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好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吧,洛顾问毕竟刚来,还希望大家多多帮助他,毕竟都是同事嘛,以团结和睦为主,不要闹的太生分。”最后岳枫拍了拍笑着说道,似乎这个会开的很成功,那些一直干坐着当陪客的科长们顿时微笑着点头,不过也有几个表现的很平静,就是刚才陪着西门烈进来的那两个科长。

    从这次的交锋中,他们似乎看到了洛天的落败,毕竟是和西门烈同级的存在,只是负责一个天井,似乎大材小用了,而其他的事情全部由西门烈负责,他们似乎明白,西门烈还是占主导地位的。

    “我还是那句话,和你以武会友,毕竟消息我已经散发出去了,我们必有一战,我希望你不要逃避!只战胜负,不战生死!”

    散会时,西门烈挡着了洛天,望着洛天眼中充满了战意,冷冷的说道,眼中凌厉无比,如同刀割,刺向洛天。

    洛天毫不在意的直视西门烈的目光淡淡的一笑:“西门兄,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晋级到了入圣中期境界,实力高深,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我认输就是了。”

    “哼,谁输谁赢,只有战过才知道,我不承受你让的虚名,我西门烈赢得起,也输得起,还请洛兄答应,不然的话,你只要在国安,就逃不过和我一战!”

    面对西门烈的步步紧逼,洛天苦笑,心里暗想:“这个家伙是好战分子,现在虽然天井归自己管理,不过毕竟自己新来国安,许多人心不服,也需要用段震慑一下这里的家伙,也好以后开展工作才行,只不过这个西门烈不像马胖子,自己不能打趴下他,还要给他留面子,毕竟自己以后还是会离开国安的,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所以以后国安的大局工作还需要他来主持,总要给他保留一些颜面,唉,那就陪他玩一下吧。”

    一边的吴强有些疑惑的看着洛天,他知道这个天哥是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主,师兄如此相逼,他竟然要坦然认输,这也太低调了,难道这个天哥真的没有把握胜过自己的师兄,不想让自己逍遥王的英名扫地么?

    “喂,干嘛呢,你们两个不要打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嘛,不要伤了和气。”这个时候,本来已经离开的岳枫局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摸了一个半秃的脑门,笑呵呵的打圆场说道。

    洛天看了一眼这个老狐狸,微微一笑:“既然西门兄热情相邀,我也不好拒绝了,他已经放出消息了,到时不了了之,对西门兄的名义也是有损,所以我只好答应下来,只是还请西门兄到时手下留情啊,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

    “洛兄,客气了,我们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为什么这么谦虚呢。”西门烈听到洛天答应下来,不由的面色一喜,他是一个好战分子,说实话迫切的要求和洛天一战,并不是因为那个马胖子的事,刚才两人争执是一方面,其实更主要的是,他西门烈不服洛天好久了,总想和他一战,看看是龙魂的逍遥王厉害,还是国安的他西门烈厉害。

    和高手对决一直是西门烈的一个愿望,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岂能放过。

    “唉,那好吧,点到为止,千万不要伤了和气知道吗?只是切磋,千万不要当真。”岳枫看劝说不住,只得说道,他虽然希望两人互相掣肘,但也不希望两人拼命的你死我活,毕竟两人都是他的王牌,损失一个他都心疼,这可是真的。

    “十分钟后,训练场见!”见洛天答应下来,西门烈也没有废话,直接丢下一句,扬长而去,其他的那些科长也都很兴奋,能看到西门烈出手,确实不多,这等场面他们不会错过。

    很快的,消息像是一阵风一样传了出去,国安的第一高手西门组长要和人决斗了,原来早上的传闻是真。

    “什么,西门组长要和人决斗,是谁这么厉害,竟然可以和西门组长抗衡?”有人问道。

    “嘿,还能有谁,不就是新来的洛顾问么?昨晚打了吊打了马胖子,看来西门组长是为这个马胖子出头了。”

    “马胖子?哼?这个混蛋眼高于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遇到人爱理不理的,一副大爷样,看到他都烦心。”有人说道,似乎对马胖子很不满。

    “洛顾问能打得过马胖子,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西门组长,要知道那可是国安的第一高手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厉害的人物了,这个洛顾问看来有点危险了,唉,新来的第一天就不知道低调,惹了马胖子,招来了西门组长,看来以后在国安不好混啊。”

