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朵朵要看电影的小要求,其实并不过分,这个丫头清纯,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只不过洛天还是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那霓虹闪烁,光怪陆离的电影院,想了一下说道:“算了,朵朵,你的身体要紧,功法出了问题是大事,可不能拖着,不然的话以后会出事的,明白吗?”

    洛天不是不想看电影,确实也没有什么事目前,只不过不能和这个朵朵看电影,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电影院像那种人人聚集在一起看的不多,进去后就是一个小包间一个小包间的,说是看电影,其实就是情人谈情说爱的地方,甚至里面的场面不堪入目,叫的比电影上的声音还大,没法去。

    而且朵朵这个丫头清纯太漂亮了,他不想让她受到影响,万一被上官飞燕知道,这个妞又和自己闹别扭了,她不想让自己和这个妹妹呆在一起,正怕谓“瓜田不纳履,梨下不正冠!”算是为了避嫌吧。

    “人家的身体没事的,都这么多天了都没事,人家就是想看个电影嘛……”朵朵有些不开心的嘟囔着,依依不舍的看着那家电影院,不过最后还是被洛天给拉走了,并且洛天答应朵朵以后在家里陪她看,毕竟上官家族是一个大家族,有自已的放映室。

    “洛天大哥哥,那能不能不回家,因为昨晚我刚从家里出来,不想回去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你帮我看一下功法吧……”这时朵朵开着她的宾利突然有点黯然的说道。

    “不……不回家,那去哪里?”洛天不由的一呆,不过他也知道昨晚姐姐上官飞燕的举动让朵朵有些反感,所以不愿意回家了,再说现在也到了晚上快八点了,天已经黑了,他也怕面对上官飞燕那疑惑的眼神。

    自己早上偷偷的从上官飞燕的被窝里溜出来,晚上却是带着妹妹回来了,这……

    虽然自己有光明正大的借口,是帮朵朵理顺经脉,甚至帮她治疗后背的伤口,不过怎么说洛天有点心虚,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不是有鬼了。

    “嘿,我们去宾馆!”朵朵一甩秀发,嘿嘿一笑说道。

    “去……宾馆?”洛天一呆,腿一软,差点没有从座位上滑了下来。

    “洛天大哥哥,你是不是想多了啊,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人家只是让你帮我指导功法啊……”看到洛天的表现,朵朵似乎知道洛天想的什么,不由的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这个丫头想什么呢,我的脸怎么会红,天热的吧,对了,天哥倒是有个好地方,带去你……”洛天尴尬的说道,脑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地方。

    他是不可能带着朵朵去宾馆的,这个丫头是清纯,到时自己估计都不会清纯了,毕竟这种女神级别的女孩对他的诱惑太大,他不能不控制,不然的话,对不起上官飞燕,虽然心里把她当作小妹妹,可是有的时候……

    “什么地方啊,大哥哥,怎么走?”朵朵也感觉有点不合适,学校不行,人多嘴杂,家里又不想回,所以刚才朵朵才想到去宾馆的,却是没有想到更深一层的意思,现在既然这个洛天大哥哥有好的去处,那最好不过了。

    “呵呵,你接着往前开,前面第一个路口往左拐,然后再往右拐!”洛天指点着。

    “嘿,洛天大哥哥,我知道了,你说的是天香公园吧!”朵朵是一个聪明的丫头,听了洛天的指点顿时娇笑起来。

    “咦?你知道那个地方?”洛天不由的笑着问道,这是今天早上,自己随意的漫步路过的一个公园,在那里他还遇到了上官飞燕的表姐。

    “嘿,我当然知道了,我小时候常去那里玩呢!”朵朵开心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洛天恍然大悟,那里确实离上官府邸没有多远。

    很快的朵朵开着宾利就到了这个公园,找了一个地方,把车子停下,于是两人并肩向着公园的深处走去。

    只不过洛天进入公园,他就后悔了,发现还不如开间宾馆呢,这里同样是情人约会的好地方,天地被作床,甚至丛林中,已经有人玩起了“游戏”。

    “野战呵……”

    洛天的嘴角微微一抽,急忙抛弃了那种不良的想法,靠着他入圣后期那变态的听力和神识,带着朵朵绕过几个“危险地带”终于来到了一个相对安静无人的地方,只不过这时的朵朵的脸色有点红,虽然在夜色下,看不太清,不过在洛天的眼力下却是一览无余。

