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井”的“井头”叫马镖,长的确实够彪悍,一脸的横肉,五短身材,一双眼睛凶光闪闪,身上的煞气极重,是“天井”的老大,和其他的科长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他只听命于局长和组长西门烈的,对于副组长吴强的都有的时候都不好使,阴奉阳委。

    此刻,这个马彪看到洛天上前,不由的用眼睛斜视着他,冷声问道:“你想做什么?”态度傲慢无比,根本没有把洛天放在眼里,洛天虽然长的高大,不过在马彪的眼里,却是显得太过单薄了,甚至他不知道洛天能不能禁得起自己的一拳,毕竟自己是一个入室中期的高手,对于审讯犯人有一套,深得西门烈的信任,所以此人也唯西门烈马首是詹。

    “兄弟,有话好说,我是新来的顾问,按照局长的说法是和西门组长一个等级的存在,也是你的领导,现在我要和吴组长进去审讯犯人,让开吧,对于今天的事,我不追究就是了,”洛天上前,深吸了一口气,先礼后兵,看着这个马彪淡淡的说道。

    “嗤!什么顾问,我没有听说过,没有局长或者是西门组长的手批,外人不得进入天井,想进去,拿他们的手批去……”

    马彪对吴强还有所忌惮,不过对于这个什么新来的顾问,他却是不放在眼里,只要西门烈在,他什么人也不惧,所以即使知道洛天是新来的顾问,他也想给洛天一个下马威,天井是他的地盘,而且自己的实力也高,工作能力也强,即使给洛天点脸色,上级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更何况,他是真的没有听说什么顾问来这里。

    “马胖子,你他妈的找死,不要以为西门师兄罩着你,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吴强是真的怒了,马彪对自己怎么样,他还能忍受,现在对洛天却是冷言冷语让他受不了,上前一步,就要揍这个马胖子。

    却是被洛天拦住了,然后转身看向马彪:“兄弟,该说我我都说了,不想说第二遍,现在我就教你如何尊重上级,”洛天说完,随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马彪看到洛天要动手,当下冷笑,还没有等他拉下架式,洛天的巴掌就扇了下来,啪的一声响,很清脆,这个马胖子五短粗壮的身材就飞了起来,呯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脸上出现一个清晰的大手印,牙齿掉了好几个,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即使如此这还是洛天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的话,以他入圣后期的实力,一巴掌就拍碎了他的脑袋。

    “哗啦……”那些守卫看到自己的“井头”被打,顿时哗啦一声,拉开了枪栓,对准了洛天。

    “他妈的,你们谁敢开枪,想造反是不是?”吴强大喝,他想不到洛天说动手就动手,干脆利索,那一巴掌看的他都感到牙根子疼。

    洛天冷冷的扫视着这些守卫,“谁敢动手?我废了他!”

    说完,身上狂暴的气势猛然暴发出来,顿时把这些守卫一屁股坐在了地下,甚至手中的枪手掉了,那种气息和压力太恐怖了,即使让他们面对最凶猛的猛虎,他们也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个大汗淋淋,惊惧的望着洛天,即使吴强此刻不说话,这些人也不敢反抗了,洛天的眼神太可怕了,那种一种冷漠到极点的眼神,漠视生命的存在。

    “你……敢打我!”马彪惊怒的望着洛天,吐齿不清的说道,眼中出现极度的怨毒,一直以来,在国安,除了局长和西门烈,说实话,真的没有人敢动他,甚至吴强也有所忌惮,作威作福贯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的实力如此可怖,甚至和他们的组长一样恐怖,直接出手,一巴掌扇飞了自己,让自己在手下面前面子荡然无存。

    “打你?你错了,”洛天摇了摇头,“我是在教你怎么尊重领导,你顶撞副组长,对我这个顾问不屑,态度恶劣,不服从命令,故意刁难,仗着那个西门烈为所欲为,今天是让你长长记性,国安不是他西门烈的,敢在这里拉帮结派我这个顾问是不答应的,局长也不会答应的,”洛天一口气给这个马彪扣了一堆大帽子。

    说完,已经来到了马彪面前,又是正反两巴掌,啪,啪,这两巴掌打的马彪牙齿乱飞,估计嘴里没有几个了,嘴巴明显的干瘪下去,这还不算完,洛天上前一步,抓起马彪的手腕,只是轻轻的一捏。

