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天井岂是谁能进就进的?马胖子不认识他,当然不会让进。”西门烈冷哼道。

    “可是我已经告诉他洛顾问是新来的顾问了,他仍然不让进。”吴强硬着头皮说道,在这里他只得称呼洛天为顾问,不然的话直接天哥,似乎两人关系有些太熟了。

    “你只是一个副组长,谁敢保证你这个副组长别有用心,把外人带进去,去营救里面的要犯?”西门烈道。

    “师兄你……过分了!”吴强的脸也黑了下来。

    西门烈根本没有再搭理吴强,再次转向洛天:“说到天井,我倒是想问洛兄了,关在黑箱子的那几个和国外间谍有关的官员,你为何把他们放出来,关在一般的牢房里,不打不骂,舒舒服服的,难道你和他们有关系不成?”西门烈眸光直视洛天,似乎要看透洛天的内心世界。

    “啪!”

    洛天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西门烈:“西门烈,你这个王八蛋少放屁,当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那两个人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身子弱的很,我是怕他们死在里面,对上面不好交待,你这么想把他们关起来,是想他们死啊,难道你和他们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想杀人灭口?”

    西门烈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也站了起来:“洛天,我告诉你,你也少胡说八道,谁和他们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咳,师兄,他们确实身体太弱了,再关在黑箱子里不合适,在您闭关这两天,把权力授于我,洛顾问的建议,我也同意了,毕竟昨天关在黑箱子四个人,有一个已经受不了自杀了,再者说了,他们关在黑箱子也有半个月了,也该放出来了,毕竟这两人上级很看重,您也不想让他们死吧!”这时吴强勇敢的站了起来,站在洛天这一方说道。

    “哼,天井到底谁说了算,还论不到你插嘴,你给我坐下。”西门烈怒道,这个洛天也不知道给自己的这个师弟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站在了他那一边,让他有些气恼。

    洛天和西门烈两人的争吵,也只有这个吴强敢说句话,其他的科长却是唯唯不敢言。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来,坐下,坐下。”这时岳枫笑眯眯的打圆场,亲自安抚摸洛天和西门烈坐了下来,两人似乎都气的不行,一副斗鸡模样,这样的场面其实是岳枫最想看到的,这个老狐狸还是把洛天拉了进来,从而制衡这个西门烈。

    其实洛天也没有办法,只要牵扯到谢宏军的事,他不能退让。

    “岳局,您说吧,我这个顾问是不是只是一个吃闲饭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扭头就走,我的原则就是干一行爱一行,既然来到国安,我就想尽心尽力的办事,肃清国安的不良风气,训练国安的队员,撬开天井那些要犯的嘴巴,为上级提供证据,从而定他们的罪,现在西门兄处处针对我,看来我真的没有呆在国安的必要了。”洛天“气愤”的说道,语气有些黯然,似乎对国安失望之极。

    “我并没有针对你,天井的事我也没有说你不能插手,不过我毕竟是国安的组长,我只是希望你有什么事向我汇报一下。”看到洛天如此“失意”西门烈语气一缓冷声哼道。

    “向你汇报?”洛天不由的冷笑,看向岳枫:“岳局,是这样么?有什么事我需要向他汇报?我是他的下级么?我的顾问的身份到底定位在什么位置?”

    “咳,呵呵,两位都不要着急。”岳枫摆摆手说道:“其实洛顾问的到来,西门正好在闭关,他不知道这个情况,你当然不需要向他汇报了,因为你们两个是平级的存在,凡事商量着来嘛,这也怪我这个局长没有向大家讲清楚,怪我,怪我,呵呵。”

    洛天不由的翻了翻白眼,正想再说什么,这时岳枫接着说道:“没有把洛顾问的事及时的向全局通汇,是我的责任,不然的话,也不会闹成昨天把那个马飚殴打一打的事情发生了,不过洛顾问托自己的关系,亲自派人把他送到军特大医院治疗,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看了看左右下面一个个发愣的那些科长一眼,岳枫继续接着说道:“另外,还一件事件向大家说一下,也就是刚才你们提到了那两个和国外间谍勾结的事件,一个叫谢宏军来自华西谢家,另一个是王大柱来自于宁海王家,这两人上面对他们特别的重视,必须要搞清楚他们的情况,虽然我们掌握了一部分,不过毕竟还不太全面。”

    “特别是这个谢宏军,上级的领导对他褒贬不一,此人在位期间政绩特别的突出,是一位人才,甚至如果不是这件事的发生,上面还有可能让他进中央候补委员呢,因此必须妥善对待,千万不能让他死在天井里,你们明白吗?”

