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596章 无耻家奴
    “呯”的一声,白茹的这个保镖,口吐鲜血,身形狂退,撞翻了一张桌桌子,摔倒在地。

    “云天!”

    另一个保镖不由脸色大变,急忙扶起来了这个同伴,发生的太快了,刚才只发生在那电光石火之间,让人根本没有反映过来,他根本来不及相救,不过以他的实力,他知道即使自己想救也救不下,对方太恐怖了,想不到这个马义手下还有如此恐怖的高手。

    “不要管我,保护家主母!”这个叫云天的保镖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惊怒的瞪着这个突然出手的老者,冷哼道。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凭你们两个就想保护这个女人,我马义既然敢来,早把你们两个算进去了,现在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以后跟着我,不然的话,后果你们是知道的。”马义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这两个保镖哼道。

    “马义,你这个以上犯上的小人,你以为老子也像一样么?”另外一个保镖眼睛泛红,手一晃,一把锋利的首出现在手上,眼中出现一丝决绝:“云天,保护家主母快走,我来拦住他们!”

    “可是……风雷,你呢。”那个受伤的保镖有些不忍,他知道即使自己两人也不是那个恐怖老者的对手,更何况这个叫风雷一个,常年的相处,他们具有深厚的感情。

    “快走!”这个风雷一声怒吼,对着那个恐怖的老者就扑了过去,同时首刷的一声对着马义当作暗器就射了过来,想让那个老者顾及不瑕,他必杀马义。

    这个保镖的速度很快,身材瘦小,不过强悍无比,身法特别的灵活,瞬间就扑到了老者身前,却是没有攻击这个使金刚伏掌的老者,身形硬是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竟然掉转方向着马义扑来。

    先前的首,再加上自己的反扑,连环招数,他不相信杀不了这个马义。

    马义顿时大惊失色,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的老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大变,失声大叫,惊慌如狗。

    “哼,一个小小的入室境界的蚂蚁,也敢在我面前耍花招,找死。”那个使金刚伏魔掌老者面色一冷,冷哼一声,一掌挥出,强大的真力劲风直接打偏了那把首,首顿时失了准头,一下子刺穿了马义身边一个手下的咽喉,这小子哼都没有哼一声,仰天倒地,而同时,他的身形一晃已经跟了过来,后发先至,一掌直接拍向这个叫风雷的背后。

    “噗……”此人的速度太快了,不愧是入圣的高手,饶有风雷足智多谋,在这种人物面前,那些花招根本派不上用场,拳头还没有击到马义的脑袋,自己的后心重重的被击了一掌,如同一座山一样被撞了一下,让他一下子吐出大口鲜血,摇摇晃晃,面如金纸,却是硬是一个转身,扑倒在这个老者的脚下,死死的抱着他的腿。

    “主母,走,快走啊!”风雷声嘶力竭大喊,鲜血不停的从口里流出来,面目狰狞扭曲。

    “风雷!”白茹悲痛欲绝,自己家的这几个保镖忠心耿耿,和自己的兄弟差不多,现在拿命救她,让她如何不感动。

    “马义,只要我白茹今天能逃出去,我定要天中把你碎尸万段!”白茹咬牙怒喝,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马义如此胆大。

    “主母,快走,风雷兄……”这个云天心中泛起滔天的怒火,可是知道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必须把这个白茹救出去,于是一把抱起白茹,夺路就跑。

    看到这两人要跑,马义狞笑一声:“想跑,拦住他们。”

    顿时马义手下另外几人向着白茹她们追去,毕竟云天受了伤,又抱着白茹,速度根本快不了,所以还没有等他跑出内厅,就被马义的几个手下给拦下来了。

    “死!”云天怒吼,放下白茹,出手狠辣,转眼就放倒了三个,毕竟这些人可不比那个恐怖的老者,根本不是云天的对手,到他差远了。

    “混账!”那个恐怖的老者一声怒吼,大手抓住,生生的把风雷从地上抓了起来,直接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然后看也不看,一下子重新拦住了云天和白茹的去路,更是一腿扫过,把云天给踢飞了,同时大手抓起白茹,直接扔到了马义的身边,被马义的几个手下抓住了。