    “咔嚓,咔嚓,”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响传来,马彪的手腕硬硬的被捏碎了,即使这个一向以彪悍著称,审讯犯人无数的家伙也受不了,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冷汗直流,眼中除了畏惧就是怨毒。

    “此刻你竟然还有怨言,看来教训的还不够啊,”洛天平静如水,淡淡的说道,接着又一把抓住马彪的另一个手腕一捏,再次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马彪的两只手都废了,不要说在场的那些守卫心惊胆战,就是吴强也是吓的不行,他没有想到洛天这么狠,这简直是对待生死大敌啊,太狠了。

    “天哥……”

    吴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这个马彪很过分,甚至有的时候狠不得杀了他,不过他毕竟是国安正式的一员,还是元老级人物,更重要的是,他是自己的师兄西门烈的心腹,红人,现在洛天直接废了马彪,等于是和师兄结下了仇啊。

    洛天根本没有搭理在场人的想法,我行我素,一脚踏在马彪的胸口,让马彪的胸口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样,面对洛天的狠辣,这个马彪终于害怕了,似乎只要自己再硬气一点,再用那种眼神看这个年轻人,他毫不怀疑,他会要了自己的命。

    “对于上级要绝对的服从,而不是有选择的服从,不要自以自己有点实力,有点能力,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我的眼里,你连条狗都不算,这是和平年代,如果是在战争现代,你如此顶撞领导,耽误大事,该杀!记住,能力是可能培养的,不过人品才是最重要的,我这样对你,你服不服?”洛天望着地上的马彪淡淡的问道。

    此刻马彪还能说什么,他已经被洛天给打懵了,胸口的一只大脚踏的他说不出话来,眼中强烈的愤怒却是不敢表露一丝一毫。

    “好,很好,既然你认了错,来人,把他吊在外面的树上,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把他放下来!”洛天冷喝一声,一把把马彪踢到了几个守卫的面前。

    此刻马彪气的吐血,真想骂人,可是却骂不出来,你踏着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什么时候认错了,好小子,等到组长出关,到时有你的好看。

    那几个守卫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即使西门烈组长以前训斥他们,也仅仅是训斥,从来没有出过手,这个新来的家伙太狠太恐怖了,这是把人往死里打啊,简直像土匪一样。

    “敢不服从,和他们的一场一样!”看到那几个守卫大眼瞪小眼犹豫不决,洛天冷声喝道。

    “你们几个还不动手!”这时吴强的眼睛一瞪大声叫道,他现在是明白了,这个天哥来到国安算是要立威了,反正现在已经得罪了师兄,那就得罪到底吧。

    不错,洛天现在就是要立威,打压就打压最牛叉的那一个,杀鸡骇猴,只有这样才能镇得住这些人。

    “是,是,”那些守卫急忙答道,然后找来了绳子,把他们的“井头”吊在了天井前面的一个大树上。

    这下子可热闹了,在国安可是头一遭,天井的“井头”竟然被人打的像条狗一样,还吊在树上,这是国安局,还是土匪山寨啊,一些人围着窃窃私语。

    “这位兄弟,我现在可以进去么?”洛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刚才拦路的那个守卫。

    “领导请!”那个守卫早已面无人色,喉咙干涩,想陪笑一下,只感觉面部的肌肉僵硬的很,很艰难的吐了三个字。

    “还不带路!”洛天一瞪眼。

    “是,是,”那个守卫吓的一个哆嗦,魂差点都被洛天吓出来了,急忙带头往里走去。

    洛天和吴强两人进去了。

    而外面的马彪被吊在那里,有不少的人在围着议论,却是没有一个人敢把这个马胖子放下来,甚至有不少的人还暗中怯喜,可以看的出这个马彪平时的人缘也不怎么样。

    “喂,兄弟,这是怎么回事,马井头怎么被人打成这样,还吊在树上,这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有不明所以的人偷偷的问其中的一个守卫。

    “别提了,是一个年轻人,是新来的什么顾问,太狠了,天哪……”那个守卫左右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洛顾问?”先前那人不由的问道。

    “你认识?”那个守卫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