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512章 初步处理
    谢宏军在国安已经被磨的半死不活,骨瘦如柴,进了国安他并没有打算活着出去,通敌买国的罪名太过重大,这种让祖宗的蒙羞的事情,他谢宏军不会做,当然其中也有苦衷,如果不是一股信念支持着他,千万不能死,不然的话,自己真的坐实了通国买国的罪名了,否则,谢宏军早就自杀了,这种日子的折磨,他快要疯掉了,那段视频让他陷入了无穷的麻烦当中。

    自己那段视频爆光后,自己就开始被调查,被一遍接一遍的审查,搞的他快要疯掉了,他整个人已经麻木了,对人生已经失去了任何的希望,就那样呆呆,傻傻的躲在黑箱子里,只不过谢宏军并不知道的是,正因为如此他才能熬过来,毕竟在那里神智越清醒,越难熬。

    至至是谁审问自己,他都无谓了,他承认和国外的那些间谍有过联系,不过前提是他事先并不知道那是间谍,让他承认通敌买国,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

    面对面前这个年轻人那凶犯的目光,一只大手抓住自己的肩膀抓的死死的,谢宏军本来是抱着一副认君宰割的态度,可是目光下移,不经意的看到洛天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时,谢宏军的麻木的眼中出现了异色。

    “龙舌镶金碧玉坠!”

    洛天脖子上带的正是这个东西,这是自己当年送给自己的小妹妹兰兰的,还是他去国外时,从一个寺庙为自己的小妹求得的,据说还是开过光的,兰兰平时一直贴身带着,而且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

    “它怎么会在这个年轻人的手里?”谢宏军脸色惊讶的望着洛天,只不过这种异色一闪而过。

    “像你这种书生模样的家伙,还敢通敌买国,身居高位却是不知道珍惜,简直该死!”

    洛天大手用力的抓着谢宏军的肩膀,紧紧的盯着谢宏军的眼睛,两人离的很近,洛天的眼底深处却是包含有另一种很复杂的意思,谢宏军久居官场,略懂人心,又看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戴着妹妹的挂坠,他那麻木的心里已经开始激动了,只不过此人掩饰的却是很好。

    更让谢宏军心中震动的是,自己那虚弱的身体竟然通过此人的大手传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让他的浑身感觉舒畅了不少。

    五禽真力不但可以伤人,也可以救人,对于弱虚的身体有很好的辅助治疗效果,洛天现在正在暗暗的用五禽真力帮着谢宏军恢复着身体,就在吴强的眼皮子底下,也幸亏洛天的功夫高深,境界比吴强高的多,凭吴强的眼力根本没有发现什么。

    更为重要的是,洛天竟然冒险在向谢宏军传达着一种信息,这种信息的传达是通过他抓着谢宏军肩膀的那只大手的一只手指,由于谢宏军此刻背对着那个黑箱子,后面没有任何监控设备,而身材高大的洛天又是直接面对着谢宏军,吴强这些人都是站在洛天身后的这一角度,所以那根手指在谢宏军的背后不轻意的轻轻的划动着,没有任何人发现。

    “我没有通敌卖国……”

    谢宏军也是一个心思细腻之人,面对如此的变化,此人仍然做到麻木不仁的模样,也确实是一个人物,虚弱无力的回答着洛天的问话,无论洛天如何逼问,他都是这句话,最后谢宏军竟然吐血了,其实这是洛天在暗暗的用内力帮把逼出了体内压抑已久的淤血,洛天这才住了手。

    “死鸭子嘴硬。”洛天看了一眼谢宏军,然后转身看向吴强:“把他换个地方吧,这个混蛋的身体弱的很,我怕再关的话会死掉,毕竟是重要的人物,给他好一点的环境,这样也许会神智清醒一些,记起一些东西,这个案子我会亲自跟进!”

