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洛天回到了上官府邸,上官虹不在,而上官飞燕也被那个慕容楠给邀请出去了,似乎也是为了后天父亲寿宴的事,只有老妈素萍在家,一个人无聊的看着电视,看到洛天回来,于是慈祥的打着招呼,洛天坐下说了一会儿,于是一个人就回了自己的客房,因为他害怕这个阿姨素萍再提到上官飞燕和他的婚事。

    说实话,洛天最怕提这些,毕竟现在他不能结婚,不然的话,会对不起一帮女人,且不说兰兰和容姐,就是那玉面狐狸肯定会杀上门来,那个妞自己看了她洗澡后,就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女人了,他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呢。

    客房里,洛天给裴容和玄武他们分别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一下现在东昌的情况,据玄武所说,现在东昌还算平静,只是似乎王家又派了一个叫作张颜玉的女人来到了东昌,很高调,拜访了天容大酒店还有夜总会,不过很快的就没有了她的消息,变得低调起来。

    另外,玄武还告诉洛天一个消息,那就是临市的李兴霸还有洪坤曾出现在东昌,顺便去了一次天容大酒店,可惜洛天不在,被裴容给打发了。

    “张颜玉……”

    洛天沉思,他还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想不到王家不死心,走了一个马义,又来了一个张颜玉,看来此女不简单啊,不然的话那个王天中怎么会派她到东昌来,而且此女的做事风格和马义也不一样,这个女人一来就拜访了天容大酒店还有夜总会,听玄武说还是以朋友身份来访,让人拒绝不得,看来这个女人比马义还难对付。”

    不过很快的这个叫张颜玉的女人变得低调起来,洛天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肯定是吴强把有关王天柱的消息传到了王家,王家现在四处筹钱呢,王天中肯定要收缩势力,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而对于李兴霸和洪坤这两个临市的大佬,洛天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感,东昌自己这个地下无冕之王的兴起,似乎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而且还是临市,他们应该是来交好的,当然如果他洛天一下子“摔倒”这些人倒是不介意踩上一脚。

    “解决完这里的事后,还是要尽快回去,先去一趟华西吧。”

    洛天轻声自语,苦笑了一下,双手枕于脑后,斜斜的躺在床上,他去华西说谢家的事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人他必须要见,那个人就是玉面狐狸。

    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意见太大,上次以武会友,此女出了大力,却是为了裴容甚至兰兰,在争风吃醋,却是被自己训了一顿,没有给她好脸色,现在她的暗影组织和天拳正在明争暗斗,自己还是要帮她一下,刚才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狐狸一听是自己,骂了一句“王八蛋”直接就挂了电话。

    敢直接挂自己的电话,并骂自己是王八蛋的,这个玉面狐狸还是第一个人,让洛天有些郁闷,他也知道上次也许真的是伤了这个女人的心了。

    提到天拳,洛天又想到了水月门,不知道水月门的冰水慈到底和天拳有没有关系,不过冰水烟这个门主都不知道,并且对天拳没有好感,看来只是这个冰水慈的问题,也许自己是想多了,事情远没有这么复杂,以冰水慈的为人,似乎也不像是和外界的势力勾搭之人,况且此人也没有什么野心……

    最后洛天又想到了唐门,想到了龙魂以前的一个叛徒在东南亚的势力,还有缅泰的卓泰家族,那个东方不败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只是一个小小的卓泰家族的保护者,似乎不像,像那种身手之中,是不可能委身于一个小小的家族的,那么她背后还有什么势力,她本身是什么角色……

    洛天想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最近的事太多了,需要自己处理的也很多,想不到当初只是想默默的陪着裴容过些平静的日子,却是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自己需要连轴转,忙的不可开交,似乎每一件事不做都不行。

    洛天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拍门声:“洛天大哥哥,你在里面吗?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响起了朵朵那清脆甜甜的声音,洛天忙起来,把门打开,穿着一身清凉小装,俨然像是一台海尔空调一样的朵朵站在自己的面前,看的洛天一阵神清气爽。

