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蓝雅的含情脉脉大胆回应,洛天只是咧嘴一笑,并没有把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这个蓝雅本身就有一种妩媚之气,他可不敢保证真的要向自己“进攻”他能招架得了,现在自己的女人够多的了,可不敢再挑拨这个妞了,于是忙转移了话题,很快两人就从她的工作室走了出来。

    “老大,蓝雅姐,你们办完事了?来,快吃饭吧。”这时龙小云看到洛天和蓝雅出来,于是热情的招呼道,刚才叫的外买已经走了过来,这个丫头已经饿的受不了了,拉着上官飞燕和王晓涵已经开吃了。

    洛天脸色微微一尴尬:“这个龙小云,说话一点也不顾忌,刚才自己和上官飞燕从楼上下来,就说你们已经完事了?现在又说你们已经完事了?这事和那事能一样么?真是的,一点也不会说话。”

    而蓝雅眼中的一丝不自在也是一闪而过,淡淡的笑道:“把前段时间查到的一些东西和老大说了一下,你们这么快就吃上了,也不等我们,太不够意思了吧。”

    “嘿,哪有,我们也是刚坐下而已,来,老大,蓝雅快坐,小云上酒,为老大接风!”上面穿着一件白色小可爱,下面是一件低腰牛仔裤的王晓涵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招呼两人。

    洛天微笑着坐下说不要客气,接过龙小云递过来的酒杯喝了一杯,看到桌子上那些菜已经狼藉满地,不由的苦笑,不由的感叹三女的战斗力强大,不过他也不介意,洛天在吃的方面不讲究。

    只不过洛天坐在那里,喝了两杯酒,吃了一些菜,又询问了一下最近办事处的事后,顿时有些索然无味起来,像是屁股下有钉子一般,坐不住了。

    “行了,想回去就回去吧,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时上官飞燕眼神幽幽的望着洛天哼道,虽然刚才被洛天“开导”了一番,她心里原谅了洛天,不过看着这个家伙坐在那里神不守舍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来气,她知道洛天一到南街,就来办事处了,还没有去酒店,心思早已不在这里了。

    “咳,没事,再坐会,再坐会,呵呵,对了,王婷呢,她还在教学么,怎么没有见她啊?”洛天尴尬的一笑,岔开了话题。

    “她不教了,前几天刚辞职,送走了最后一批学生,今天正好她带着自己去医院复查去了。”蓝雅解释道,洛天点点头。

    “嘿,老大,对了,你让燕子带来的那些衣服真合身,只是级别有些低了,如果是个将军什么的就好了,那样更威风,哈哈。”王晓涵想到那身军装和军衔穿在身上威威提拔,英姿飒爽的模样,就有一种小兴奋,如果不是上官飞燕说,这件事只有在适当的场合穿,平时不能穿,她都不舍的脱了,虽然在特种军大队,她也算是一名军人,也有自己的制服,不过那不一样啊,这可是代表的是龙魂,穿着那套衣服在特种军大队转一圈,老爸看着都会眼红。

    听了王晓涵的话,洛天不由的翻了一下白眼:“不低了,你们只能算是新兵,没有给你们配义务兵的服装就不错了,还想当将军,你老爸混到现在也不是将军呢,要慢慢的熬才行。”

    “是啊,其实我不在乎的,有套衣服穿就行了,咯咯。”龙小云满不在乎的笑道,然后又接着问道:“对了老大,你现在是什么职务啊,是不是将军啊。”

    洛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将军哪有这么好当的,那是要看兵龄和贡献的。”其实洛天现在的等级就是和郭少枫一个等级,大校级别,按说像他这么年轻,大校级别已经相当了不得了,其实如果论贡献的话,给他洛天一个少将当当也并不过分。

    当初蓝天翔将军也曾提过这件事,只不过被洛天拒绝了,官越大,就意味着责任越大,以他逍遥王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当官,他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日子,为国家做了不少的贡献,却是不想占用国家的高官名额,也算是高风亮节吧,当然洛天是这样美化自己的。

    最后洛天终于坐不住了,在上官飞燕的“催促”下,洛天“半推半就”的出了门,一出门,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钻进车里,一溜烟就开向了天容大酒店,气的门口处的上官飞燕直跺脚,这就是和其他的女人共同拥有有一个男人的坏处啊,吃着碗里,还要想着锅里。

