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571章 尴尬的接风宴
    “也是啊,我忘了你的酒量根本不行了,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勉强你了,免得人家说我以大欺小,这样吧,你不敢喝,我替你喝了算了,唉……”上官飞燕摇头叹息,然后捧起碗就要喝,说实话,这一碗下去,她也受不了。

    “哼,谁让你替我喝,我哪里小了,你除了个子高点,胸大点而已,哪里经比我强……”兰兰这个丫头真是醉了,一下子扑了过来,差点没有撞在上官飞燕的身上,两手抢过碗,摇晃着就往嘴里灌。

    “咳,好了,兰兰,不要喝了,心意到了就行了……”李连英真怕兰兰喝倒了,于是微笑着看向上官飞燕道:“这个丫头年纪小,你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呵呵……”

    上官飞燕点点头:“怎么会呢,我说过,她不敢喝的话,我可以替她喝嘛……”

    “这……”李连英苦笑。

    “噗通!”一声,兰兰一下子摔倒在地,钻到了桌子底下。

    “兰兰,你没事吧,你这个丫头真是的……”二哥谢宏图急忙把兰兰架起来,这个丫头此刻醉眼熏熏,是真的醉了,却还是要喝。

    “来,我们继续喝,哼,谁怕谁,上官飞燕我告诉你啊,有我和容姐,你只能排老三明白么?嘿,到时容姐一三五,我二四六,你只能等到星期天了,不对,天哥星期天要休息,咯咯……”

    兰兰这个丫头是真的喝多了,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露着小虎牙,笑的有些邪恶,让谢天河一头黑线,而洛天甚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丫头说话太没有谱了,你心里想也没有必要说出来吧,到时混搭着来嘛,真是的,干嘛这么直接。

    上官飞燕脸色更是不好看,很是阴冷,这个丫头竟然公然的和自己争抢男人,什么一三五,二四六,星期天休息,简直岂有此理。

    “丫头,胡说什么,宏图把你妹子带走,她喝醉了……”谢天河此刻黑着脸说道,好好的一桌感谢宴,被这个丫头闹的不像话,真是的,就连人家两个服务员都在掩嘴直笑,让他的老脸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谢宏图当然也看不下去了,早已站了起来,架起兰兰就赶快离开了这里,“喂,你干嘛呢二哥,我没有喝醉,我还要喝,我喝两碗了,她才喝一碗,不行,不公平!”兰兰吵闹着,不过还是被谢宏图给弄走了。

    兰兰一走,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下来:“咳,小孩子不懂事,不要听她胡说,来,喝酒,喝酒……”此刻谢天河有些歉意的左右看了一眼洛天和上官飞燕。

    “嗯……”洛天尴尬的看了一眼上官飞燕,苦笑着点点头,说实话,被兰兰这个丫头一闹,自己的三个女人在谢家一下子透明起来,一个容姐,一个上官飞燕,另一个就是兰兰。

    “唉,不知道谢家会怎么看待自己,他们不会认为自己花心吧!”洛天心里嘀咕道。

    而此刻谢天河心里也是一下子拿不定主意,感激洛天的事另说,就说兰兰这件事,他真的有些犹豫了,虽然兰兰喜欢这个洛天,可是他有女人了,甚至这小子还一下子有两个,自己再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么?可是似乎这个丫头很幸福的模样,这该如何是好,他堂堂谢家唯一的宝贝女儿要和别的女人共夫?

    一想到这里,谢天河心里难堪的要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洛天帮了谢家太多,按理说把女儿嫁给他,谢天河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可是对方却是有妇之夫,他有些犹豫了。

    “这是什么鬼女儿春,怎么劲这么大?”上官飞燕这时也感觉脑袋有些发涨,刚才她已经接受谢天河和谢宏图父子敬了两杯酒了,刚才又喝了一大海碗,说实话也到量了,真不明白,那个丫头两大碗怎么喝下去的,也难怪她会胡言乱语。

    上官飞燕单手撑在桌子上,冷艳不语,说实话,如果不是在谢家,她真的要动手揍兰兰了,这个丫头太气人了,说出来的话让她都不能接受,她现在感觉都没有脸面呆在这里了。

    “家主,上官女娃也喝的不少,家族安排客房让她休息吧……”这时李连英微笑着建议道,闭口不提刚才的事,毕竟太尴尬了,他这个老头子都感觉脸红了,这个酒再喝下去真的也没有意思了。

