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宁静,清风袭来,吹走了不久前的喧闹和尴尬,风吹进开着车窗的车里,让人一阵清爽,里面那尴尬的气氛似乎减轻了一些。

    终于从那个会所出来了,洛天开着车,而朵朵则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低着头,不说话,一路都在沉默着,脸色微红,发热发烫,一想到刚才的场面就让她脸红心跳,就在自己的同学起哄让自己和这个洛天大哥哥来个长达一分钟的法式热吻时,这个丫头是真的傻眼了,可是看到洛天那发呆发怔的表情,她竟然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主动的抱着这个大哥哥吻了起来。

    “天哪,这是自己的初吻啊,竟然是给了……”

    一想到这里,朵朵羞的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当时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好闺蜜楚楚瞪大着眼睛望着自己,满脸的不可思议,只有她知道自己和洛天大哥哥是什么关系,可是自己刚才竟然……

    想到刚才自己主动大胆地吻了洛天,生疏却又热情,那种感觉……只感觉整个人眩晕了,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像是漂在了云彩上,发软,发热,如同过电般的感觉一波接一波,人生的第一次亲吻原来是这种感觉,可是对象却是自己的大哥哥,是姐姐的男人……

    此刻,开车的洛天也是尴尬无比,他有一种犯罪的感觉,刚才自己竟然亲了朵朵,还是湿吻式的亲吻,“虽然是朵朵主动的,可是以自己的定力拒绝不了么,还是自己潜意识的根本不想拒绝?”

    洛天边开车边不停的自责,他感觉亵渎了这个丫头,自己和她都不知道怎么出来的,一上了车,朵朵就不说话,一直低着头,这更让洛天担心,怕这个丫头想不开,想不到仅仅是帮她装了一次男友,本想着过去几句话就行,现在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尺度有点大了。

    “哇!”

    这时朵朵突然一下子哭了出来,似乎是压抑的情绪爆发了,双手掩面,痛哭出声,香肩一抽一抽的。

    “吱!”

    洛天急忙把车子停了下来,有点手忙脚乱,想伸出手把这个丫头揽在怀里安慰一下,可是又不合适,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平时自己那谈定的心境一下子乱了,遇到任何事他都能处理的很好,唯独这件事,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朵朵,对……对不起,是大哥哥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我……”洛天干涩的咽了一下口水,看着这个女神在自己面前低声抽泣,洛天轻声的说道。

    “不,大哥哥,是朵朵不好,朵朵太任性了,朵朵对不起姐姐,也对不起你,呜呜……”朵朵连抽泣边摇头哽咽道,看的出来这个丫头心里很自责。

    “不,朵朵,这不怪你,只怪当时的气氛,当时的环境,当时的人,当然也怪大哥哥……没,没有拒绝得了。”洛天尽力的找着借口,安慰着这个丫头。

    “快点给我!”这时朵朵突然说道。

    “快点给你?”洛天一呆,“难道这个丫头……不,不行,丫头,大哥哥守身如玉,我们怎么可能……”

    “纸巾啊,人家的妆都化了。”朵朵一双美目通红,幽怨的望了一眼洛天,伸出小手哼哼道。

    “哦,哦,哦,来,给你。”洛天心里松了一口气,急忙纸巾盒拿了过来,“刷,刷,刷。”抽出好几张,柔递到朵朵的手里,本来是想为她擦一下,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她自己来吧。

    朵朵哽咽着,擦边着泪水连看着洛天,看的洛天心里有些发毛,说实话,刚才的湿吻让他很陶醉,钢铁也化成了绕枝柔,只不过这种陶醉甜蜜中却是有一丝苦涩,一想到这个丫头的身份,就让他不安和愧疚,可是面对这等绝世女神的进攻,有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洛天也是事后才开始有这种感觉,当时大脑也是一片空白的。

    “这样装扮这个丫头的男友,确实有些过分了……”洛天心里苦笑。

    “大哥哥,我们刚才也算是一种……游戏么?”朵朵这时幽怨的望着洛天轻声问道。

    “这个……”

    洛天嘴角抽了抽,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如果说开始喝交杯酒,算是一个小游戏,不要当真,可是这是正儿八经的湿吻啊,甚至洛天感觉到这是这个丫头的初吻,生疏没有任何技巧,却是很迷醉,如果说这仅仅是一个游戏,不知道会不会伤害到这个丫头,毕竟是这个丫头的初吻,本来该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却是给了自己这个末来的姐夫,尽管是吻,也很重要。

    如果说这不是游戏,这是认真的,那么自己对上官飞燕的感情又该如何解释?

