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494章 态度转变
    “你们两个怎么跟过来了,不是说了要你们两个回去么?”

    瀑布外,冰水烟正准备冲进瀑布后面的洞里,阻止这一切发生,狠狠的教训一下洛天,最好把这个敢占自己姐姐便宜的家伙废掉,却是想不到,冰水月和冰水寒也跟了过来,让冰水烟有些恼火,出声喝道。

    “水烟,您虽然是我们的掌门,可是我们情同姐妹,洛兄救了你的命,还救了水月门,如今又找到了玉女素心决功法的弊端,此情比天高,比海深,我们不能让你对洛兄不利,您不能让外人说我们水月门不讲道义,是忘恩负义之人吧。”冰水月大着胆子说道。

    “是啊,掌门,还要三思,毕竟她救过你的命。”冰水寒也同说道,说实话,如果冰水烟真的要对洛天动手的话,那真让她们太寒心了。

    “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杀那个王八蛋,我只不过是过去看而已,这也不行么?你们是掌门,还是我是掌门!”

    冰水烟和冰水慈绝色一般无二的容艳上出现一丝怒色,她们两个不知道那个洛天和姐姐在里面做什么,自己却是知道啊,双胞感觉敏感无比,她的判断不会错的,本来自己去还行,无论如何是自己的亲姐姐,这水月和水寒是万万不能去的,不然的话,姐姐可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可是掌门,您现在的眼神和愤怒的神色,让我们如何相信您会对洛兄好好的说话,我们是真的担心,所以……”冰水月苦笑道,知道这个掌门那可是说一不二,手段很强的存在,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如此惧怕她了,不过这次为了洛天,她可是在大胆的顶撞了。

    “哼,我生气了么?我的眼神哪里愤怒了,少胡说八道,真不知道那个混蛋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连掌门的话也不听了,好,好,你们要跟着是吧,那好,我不去了。”冰水烟此刻生气的哼道,转身就直接回去了,并没有进水帘洞,这让冰水月和冰水寒一时摸不清头脑,她们不知道冰水烟买的是什么关子,两人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瀑布,也直接回去了。

    其实冰水烟并不是不想去,也不是不想找洛天的麻烦,只不过就在刚才,自己身上的那种奇怪麻痒的感觉消失了,变得平静异常,心如止水,知道自己再去也已经晚了,姐姐他们完事了,再去,只是徒增姐姐冰水慈的尴尬,至于洛天,哼,她必须让他付出代价,救了自己的命如何,帮水月门找出功法弊端又如何,这一切都没有姐姐的清白重要。

    “师姐,第二条行功路线和第三行功路线都记下来了么?”

    水帘洞石室内,洛天欣赏着衣衫不整的冰水慈的诱惑,微笑着问道。

    “记……记下来了,洛兄弟,功法的事,真的谢谢你了,想不到你竟然解决了玉女素心决这几百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我冰水慈代表水月门感谢洛兄!”冰水慈衣衫不整,此刻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洛天,不过还是真诚的说道,并且向洛天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不要客气师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洛天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冰水慈的胸前,咧嘴笑道。

    感受到洛天“不怀好意”的目光,不由的让她的脸一红,瞪了一眼洛天:“你还看?”

    “师姐我没看!”洛天瞪大眼睛说瞎话。

    “洛兄,你要不要再看一下石刻功法,再仔细的研究一下,看看是否遗漏什么?”最后冰水慈说到了正事,他想看就让他看吧,反正刚才都那样了,冰水慈在洛天的面前也算是放开了。

    “也好,免得有什么遗漏,看看是否还有什么邪恶的功法,呵呵。”洛天微微一笑,顿时让冰水慈又是一阵羞恼,这个家伙的意思是说如果再有那种功法,还是让自己试验么,还想让自己……

    不试了,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再试了,实在不行,把水月找来让她试,反正她有“经验”当然危险这件事,自己可以试,可是这个险,自己试一下就过瘾了。

    洛天带着冰水慈出了石室,重新来到外面的那些石刻图前,从头到尾的又仔细的研究了一遍,冰水慈一直忐忑不安的跟在洛天的身后,一双美目偷偷的打量着他,发觉这个男子,虽然有些小坏,不过人品倒还说的过去,不然的话,两次机会,他一次也不会放过吧,而且功深造化,达到了入圣后期的境界,如果自己真的和他……

    冰水慈胡思乱想起来。

    “唉,圣人啊原来这么苦……”

