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张颜玉对自己的突然一跪,直接把玄武吓了一跳,还从来没有一个绝色的美女跪在自己面前呢,他玄武也不会认为自己帅的惊天地,泣鬼神,让一个女人不顾一切的拜倒在自己的大裤衩下,那是肯定有原因的,只不过具体什么原因他不清楚,不过有一点,玄武却是知道,这个女人有求于自己。

    “咳,张女士,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玄武很无耻的瞅了人家的胸部一眼,有点手忙脚乱的把她给拉起来。

    “颜玉到底什么事,你这是要做什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天中看到张颜玉的突然反常,急忙抓着她的手喝道,这个妹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子,不过王天中从小对她就挺好的,看到她突然这样,王天中心疼的滴血,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大哥,求你不要问了,一切听我的好么?把钱转到我的账上,另外,你积累的那些钱马上冻结,马上!只有你能取,不让任何人取出来,嫂……嫂子也不行,快,快啊!”

    张颜玉几乎是冲着王天中吼了起来,吼的朱雀还有白虎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说是这个女人爱钱,想独吞朱雀转给一下王天中的钱,也不对啊,末免太急了,况且那表情分明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对。

    朱雀和白虎都想到了,王天中当然也会想到,不由分说,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于是被张颜玉一把给按了下来:“大哥,不要打,我求求你,一切听我的好么?”接着张颜玉一把抓着玄武的手:“邵兄弟,姐知道你功夫极高,请你跟着姐一起回去,还有白兄,紫妍妹子,你们都和我们回去,需要你们相助!”

    “张女士,有话好好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朱雀冷声问道。

    “颜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家里出事了,是不是?”王天中刚才听了张颜玉的话,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知道这个妹子聪慧的很,所以还是极快把自己的账户上设立了一个安全防护措施,只有自己能取到手,其他的任何人都取不到,做完这些后,又拉着张颜玉追问。

    “大哥……呜呜……”张颜包含愤怒的美目,再也控制不住,趴在王天中的肩上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那是一种撕心裂肺,饱受怒火的哭泣。

    “是……马义?难道是马义……”王天中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可能,眼神一下子崩发出愤怒的火焰,拉开张颜玉问道。

    “大哥,实不相瞒,我早就发觉那个马义不是一个好东西,这次我从国外回来,在家族的内部都暗暗的装上了最先进的一种监控仪器,可以连接到我的手机,可是就在刚才,你……自己看看。”张颜玉知道如果不说出实情,大哥王天中会憋疯的,想向天容大酒店求助,人家也不信服,只好一狠心把手机递给了王天中。

    王天中一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张颜玉,极快的在上面划动着,顿时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画面,接着浑身发抖,眼神露极度愤怒的神色,一股滔天的怒意散发出来,终于,他受了不了,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马义!我要把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啊!”

    王天中面色狰狞,极度的疯狂的怒吼,接着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大哥,大哥!”张颜玉慌了,急忙扶住王天中不由的叫道,而玄武欠欠的把手机给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画面,脸色也是一变,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画面上别的人他不认识,不过马义他却认识,还认识那个使金刚伏魔掌的老人,想不到这个王家的管家如此邪恶,手段令人发指,趁着王天中不在,竟然对他的女人发难,杀了两个保镖,还无耻的把他的女人……

    “该杀,真该杀!简直就是畜生!”玄武怒喝道,他虽然对王天中不感冒,不过还是极度的愤怒,而白虎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嘴角不由的一抽,眼中出现怒意。

    王天中终于被朱雀给弄醒,他醒来后一把就抓住了朱雀的手:“紫妍,帮我,求你帮我,我知道你枪法如神,功夫很高,助我铲除马义,我王天中求你了,一切后果我来负责,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王天中不愧是一个家主,心里怒火冲天的同时,却是不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现在家族被马义控制了,包括自己的女人,贸然赶回去,只能是自投罗网,他虽然认识不少的人,也能联系不到一些高手,不过现在情况来不及了,必须速救!