    所以洛天无从回答,看着这个楚楚动人,美的一塌糊涂的丫头,洛天只好苦笑着点点头,又摇摇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大哥哥,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姐姐好么?我不想让她难过,你还是换衣服吧,我们回去。”

    朵朵请求道,她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其实说实话,刚才那种感觉让她很紧张兴奋,人生第一次如同过电一般的感觉弥漫她的全身,说实话,她对洛天很有好感,也很崇拜和尊重,可是这不代表她爱上了大哥哥,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有考虑过,毕竟这是姐姐的男友,她上官朵朵还没有想过要抢自己姐姐的男人。

    洛天苦笑了一下:“放心吧朵朵,大哥哥谁也不告诉,只会埋在心里。”心里却是暗想,这种事能说么?只有心里偷着乐就行了,他可不像那些肤浅的家伙一样还到处显摆。

    “不,埋在心里也不行,你必须忘了这件事,明白么?”朵朵认真的说道,望着洛天有些着恼。

    “好好,忘了,忘了,其实大哥哥已经不知道今晚发生什么了,好像大哥哥今晚就根本没有出去!”洛天有点讨好这个丫头的说道。

    “哼,坏大哥哥,就会骗人,好了,你快点换衣服吧。”朵朵好看的性感的小嘴一抽,想笑却是没有笑出来,轻打了一下洛天然后督促道,洛天心里稍微放松一下,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笨拙爬到后排,悉悉索索的把衣服给换了过来,而前面的朵朵则是细心的补着妆。

    车门啪的一声开了,洛天开门走了下来,来到车窗面前,看着朵朵尴尬的一笑:“朵朵,大哥哥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这里离家不远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哦。”朵朵微微一怔,然后轻轻的点点头,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美美眸望了一眼这个大哥哥,然后坐在了驾驶位置上,发动了车子,向着家族开去。

    望着这辆红色的宾利车离开,洛天着实的是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然后掏出烟抽了起来,他当然没有什么事了,其实今晚出来就是为了陪朵朵,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算什么,刚才竟然和这个丫头亲吻了,还是湿吻,两舌相交的那种,真是的。”洛天连抽烟边苦笑,他不敢和朵朵一起回去,怕万一被上官家族的人看到,到时解释不清,特别是上官飞燕这个猛妞,不千里追杀他才怪,毕竟他洛天不是兴趣邪恶的家伙,什么姐夫和小姨子怎么样,他倒是听说过,甚至有时自己也会有些龌龊的想过,不过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真正的这样做,他做不到。

    对于朵朵,他只是一个大哥哥的身份,还是以前一样,把朵朵当成小妹妹,爱护她,保护她,而不是伤害她。

    洛天坐在马路牙子上差不多抽完了一包烟,抽的自己舌头都发麻了,这才站了起来,很不雅的拍了拍屁股,然后向着上官家族走去,他走的当然不是正门,而是像做贼一样,偷偷的从其他的地方溜了进去。

    凭他的境界,上官家族的守卫方位气息,他神识扫识之下一清二楚,这些人想发觉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甚至洛天愿意的话,随便的发出一丝真力,就会把这些人全部弄晕,森严的上官家族根本挡不住像洛天这样的入圣后期的高手,即使像夺命书生这样的高手也发现不了。

    洛天回到房间的时候,上官飞燕已经睡了,这个妞躺在那里,薄薄的毛毯掩盖不住她那丰满的曲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洛天轻松了一口气,然后来到卫生间哗哗的洗起澡来。

    以前听玄武这货开玩笑的说过一句,男人在外面偷吃后,一定要删除手机信息,把自己身体弄干澡,不要留下任何证据,特别是女人很敏感,不一样的女人身上的气息不一样,有的还用香水,所以最后回来是洗个澡……

    “回来了!”洛天洗完澡回到床上,上官飞燕一个翻身,玉臂环着了洛天的腰,柔声问道。

    “嗯,没有睡着啊?”洛天一笑顺势搂着这个妞,心里感觉踏实很多,这个女人才是让自己心安理得拥有的女人。

    “嗯,没有,等你呢,吻我!”上官飞燕闭着眼睛,狂野的吻了上来。

    洛天的身体微微一僵,“都说女人有几天是兴奋期,看来是真的了,可是刚刚和妹妹亲完,现在又要和姐姐亲?这……”车轮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