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听说王天中账户被人为的冻结,马义就知道不好,本来他是打算控制着白茹,然后再暗中把王天中除掉,自己坐拥家主之位,得到他的财产和女人,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这个白茹还是受不了那种屈辱,把实情全部说了出来,不过也无妨,他早已调集了他所有的人,把整个王家都围了起来。

    “王天中,看看吧,你今天还能不能出得去,月夜风高杀人夜,哈哈,实不相瞒,我玩了你的女人,滋味不错,现在我还要把你除掉,我来坐拥家主之位,至于你的死么……我可以对外说你出了事故什么……”

    大厅中,聚集了不下于三百人,跟在马义的身后,把整个内厅团团围了起来,马义居中而站,如同一方的霸主一般,一副小人得意的模样,阴冷的望着王天中冷笑道。

    “哼,马义你这个畜生,你当我没有准备么?今天我要活剥了你的皮!”王天中面色狰狞的喝道,看了一眼周围全是马义的人,一个个气息很强大,其中有不少都是王家的人,甚至还有许多是王家的心腹,现在却是都跟了马义,让他痛心,可见此人,在背后用了不少的手段。

    王天中说完,突然拍了拍手,马义的脸色不由的一变,这时门外一阵骚动,竟然被人硬生生的冲来一条缺口,一群人涌了进来,当先打头的是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大汉,举手投足间,就把前面挡路的给弄翻了,这些人全都是蒙面,黑衣,让人看不清长相。

    “嘿,这下有得玩了,”白虎咧嘴笑道,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马义身边的一个老人,这个老人站在那里,一直闭目不语,不过气息很隐晦,自己看不透,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天哥口里所说的使金刚伏魔掌的老人,另外在马义的身边还有几个气息特别强大的家伙,都在入室境界,拥簇着他,把他护在其中。

    当先打头的这些人,除了两个身材比较高大外,还有几个身材娇小,一看就是女人,正是上官飞燕,王晓涵还有龙小云,龙小云更是小巧,像个孩子一般,不过这个丫头的实力可是很恐怖,一巴掌就甩飞了一个大个子,而前面打路的当然就是洛天和玄武了,至于其他的人,则是王天中暗中召集来的一些心腹,虽然仓促之间,召集的不多,只有不到一百人,不过一个个却是气息冷的样子。

    “哦,想不到你还有这个后手,不过那又如何,王天中,看看你的人吧,所谓的王家的心腹,现在还有多少人跟你,正所谓失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各位兄弟,我马义在王家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的为人,从来不会亏待兄弟,你们每月的工资,他王天中给你们多少,你们自己清楚,而我马义给你们多少你们也应该知道,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愿意跟我马义的,就站过来,今天我要血洗这里,任何人也走不了,”马义哈哈大笑,竟然当场拉笼人手,本来他这边的人就够多的了,三百多人,对王天中这不足百人相比,实力确实悬殊。

    生死关头才见真心,马义的话一出口,顿时王天中手下的这些人顿时骚动起来,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面临的什么,没有人不怕死,没有人想死,这种考验除非是真心的为王家,真正的心腹才不会动摇。

    可是让王天中失望的是,他的心腹竟然起了骚动,在马义的诱惑下,一些人受不了了,一面是生命和钱财,一面是死,所以很快的有人做出了选择,足有十多人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走到了马义那面。

    “畜生,王大少对你们不薄,视你们为心腹,拿你们当兄弟,你们为了一点利益,竟然贪生怕死,跟着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们的良心何在?”王天中没有说话,他身边其中的一个保镖说话了,极度的愤怒,就要出手打杀,却是被王天中拉住了。

    其实王天中心里也痛心不已,他一心治理家族,经营势力,却是忽略了这些人的忠诚度,如今生死关头,这些人竟然倒转枪口,让他痛心不已,只不过割肉,刮骨,才能清除王家的忧患,纯净王家的内部关系,看来这次自己是真的要大开杀戒了,只是不知道东昌的这个洛天派来的人实力到底如何,毕竟对方的人太多了,比他们多出三倍有余,如果洛天派的人不能力挽狂澜,那么他王家真的要灭了。

    “各位兄弟想奔个好前程,我王天中不拦你们,还有没有人愿意跟着这个背叛王家猪狗不如的畜生,还有没有?有没有?”最后王天中大声喝道,虽然是一个文弱书生,不过气势却是很强,隐含着怒气,心在滴血,扫过自己的这些心腹每一个人。

    “誓与王家共存亡!”

