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大家去忙吧,对了,万科长,你组织国安的精英今天安排一场训练,要挑最强的精英组成一个方队,记住,拿出全部的实力,要虎虎生风,目不斜视,瞪视前方,就像自已的女朋友被人抢一样,训练时充满杀气,让人望而生畏明白吗?”最后吴强又重点安排了一个叫做方科长的男子,此人是作训科长,专门负责训练的。

    “是,吴兄,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拿出最好的精神风貌,让逍遥王看看,我们国安的实力!”那个万科长笑着说道,吴强点点头,然后让大家去忙了,而他自己则是亲自驾车出了国安大门。

    大街上,洛天在小吃摊前吃完了最后一口包子,喝完了最后一口粥,这时身边悄悄的停下了一辆车子,车窗摇了一下来,吴强的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

    “天哥,上车!”吴强笑呵呵的说道,洛天微微一笑,点点头,钻进了车子里。

    “吴兄,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亲自来接我!”上车后,洛天甩给了吴强一支烟,客气的说道。

    “嘿,天哥说哪里话,你们是不打不相识,再说你现在是我的老大了,我当然要来接你,这是小弟的一番心意嘛。”

    吴强毫不客气的接过烟点上笑道,其实吴强有点高看自己了,上次两人根本就没有动手,洛天露了一手,就吓住了他,这么说等于是往他的脸上贴金,不过洛天并不介意,他发现这小子还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家伙,性格耿直,虽然有些桀骜,不过军中的人物哪个不是桀骜之辈,没有一点脾气,老好人,是混不出名堂来的。

    “天哥,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吴强看了看时间,距离九点还差了半个小时,于是微笑着建议道。

    “嗯,去吧,新人来报道,总要提前一些,不然的话,你们这些元老会给我穿小鞋的。”洛天开玩笑的说道,吴强的嘴一抽,这话说话,谁敢给他穿小鞋,逍遥王洛天的名头,他当然听说过,是一个牛气到极点的主,敢做敢当,脾气不是太好,不要看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一旦发起火来,可怕的很。

    “天哥,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您现在可是局长的红人了,顾问啊,和我的师兄是平起平坐的存在,谁敢给你穿小鞋啊,兄弟还需要你照顾呢。”吴强同样开玩笑的说道,只是心里却是担心师兄这个人,看不贯洛天,现在他在闭关,一出关,两人少不了一番争斗,只是不知道谁强谁弱。

    “别这么说,我毕竟是新来的,对国安的情况不了解,吴兄还要多多关照,另外国安的情况……”洛天要提前了解一下国安的情况。

    “嗯,是这样。”吴强开着车,也是闲着没事,详细的向洛天说起国安的具体情况,总之分工很明确,后勤,训练,通信,作训,反恐,国内官员的廉政,天井等都有专门的负责,形成一套成熟的体系。

    “呵呵,久闻国安的天井有进无出,死人也会开口说话,外面的人提到天井,可是怕的要命啊。”洛天微笑着说道。

    “嗯,这话倒是不错,天井的那一套确实很少有人能受得了,不过也累啊,说实话,国安得罪了不少的人,反是进天井的没有一个没有关系的,有的甚至关系还很大,只不过天井有天井的规矩,有国家法规制度,得罪人也没有办法。”吴强有些感叹的说道。

    接着又说道:“以前天井是大师兄管着,也就是现在的组长西门烈负责,现在他闭关准备突破入圣中期了,所以这段时间由我来负责天井,唉,每天审讯那帮王八蛋,老子看了都想吐了。”吴强发着牢骚。

    洛天听了心里一动,微笑道:“吴强不要这么说,都是为了工作,要知道从一个犯人的口中撬出来有价值的东西来,等于为国家挽回了不少的损失,甚至可以救不少人的命,功不可没啊。”

    “唉,说是这样说,只不过却是耗时间啊,有的混蛋就是不开口,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行,而且大多数都是手无缚鸡之人,打重了怕打死他们,打轻了又怕起不到效果。”吴强苦笑道。

    “呵呵,堂堂的国安天井的负责人也为会审犯人发愁,这传出去可是一个笑话啊。”