    “唉,小心再小心,还是被她听到了一些东西吧……”洛天心里叹息,随即询问起她功法的问题。

    提到正事,朵朵的脸色才恢复正常,让洛天讲了起来,同时又大胆的演示了一遍,果然真力回旋,不但伤敌还会伤已,当然被洛天化解了,这让洛天哭笑不得,看来这个丫头修练的真有问题,上次指点过她一次,不过现在却是到了瓶颈,她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洛天探了一下朵朵的脉络,然后又询问了一些情况,最后给李连英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毕竟他才是这方面的权威,洛天也想听听他的意见,电话中,李连英首先表达了对朵朵的歉意,声称自己这个师父不合格,后来听取了洛天那比较“专业”的问题后,沉思了一下,说出了解决的办法,和洛天所分析的大同小异。

    “朵朵,刚才和李老也讨论过了,你的问题和大哥哥说的大同小异,只是修练时,方法有些不当,不会引导体内的真力,再加上你身体有些柔弱才造成你的筋脉有些错乱,所以八音鼓攻击发出,才会不受你的控制,这样,大哥哥帮你理顺你的经脉,然后再给你弄一些药材,你要不意断的浸泡,改变一下自己的体质,最主要的是强壮一下你的经脉!”最后洛天说道。

    “好,洛天大哥哥,我听你的……”朵朵乖巧的说道,吐气如兰,甚至还冲洛天调皮的伸了一个丁香小舌,一副调皮的样子,洛天苦笑,这个丫头无意的举动都会对男人产生巨大的诱惑。

    于是洛天让朵朵盘膝坐在草地上,自己伸出大手轻轻的按在她那柔软的香背上,为她输入真力,理顺经脉。

    “啊,嗯……”朵朵的小嘴不由的轻声的发出一声娇呻,不知道还以为是在做什么,其实是在疗伤,朵朵是因为体内洛天真力的冲撞些许疼痛所致。

    就这样持续了近十分钟,洛天终于帮着朵朵理顺了经脉,朵朵顿时感觉心情舒爽,那种不适感消失了。

    “来,朵朵,再试一下看看……”洛天微笑道。

    “嗯,嗯……”朵朵重重的点头,默运八音鼓鼓功法,虚琴作弹,果然顺畅了起来,几道微弱的气流打在前面的树叶上,啪啪作响,倒是没有回旋,让她大喜过望。

    “不错,朵朵,你天姿聪明,李老爷子的眼光不错,相信很快就会进入室境界,那才是武者真正的入门,要好好努力知道吗?”看了朵朵的表演洛天很是欣慰的笑道。

    “嘿,本小姐是谁,那可是天上少有,地上仅无的女神,当然要快了……”朵朵神气的挺了挺本就高耸的胸部,看的洛天一呆,接着说道:“好了,朵朵坐下吧,大哥哥帮你把后背的伤给治好……”

    “哦,大哥哥,你的药真的有效么?你知道吗,自从伤了后背,人家都不敢和同学在一起洗澡了,好丑!气死了……”听到要给自己治后背的伤,朵朵兴奋起来,接着又苦着小脸说道。

    “呵呵,保证比最好的医院治疗的都好,而且手到病除,不溜下任何的疤痕……”洛天笑道,看到朵朵重新坐在那里,于是洛天手有些颤抖的拉开了朵朵连衣裙后背的拉链……

    也幸好朵朵穿的连衣裙是从脖颈处有拉链的那一种,不然的话,非要把连衣裙掀起来才行,这倒让洛天轻松了一口气了,说实话,他对这个丫头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不过心神有些激荡而已,毕竟朵朵长的太漂亮太清纯了,似乎有那种亵渎的想法都是一种犯罪。

    拉链被轻轻的拉到后背的腰上,朵朵的娇躯不由的轻轻一颤,要说这个丫头心里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虽然清纯也知道男女有别,不过一想到这是洛天大哥哥,是自己的姐夫,她的心竟然淡定下来,多么清纯的丫头啊,不知道有的“姐夫”是头狼么?

    美女就是美女,朵朵的后背光滑如同玉脂,白晰而又丰韵,透着一股女孩所特有的香味,白晰的后背上有一条系带,半透明的那种,是胸衣系带,在系带的下面有一道很明显的疤痕,足有三公分长短,这是朵朵这个丫头看到真力回旋,转身就逃的结果,不然的话不是伤在这里了!

    “朵朵,你要坚持一下,大哥哥要划开你的旧伤,才能帮你涂药膏,这样才不会留下任何的疤痕明白吗?”洛天此刻深吸了一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