    “不好混?谁敢给他穿小鞋?此人说打就打,要知道马胖子的地位比我们高的多,照打不误,当然这个胖子也该打,给他点教训也不错。”

    “听你的口气,似乎对这个洛顾问很看好啊,他到底是什么人?”有人不解的问道。

    “什么人?嘿,没有听说过吧,我可是听说了,他来自龙魂,据说功夫很高。”此人神秘的说道。

    “龙魂?姓洛,那他是……”对方一呆,似乎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气冷气,接着不屑的哼道:“龙魂又怎么样,这些年龙魂压制我们国安还少吗,经费比我们高,考核队员让他们先选,我早咽不下这口气了。”

    “哼,你咽不下又如何,有本事你去打去,这是上面的决策,我们没有权力决定的,再说龙魂的实力确实比我们的强。”那个哼道,众人一看,原来是其中的一个科长,这个科长的弟弟曾在龙魂,所以他虽然在国安,不过对龙魂还是有感情的,不容人诋毁龙魂,这些人不由的讪讪一笑,于是不再说话了。

    消息一传出来,已经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只不过都很兴奋,都期待国安的第一高手西门烈和洛天的这一战,所以现在训练场上,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而且国安的人喜欢穿黑色的西装,猛的一看,还以为是黑势力集会呢,如果每个人再拎把斧子,那就是斧头帮。

    西门烈需要十分钟的时间准备,不知道在准备什么,洛天根本没有理会,他也没有把这所谓的大决斗放在心上,而是带着吴强直奔“天井”。

    毕竟现在洛天可以明正言顺的管理天井了,而且岳局长也把这个消息发了出去,所以天井的那个守卫看到洛天到来,一个个小心谨慎,恭敬的很,特别是昨天刚开始拦截两人的守卫,看到洛天和吴强到来,更是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他没有想到“天井”换人换的这么快,转眼就换了人,还是昨晚训斥他的人,吴强暂代了“井头”而洛顾问则是直接负责天井,如何让他不害怕。

    只不过洛天并没有和这个一个小小的守卫一般见识,他现在要做的,是赶快把谢宏军从黑箱子放出来,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黑箱子的谢宏军迷糊不解,正在饱受无边的寂静的黑暗,身体也不能展开,难受无比,他不知道昨天的那个比副组长地位还高的年轻人把自己放出来,为什么西门烈又把自己关了进去。

    “难道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么?这个小妹认识的年轻人开始做不了主了?”谢宏军胡思乱想着,而另一个黑箱子的王大柱昨晚听了洛天那模糊的暗示后,就开始装疯买傻,又哭又笑,现在一下子又被关进了黑箱子里,他是真的要疯了。

    厚重的门,终于又被打开,猛然大亮,光线把黑箱子照的一览无遗,照在蜷缩在谢宏军的身上,谢宏军以手挡着眼睛,用余光又看到了昨天的年轻人,表情仍然呆滞的模样,只不过眼中有一丝疑惑。

    “给他们两个用温水洗一下,换件衣服,然后押到昨天的那个牢房里,这是重点要犯,上面不容他有失,所以必须伺候周到,敢有违背,别怪我不客气。”洛天望着谢宏军目无表情,却是对身边的守卫说道。

    “是,洛顾问。”那些守卫知道现在是洛天作主,哪里敢不答应,他们只是听命行事的,所以很干脆的就答应下来。

    看着谢宏军被带走,洛天什么也没有说,现在还不是他和谢宏军对话的时候,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他也不能让西门烈久等,还是先解决了这件事再说吧。

    “吴兄,天井的事,现在你说了算,有什么搞不定的事直接和我说。”搞定了谢宏军的事后,洛天这才回头冲吴强说道,把权力直接交给了他。

    “嘿,好的天哥,跟着你做事就是爽快,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快点出去吧,免得师兄等急了,天哥,你对上师兄真的有把握吗?”

    吴强嘿嘿一笑答应下来,两人边走边轻声的说话。

    “你猜呢?”

    “我猜不着……”

    “你的实力了到了入室后期顶峰了,垮入半圣只差一个感悟,这一战希望对你也有点帮助!”

    “是,天哥,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