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510章 无耻审讯
    “唉,我怎么会认识,只是听说而已,据说此人是龙魂的老大,来兼职我们国安的顾问,马胖子算是踢倒了铁板上了,这个主没有人敢惹,从来不按常规出牌,对他好,他把你当兄弟,可以为你挡子弹,不服从命令,不听话,在他面前装比,他能把人打死,手段特别的狠,据说在龙魂训练每年都有死亡名额的……”来人神秘的说道。

    “龙魂?他就是龙魂的老大?逍遥王?”那个守卫听了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龙魂的大名如雷贯耳,即使国安也不敢得罪。

    “是啊,我也是听我表哥说的,今天上午他们刚在一起喝了酒,表哥偷偷的告诉我的,兄弟千万不要随便说知道吗?”这小子的表哥就是其中的一个科长,暗中已经叮嘱过他,千万不要得罪这个新来的顾问。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看了,都散去吧,”有守卫大声说道,说着还看了一眼他们的“井头”却是不敢解救。

    此刻,这个井头马彪连死的心都有了,一直以来自己都是高高在上,除了局长和西门组长外,谁也不放在眼里,威风凌凌,现在却是被人打的像是猪头一样,还被吊在这里,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刚才大家的私下的议论,他也听到了,想不到这个新来的顾问竟然是龙魂的逍遥王,吓的他出了一身的冷汗,本来还想让西门烈组长为他讨还公道的,现在他却是打起了退堂鼓,知道自己走夜路多了,终于遇到了鬼。

    “天哥,想不到你这么狠,这下子我们算是得罪师兄了,”吴强带着洛天进了天井,让那个带路的守卫回去后,吴强有些后怕的说道,其实不需要守卫带路,洛天只是想给那小子一个教训而已,让他明白锅是的打的,看清自己的位置。

    此刻洛天听了吴强的话,淡淡的摇摇头:“吴兄,你不用担心,是我出的手,不关你的事,一切由我来承担就行了……”

    “天哥,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吴强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有事我们一起扛,您放心,这事到时我一定会如此向上级汇报的,这个马彪仗着师兄,平时也太过分了,说实话,我也真的想狠狠的揍他一顿呢……”

    听到洛天要把自己置身事外,吴强顿时急了,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似的,脸一阵涨红,毕竟洛天刚刚还给了自己一张卡呢,保住了自己的幸福和做男人的颜面,他吴强当然也为洛天两肋插刀了,即使没有这个卡,吴强也会站在洛天这一边的,当然坚决的程度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罢了。

    “唉,说实话,国安的风气太差,我在龙魂都听说了,这种风气不整顿,后果不堪设想,我不相信局长他不清楚这个情况!”洛天叹了一口气说道。

    “天哥,实不相瞒,局长早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只不过师兄是国安的第一高手,是国安的招牌,国安离不开他,所以平时连局长也让他三分,”吴强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就更应该整顿了,这是国家的单位,不是地方势力,不能搞山头,不能拉帮结派,国安局不是他西门烈的,上面还有局长呢,局长上面还有当局呢,在国家单位中,是最忌讳这一点的,这个世界离开了谁都一样转,国安没有他西门烈一样是国安!”洛天点着了一支烟,凝重的说道。

    他既然来到了国安,兼职顾问,当然也不可能一点事不做,救谢宏军是一回事,立威是一回事,当然也想帮着岳枫局长搞好国安。

    “好了,天哥,不说了,我带你去“井笼”吧,那里有个大个的,是穷恶极恶的国际逃犯,骨头硬的很,手段都使过了,此人竟然熬了下来,今天必须要敲开他的嘴巴,毕竟此人手里掌握着几十个亿的资金,不能流落到国外!”吴强此刻说道。

    “是人都有弱点,也许你们的切入点不对吧!”洛天淡淡的说道,然后跟着吴强向着“井笼”方向走去。

    所谓的“井笼”就是天井关笼重点犯人的地方,在天井中,犯人的等级也分为三六九等,有的功夫高的,实力强的,就重点对待,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则是另一种对待,只不过每一样待遇,都会是这些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天井”重点是关押人,审讯人,而不是杀人,所以根据犯人每个人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目的就是撬开这些人的嘴巴,定他们的罪。

    “天井”有监控,有扫描还有红外等装置,所以洛天在“天井”外惩罚马彪,事情早已一阵风似的传进了“天井”内部,所以那些看押罪犯的国安人员几乎是在同时,都知道了这个洛顾问的可怕和手段,看到洛天和吴强走进来,不管是走廊里的守卫还是牢前的守卫一个个全部立正站好,恭敬敬礼,没有人敢放肆。