    “好,好,早就准备好了,我派人带上官女士过去……”谢天河急忙说道。

    “不好意思老爷子,有点失态了,给我准备一个双人间就行,我和他是一块的……”上官飞燕好看的下额抬了抬,指了一下洛天说道,洛天的嘴角微微一抽,干咳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这个女人心里可是压着火气呢,最好现在不要惹她。

    “啊?哦,好好……”谢天河一愣,随即笑道,然后招来一个家族的女性下人把上官飞燕带了下去,上官飞燕表达了一下歉意,匆匆离去了,她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呆了,而且那些酒下去,真的头醉脑涨,所以她需要休息和平复心境,不然的话,她怕自己都忍不住掀桌子了,反正,她是被兰兰这个丫头气的不轻。

    上官飞燕一离开,正好这个时候谢宏图回来了,这时谢天河脸色庄重起来,兰兰的事他暂时放在了一边,拉着谢宏图的手站了起来,来到洛天面前。

    “小友,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不过你救了宏军,救了谢家,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没有你,我们谢家就完了,请受我们一拜!”谢天河拉着谢宏图就要跪拜下去。

    “老爷子,宏图兄,不可!”洛天吓了一跳,一股大力把二人托起来,心里有些苦笑,怎么这些大家主们都喜欢搞这些,上官虹也曾这样过,他洛天虽然不是坏人,不过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说实不好听的话,他帮助做这些人,都是看在女人的面子上,甚至兰兰也会成为自己的女人,他真的不愿意让他们的父辈向自己屈膝。

    “小友义薄云天,重情重义,不但解决了宏军的事,而且仗义蔬财,这次如果你不提前打电话,谢家就会一下子缩水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连华西一般的家族也不如了,家主如此,你还是当得起的……”李连英含笑道。

    洛天微微摇摇头:“话虽如此,不过老爷子记在心里就行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然这件事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当年和谢宏军有关的那个国外女人才行,钱是另一回事,你们不说我倒是忘了,不知道现在家族凑集了多少钱,还差多少……”洛天请谢天河和谢宏图就座,于是随意的问道。

    谢天河和谢宏图对视了一眼,谢宏图开口道:“如果变买了家族所有的不动产,还差十亿,也就是能大部分够一百四十亿个左右,当然你……说不让变买不动产,那么现在我们手里也只有八十亿左右,还差七十个亿呢,而且这八十亿里面还有洛兄六十个亿,说实话,谢家看起来架子不小,不过只是壳子大,实际流动的资金并不多。”谢宏图苦笑着向洛天交了底。

    “嗯,是这样,一会你们给我一个账号,我再给你们转一百个亿,一共是一八十亿,记住这些都要上缴给国家,我查过当年那个集团生产的产品,对许多人危害确实不小,算是谢家的一点心意吧,补偿经那些人,到时我会说谢家上缴了三百三十亿,希望上级可以给谢宏军从轻发落,少判几年……”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样好,这样好,只要我们能拿得出来的,宁愿都缴给国家一些用来补偿那些受到危险的人群,毕竟这件事是当年宏军引起的,没有直接责任,不过也有间接责任,我们愿意,只不过让小友破费了,我们谢家一共欠你一百六十多亿了,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还能还得清……”

    谢天河听了洛天的话,感激的不行,凭谢家的实力,偿还一百六十多个亿还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整个家族加上各项开支,一年下来,能有十亿八亿的收入,那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

    “咳,只要人在,账就在,父亲您还不上,不是还有我和兰兰么?”这时谢宏图突然笑道。

    “你和兰兰?”谢天河听了微微一怔,随即尴尬的一笑,他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重点是兰兰,如果这个丫头真的和这个洛天好上,那这个账还用得着还么?只是一想洛天的两个女人,谢天河就别扭的要命,他可不能为了还账,卖女儿啊。

    洛天哪里不知道谢家父子的意思,当下微笑道:“钱是身外之物,老爷子和宏图兄不要有压力,反正那些钱我也用不着,只要谢家安然无恙比什么都好……”

    洛天当然也不能直接说钱不用还了,更不想提因为兰兰的事,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自己帮助谢家,就是因为兰兰,另外,这些钱也是他从胡家和唐门借助国安的名义得来的,全部留在自己的手里也有些烫手,这样一来,有一部分又转到了国家,这样剩下的钱,自己就可以花得心安理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