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559章 喜忧参半
    “接受!我们接受!前辈多谢大恩……”

    胡炳坤和许丰年几乎同时说道,开什么玩笑,真要查下去,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已经降的不少了,要知道从开始的二三百亿,一下子降到了一个五十亿,两个一百亿,还有几个十亿的,虽然数额虽然巨大,不过他们知道眼前的前辈确实尽力了,都已经和那个吴兄翻脸,差点掀桌子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对洛天心里感激,那可真是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既然这样,两位还是尽快的准备吧,千万不要拖过三天,免得夜长梦多,另外在下这里还有一千万,如果实在不够的话……”

    洛天拿出一张卡,装模作样的递了过去,其实卡里连十万块钱也没有了,毕竟洛天所有的钱都给了兰兰这个丫头,剩下的一千万给了吴强,这个卡里的钱是自己零花用的,不过洛天知道他们不敢接。

    果然,胡炳坤和许丰年慌忙摆手:“不,不,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怎么能要前辈的钱,前辈的大恩我们一定永远记住,以后唐门和前辈当然还是上官家族都是朋友了,呵呵……”

    许丰年如释重负的笑道,心里却也苦涩无比,虽然降了不少,不过算了一下,自己也要拿出三百多个亿才行,这是天文数字,根本拿不出来。

    “看来只有先回去再想办法了……”许丰年最后看了一眼胡炳坤心中暗想。

    “那好吧,两位时间紧迫,也不留你们了,这件事还是尽快才好,另外,这已经是破例了,如果不想出什么意外的话,最好什么也不要说,相信你们知道这其中的规则的……”洛天顺势收回了卡,淡淡的说道。

    “这个一定,一定!”胡炳坤和许丰年也不是傻子,当然一口答应下来。

    “最后还有一点,我与川南药王谷有一些交情,据说你们也是师出同门,在下有时间过去一同拜访一下……”洛天突然又说了一句。

    毕竟自己算是受了药王的大恩,不但治好了朱雀脸上的伤,而且那凝肌散,解毒丹什么的也帮了他一些忙,更重要的那两滴天山雪莲膏可是有了大用处,所以洛天对药王谷还是很感激的,他当然不希望唐门对付药王谷。

    “原来是这样,看来前辈和唐门还是有些渊源的,到时请前辈一定莅临唐门,我们隆重接待……”许丰年微微一怔,随机笑道,此人这是怕唐门地药王谷出手,暗中示警呢。

    “客气了,各位请!”洛天伸手示意,于是胡炳坤和许丰年相视一起,带着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会所里只剩下洛天,上官虹,上官飞燕还有夺命医生,“好了,叔叔,马大哥我们也回去吧……”此刻洛天微笑道。

    而这三人看着洛天却是有种不认识他一样,似乎还没有从刚才洛天的表演中回过神来。

    “你小子,活人能被你玩死,没有和你为敌还真是明智的选择,功夫变态,心智也这么变态……”

    夺命医生看着洛天有些感叹的说道,而上官虹也有同感,这个年轻人的心机确实可怕,玩弄于对方于股掌之间,还要让人家对他感恩代德,实在是高啊,也幸好是自己的准备女婿,要是胡家也有他这样的人物的话,那么他上官家族还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马大哥别这么说,我也是按原则办事,并没有做别的……”洛天咧嘴一笑说道,夺命医生不由的翻了翻白眼。

    “呵呵,好好,孩子,走吧,回去我们好好的喝上一杯……”上官虹开心的笑道,越看洛天越喜欢,这次不但解决了家族的危局,而且为上官家族赢得了声望,这可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

    “叔叔,在京城您比我了解的多,现在家族的声望很高,不过有时这并不是好事,有的东西千万不要张扬,一定要低调行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相信您应该知道……”回到了上官家族,洛天重新恢复了容貌,把上官虹带到一边轻声的告诫道。

    “孩子,我明白,叔叔知道怎么做的……”上官虹也是面色凝重的说道,毕竟枪打出头鸟,树大招风,高处不胜寒,一旦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那可真不是好事。