    “你……放开我,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白茹挣扎着,怒吼着,饶是她足智多谋,不过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她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除了怒斥没有一点办法。

    “鬼?你一个活人我都不怕,我还怕鬼不成?小茹啊,只要你跟了我,你还是掌握王家,这有何不可,放心,我知道你正值青春妙龄,不过我会满足你的,保证不比王天中差,怎么样?”马义重新坐下来淡淡的喝着茶,看着这个美貌的女人像是和朋友聊天一样说道。

    “马义,你无耻,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让天中知道,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白茹不由的怒指着马义大骂道,挣扎着,衣裙有些变形,在撕扯下更是露出一大片的雪肤。

    “无耻?哈哈,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不妨我再无耻一些,来人,把东西准备一下,把这两个混蛋给我弄过来,把他们的衣服脱下来,另外把这个东西给我灌下去。”马义面色狰狞的冷笑道,深深的看了一眼女人的身体,然后一挥手说道。

    “是,马爷!”手下几人答应一声,阴笑着看了一眼白茹,然后有两人拿出一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高角架,同时把一个摄像机架了起来,而另外两人把云天和风雷这两个动弹不得,重伤垂危的保镖给架了过来,往他们的口里灌了大量的不知名的白色的粉沫,同时把他们两个的衣服也给脱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白茹似乎明白了什么,拼命的挣扎,她想不到这个马义如此邪恶,让她通体冰冷,如同一下子坠入了冰窟里。

    “嗷嗷……嗬嗬……”这两个保镖很明显是被灌了大量的那种药物,直接失去了理智,两人看到白茹不再把她当作了主母,而是把她当作了女人,拼命的扑了过来。

    “啊……不,不要。”白茹尖叫起来。可是这两个保镖现在急需要发泄,根本不知道眼前是谁了,只知道是一个女人,需要发泄。

    “呵呵,小茹啊,我说过,会满足你的,这两个人比起王天中应该强的多吧,他们是你的保镖,对你忠心耿耿,现在他们有需要了,你这个主母也应该犒劳人家才对啊。”马义阴笑道。

    “不,放开我,马义你无耻,云天,风雷,你们醒醒,混蛋,马义拉开他们。”白茹吓的魂飞魄散。

    “拉开他们也行,不过你要穿上这个,明白吗?”马义从箱子里取出一小块布料,还带着红色的绳子。一看就是那种极度变态性感的内衣。

    “我……答应!”白茹为了不被即将糟蹋,含辱答应下来。

    “云天,风雷,你们两个畜生竟然敢对主母行这畜生之事,找死!”这时,马义大喝一声,一挥手,顿时几人上前拳打脚踢,下了重手,一会儿功夫,这两人就躺在地上不动了,而这一幕却是落在了架好的摄像机头里。

    “我知道你这个女人很有心机,不过没有用,你想死,也不可能,如果你敢死,我就把这个东西发出去,当时全华夏都知道宁海王家的主母白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王天中我也不会放过,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你还是这个家的主母,明白吗?”

    马义冷笑着,看着把白茹穿起那性感的衣服,并拍了下来,然后托起她的下巴阴毒的说道。

    此刻的白茹两眼空洞无神,接着一下子趴在地下哭泣起来。

    “好了,把这些给我收拾了,快点。”马义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指挥道,于是众人七手八脚的收拾起来,装尸,托地,一会儿功夫整个客厅就干干净净,似乎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而只有眼前那性感无比却是在哭泣的白茹才让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个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打扰,可见这个马义安排的滴水不露。

    而在东昌南街的天容大酒店,一辆小车缓缓的停在了门口,正是匆匆赶到的王天中,王天中的心里此刻是越发的心神不定了,想着再给自己的女人打个电话,只不过这个时候,义妹张颜玉已经站在酒店门口迎接了,和她在一起的还有朱雀和白虎,所以王天中只好暂且放下心底的那种不安,下了车走了过去。

    “大哥!”看到王天中,张颜玉微微一笑,走了过来。

    “嗯,颜玉。”王天中轻轻的点头,同时扫了一眼白虎,看向朱雀,“听说恢复记忆了。”王天中淡淡的笑道,保持着儒雅和家主的风度,而两边的两个保镖则是如临大敌般的守护在王天中的左右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