    这时,王天中的心腹中,突然有人激动的怒吼,接着齐声吼了起来,“誓于王家共存亡!”

    人心齐,泰山移,虽然人少,不过气势却是强大,一个个义愤填膺,举拳怒吼。

    “好好,你们才是我王天中的兄弟,谢谢,谢谢大家!”王天中激动的大喝。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给你们生路不要,那就给我去死吧,王家是我的,是我的知道吗,上,杀了他们,出了事我负责!”马义冷笑道。

    “吼……”

    “吼……”

    顿时两方的人马开始了大混战,王天中还有那个白茹马上被人保护了起来,而马义也同样如此,对方足有三百多人,将近四百人,占居了整个大厅的一大半,而王天中的人也就是一小撮。

    只不过让马义想到的一边倒的局势并没有出现,当然一边倒的局势是出现了,却是往王天中那边倒去,只见他手下有七八个黑衣人特别的强大,超乎了想像,行走间,一手一个,就像拍苍蝇一样,乱的这些人哇哇惨叫,伤筋断骨,触手就倒,就像表演一样,倒的那个利索就别提了,一个个倒在地上翻滚。

    这些出手人当然是洛天,玄武,上官飞燕,王晓涵还有龙小云几人,当然王天中的两个保镖也很强大。

    马义的脸色变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王天中的手下竟然有这么多厉害的高手,而他的那两个保镖更是凶狠,出刀直接杀人了,疯狂至极,刀光飞过,惨叫声起,整个大厅,血流成河,杀到了狂,相处多年的兄弟云天和风雷被马义惨忍的杀害,他们如何不怒,只不过这两人却也得到暗示,只杀其他的人,并不和那个使金刚伏魔掌的老人交手,毕竟境界差的太多了,一个照面估计就会被杀掉。

    洛天和玄武这些人倒是不杀手,只是拍倒,拍残他们,当然有些实力的选手,他们就留着,留给上官飞燕和王晓涵练手,虽然王天中的心腹也有不少的人受伤,不过在洛天的带领下,却是伤了更多的马义的人,不大一会儿功夫,竟然他们给拍倒了二百多,而且还在继续。

    “混账,孔老拦住他们,先杀了王天中!”看到这表演般的手段,马义的面色彻底变了,面色狰狞,指挥着那个使金刚伏魔掌的老人出手要拦下洛天他们,这样下去,他们的人都被拍完了,那还怎么打。

    “让老夫看看你们的真面目,到底是何方高手!”

    这个被称为使金刚伏魔掌老人一声长啸,双手散出发淡淡的金色,瞬间拍飞几名王家的心腹,对着洛天冲了过去,他发现就这个壮汉拍的最欢,一手一个,那个手下像稻草人一般,即使马义不说,他也忍不住了,以他的实力根本看不出洛天的深浅,况且洛天是故意压制自己的气息,所以这个金刚伏魔掌的老人不知死活的冲了过来。

    “唉,真想一巴掌拍死你,堂堂的入圣的高手,不分清白,无耻的和马义这种人在一起,有失高手风度了,不过算了,还是留给他们吧,”洛天看到冲过来的这个孔姓老者心里叹息道。

    “嘿,老家伙,你的对手是我,让老子教你两招……”

    白虎一直在王天中的附近转悠,一面保护王天中,另一边是紧紧的盯着这个老家伙,看到天哥还有玄武他们把人清理的差不多了,此人又向天哥冲去,于是一个飞身把人拦了下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你不是老夫的对手,给我滚开!”这个老人金刚伏魔掌散着淡淡的金光,对着白虎就拍了下来,眼中充满了不屑,他看的出来白虎还没有到达入圣的境界,对于他来说,入圣境界以下的人物在他的面前都是蝼蚁,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是么?那我还真要试试?”白虎环眼一凝,强大的气息如同野兽一般喷发出来,强大的战意在眼中涌现,在拳坛上的丰富的打斗经验,让他腰身一错,措手打力,很轻松的卸去了那威猛的一掌。

    “咦?”这个金刚伏魔掌的老人,眼神不由的一凝,他发现这个身材强壮的年轻人的打斗经验异常的丰富,而且身上那种强烈的战意让他都感觉有些忌惮,这种战意狂热,惨烈,无惧生死,分明是经历过无数的生死大战才造就出来的气息,不容小视,当下放弃了洛天,攻向了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