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门内部,云雾缭绕,九座不大的山峰连成了一体,只不过地势极高,四周是悬崖相隔,所以进入水月门唯一的途径便是那两条寒冰索,而在九座不大的山峰间,却是一个巨大的湖泊,碧绿色的湖水,如同明镜一般,一丝风吹起,荡起层层的波纹,而在湖的四周则是建设着不少的房屋别墅,如同海边的一个渡假村一般。

    “云雾升腾,九龙戏一珠,湖则生之源,好地势!”

    洛天、李连英、兰兰在冰水慈、冰水月和冰水寒三人的陪同下,一起走向水月门,沿途所见,洛天观地势,堪风水,不由的轻声赞叹道,水月门是大兴之势。

    “哦?想不到洛兄弟还懂风水大术,果然不简单,当初我们第一代的门主选择这里时,也曾这样说过。”一边的慈航脸色有些诧异的望着洛天淡淡的说道。

    “呵呵,随便说的,不能登大雅之堂。”洛天谦虚的笑道:“水月门确实是风水宝地,九龙戏一珠,中间则是一个大湖,暗生聚阴之地,倒是符合各位仙子在此修行!”

    “洛兄弟客气了,不要再仙子仙子的叫了,我们担当不起,这次虽然没有击毙花千树,不过也是帮了水月门的大忙,相比之下,我们却是带走了你的女人,引你出来,确实让我们汗颜,水柳,你过来,向洛兄弟道歉!”

    冰水慈此刻清冷如同慈航母渡的容艳上,带着一丝歉疚,一招手,把那个水柳叫到了身边让她向洛天道歉。

    “洛……先生对不起!”水柳可是不敢违背她这个大师伯的意思,虽然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来到洛天面前轻声说道,本来还想平辈相称,这下倒好,她的大师伯都叫他洛兄弟了,自己只好称呼一声先生了。

    “水妹子不要客气,虽然你当时鲁莽,不过我也在过激了,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洛天笑道,这一句水柳妹子叫的水柳脸一红,而一边的兰兰则是翻了翻白眼,至于冰水慈则是怔了怔什么也没有说。

    “好了,既然事情说开了,就揭过去吧,洛兄,这边请,那个裴容一直住在这里,有专人负责她的饮食,我们可是没有虐待她哦?”冰水月一身白衣,裁剪的恰到好处,身材丰韵之极,眉目间有种天生的娇媚,看的洛天微微一呆,只不过瞬间恢复了清明,微笑着点头,一行人继续向前走去。

    前面一处典雅的楼阁,木制的,靠于湖边,显得幽静典雅,裴容应该早已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因为有两个弟子陪着她从阁楼里走了出来,看到洛天快步走了过来。

    “小天!”裴容略微有些憔悴的面容,出现一丝喜色。

    “容姐,对不起,有事耽误了,让你受苦了。”洛天大步上前,一把抓着裴容有些冰凉的小手轻声问道,眼中的透着浓浓的深情。

    “没事的,姐不苦,她们对我很好的。”裴容微笑,依然风姿卓著,在场的女人,唯有冰水慈和冰水月和她媲美。

    听到裴容这样说,一直紧张的那个水杨终于放下心来,甚至冲裴容感激的点点头,一直以来,她对裴容都不感冒,甚至还恶言相向,现在自己的师叔,师伯都叫人家洛兄弟了,一旦这个裴容把自己对她不好的事说出来,自己难免受到责罚。

    “兰兰,李老爷子,你们也来了,你们这是……”裴容微笑冲兰兰和李连英打招呼,她看到水月门的这三个高层对洛天他们似乎很亲切,这让她有些想不明白,开始不是说,把自己带到这里当人质,要教训洛天,为她们的那个弟子水柳讨还公道么?现在怎么像是自己人一样?

    “裴容姑娘,误会解除了,洛兄弟这次帮了水月门,对于前几天的怠慢,还请担待!”冰水慈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同时表示歉意。

    “原来是这样,冰姑娘客气了,冤家宜解不宜结,有这样的结果,那是最好不过了。”裴容微笑道。开始她还担心水月门对洛天不利,想不到却是这快竟然解决了这件事,由敌人变成了朋友。

    “水月门从来没有男子进入,这次邀请洛兄弟和李前辈,也算是破了水月门的先例了。”

    在冰水慈的安排下,水月门准备了一些薄宴招待洛三人,席间,冰水慈此刻淡淡的笑道,这个女人永远都是那么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模样,似乎没有什么事可以打动她的心。