    “小子,这次的事情谢谢你,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上官虹和洛天走了回来,坐在餐桌上,夺命医生真诚的举杯说道,洛天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化解他和唐门恩怨的事,淡淡的一笑:“马大哥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好了,也能毫无后顾之忧的为上官家族做事嘛,说到底,还是为了小弟呢。”夺命医生听了笑了一下,一饮而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知道这次胡家和唐门能不能凑集这么多钱,胡家还好说,唐门够呛,而且把这些人放出去,不知道他们以后还会不会找我们的麻烦,那个周无极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辈……”此刻上官飞燕有些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相信这次他们不敢了,在出来之前,我也会好好的招呼他一下,让他永远记住这次的教训,唐门还不是他说了算,至于钱的问题倒不用担心,唐门没有钱,不过胡家有钱……”洛天微笑道,上官父女和夺命书生听了不由的点点头,他们当然明白洛天话中的意思。

    果然不出所料,此刻胡家可谓是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知道了国安天井方面的消息,并且对方答应不审训追究,可以放出来,忧的是,拿出这么多的钱,要说胡炳坤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可恶,这分明就是敲诈,狮子大开口,这次唐门载了跟头,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上官家族不能这样放过他们……”此刻唐门的大弟子也在场,他听说了这件事后,不由愤怒的说道。

    “邵天都你闭嘴,这次如果不是因为你受伤,把你也要带上向人家陪罪,毕竟当初是你要杀人家上官野,现在的情况你还不了解么?这个亏我们必须吃下去,官字两张口,谁能说的清,而且我已经代表唐门永远和上官家族不再为敌,你千万不要乱来,出了事,唐门护不住你!”

    许丰年厉声呵斥道,他也猜到了这背后有些蹊跷,可是他又能说什么,毕竟人家已经表现的仁至义尽,能把人从国安弄出来,就等于欠了一个人情,不然的话,凭人家的背景和武力还惧怕唐门么?

    “你代表唐门,小师叔,你任什么代表唐门,你的实力低下,连入圣的境界都不到,你代表唐门?哈哈哈……”邵天都根本没有把这个最小的师叔放在眼里,此刻有些疯狂的指着许丰年哈哈大笑道。

    只不过笑声哑然而止,接着就是啪了一声,身体飞了出去,柳残阳出手,一巴掌就把他给扇飞了。

    “柳残阳,你……你敢对我动手,不要忘记我才是大师兄!”邵天都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愤怒的盯着柳残阳怒吼道,在师门中,他一直受人尊重,虽然和这个师弟有些不和,不过也从来没有交过手,现在这个柳残阳竟然说出手就出手了,可恨自己现在境界下滑,连一个回合都挡不住,让他很羞恼。

    “你只是大师兄,入门较早一点而已,对小师叔不敬,我又凭什么敬重你是大师兄,小师叔临来之前,门主师父已经赋予他全部的权力,敢不遵者门规处置!轻者废除武功,赶出师门,重者处死!大师兄,你千万不要逼我!”柳残阳一身气息极期的阴冷,站在那里如同一杆标枪,望着邵天都淡淡的说道。

    “你……”听到门规定,邵天都眼中露出一丝畏惧的神色,不过更多的是怨毒,唐门两大杰出弟子,一个是自己,另一个就是眼前的柳残阳,现在自己被废,境界下滑,而这个柳残阳却是如日中天,不但被人治好了体内的暗疾,晋级入圣中期指日可待,相比之下,自己现在的地位到他差远了。

    “大师兄,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而且结果要比想像的要好,现在只要能救出两位师叔和几个师弟,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毕竟这是对方手下留情的结果,我们唐门实在没有必要树立这样的大敌……”这时厉飞也上前劝解道。

    “哼……”邵天都瞪了一眼厉飞,又看了一眼柳残阳和许丰年,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个天都,如此心性,实在是……”许丰年摇头叹息,看了一下厉飞:“这两天你看着他点,别让他惹什么乱子,等这件事结束后,就带他回师门闭关思过……”

    “是,小师叔!”厉飞恭敬的答道。

    解决了师门内部的事,许丰年这时看向胡炳坤,胡炳坤心里咯噔一跳,似乎知道这个许丰年打的什么主意,低下头,装作喝茶,不和他对视,这个许丰年虽然表现的彬彬有礼,不过却是并不好对付,在唐门的权力不小。

    “咳,胡老哥,小弟还有一事想请帮忙……”许丰年笑的特别的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