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601章 压抑不住的怒火
    马义正在想入非非,为他的“光明前途”沾沾自喜,却是不知道杀机如同傍晚的薄雾般,稍然而来。

    “马爷,不好了,那些钱不知道为什么,取不出来,也转不了账,被冻结了,似乎只有王大少,哦,是王天中本人才能取出来……”

    这个时候,马义突然接到了手下心腹的电话,让马义的心里咯噔一跳,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有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冻结的?”

    “回马爷,好像是上午的事。”手下小心的问答道。

    “上午……难道是这件事王天中已经知道了?”马义挂了电话,阴沉的眼睛闪着冷光,沉思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推开卫生间的门,一把把正在洗澡哭泣的白茹给拉了出来。

    “告诉我,为什么那些钱取不出来,为什么王天中会冻结那些账号,他是不是知道了?”此刻马义面对白茹那诱惑无比的身子也没有心思欣赏了,厉声喝道,归根结底,他还是贪图王家的钱,对于这个女人也只是顺带的。

    “你放开我……”白茹厌恶的一甩马义的手臂,把这个干巴瘦的老家伙甩了一个趔趄,冷哼一声:“他怎么会知道,你控制的这么严,要说知道也只有你的手下告密,怎么能怪我。”

    “我的手下?”马义一怔,摇摇头:“不可能,我的手下都是真心为我服务的,知道的就那么几个人,他们不可能告密。”

    “哦,对了,今天早上天中走时说过,好像为了安全起见,在东昌他们把钱转到账时,会暂时把账户冻结,免得出什么差错,毕竟这不是小数目,是救父亲的救命钱。”

    白茹用浴巾裹着身体,厌恶的看了一眼马义,眼睛一转轻声说道,她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希望,照理说,王天中不会冻结那些钱,难道他已经知道了……白茹想到这里,心里涌起一丝喜悦,不过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她又绝望了,自己将不配再做他的女人,不配再做家主母,只想看到王天中平安无事的到来,把马义给铲除,那个时候她就可以……

    “你说的是真的?”马义盯着白茹,眼神幽幽,像是一头老狼一样,似乎要看透这个女人的内心。

    “当然是真的,我比你更害怕事情败露,不然的话,我如何做人?”白茹冷声道。

    “嗯,那就好,他回来后,想办法让他把账号解冻明白吗?放心吧,有我在,保证把王家发扬光大,你们这么久没有孩子,是王天中不行吧,到时我们再生个孩子,嘿!”

    “滚,马义,无耻!我杀了你。”白茹怒了,如同一头疯虎一样扑上来,竟然把马义一下子扑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面色狰狞,愤怒无比,侮辱她可以,但她不能接受侮辱王天中。

    “咳,咳。”马义老胳膊老腿,真的不是白茹的对手,被白茹掐的翻白眼,如果不是听到动静,及时赶到的手下,马义就被白茹给掐死了。

    “咳,咳,啪!你这个臭女人,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妈的,劲还挺大。”马义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随手煽了白茹一巴掌狠声喝道,“告诉你,老实点,即使你死,如果敢不听话我也会把那些东西给发出去,让你家世代蒙羞!”

    “马义,你……不得好死!”白茹疯狂的叫骂道。

    “哼,放心,能取我马义的命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你就死了这份心吧。”马义冷笑道,接着把白茹推进了卫生间,然后脸色阴冷下来,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心腹。

    “召集下面的人,事情也许会有变化,到时听我的号令行事!”

    “是,马爷!”那个心腹手下低声答应一声,然后看了一眼卫生间,眼神中一丝邪光闪过,退了出去。

    马义收拾了一下,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也走了出去,毕竟这是王天中的房间,现在他还不能光明正大的住进来,因为王天中快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华灯初上的时候,王天中的车子到了家族的门口。

    “大少爷回来了!大少奶奶在吗?”