    洛天立于石刻图前,脑子里想的尽是刚才的旖旎,感觉自己这个大尾巴狼真的是装大了,这么绝色的女子投怀送抱,却是硬装君子,充圣人,难受是自己啊,当然,洛天心里也有潜在的小忌惮,那就是“媚功之下,男人片甲不留”的小担心。

    “洛兄,还有什么问题么?”看到洛天站在那里,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冰水慈轻声的问道。

    “哦,师姐,我刚才又仔细的考虑了一遍,感觉并没有什么疏漏,把那两套运行路线剔除掉,应该是纯粹的玉女素心决了。”洛天回过神来,眼神清辙无比,看着冰水慈正色的说道。

    “太好了,把这两条邪恶的运功路线去掉,再修正一下玉女素心决的功法要义,应该就成了。”冰水慈美艳的脸上荡漾着开心的笑容。

    “咳,师姐,既然如此,要不我们回去吧,天不早了,你这样时间长了会着凉的。”看着颜值爆表,诱惑的自己喷血的冰水慈,洛天很没有出息的轻咽了一下口水,笑着说道,既然在那种情况下,自己都没有要她,现在更不能了。

    虽然说的很浪漫,什么花前月下,什么独处一室,那是一些牲口的一些臆想而已,真正的到了那一步,却又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那可不是浪漫了,那是折磨。

    “好。”冰水慈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她也发现这样面对一个男子有些不妥,只是刚才心里牵挂功法问题,所以把这件事给暂时忘记了,现在洛天一提起,倒是让她无地自容,羞涩满面。

    只不过接下来的麻烦又来了,就是如何出去的问题,现在冰水慈穿成这样,万一遇到了人,她可是有损她水月门的名声啊,一个掌门的姐姐,还是水月门的大长老,深更半夜,衣不遮体的从水帘洞里钻出来,那成何体统,恐怕有理也说不清了,尽管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这样师姐,要不你穿我的衣服出去吧,我一个大男人无所谓的。”洛天说着就脱自己的外衣。

    “洛兄,算了,你的那件衣服也不比我好哪里去!你还是出去给我找一件吧。”冰水慈看了一眼洛天身上那件都快破成一缕一缕的上衣,有些羞嗔的说道,刚才自己虽然被那种厉害的媚功控制心神,沉沦下去,不过脑海里有一丝意识还是清醒的,知道那正是自己的杰作,如何让冰水慈不羞。

    “呵呵,也是,那师姐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洛天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苦笑了一下,然后极快的冲出了瀑布,以他现在入圣后期的身手,不要说水月门一般的弟子,即使像冰水月、冰水寒这样的入圣初期的高手,也发现不了自己的踪影,所以洛天出了瀑布,没有停留,如同一道轻烟一般,窜到了冰水慈的住处。

    值守的弟子根本没有发觉就潜了进去,来到冰水慈的闺房,顺手扯过两件衣服塞到怀里,转身就走。

    可是就在洛天刚一转身的时候,地上的一个小纸片却是吸引了他,于是走了过来,捡了起来,这个纸片只有一个拇指肚大小,四周都被火烧过的痕迹,虽然是焚烧的一张纸,却没有烧尽。

    “这是……天拳!”

    上面却是有两个字,天拳的字样,洛天表情顿时凝重起来:“难道这个水慈师姐和天拳的人有来往不成?”

    洛天对天拳这个组织可是没有好感,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个小狐狸和天拳组织有过节,天拳和暗影勾心斗角了好几年,一直不对付,而且小狐狸吃了不少的亏,可谓是输多赢少,洛天下一步就是准备对付天拳,帮着小狐狸出气,现在在冰水慈的房间里竟然发出了有关天拳的字样,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冰水慈一向自诩自己水月门隐世不出,不与外人交往,现在却是暗中和天拳往来,太让自己失望了。”洛天心中自语,心里对冰水慈的好感一下子降到了最低。

    很快的洛天去而复返,回到了水帘洞中。

    “师姐,这是你的衣服,换上吧,天不早了,小弟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洛天把衣服放在冰水慈的手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接着转身就离开了水帘洞。

    “洛兄你……”

    看到洛天把自己的衣服送来,冰水慈正准备道谢,甚至脸上的灿烂绝美的容艳还没有荡漾出来,就看到洛天望向自己那淡淡的目光,平静如水,似乎从来就不认识自己一样,还有那淡淡的语气,似乎刚才亲热的不是自己和他,转换之快,让冰水慈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他还是讨厌自己在刚才媚功的驱使下的表现么?”冰水慈心里莫名的有些伤心,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在乎洛天对自己的看法,刚才洛天那淡淡的眼神,突然让冰水慈有种针扎般的感觉,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