    洛天笑道,心里却是在合计,怎么样在那个西门烈出关前和谢宏军先见上一面,毕竟现在是吴强负责,事情好办的多,不过也不能太急切了,免得这小子怀疑,那个西门烈洛天听说过,是国安的第一高手,而且性格有点偏执,怕到时等他出关后,事情不好办,另外也担心谢宏军受不了折磨,把什么都给招了,那样的话,事情成了定局,他洛天也回天无力了。

    “哈哈,是啊,唉,依老子的性格,那帮家伙根本就不用审,直接一枪一个崩了完事。”吴强也哈哈大笑道。

    两人一路边说边笑,洛天了解到国安的不少的情况,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国安。

    国安和龙魂不一样,这是一个摆在面上的单位,大门修的大气磅礴,“国家安全事务局”几个金色的大字,还有中间的国徽,让人望而生畏,不自觉的尊重,而且防守很严,一些作奸犯科的人只要一听到这几个字,顿时就会感到末日来临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车子驶进了国安局,洛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里一切,国安的人说是六亲不认也不为过,因为只要知道有人犯事,上面的一纸命令下来,不管多大的官也敢抓,所以“天井”里面的人都是有身份,有权势的人物,当然背后会有人变着法的求情,只不过国安却是一概不理会,这也造成了人人对国安又敬又怕的局面,甚至如果自己犯了事,也会被弄进里面去,所以洛天在这里也不敢随便乱来。

    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里,局长岳枫带着手下的几大科长亲自欢迎洛天的到来。

    “各位,这位相信大家应该都认识吧,不认识也应该听说过,他就是堂堂龙魂的总教官,逍遥王洛天兄弟,从今天起,正式加入我们的国安,任顾问一职,地位只在我之下,洛兄弟实力强,头脑机智,果断,办事能力极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希望我们大家好好的配合他的工作,相信我们国安的明天会更好……”

    会议室里,岳枫把洛天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微笑着面对众人,烈情洋溢的发表了一番欢迎词,这个人的口才确实不错,和蓝天翔有的一拼,蓝天翔擅长以情说理,而这个岳枫则是擅长鼓动人心,一席话,听的众人小心的笑着符合点头。

    洛天表面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心里却是在嘀咕:“如果被这个局长知道,自己来,只是为了救人的话,不知道刚才那些话,他还能不能说的出来!”

    “好,现在请我们的洛顾问讲话。”岳枫微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的洛天首先带头鼓掌道。

    “咳。”洛天双手虚压,这才说道:“感谢局长对我的抬爱,其实局长夸大了其词,小弟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今天有幸在国安工作,是小弟向往已久的事情,久闻国安岳枫领导有方,能力有强,在这样的领导下,国安想不发展都不行啊,而且我也久闻国安的几大科长是国安的虎将,今日一见,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呵呵,希望小弟在这里可以为国安增辉添彩,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当然小弟的工作离不开领导的支持和各位的顶力相助,其实说到底,什么顾问,呵呵,大家都是是兄弟,有事我们商量着来就行。”

    洛天很好说话,把岳枫和这些科长都吹捧了一番,反正也不花钱,使劲吹呗,唱高调,他洛天可是不输于任何人,这不,岳枫都笑的合不拢嘴了。

    “听说,这个逍遥王霸道无比,不好相处,现在看来传闻不实啊,原来这么好说话,而且看起来又这么年轻,不会是吹出来的吧……”

    几个科长表面上笑着符合,有些人心里却是嘀咕,只有吴强坐在岳枫的另一边微笑不语,他可是知道这个逍遥王绝不是一个善茬,该动手时,绝不含糊。

    这个会开的很长,几大科长都勇于发言,把自己的一摊事都说了一下,不管如何洛天算是他们的领导了,他们当然乐意和洛天处好关系,然后在吴强的建议下,参观了国安的一些基础设施,特别是训练那一块,杀声震天,那些家伙的眼神看着自己发红,就像是自己上了他们的老婆一样,看的洛天翻白眼,不过不得不承认,国安这些队员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并不比龙魂弱多少。

    “天哥,这里就是天井了,所有的犯人都关在这里。”

    最后吴强带着洛天来到一个建筑面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