    而相比于冰水寒,她还算是恬静的一个,冰水寒人如其名,脸若冰霜,似乎从来没有笑过,虽然她的功夫不如这个师姐冰水慈,不过却是水月门弟子最敬畏的一个,因为冰水寒平时比较严厉,不苟言笑,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怕她,只要一犯了门规,她毫不手软,不讲情面,而大师伯冰水慈平时只是练功,很少管理门派的事,不经常露面。

    至于妖娆仙子冰水月倒是极好说话,只不过此女比她们的师伯冰水慈还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不是因为掌门师妹弟子水柳的事,这三大高手还不齐聚出山呢。

    “水慈姑娘,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席间,李连英喝了一口茶,稍犹豫了一下说道。

    “李前辈应该是问我们掌门师妹的事吧。”那个冰水月此刻接口道:“实不相瞒各位,贵客临门,掌门师妹本该出来迎接,只不过她此时正在闭关,实在不方便出来相见各位。”

    “原来是这样,不妨事,老夫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由三位仙子接见,已经是最高的礼仪了,哪能让掌门亲自接见,呵呵。”李连英摆摆手微笑道。

    “李老,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就不要问了,三位,既然水月门有规定,男子不得入内,那么酒宴完毕后,我们就会离开,不再让三位仙子为难是了。”洛天察颜观色,淡淡的一笑说道。

    “是啊,这个地方虽然好,不过总感觉阴气重重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天哥,姐,我们快点走吧。”兰兰这时也插口道。

    “这位妹妹有所不知,水月门以女子为主,九龙戏珠,虽然是风水宝地,不过也是阴寒之地,适合女子在此修练,而且我们众人修练的是玉女静心决,也是属阴,两者加在一起,所以才会让小妹感觉有些不舒服吧。”

    冰水月嫣然一笑,让百花失色,让男子失神,简直荡人心魄,不但是洛天、李连英,就是裴容和兰兰也是一呆,这样的女人如果勾起男人来,那可真是害死人不偿命。估计任何男人都甘愿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玉女静心决,本属阴性功法,在这个地方修练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小妹有所不适也可以理解,这样吧,饭后,就由李前辈把两位送出去吧,而至于洛兄弟……”此刻冰水慈看向洛天道:“至于洛兄弟,还请留在水月门,水慈还有事相求,还请答应!”

    “喂,你们不会是想囚禁天哥吧,告诉你们吧,我们共进退,想把天哥留下没门。”

    兰兰警惕的望着冰水慈叫道,心里很是不舒服,这三个女人都很漂亮,而且功夫极高,李老也只能对付一个,把洛天留在这里,一是担心他的安全,二是担心这些女人对洛天有非分之想,要知道洛天是除了裴容外,她兰兰内定的男人,她可不想把这个天哥放在女人堆里,这不是招狼吗?还是母狼。

    看到洛天,裴容,李连英也疑惑的望着自己,冰水慈面色稍有犹豫,不过还是说道:“几位不用担心,凭洛兄弟的实力,我们三姐妹想留也留不下,把你留下,实在是有关本门的一件大事,还请洛兄成全!”

    如同观音一般的女子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洛天也不好拒绝,于是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留下来吧,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在下可是不敢保证,另外,我的时间有些紧张,不宜在这里多呆,还请三位理解。”

    “这个是自然,不会耽误洛兄弟多长时间的,最多七天。”听到洛天答应下来,冰水寒,冰水月面色也是一喜,而冰水寒更是说道。

    “可是,三位难道不能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事吗?洛小友是老夫的朋友,让他一人留在这里,实在是有些不妥。”李连英此刻说道,毕竟洛天还担负着拯救谢家谢宏军的事宜,他的心里着急啊,水月门虽然都是女子,不过实力太强大了,也为洛天的安全担心。

    “李前辈,这实在是有苦衷,还请理解,洛兄弟是水月门的朋友,我们不会对他不利的,只是想求他帮忙而已。”冰水月为难的说道。

    洛天微微一笑:“既然是这样,李老就不要为难三位了,到时我自会出来,谢宏军的事,我会记在心里的,相信他不会有事。”

    “那……好吧。”李连英叹息一下点点头。

    “小天……”裴容上前,关切的望着洛天,“容姐,放心吧,先回去,天容大酒店需要你。”

    “两位师妹,麻烦相送三位,洛兄弟,请跟我来!”最后冰水慈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