    “喂,容姐忙什么……呵呵,我回来了,对,刚到……嗯,直接回酒店!”洛天在路上车子开的飞快,同时不忘记给裴容打了一个电话。

    裴容还在酒店后面的天宏建筑那里忙活着,望着这个庞大的建筑,即将开业,她的心里很高兴,这个可是她的资产了,虽然是从马义的手里弄过来的,不过现在所有的权确实是她裴容的,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拥有这么大的资产,可是比天容大酒店大多了。

    “这就是那套建筑么?变化还真大,记得自己走之前,还在施工当中,现在竟然建成了,不错,不错。”

    当洛天开着车子来到这个天宏建筑前,望着那宏伟气派很有个性的建筑时,不由的感叹道,这个建筑当初是马义的手下那个道斗弄的什么龙咳血的凶局,现在被自己破解了,完全是按照自己的设计改进的,隐隐的和前面的天容大酒店融为一体的感觉,相辅助相成,用风水格局来看,那就是龙戏珠外加龙吸水的风水格局,完全的符合五行之数,虽然不是绝佳的风水大局,不过却也是龙腾富贵之格局,不说日进斗金吧,不过将来肯定亏了不本。

    当然这只是从格局上看,以他洛天在南街的名气,再加上裴容的经营之道,想不赚钱也不行。

    裴容一袭紫色的衣裙,风华绝代,风姿卓著,面带微笑着的看着洛天从车子上下来,眼中出现一丝柔情,快步迎了上来。

    “小天,你终天来了,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最近你似乎受了。”裴容望着洛天,轻轻的帮洛天整了一个衣领,有些心疼的说道。

    “咳,容姐,还算顺利,你一个人在家也辛苦了,想不到这个建筑被你弄的有模有样,差不多快开业了吧。”洛天微笑着抓着裴容那温柔的小手说道,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洛天心境很是平静,有种家的归宿,对于裴容,洛天心里除了爱就是尊重。

    “不辛苦的,我也只是动动嘴而已,一切还是你的功劳啊,小天,现在这里里面的设施都弄好了,就等着你来开业了,你挑个好日子吧。”裴容带着洛天在里面转悠着,边走边说道。

    “嗯,好,不过天宏这个名子不是太好,还是马义那个混蛋当初起的,我们再换个名子吧,叫天娱吧,反正这是一个娱乐城,吃喝玩为一体,容姐你说呢。”洛天轻轻的拥着裴容陪着她参观着。

    “天娱……好啊,这几天我已经让小萍负责开始招人了,这里比天容酒店还要大,需要的人很多的,服务员,保安员等各种工作人员,我算了一下,最少需要一百多人才行,而且工资待遇方面,我们不能比别的地方低,当然也不能高太多,至于三金五险等方面我还没有具体想好,另外……”

    一说到这个娱乐城开业的事,裴容就很兴奋,滔滔不绝的向洛天说了起来,洛天看着这个女人心兴奋的模样,心里很欣慰,他的愿望就是希望这个女人幸福,好好的陪她。

    “怎么,我的脸上有花么?”裴容停了下来,看到洛天怔怔的望着自己,不由的俨然一笑。

    “咳,容姐,你比花好看多了,能看到你现在高兴的样子,我感觉很高兴,我希望你永远这样幸福快乐下去,不过不要太累,有什么事安排人做就行了。”洛天轻轻的抚摸着裴容那绝美端庄的容艳真情的说道。

    “你这个家伙嘴巴越来越来甜了,姐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姐就很幸福了。”裴容轻轻的靠在洛天的肩膀上满足的说道。

    “嗯,那我们回去就做点幸福的事好不好?”洛天凑到裴容耳朵,轻咬了一下她的娇小耳垂,坏笑着说道,从上官飞燕那里出来,他还留有“余粮”就是为了上缴的。

    裴容的娇身微微一震,心如撞鹿,要说和洛天分开这么久,她不想那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洛天的挑拨还有那熟悉的让她沉迷的男人气息,不由的让她脸色羞红,轻轻的捶打了洛天的胸膛一下:“行了,小天别闹了,大白天的,晚……上吧好么?”

    “嘿,大白天又怎么了?走,我们回酒店好好商量一下去。”洛天坏笑着带着裴容就向酒店走去,本来他还想说,大白天怎么了,刚才还大战上千回合呢,不过还是算了,毕竟那是和上官飞燕,虽然裴容清楚自己和上官飞燕的关系,不过这种事也不能拿出显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