    “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也不要着急,我们必须向大哥汇报一下。”白虎不动声色的扒拉开王天中的手,自己握着他的手凝重的说道。

    “那,快告诉洛兄弟,快点啊。”张颜玉这个睿智的女人也失了分寸,急忙说道。

    “好,我来打吧。”玄武看了一眼张颜玉马上拿起了手机。

    “以力卸力,手到眼到,真力运行,如臂所使,你是一个女人力气天生没有男人大,所以在进攻时要讲究技巧,不可硬碰硬,最好以灵巧取胜,当然如果对方也是走的轻灵路线,你末免会吃亏,所以力气也是重要的一方面,一力破万法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我当初要求你单手甩手百斤重的物体为标准,才能教你招式……”

    佳和别墅,洛天正在耐心的教导王晓涵功夫,而上官飞燕一身短打扮在打着沙袋,蓝雅在玩着电脑,龙小云在看电视,倒是多了一个王婷,这个美女教师现也正在训练,不过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塑体,只见她趴在一个大圆球上,做着各种动作,月白色的低腰牛仔裤把一双修长的美腿绷的紧紧的,臀部更是浑圆高翘。

    “喂,老大,你不会是想打王老师的主意吧……”训练中的王晓涵突然停下来,偷偷的凑到洛天的耳边悄声说道。

    “胡说什么,快点训练。”洛天不由的瞪了这个妞一眼,其实对于王婷,洛天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这个女人是美,身材好,也很漂亮,特别是看到王婷做的那些训练的姿势,美中透着诱惑,那种青春,健康洋溢着纯纯的气息,要说洛天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可以说,围绕在洛天身边的女人都是绝色,他不可能全部收入后宫,再说有上官飞燕这个妞盯着他,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

    王晓涵被洛天一训,不由的吐了一下丁香小舌,又自己训练起来,想到不久前给父亲王铁山打电话,父亲对她的“重托”不由的让她脸红心跳,心里着恼不已。

    “喂,是不是有消息了?”

    这时,洛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龙魂的金玲珑打来的。

    “不错,有了那个金发女人的消息,不过现在却是有点麻烦,现在人在罗斯国,据反馈回来的消息,好像此人被对方暗中控制,我们的人没有敢轻举妄动,而且这是国安牵的头,我认为应该调动国安一部分力量一起行动才好……”金玲珑认真的分析着。

    “嗯,好,我知道了,我会和国安方面联系,告诉那里的人先暗中监视,不要妄动,等我们的人过去再说。”洛天微微点头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的洛天,沉思了一下,然后又给国安局长岳枫打了一个电话,向他汇报了一下情况,岳枫的建议和他大同小异,也是建议那边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已方再派人过去,对于他来说,找到那个金发女人远远不够,他必须要挖出这个境外的间谍组织。

    和岳枫挂了电话后,洛天的电话马上又响了起来,洛天一看是玄武打来的,想了一下接了起来。

    “哥,终于打通了你的电话,你怎么老是占线,出事了……”电话一通,玄武就急不可耐的把王家的情况向洛天作了汇报。

    “有这样的事……好吧,我马上过去。”洛天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答应一声,放下电话,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本来他不愿意和这个王天中见面,由朱雀把钱给他就行了,他还要处理别的事,现在想不到不见面是不行了。

    想到这里,洛天看了一眼众女,向她们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急急的走了出去。

    洛天一走,王晓涵,王婷还有上官飞燕就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彼此互望着,“咳,这个燕子啊,不是我说你,你……应该要抓紧了,好好的抓住老大啊,这没事就往酒店跑,这说明你的魅力不够啊。”王晓涵一副说教的模样。

    “哼,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关我什么事,你想抓你来抓好了。”上官飞燕瞪了一王晓涵,呯的一声打击了一个沙袋,然后解开手上的黑布条,上楼洗澡去了。

    “我……”王晓涵不由的翻了翻白眼,心里却是嘀咕:“你以为我没有这想法么?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