    “那……好吧,天哥说的有道理。”吴强稍一犹豫就答应了。

    接下来,洛天又让吴强打开了关押王大柱的那个黑箱子,这个老头子更是不堪,差点疯了,弄的一身都是屎,洛天对他可没有怎么客气,直接甩给他一巴掌,也算是王家的人对自己屡次为难的小利息吧。

    不过这个老家伙还是要照顾的,只不过传达的信息却是不一样,只是向他传达了一个很模糊的信息,大意就是以谢宏军为首,不要乱说话,这样一则信息,这样一则消息,即使他王大柱说出去也没有会相信,这是一种很微妙的信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信息的大意就是最好装疯,甚至吃屎等手段,反正是王家的人,洛天救他也是为了谢宏军,当然不会有多客气,即使如此,这个老狐狸却是深谙此道,对着洛天又哭又笑,表演的倒是很到位,当然,这个老人年纪大了,在这种折磨下,能够不疯不傻不自杀,可见他生命力的顽强,因此表演起来,那可是深有体会,感由心发。

    最后洛天为了不让吴强起疑,也把那个什么杀人变态狂也从黑箱子里面弄了出来,在他的建议下,三人被分别关提了单独的铁狱牢中,下面仍然是冰冷的水泥地,不过还铺着干草,有光,也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天井的罪犯多的是,洛天这样做,他相信不会引起西门烈还有岳局长的怀疑,再说那个马胖子的事还在那搁着呢,应该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

    从一进入天井,洛天其实就一直在做铺垫,不然的话,像马胖子那种嚣张的家伙,他顶多也就是凑一顿而已,不会废了他,更不会吊在树上,其目的就是转移大家的视线,再加上自己一连撬开几个“硬骨头”的嘴巴,这个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对他的方法更不会有人怀疑了。

    到了现在,总算先保住谢宏军的命了,以自己手中的权力,先给他创造一个便利的条件,有时间再好好的找他“谈谈”,当然如果这个谢宏军真的有大问题,他洛天也不会强保他,毕竟这是敏感的政治问题,他也不能越雷区,目前只能先做到这一步了,再说自己刚来这里,还有的是时间,做的太过了,容易引起人的怀疑。

    “这个到底是什么人,小妹怎么还认识这种手眼通天的人物,看他的身份应该还在国安的那副组长之上,而又不是那个什么西门组长,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毫不怀疑,自己的事全靠这个年轻人了,自己到底要不要向他说明一切?”

    新换的牢房里,谢宏军“虚弱”的躺在干草上,乱糟糟的头发盖住大半脸,一动不动,眼睛下却是充满了疑惑,心底也同时涌起了一股生的渴望!

    处理完这一切,洛天最后才和吴强两人才向着天井外走去。

    此刻天井的外面像是炸开了锅,那个马胖子还吊在树上,里三层外层的被人围住像是看猴子一样观看着,议论纷纷,其中上午喝酒的几个科长也在,看到马胖子这个比样,他们心里震惊无比,这是和他们一个级别的存在,平时这个马胖子高傲无比,自己的实力又高,掌握着天井,虽然是同级别的存在,不过感觉高他们一等一样,平时见了面,爱理不理,现在却是被新来的逍遥王爆打,被吊在树上,让他心里解气的同时,又有些吃惊。

    传闻中逍遥王,敢做敢当,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对兄弟可以拿命来换,对敌人狠辣无比。

    “这个马胖子得罪什么人不好,竟然得罪这个洛顾问,唉,还真是踢到铁板上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肯定是洛顾问要进天井,这个马胖子为难他了吧,开玩笑,那是和西门组长一个级别的存在,你一个马胖子虽然是西门组长的人,也不能这样得罪洛顾问啊,那是你能得罪了吗?只不过他是西门组长的人,此人好像在闭关,等他出来,估计又不了一番龙争虎斗了。”下面有科长小声说道。

    “不过这样也太过分了吧,毕竟我们不是地方势力帮派,这是正规的国家单位,怎么能这样惩罚人,这和帮派势力有什么区别,做的不对,可以说服教育吧,怎么能够打成这样啊,还把人吊起来。”

    有人不服说道,看起来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其实他是西门烈的人。

    反正在场的人说什么的都有乱哄哄的,这可是国安有始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事,人人惊讶。

    “都在做什么,赶集呢,给老子散开。”

    这时一声大喝,吴强和洛天从天井里走了出来,吴强更是冷喝,一直以来,他这个国安副组长身份都有些尴尬,上面有自己的师兄西门烈,下面有几大科长,自己卡在中间,不上不下,虽然平时大家对自己很尊重的样子,不过有时却是阴奉阳委,说话不是太好使,这小子其实也在打着小算盘,他也是想借助洛天来提升自己的威望,让大家看看他这个副组长也不是吃素的,“井头”虽然只比自己低半格,敢顶撞领导也给你好看,哼哼。

    国安总起来说也是军事化的管理模式,他吴强也是一条热血汉子,如果有人说过分,那就过分吧,即使受到处分,不过事情过后,仍然还是会让人感觉他这个副组长不好惹不是么?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