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三天后就要用刑!”胡炳坤此刻嘴角抖动着,胡一鸣虽然办事稳重,低调,不过他毕竟是文弱书生,且不说能不能受得了黑箱子的折腾,就是挨得过去,那下一步的用刑呢,不是号称“死人也能开口说话么?”可见天井的可怕,另外胡家的发家史也并不干净,一旦胡一鸣乱说话,把什么都交待出去,那么胡家真的完了。

    不光胡炳坤担心,就是许丰年也是担心不已,自己的那个四师兄,也就是周无极身上的事太多了,不说别的,就凭他灭掉唐门附近的几个小帮派,就够他喝一壶了的,毕竟这个放在江湖势力中,很正常,就怕“官府”上纲上线啊,毕竟有不少的人命牵扯到里面,真的追查下去,整个唐门也脱不了干系。

    “对了,逍大哥,你问这些做什么,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忙,准备审讯犯人呢,有时间老弟找你喝酒,呵呵。”吴强在电话里笑道,似乎既表明完自己的威严的立场,又似乎和他这个“逍大哥”关系不错的样子。

    洛天听了心里暗暗点头,可以说吴强把自己的意思的琢磨的很透,这个家伙不去演戏还真是亏了,当然他吴强毕竟是国安的副组长,权力很大,平时也是威严贯了的,所以也根本不用怎么装,自有一番让人敬畏的感觉。

    “呵呵,吴兄,别啊,老哥找你是真的有事,你看昨晚抓的那些人是不是把他们给……放了!”洛天看了一眼许丰年,故作为难的说道,看的许丰年不由的点头,任他心思慎密,也想不到是洛天和这个吴强在故意做套。

    “把他们放了?”电话那边的吴强一瞪眼睛:“逍大哥,你开什么玩笑,不是小弟不帮你,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小弟义不容辞会帮你,不管是谁,老子都能把他们弄到天井里去,可是你要说放人,真的不行,昨天抓了,今天再放,你当国安是过家家吗?三天吧,三天后再说,等我审完,如果这些人身上干净,我就放人,你看怎么样?”

    “咳,这样啊。”洛天的脸色的变得有些难堪,伸手按住了手机话筒,为难的看向胡炳坤还有许丰年,此刻这两人可是吓的不轻,开什么玩笑,三天后审讯,凭国安的手段,胡一鸣且不说,就凭周无极做的那些事,铁定要连累整个唐门,不要说再救周无极就是整个唐门也脱不了干系,弄不好国家的机器大力的碾压之下,整个唐门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许丰年比胡炳坤还要害怕。

    “前辈,请您告诉他,只要愿意对师兄他们网开一面,我唐门任何条件都答应,是任何条件!”许丰年咬牙道。

    “包括我们胡家也是一样,前辈求您再好好的和他说说吧。”胡炳坤只感觉腿脚发软,差点要跪下来了。

    “那好吧,我就舍着这张老脸再问问看。”洛天一副真心实意为两家着想的模样,放开了大手,顿时吴强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逍大哥,你还在吗?不在我挂了。”

    “在,在,吴兄我在。”洛天急忙答道,接着又说道:“吴兄,是这样,昨天吧,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其实唐门的那些人还有胡家的大少本身应该没有什么事,要不,把他们放了吧。”

    “逍大哥……”吴强拉长了声音:“这件事不是你说能放就能放的,你以为只是仅仅昨天的事么?胡家最近在京城猖狂无比,早已引起了上面的重视,打破了家族之间的和谐,暗通唐门,为非作歹,你可知道给京城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么?影响太重大了。

    还有唐门,据小道消息,说是唐门的人身上有命案,而且还不止一条,现在国家正在打黑,反恐,正在风口浪尖上,为了启动这个庞大的机器,耗资上千亿,岂能说停就停?而且这两家给华夏的人民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国安必须手举正义之剑,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决不能姑息,不然的话,人人较尤,那可如何是好……”

    吴强在电话里越说越气,俨然一副正义的化身,把事情说的严重之极,听的胡家和唐门的这些人脸色发白,身体甚至都发抖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国家怎么会耗资千亿,就是为了抓他们么?更不明白,这怎么会给华夏的人民造成如此大的损失,这到底是如何推理出来的,他们一头雾水,可是现在却不是他们想这些的时候,只是知道这件事严重了,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目前只看眼前的这位前辈能力了,不然的话,真的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家伙,想不到口才还真是一流,表演的太倒位了……”洛天不由的感叹吴强的能力,这小子的能力确实不错,最起码忽悠的能力是不错。

