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是我告诉她的……”冰水慈道,接着把事情的经过,从水柳出山受辱,自己三人抓到裴容开始,后来遇到花千树这个大淫贼,洛天出手相救说起,详细的说了一遍,而且冰水月补充说洛天还愿意帮助水月门改正功法。

    “原来如此!”冰水烟看向洛天,眼中的羞恼一闪而过:“你这样帮助水月门,不会没有目的吧,说吧,到底是什么目的……”

    “没有目的,水烟掌门,开始我只是想救回我的女人容姐,后来是水慈师姐请求相救于你,水月门是一个隐世不出的门派,在社会上并没有劣迹,洛某是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原则搭救一下而已,却是想不到如此艰难,并且还会遭到你的恩将仇报,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女人,不救也罢!”

    “你……”冰水烟冷哼。

    “好了,妹妹,洛兄毕意是我们的恩人,不但救了水月门,还救了你,我们水月门讲究恩怨分明,不要被外人说我们水月门是恩将仇报才行……”冰水慈温柔的说道。

    “洛兄,请不要介意,我们的水烟掌门其实是很好的人,只不过这次走火入魔对她的伤害太大了,又被你这个男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切,这样吧,洛兄还请发个誓,永远不要把今天看到听到的事说出去,如何?”这时冰水寒打圆场道。

    “哼,水寒师姐,发誓就不要了,我洛天还从来没有被人逼着发过誓,不过我保证,水烟掌门的事,我不向外人透露就是了,不要把我当成八卦的男人,水月门功法确实有弊端,水烟师姐也不是出自本心,是走火入魔而已,洛某也不会看轻水烟师姐,毕竟当时你也是言不由衷不是么?”洛天淡淡的说道。

    冰水烟这时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天,一想到刚才的所作所为,她就无地自容,她可是高高在上的水月门主,在媚功的趋势下,竟然沉沦了下去,失去了本性,想想就让她后怕。

    “洛兄,既然姐姐如此评价你,你又如此说,那么我相信你就是了,谢谢你刚才相救……”冰水烟放低了姿态,轻声冲洛天说道,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洛天轻哼一声,瞪了一眼这个刚才迷惑死人不偿命的冰水烟,暗暗的把手里扣着的一枚毒丹收了起来。

    洛天不能不小心,这个可怕的冰水烟真的翻脸的话,再加上冰水慈三女如果出尔反尔,自己还真的很难走出这个密室,所以他早就把从药王孔胜那里弄到的一枚毒丹准备好了,只要对方敢轻举妄动,他必定捏碎毒丹绝杀她们,来个辣手催花,毫不手软。

    “掌门,洛兄说过,只要我们自封印会阴,膻中几位穴道,自会控制媚功的散发,虽然实力大打折扣,不过也末偿不是一个办法……”这时冰水月小心的陪笑道,对于这个比自己还稍小一点的掌门,她从心里上敬畏,冰水烟人看起来温柔,像仙子,不过手段强硬的很,自己犯了错,她一样会责罚,所以现在冰水月面对清醒的冰水烟,心里有点七上八上的感觉。

    “洛兄果然非常人,其实在我冰块中的这几天,虽然使用的龟息大法,不过思维并没有停止,一直在想功法的问题,封印这几个穴道确实可以阻止媚功的散发……”

    冰水烟听了冰水月的话,轻轻的点点头,对洛天神色有些缓和,这个男子定力非常人,刚才在如此状态,竟然都能抗得住的媚功,而没有出丑,而且还有能力出手相救,确实厉害也是一个正人君子,水月门虽然处于隐世之中,不过也愿意结交一些高人。

    “水烟师姐客气了,只是一些短见而已……”洛天客气的说道,接着捂了一下胸口,咳嗽了一下。

    “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姐姐,我现在要调息一下,你们出去吧,好好的招待洛兄……”冰水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甚至吐了一个小香舌,看的洛天不由的一呆,看来这个水烟掌门私下应该还是一个比较活波好动的女孩才对。

    “好,妹妹,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调息一下,洛天会在这里呆上几天,到时会再助你,直到你完全的康复为止!”冰水慈看了一眼洛天微笑道。

    “如此最好,那就有劳洛兄了……”冰水烟客气的说道,洛天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对了,妹妹,刚才提到功法的问题,我建议开放历代掌门的闭关之地,供洛兄参考,争取找到此功法的弊端,你看如何?”此刻冰水慈说道。

    “找出功法的弊端?”冰水烟苦笑:“那何其艰难,不过凭洛兄的能力,也不一定,那好吧,你们去吧……”冰水烟挥挥手,然后直接盘膝坐了下来,不再搭理众人。

    冰水慈点点头,于是带着冰水寒、冰水月还有洛天出了密室,走出了大殿。

    “洛兄,真对不起,害你受伤了,我们门派中有玉露丸是疗伤圣药,我派人去取,应该对洛兄的伤势有所帮助……”冰水慈歉意的说道。洛天微笑着摆摆手:“一点小伤而已,不要麻烦水慈师姐了,我自会处理的,至于开启历代水月门掌门闭关之地,研究玉女素心决的事,先缓一下吧,小弟想恢复一下伤势!”