    一提到谢宏军的事,洛天竖起耳朵在听,表面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看来谢宏军果然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虽然有很大的问题,不过上面对他的才能还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他的问题到底有多大,是什么问题。”洛天心里暗想。

    “那到底天井谁负责,他负责都是做什么事,我不想任何事他都插上一手,所谓的商量,岳局,您认为我和他能商量得来吗?”此刻西门烈冷哼道,对于洛天他现在都狠不得凑趴下。

    “这倒也是一个问题……”岳枫摸了摸半秃顶的脑袋,似乎有些为难。

    “要不这样吧,天井的事,我多操点心,毕竟我刚来国安,对其他的事也不好上手,先向西门兄学着点,暂时先不插手了,而天井都是犯人,倒没有什么需要学的,对于如何撬开那些人的口,我自信不比西门兄差!”最后洛天叹了一口气说了一个看起来比较中庸的办法,其实说实话,洛天的目的就是天井,当然参和别的,他根本赖得参和。

    “洛顾问的建议我赞成,昨天我和洛顾问进天井,他一连让四五个死不开口的家伙硬是开了口,手段新颖别致,确实需要我们学习,而且他又是在龙魂,擅长和国外的一些势力打交道,特别对于上面重视的两个政治要犯应该会有帮助,可以顺藤摸瓜,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这个时候吴强又说话了,这句话让洛天不由的暗暗点头,感觉那一千万花在这小子身上真的没有白花,关键时还是很顶自己的。

    “嗯,有道理,西门你怎么看?”岳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看向西门烈问道,毕竟这两个都需要为国安服务才行,岳枫也不希望两人一直闹的不可开交,暗中较劲即可,更能达到双方互相制衡的目的。

    “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我如果再说别的,似乎显得我西门烈小气了,不过丑话说到前头,你的事我不管,出了事也别找我,我的事你也不要插手,最好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西门烈冷冷的说道,天井并不是一个好差事,容易得罪人,而且一得罪都是高官,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事。

    洛天的目的达到,心花怒放,不过却是有些苦着脸看向岳枫:“我怎么感觉我打了马胖子,现在是让我顶缸呢,堂堂的顾问成了井头了?似乎有点降级了啊,西门兄是不是管理的太多了,训练,通信,后勤,执行各种任务……这,要不把训练这一块也交给我吧,我擅长!”

    “啪!”西门烈再次一拍桌子瞪向洛天:“你是逍遥王,你似乎哪个都擅长吧,要不全部都交给你?我辞职不干了?”

    “你急什么急,我只是说说而已。”洛天翻了翻白眼,似乎在为刚才的举动而后悔,心里却是乐得哇咔咔了,只不过他不能表现太心满意足而已,不然的话肯定会有人怀疑的。

    “呵呵,洛顾问,你的地位并没有降低,当然不是井头你刚才也说了,从天井开始,其他的工作就先跟着西门组长适应一段时间吧,具体的工作到时再分给你一些,你说呢?”岳枫笑呵呵的说道。

    “那好吧,我听领导的。”最后洛天摸了一下鼻子老实的回答道,然后看了一眼西门烈:“那以后还请西门兄多指点啊。”

    “哼!”西门烈扭过头去。

    “对了,刚才提到井头那个马彪现在在军特大医院,军特大的医术再好,他也得在医院躺上最少一个月的时间,天井不能没有井头光靠洛顾问一个人也不行,不然的话,人家真的以为委屈了你,放在这里当井头呢。”岳枫此刻说道,然后看向吴强:“吴副组长能力很强,也经常参与审讯,你就先委屈一下,暂时兼职井头一职吧,你看如何?”

    吴强嘿的一笑:“没问题,服从组织安排!”洛天一听,心里一乐,现在的吴强可是“自已人”由他暂代“井头”那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