    而此刻上官父女在低头喝共茶,面色平静异常,心里却是很震惊,虽然明知道洛天是在忽悠人,不过电话中这个吴强说的太吓人了,像他们这么知情的人听了还是心惊胆战的,更何况蒙在鼓里的胡唐两家,当然他们心虚是一方面,说实话,一些大势,大家族,哪个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只要想查,都能查出问题来,正像当年某所说,全部抓住杀掉也许有冤枉的,不过隔一个抓一个肯定有漏网之鱼。

    “咳,吴兄说的是,我知道他们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影响恶劣,这样吧,我们想办法弥补如何?我手里也没有多少钱,只有不到一千万,全部给上缴国家,弥补损失,好不好?”洛天把其他的直接略去,单提损失,甚至自己还准备出一千万,这让胡家和唐门感觉这个前辈人真的不错,值得结交。

    “一千万?”电话中的吴强听了一怔,随之不屑的哼了一声:“逍大哥,如果是你自己的事,不要说一千万,我可以一分钱不要,可是这件事太重大了,一千万你是看不起国家,还是看不起国安,还是看不起广大的人民?”吴强站的角度那叫一个高,听的洛天都有些白眼了。

    “那吴兄,你想要多少?”洛天的脸色也板了起来,似乎有些生气。

    “逍大哥,不是我想要多少,我身为公务员一分钱都不会要,这是帮助国家和人民要的,那些损失简直不可估量啊,这样吧,我刚才大体算了一下,胡家的胡一鸣并不仅仅是他个人,包括他身后的胡家,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大约有二百亿左右。

    而唐门更多,就凭那周无极和陆无双这些黑势头子,损失更大了,初步估算应该在每人三百亿左右,至于手下的那些弟子虽然不是骨干,不过也是同谋,就每个五十亿吧……”

    吴强在电话里淡淡的说道,直接把许丰年吓的真的要滑到地上去了,幸亏柳残阳扶住了他,而胡炳坤也是脸色一变,眼皮猛跳,他不知道胡家怎么给国家造成损失了,竟然要拿出二百个亿来,这可是相当于他们胡家三分之一的全部流动资金啊,伤筋动骨那是肯定的了。

    其实不要说胡家,就是上官虹这样的家族也是心头狂跳,看着洛天直咧嘴,“这小子狠,太狠了,简直吃人不吐骨头啊。”

    至于夺命书生则是愣愣的看着洛天,直接呆了。

    接下来,吴强的话又传了过来:“当然这也是初步估算,三天后审讯,如果再查出什么来,恐怕不是这个数目了,甚至直接枪决,立即执行也有可能,就看审讯结果了。”

    洛天的脸色表现的极不好看,沉声说道:“吴兄,我敢保证,他们两家没有任何问题,这个损失也太大了,超出了人家的承受范围,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少点!”洛天一说,许丰年慌忙点头,毕竟数额太大,把他们唐门卖掉也凑不齐啊。

    “逍大哥,这事没得商量,这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为国家和人民做事是不能打折扣的。”吴强那边咬着不放。

    “吴兄……”洛天一拍桌子,语气有些阴沉:“难道我的面子一点也不值钱么,不要忘记我当年可是救过你,不管如何,你必须给我这个面子!”

    “逍大哥,你……这是让我为难啊。”吴强那边的语气一缓,似乎很为难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在洛天的讨价还价中,把“价格”敲定了下来,胡一鸣造成了五十亿的损失,而周无极,陆无双侧是分别造成了一百亿的损失,剩下的几个弟子,一个人十亿的损失。

    最后还是“降”到了洛天的“标准”上。

    最后洛天挂了电话,苦笑了看了一下胡炳坤还有许丰年:“两位实在抱歉,我也只能帮到这一步了,人活着比什么都好,钱毕竟是身外之物,如果你们感觉实在接受不了,那只能等到三天后审讯结束了,当然你们放心,只要他们真的没有问题的话,我保证一定能够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