    家族里的保姆开门,微笑着迎接。

    “嗯,李妈,家里没有什么事吧。”王天中压抑着心底的怒火,淡淡的问道。

    “没,没有什么事啊,大少奶奶在楼上。”这个保姆神色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神色,她就是一个保姆,被马义给支出去买菜了,回来的时候,却是看到马义从这里出去,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却是不敢说。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王天中挥了挥手道,他现在不知道家族里到底有多少人是马义的人,所以必须把这些人全部引出来才好一网打尽。

    “是,大少爷!”那个保姆忙点头,同时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跟在王天中身边的白虎,然后去忙自己的事了,为了安全起见,白虎还有两个保镖一直跟着王天中。

    “天中,你回来了!事情顺利么?”白茹在楼上梳洗打扮了一番,从楼上走了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内心却是凄苦无比,如果王天中不看到那个视屏,根本想像不出来,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已经……

    王天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人,微笑了一下:“回来了,事情还算顺利,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金先生,在投资方面厉害,我准备请他做我们家族的投资顾问,毕竟这次老爷子花费的钱太多,我们必须要快点振作起来,不然的话,很容易在家族中立足。”

    “哦,是么?你好!”白茹看了一眼白虎,点头打招呼,金先生指的就是白虎,白虎冲白茹咧嘴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如果这个女人因为邪恶势力屈服的话,那么就不配他尊重了。

    这时,白虎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白虎拿出来看了一眼,轻轻的冲王天中点点头:“现在股长大涨,可以投资了。”

    “嗯,好,好。”王天中点头道,这是白虎和自己的暗语,就是说,洛天那边的人已经到位了,随时接应他。

    想到这里,王天中怔怔的看向自己的女人:“茹,怎么不见云天和风雷他们两个?你的那件衣服呢?我记得早上你穿的是那件白色的衣裙!”

    “天中,我……他们出去有事,那件衣服我换了……”白茹看向自己的男人,在犹豫是不是把实情告诉他,不过他知道,现在内外都被马义控制了,自己已经受辱,她不能让王天中把命搭进去。

    “这里怎么有血迹?”这时白虎装模作样的蹲下来,抚摸着地下的地毯轻声自语道。

    “血迹?怎么回事?”王天中也装了一下,却是转头看向自己的女人,眼神中出现一丝复杂痛心的神色,如果自己的女人真的屈服于马义的淫威,将是他极度痛心的事。

    “天中……呜呜,呜呜!”白茹这个女人再也受不了了,想到自己的屈辱,她伪装不下去了,归根结底都是马义逼的,现在看到自己男人的眼神,她不想装下去了,一下子扑在王天中的怀里大哭起来,泪水狂涌。

    “天中,快走,什么也不要问,快离开这里,快点,快啊……”白茹突然像是疯了一下样推着王天中,她不能让他涉险。

    “自己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女人,还有救……”王天中心里愤怒的同时,还有一丝稍稍的欣慰,一下子抓住白茹,眼中的愤怒的火焰彻底的喷发出来:“茹,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马义,是不是?”

    “是,是马义,他不是人,他杀了云天和风雷,还对我……呜呜,天中,快逃,出去找人杀他,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白茹咬着银牙,什么也不顾了,如同杜鹃凄血。

    “马义……我要把你挫骨扬灰,灭你们满门!”王天中怒火冲天,亲耳听到自己女人的哭诉,让他的怒火不可遏制。

    “唉,女人还真是不可靠,这么快就暴露了,不过爆露就爆露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幸好我早有准备。”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传了过来,正是马义带人赶了过来,望着内厅中的王天中冷笑着说道。

    “马义,你好大的胆子,今天我必杀你!”看到马义,王天中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要冲过去,却是被白虎一下子拉住了。

    “杀我,王天中,一直以来,我被你像条狗一样使唤,如果没有我马义,王家能发展的这么快么?可是你呢,对我呼来喝去,凭我的能力掌握这个家族绰绰有余,看看现在的形势吧,只要你听话,把这个家族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怎么样?”马义脸型扭曲着盯王天中喝道。

    “放肆,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欺上瞒下,暗中发展势力,当我不知道么?如今你又做如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我王天中不杀你誓不为人!”王天中的眼睛快要瞪出血来,看向这个马义狠不得生撕了他,自己正是因为一直念此人对家族有不少的贡献,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想不到此人竟然想爬到主人头上,杀他的保镖,辱他的女人,这是大逆不道该千刀万剐的罪行!

    “杀我?哈哈哈,王天中,你也不看看今天的形势,你以为你还能走得出去么?”马义哈哈大笑,小人得志,伸手指了一下周围的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