    毕竟他们的“井头”被打成那个狗比样,还被吊在树上,谁敢对他不敬,这个新来的顾问的手段,超乎了他们的想像,和国安平时搞教育,做思想工作大不一样,不服就打,出手狠辣,让每个人感觉惧怕。

    “铁狱,枷锁,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嗯,不愧是天井,相信任何人进入这里也逃不走,”洛天点头微笑道,刚才的小插曲根本影响不到他的心情。

    “呵呵,是啊,天井并非浪得虚名,这里每一个兄弟都是好手,而且实力很强,忠心耿耿,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人物,”吴强看着这些守卫不由的笑着说道,毕竟他和洛天惩罚马彪,和这些守卫无关,有的时候该表扬一下还是要表扬一下,果然这些守卫听了,一个个身材挺的笔直,似乎这样才能更突现他们的作用。

    “只不过这种待遇,恐怕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书生怕是受不了吧,”洛天接着问道。

    “呵呵,这是自然,天哥,那些人在另一处,还有几个新来的,都关在一个黑箱子里,不打他也不骂他,就让他们呆在那里,意志不行的,哭喊着招供呢,”吴强笑道。

    “原来如此!”洛天点点头,按照吴强所说,那个谢宏军现在应该也在黑箱子里吧。

    “来人,把那个硬骨头给老子提出来,”这时,吴强突然说道。

    “是,吴副!”有两人齐声答道,然后转身离开,一会儿功夫不到,就押来了一个戴着手铐脚镣的男子。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身材高大,看起来孔武有力,头发乱糟糟的,遮挡住大半脸,露出一只眼睛,发着冷漠的光芒,看着吴强和洛天眼神充满了不屑和冷哼。

    “天哥,此人叫金烈,是国际逃犯,会些功夫,杀了华美集团董事长一家,卷走了几十亿,逃到了国外,我们追捕回来,只不过那几十亿巨资一直下落不明,相信他还没有花出去……”

    吴强看了一眼这个叫金烈的罪犯,然后从“天井”一个家伙的手里接过一文件,随手递给了洛天,洛天接过来,随意的看了一眼,就还给了吴强。

    “天哥,怎么审,你来还是我来!”吴强对于这样的硬骨头,还是第一次见,各见手段都用过了,甚至都用了逼供药水,可是此人的意志非常坚定如铁,竟然抗了过去。

    “嘿,嘿嘿,没用的,谁审都没有用,想从老子嘴里套出秘密,凭你们还不行,哈哈哈……”这个金烈,声音沙沙哑,看着洛天和吴强,仰天长笑,根本没有把这两人放在眼里。

    “这样的人心性坚定,死都不怕,一些手段对他没有用的,”洛天望着这个金烈淡淡的说道。

    “哼,你这个年轻人倒还有自知之明,趁早杀了老子,不然的话你们也是白费功夫,”这个金烈看着洛天冷笑道。

    只不过洛天话锋一转:“不过每个人都有弱点,我会……”洛天说着,凑到这个金烈的面前轻声的耳语了几句,这个本来狂傲的金烈脸色大变,眼中出现杀人的神色,剧烈的挣扎着:“混账,你简直是国安的败类,你们是执法人员,竟然如此禽兽,我和你拼了!”

    金烈的反映让吴强一呆,他不知道这个天哥给他说了什么,为何反映如此大。

    “哼,金烈,进了天井,你还想出去么?我做什么,外人又怎么知道,我真的想看看你的女儿到时……”洛天的眼神表现的很邪恶。

    “混账,王八蛋,你不是人,简直是禽兽,你敢动她一个指头,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金烈破口大骂,胸膛气的起伏,眼睛通红。

    “你一个活人我都不怕,老子会怕鬼么?能把你从国外弄回来,相信你的女儿凭国安的手段,抓到她没有问题吧,”洛天淡淡的说道。

    此刻吴强的眼神很是精彩外加惊骇,他大体明白了这个天哥的“手段”竟然如此“无耻”不过效果却而显见,这种手法,他根本做不来,要不就是逼供,要不就思想说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理念来审讯犯人,像洛天这种“无耻”的手段,真的是见所末见,闻所末闻,就连一边的几个押送的守卫也是目瞪口呆,他们相不到这个新来的顾问审讯手法如此别一拘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