    “朵朵今天怎么没有去上课啊,”洛天望着这个清纯的如同小仙女一样的朵朵,把她让进房间里,随即笑着问道。

    朵朵咯咯一笑,一步跳了进来,然后这才笑咯咯的解释说是要毕业了,下一步准备实习,现在学校管的不严了,都在忙着找工作,所以她也可以回家里来了。

    “大哥哥,姐不在家,我想去泡澡,那些药材我不知道怎么选,你帮我分出来一份吧,”朵朵笑呵呵的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这样,好,走吧,大哥哥帮你把那些药材都分好,到时你自己就可以直接用了,”洛天微微一笑,看着这个丫头那绝世清纯的如同冰雪一样的女孩,有种上前拥抱呵护的冲动,而且朵朵现在修练了八音鼓,整个人的气质更加的空灵和超凡脱俗,让人不敢直视和亵渎。

    “妈,我带洛天大哥哥,去楼上房间处理那些药材去了啊……”

    朵朵带着洛天从客房出来,经过大厅,看到老妈素萍端庄典雅的坐在高档的沙发上,保持着一个优雅的姿势正看着电视,朵朵调皮的冲老妈做了一个鬼脸,同时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洛天就上了楼。

    “你这个丫头,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缠着你的大哥哥,”素萍笑骂道,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而前面的洛天更是有一些小尴尬,总感觉身后素萍阿姨那双慈祥的美目包含了一些东西,似乎是看透了自己的内心最深处那一丝龌龊一般,让洛天感觉很不自在,当然也许不自在的是自己的内心而已。

    楼上,那个盛放药材的房间里,洛天做起了苦工,把那三个月的分量的药材都给朵朵分好,打包,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本来这种事随便找个下人来做就行了,只不过洛天却是不想这么做,且不说这些药材的珍贵,就是每一种份量也是有严格要求的,再说还有朵朵这个清纯绝美的丫头在一边陪着,所以洛天累并快乐着。

    “朵朵啊,要毕业了,那找上合适的工作单位了吗?相信以你的本事找个工作应该不是太难吧,”洛天边收拾药材边和朵朵聊天。

    朵朵蹲在洛天面前,长裙很淑女的收起,眨巴一双美好奇的看着他收拾着药材,托着下巴,一副可爱的模样,听了洛天的脸,不由的嘿嘿一笑:“嘿,当然,大哥哥你知道吗?自从上次我们合凑了那曲青玉案后,人家在学校里可真的是出名了,首先校方的领导找到我,要我毕业后留校任教,接着有好几家音乐公司要找我签约,还有一家mtv公司要找我拍mtv呢,人家现在正在考虑到底选哪一家比较好呢,大哥哥,你说我去哪一家好啊。”

    “这个嘛……”洛天看着这个清纯可爱的丫头,微笑了一下,说实话,这个丫头清纯可爱,什么也不懂,偏偏又长的倾国倾城,这样的女孩就像一张白纸,在学校里还好,如果以后走上社会,洛天真的不敢保证她会变质,再说现在的音乐圈,或者说是娱乐圈黑的很,复杂的很,真的不愿意让她进入那样的行业。

    “朵朵,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还是留在学校任教吧,”洛天微笑着建议道。

    “这样啊,可是人家……真的不想教学啊,太单调了,没意思,”朵朵似乎对洛天的建议有些不认同,苦着一张小脸说道,不过又接着说道:“不过大哥哥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对了,你渴了吧,我去给你拿水果去,”朵朵娇笑着,站了起来,蹦跳着跑了出去,白色的衣裙摆动,露出下面的两条修长匀称白晰的小腿。

    “这个丫头……皮肤真好!”洛天不由的轻叹道,要知道一般的女孩子有的皮肤也很好,很白,不过不匀称,长短不一,甚至有的因为这过白,甚至能看到那种青筋,而朵朵的不是,匀称,纯粹的白晰,如同象牙一般,找不出任何的瑕疵,这还仅仅是小腿,身体的其他部位更是完美,毕竟洛天上次给她冶疗阴阳追魂降的时候,见过她的身体,当然穿着内衣,即使如此,也让洛天有种喷血的冲动。

    身材完美,长相完美,仿佛造物主把所有的美好的一面都给了这个丫头,花树堆千雪,梨花压海棠,钟天地灵慧,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很快的朵朵去而复返,一阵清风扑面而来,只见朵朵一只玉手端着一个小托盘,上面放着洗好的如同玛瑙般的紫葡萄。

    “来,大哥哥,你喂你,咯咯,”朵朵看到洛天两只手都在忙着,于是用两根葱白的手指夹起一粒紫色剔透的葡萄,咯咯一笑,送到了洛天的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