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兄的内力果然强大,穿过瀑布,竟然滴水不沾!”

    冰水慈看到洛天的身上竟然一滴水都没有沾到,不由的由衷的称赞道。

    洛天微微一愣,扫了三女一眼,发现这三女虽然很是潇洒的穿了进来,不过身上却是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湿,贴在身上,更是曼妙无比,诱人犯罪,特别是冰水寒,实力最低,算是勉强通过瀑布,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更是把身体的曲线毫不保留的呈现在洛天的面前,简直就是湿衣秀,于是随即笑道:“师姐客气了,等你们到了入圣中期也能做的。”

    “进入中期太难了,如果像妹妹水烟那样,我宁愿不晋级。”

    想到妹妹冰水烟那媚功不受控制的可怕,冰水慈心里就有一种畏惧,其他的走火入魔还好说,可是那个该死的媚功控制她的身心,到时会做出一些她极不愿意做的事情,高高在上的冰清玉洁的女子变成那种千夫所指的女人……想想就可怕。

    洛天点点头,他当然深知晋级的艰难,就像自己卡在入圣中期,却是迟迟不得寸进,想晋级真的是太难了,不但需要修练,机遇更重要的是感悟,虽然只有那么一层像是窗户纸一样,却是怎么也捅不破。

    “师姐,我们还是拜见祖师,进入里面吧。”这时冰水月说道。

    冰水慈点点头,然后带着三人进入洞中,这个洞并不大,一目了然,只有方圆几十丈大小的样子,里面有一些木制的桌椅,红木的,而不是石制的,在这近乎古老的洞多了一丝现代的气息。

    “以前我们历代的掌门都会进入这里,进行修行,感悟,这里是她们休息的地方。”冰水慈解释着,然后来到一处石门前。

    这个石门不是太大,只有一人多高,石门上上面刻着一个如仙的女子,笔锋凌厉,虽然只有简单的几笔,不过却是把上面的人物刻画的入石三分,入神如生,维妙维肖,穿古代的衣服,衣衫飘舞,似乎随时要凌空飞去。

    “这是我们水月门第一任掌门的时刻,尊她为祖师,叫作莫青霞,水月门源自于明代,可以说是渊源已久,据古典籍称,我们的祖师莫青霞还曾帮助过明皇帝,夺取过帝位,后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祖师功成名退,隐居这里,创立了水月门。”

    看着这石门的画像,冰水慈面呈尊重之色,轻声的说道。

    “原来如此,是前辈高人,让人敬重!”洛天接口道,看着上面的石刻女子,他想不到水月门历史这么久,竟然还帮助着明朝的皇帝,看来也是一个几百年的老店啊。

    “祖师在上,弟子冰水慈贸然打扰祖师清修……”冰水慈上前拜见,而冰水寒和冰水月也上前行礼,冰水烟授于冰水慈权力,虽然只有掌门可以进入,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规定要求的并不严,况且这三个都是门派长老级别的有资格进入。

    洛天鉴于对前辈的尊重,也上前行了一礼,只不过没有像冰水那样上前用大礼参拜。

    “咔碴碴……”冰水寒和冰水月上前推开那厚重的石门。

    “洛兄,请!”冰水慈相邀。

    “师姐请!”洛天客气道,接着又问道:“水慈师姐,难道你们历代的掌门百年后也都埋葬在这里吗?”

    冰水慈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没有,里面只有她们灵位,水月的历代掌门都是无疾而终,很是不详,不知道这和功法有没有关系。”冰水月和冰水寒也是默默无语,气氛有些沉闷。

    “原来是这样。”洛天心里低语,直觉感觉水月门这个门派确实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洛兄,这是我们水月门的功法路线图,还有历代的掌门在上面的石刻感悟,我们一同参悟一下吧,毕竟我们一直在修行这套功法,也许走入死角也说不定,洛兄是局外人,旁观者清!”冰水慈客气的说道,洛天点点头:“也许吧,我尽量。”

    洛天说完,就缓步看了起来,这里的功法石刻图,从最开始的修练经脉走向,如何修练,如何打坐,从最初的练家子到后面的入圣后期顶峰的境界都有,有的还注明其中注意的事项。

    正如冰水慈她们所说的一般,除了第一副图像是记载着玉女素心决的基本要义外,第二副图就是正式开始修练的方法,而且行功穴道正是从会阴穴开始。

    “洛兄,玉女素心决你只能观看,不可修练,因为这是针对女子修练的,不然的话,你会变得男不男女不女!”冰水月跟在洛天的身后轻声的解释道。

    洛天点点头:“师姐放心,即使此功法能练,我也不会练的,这点武德还是有的。”

