不像冰清玉洁水月门的弟子,倒是像混迹于夜总会专门诱惑男人的尤物,恨不得让人狠狠的压榨。

    “说的好听,光说不练啊,你们水月门有钱倒是给啊,这个时候,竟然还拿容姐相威胁,还永远和我交好,怎么个交好法,除非你……”洛天心里腹诽,相比之下,他更感觉这个花千树倒是光明磊落一些。

    “三位仙子,快辙去三才阵法,你们已经被他的七欲真力入侵身体,后果不堪设想,让我来对付他,保证不会让三位仙子失望便是,这等采花大盗人人得而诛之,让我来替天行道吧。”洛天揣好银行卡,体内的五禽真力开始澎湃,嗖的一声,就加入了战场。

    像这种级别的战场,一般的人甚至入室后期的人加入也会受伤,真力浩荡的太厉害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身死重伤,而洛天却是不怕,因为他看的出来,不要说这三位仙子,就是那个花千树,全盛时候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有过和东方不败一战的经验,洛天对于和自己同境界的入圣中期的高手却也不放在了眼里,况且这个花千树还没有到达入圣中期的顶峰,所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范围之内。

    再说花千树,洛天观其眉骨,发觉此人并不是那种凶穷极恶的采花大盗,正所谓盗亦有道,这个人如果自己处理的好,以后末尝不是自己一个强大的助力底牌,所以洛天动手了,嘿。

    “你……”

    三冰仙子的长鞭,被洛天强大的真力一牵一引,不由自主的偏向了一旁,三女本来快是强弩之末了,洛天又是强大的生力军,这一强势加入,顿时打散了三女的合击大术,又看洛天对着花千树攻去,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毕竟此人算是帮助水月门了,本来按照她们的意思,洛天旁观就算是帮了他们的帮了,可是人家强势出手,帮着自己对付花千树也可以理解。

    所以三女借势后退,全部盘膝坐了下来,调理,逼迫体内的七欲真力,其实洛天说的并不错,花千树和三女交手已久,七欲真力早已打入三女的体内,只感觉体内麻痒难耐,很想用力的揉上一揉,如果不迫出体外,后果不堪设想,恐怕当众要出丑,因此,许多和花千树交过手的绝色女子,后来被他所俘获,和这个七欲真力有很大的关系。

    “呯呯呯。”

    洛天出手凌厉之极,几乎是压着花千树在打,一会儿就脱离了战场范围。

    “喂,洛兄弟,你这是玩真的么?我可是给了钱的。”花千树被洛天逼的跳急,他发现自己单独面对洛天,竟然比面对三女的压力还要大的多,不要说自己现在狼狈不堪,真力不继,就是全盛状态也不是洛天的对手,实力堪称恐怖,比自己的境界还要高上一些,似乎已经达到了中期顶峰,随时一只脚就会迈入后期。

    “你大爷的,叫洛兄弟可以,不过不要自称哥哥,演戏也要演全面知道吧,来配合我一下。”洛天低声道。

    “嗯?嘿,好,洛兄弟相信你。”花千树一听,脸上顿时荡起迷死女人的笑容,只不过一闪而过,呯的一拳,被洛天给击飞了,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靠,演戏也这么认真啊,没有必要用这么大的力气吧。”花千树笑不出来了,这一拳自己没有躲,结结实实的被洛天打在了胸口,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起来,落向了远处。

    “嘿,在哥面前自称哥哥,当然要付出一点代价,嗯,剩下的那两千万就不要了。”洛天心里一乐暗想,轻咳一声,正要拔腿去追。

    这个时候,李连英突然惊慌的大叫:“小友,不好了,兰兰晕倒了。”

    “嗯?怎么会这样,该死!”洛天不由的一怔,看了一眼花千树,急忙抽身而回。

    “丫头,丫头,你怎么样了?”洛天抱着兰兰急切的呼唤。

    而此时花千树不跑更待何时,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原处,一会儿就没了踪影,除了冰水寒,冰水月还有冰水慈和洛天外,那些水月门的弟子想拦根本就拦不住,还被他“打伤”了好几个,一个个捂着胸部,狼狈羞愤的退了回来。

    洛天眼角扫了一眼那些“受伤”的弟子,嘴角微微一抽,“这个混蛋花千树不愧是采花大盗,专找女人的弱点攻击,太下流了,比自己还下流,不,怎么能和自己比,自己是正人君子,嘿……”

    “她怎么了?”冰水慈的功夫毕竟高深,自己首先排出了七欲真力,看到花千树逃走,不由的又气又急,可是又无可耐何,来到兰兰面前,面色有些不悦的问道,这个丫头早不晕,晚不晕,偏偏等到洛天取胜,快要击毙花千树时的晕倒,真是让人无语,不过人家晕倒了,也没有办法,毕竟洛天在帮水月门,所以冰水慈也不好说什么。

    “唉,她从小就是晕厥的毛病,需要世间罕见的千年雪莲子才能救好,仙子,不好意思,让花千树逃走了,放心,等以后有时间了,我一定再次追杀他,这次恶徒人人得而诛之!”洛天解释,最后歉意的说道。

    冰水慈摇了摇头:“这个不怪洛兄弟,毕竟洛兄弟也是帮着水月门清理外患,要怪只能怪此人命大,当年发出武林追杀令,都没有杀掉他,此人逃跑的本领有一套,拼命之下,我们真的很难留下他。”

    “是啊,花千树成名已久,处处小心谨慎,想击杀此人真的不容易,不过幸好水月门并没有遭遇大劫,也算是一幸事了。”此刻李连英胡须微笑道。

    “这位是……”冰水慈看向李连英,面色有些疑惑。

    “在下李连英!”李连英微笑谦虚道。

    “鬼鼓李连英?李前辈?”冰水慈一怔,有些吃惊的问道。

    “呵呵,冰仙子客气了,想不到冰仙子如此年轻,竟然还能认识老夫,真是没有想到。”李连英笑着说道。

    冰水慈摇了摇头:“我当然不认识前辈,只是以前听家师说过而已!”

    “原来如此!”

    这个时候,洛天暗暗的掐了一下兰兰的胳膊,兰兰终于幽幽的“醒来”,“天哥,对不起,刚才我又晕倒了,大淫贼呢,你杀了他没有啊?”兰兰一醒来就问道。

    “本来是能杀了的,可是你早不晕,晚不晕,却偏偏那个时候晕倒了,功亏一溃,唉,让他跑了。”

    洛天的身后一阵香气扑来,特有的女人的体香,让洛天不由的心神激荡了一下,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妖娆无比的冰水月。

    “哦,不好意思啊,天哥,我保证下次不晕了。”兰兰此刻很是“愧疚”的说道。

    “这位小妹妹,怎么能怪你呢,不论如何,这次谢洛兄弟相助了。”冰水慈叹息了一下。

    “本来我们还想讨教一下洛兄弟的高招呢,甚至不惜把那个裴容请来,现在洛兄弟不计前嫌,帮我水月门,相比之下,洛兄弟的胸襟让人佩服,而我水月门则有些小肚鸡肠了。”这时,那个冰水寒迫出了体内的七欲真力,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兰兰,又颇有意味的看向洛天,然后说道,她总感觉洛天是有意放走的花千树,可是又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什么。

    “三位请,裴容在门里,我们一直好好的招待,对于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吧,以后有用得着我水月门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冰水慈邀请洛天三人入内,同时开口说道。

    “仙子客气了,好说,好说。”洛天看向三位仙子,一本正经,眼神清明无比,带着李连英和兰兰跟着水月门的众人跨过了寒冰索,进入到了水月门的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