    “这个是当然,洛兄客气了……”冰水慈含笑道。

    洛天点点头,然后直接离开了大殿,回到了他的住处。

    接下来,冰水月和冰水寒也离开了,刚才救治冰水烟,二女尽了全力,真力枯竭,也需要恢复。

    大殿门口,冰水慈贮立原地,望着洛天消失的方向,神色有些复杂,她答应过洛天,如果救好妹妹水烟,她会陪这个洛天……其实,当时冰水慈只是敷衍洛天,诱以美色,事后准备杀洛天灭口,只是后来洛天的表现太过出众,而且手段颇多,人品也说得过去,冰水慈打消了这个念头。

    “难道真的要陪他么?自己冰清玉洁,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身体,可是现在……”冰水慈心里矛盾之极,轻声的叹息一下,转身重新返回了水月大殿。

    “姐姐,那个洛天竟然可以抗拒我的媚功,拼命相救,难道真的没有所图么,我刚刚苏醒,对此人不了解,姐姐告诉我,此人到底可不可靠!”地下密室,水月掌门冰水烟睁开了眼睛,看到姐姐到来,上前一把抓着姐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问道。

    “呵呵,妹妹,你可是掌门,现在又是入圣中期的大高手,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冰水慈怜爱的看着自己这个只比自己小几分钟的妹妹不由的打趣道。

    “嘿,你是姐姐嘛,大几分钟也是姐姐,谁让你从小就贯我了,其实说实话,我才不愿意当掌门呢,太累了,还不如出去玩呢……”

    冰水烟完全没有了那种掌门的气质,撅着小嘴,性感妩媚之极,像是一个出灵的仙子,比起姐姐冰水慈还要可爱,这对姐妹长的一般无异,就像一个人一样,不要说外人,即使水月门的弟子有的时候也会认错,不知道该叫师伯,还是叫掌门。

    “姐,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洛天到底可不可靠呢,你不会是答应他什么条件吧……”冰水烟眨着眼睛望着姐姐。

    冰水慈面色略微尴尬,随后淡笑一下:“我可是什么也没有答应他,此人功夫高深,人品正直,在外面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不但如此,竟然身上还有去除伤疤的圣药,另外竟然还有让人体肌肤变得僵硬的药物,可谓是手段多多,我们水月门隐世不出,如非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结此大仇,再说能结交这样的人,对我们水月门也有好处!”冰水慈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嗯,姐姐说的有道理,当初你阻止我杀他,我就知道是有原因的,说实话,虽然我现在晋级入圣中期,不过也没有把握杀他,这个家伙实力太恐怖了,早已晋级入圣中期多年,甚至早已到了顶峰,半只脚都踏入了入圣后期,即使是我们联手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况且我是刚晋级,实力还不稳固,即使决定要交好此人,那么我们就放下心结,以礼相待吧。”

    “妹妹说的对,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朋友要好的多。”冰水慈微笑道。

    “嗯,只不过让他看光了我的身体,又看到了我的丑态,那可怎么办呢?想不到这个媚功,这么可怕,根本不是毅力和定力能挡得住的,所以姐姐,在没有找到功法的弊端之前,你一定要压制自己的境界,万不可晋升,不然的话,你根本抗不住的,也幸好我会龟息大法,不然的话,真的变成千夫指了。”冰水烟想到自己的入魔时的模样被洛天看到,又想到媚功的可怕,于是嘱咐姐姐。

    冰水慈苦笑:“姐可没有你的天分,晋级中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不过姐知道了,一定会注意的。”

    “嗯,那就好,这个洛天也算是不简单,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封印穴道,控制媚功吧,免得控制不住心性,走火入魔!”

    望着清醒的妹妹,冰水慈心里倍感欣慰,有心想把有关天拳的事告诉她,不过冰水烟现在刚刚恢复身体,还很虚弱,虽然看起来很活波可爱,不过却也是性格很冲动,怕她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她这一件事。

    冰水慈点点头:“妹妹说的是,你现在刚清醒,还是先慢慢恢复一下吧,姐姐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