    “洛兄误会了,师姐不是这个意思,这套功法真的不适合男子修练的。”冰水寒解释道。

    “行了,两位师妹,洛兄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我们带他到这里,就要绝对的相信他。”冰水慈从一副图刻中回过头来轻声说道,看来冰水慈在这两个师姐中还有是绝对的权威的,冰水慈一说话,二女顿时不说话了。

    玉女素心决比自己的五禽功法还要繁琐,路线经脉复杂,洛天相信里面绝对夹杂着一部邪恶的功法。

    洛天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仔细的研究着,分析着,对照自己的五禽功法,说实话,他虽然没有修练这个玉女素心决,不过也受益非浅,恍惚间,似乎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打开了一道门户,整个灵魂似乎都已经离体,那种状态极度的玄妙。

    “洛兄,洛兄!你怎么了?”

    冰水月看到洛天竟然入定在那里,两手轻轻的划着奇怪的路线,闭着眼睛空然外物,似乎是走火入魔一般,吓了她一跳,不由的出声叫道,而冰水慈和冰水寒也发现洛天这一奇怪的情况,不由的微微吃一惊。

    “不好,洛兄肯定是修练了玉女素女决,走火入魔了,警告过他不要修练,想不到还是沉浸在其中,这可如何是好,想不到本想让他帮助参悟功法提出一些不同的建议,却是害了此人。”冰水寒失声说道。

    “洛兄?你可听到我说话,快醒来,素女心决你万万不能修练……”冰水月也有些着急了,看到洛天置若网闻,还在那里自顾自的闭目入定划动,很是怪异,不由的出声叫道,动用了部分真力,想唤醒洛天。

    “不行,一定要趁他还没有深入,打醒他,这样虽然对他的身体有伤害,不过总比死了强。”冰水寒说道,抬起一掌,动用了五成真力,对着洛天的胸口就拍了下去。

    “师妹,不可!”

    冰水寒的玉掌被冰水慈挡了下来,面色凝重的望着洛天轻声自语:“此人现在确实怪异,不过不像是走火入魔的表现,玉女素心决从来没有这样的入魔表现,据上一任的掌门说过,如果男子真的修练了这部功法,会变得极阴,女人化极浓,声带变细,骚首弄姿,而他的表现完全不同,似乎是在感悟到了什么。”

    冰水慈毕竟比冰水月和冰水寒实力高出一些,所以一些感悟和见识也多了许多,看到洛天如此模样,有些惊异不定的说道。

    “师姐,他难道是在晋级?”

    冰水月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洛天的实力据她们猜测肯定是在入圣中期了,这是要晋级后期的节凑么?

    入圣后期啊,好可怕的境界,甚至她们的历代掌门也似乎从来没有晋级过这样的境界,顶多是入圣中期顶峰的样子,甚至还有掌门因为晋级而走火入魔。

    “这是真的要晋级了?”冰水慈一双妙目望着洛天,她无法想像,像洛天这个年纪晋级到了入圣后期有多么可怕,潜力多么的巨大,要知道多少人被卡在一个境界,一卡就是几十年,有的终生都不得寸,他竟然……而且还这么年轻。

    “两位师妹,为洛兄护法,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打扰他!”冰水慈沉声说道,心里有些紧张,又有惊喜,如果有这样的高手护佑水月门,那么她们水月门何悉不兴?

    “是,师姐!”冰水月和冰水寒二女同时答道,虽然是在水月门的内部也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一瞬间,冰水月和冰水寒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虽然掌门师姐冰水烟晋级到了入圣中期,不过并不是无敌的。

    如果现在再有一个晋级到后期的洛天,那么不敢说天上地下横着走吧,最起码,她们还没有听说过有人的境界超出了入圣的境界的范围的,当然上面还有化臻的高手,不过这种境界的高手,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只当是传说中的存在。

    洛天在默默的感悟着,如同走火入魔一般,并且头上上方开始出现五禽虚影,渐渐的清晰,凝实,如同真的一般,虎啸,猿啼,龙吟诵,熊啸,很是怪异,惊的三女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