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四倍于对方的实力,却是被对方给打的稀里哗啦,没有一点悬念,这是马义没有绝想到的,甚至还想把王天中的这些人都控制起来,当着众人的侮辱白茹,而且自己都已经做好了一副君临天下的准备,把台词都想好了,却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自己最强大的杀手锏那个使金刚伏魔掌的孔姓老者也被人废了,接着被杀,于是马义就知道,他完了,彻底的完了,被王天中手下这几十个心腹给翻了盘,他马义怎么也想不到明白,为什么王天中的手下有这么多厉害的高手。

    马义在王家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王家摸的相当的透彻,只有王天中身边的四大保镖很厉害,不过也只是入室的境界,远远没有那个孔姓老者强大,可是就怎么突然之间冒出来这么多,要说王天中的关系,他也能找到一些高手,可是这么仓促之间,他也根本召集不过来啊。

    躺在地上,一身一脸是血的马义怎么也想不明白,干枯的眼睛转动着,宁死不屈,眼中露出怨毒的光芒,因为自己手里掌握着白茹受辱的证据,他抱定对方不会杀他,毕竟这是他最后的保命底牌了,所以无论王天中和白茹怎么打骂,这个老家伙就是不低头,还在嘿嘿的傻笑,神色黯然,极度的愤怒和失落,他谨慎一生,一直想图谋王家,自以为抓到了最好的机会,想不到还是失败了,幻想中的王家家主的位置破灭了,虽然占有了这个女人,却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参与禽兽之事的应该不会是他一个人,肯定有他的心腹,把这些人找出来,一个个的逼问,不说直接杀掉就行了嘛!”

    蒙着黑布的玄武沙哑着声音嘿嘿一笑说道,看到王天中和白茹还有王家的这些心腹都傻站在那里,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于是帮他们出主意道。

    “你……你是……你!”地上的马义听到玄武的话,不由的咯噔一跳,他可是不敢保证自己那几个心腹手下也像自己一样坚强,只要有一个人招了,那么自己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所以马义愤怒的盯着玄武,看向玄武的眼睛,突然脑子一亮,这双眼睛刚才他就看着面熟,他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邵元聪,东昌的邵元聪,这些人中肯定都是那个洛天的手下,不然的话,没有人有这样的实力,而且这个王天中刚才从东昌回来,一定是他带来的,这么说来,自己的事,王天中开始就知道了,可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马义嘴角流血,指着玄武,脑子飞快的转动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唯一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王天中知道的会这么快。

    “是你妈啊,是……”玄武当然不会让马义说出自己的名字来,一脚就踢了过去,当然下手有分寸,踢的他半死不活,说不话就行了,天哥的用意很深刻,之所以都蒙面,一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东昌的人帮助了王家,二是也不想给王天中他们留下什么证据,毕竟这里都有监控,是张颜玉安装的,这个女人的身份一下子扑所迷离起来,他们也不会把自己真实的容貌落在监控器里,免得以后有麻烦。

    至于白虎,倒是无怕谓,是突然在东昌出现的,以后洛天准备让他去缅泰发展。

    在帮助王家的同时,洛天也在考虑后顾之忧,可以说他把一切都考虑了进去。当然这个张颜玉的身份还需要推敲,就在刚才,洛天已经不动声色的取下了一个监控设备,很精巧,极小,一般人根本很难发现,他要带回去研究,才能知道张颜玉的身份。

    听了玄武的提示,白茹一下子明白过来,一双愤怒的美目,在整个场上寻找起来,那些人一个个倒在地上惨叫着,人挤人,撂压撂,不过对她侮辱的几个人她实在太深刻,一会儿功夫就找出了几个人,被两个保镖分别给提了过来,扔在了地上。

    “说,东西在哪里?”其中的一个保镖并不知道白茹和王天中向马义要什么,因为他们两个没有看到视频,毕竟那个东西怎么能轻易让人看,不过他也知道是极重要的东西。

    “我……我不知道……”那个马义的心腹胆怯的望了一眼马义,硬着头皮说道,他的胳膊刚才被人都折断了,疼不欲生,现在被这个保镖逼问,仍然下意识的回答。

    “咔嚓……”这个保镖没有二话,咔嚓一下拧断了这个家伙的脖子,干脆利落,也是心狠手辣之辈,他已经把王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现在遭遇这种变故,他如何不怒,所以下手极狠。

    这一声咔嚓,顿时让那些人心里咯噔一跳,后背都出冷汗了,生和死就在一瞬间,有谁不心惊胆战,毕竟这些人可不是真正的革命战士,誓死如归。

    “说,东西在哪里?”

    这个保镖又提过来一个人问道,声音冷漠之极,不带任何感情,大手紧紧的掐住此人的脖子,只要此人敢说一个不字,他立马下杀手,毫不含糊,而恰巧这个人正是马义最看中的心腹,当初白茹掐马义差点没有把他掐死,就是他解救的,所以马义的情况他全部都知道。

    对于这个人马义放心的很,毕竟这是他的心腹中最重要的人物,铁杆,所以马义并不担心,他会出买他,只不过让马义气的吐血的是,正是这个所谓的心腹,出买了他。

    “大……大哥,别杀我,我知道,我知道东西在哪里,都放在他的房间里,还没有出手,更没有发到网上,他本来让我发的,可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我就知道这个老王八蛋没有安好心,竟然敢以上犯上,抢占王天少的财产,杀了他们的云飞和风雷两位大哥,简直该千万万剐,小弟也是被他逼的,更重要的这个老畜生竟然对主……”

    “啪”的一声,这小子的脑袋上被重重的拍了一巴掌:“既然知道还不带人去拿,敢漏一点,你的下场就会和他一样!”

    出手的是洛天,把这小子的话一巴掌给拍了回去,冷声喝道,王天中感激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洛天,不过洛天的那一巴掌拍的很及时,不然的话,让他说出来,自己的女人当着这么多的人将会无地自容。

    这个保镖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洛天,然后提起就这个保镖就走,而玄武也跟了过去,他毕竟是龙魂的精英,侦查什么的那一套,他太熟悉了,必须帮着把那些东西全部给找出来。

    “陈诚,你混蛋,你混蛋,亏我这么信任你,你……咳咳……”马义怒极攻心,想不到这个最重要的心腹竟然如此干脆利落的出买自己,不但说出了那些东西的藏放地点,竟然还一副正人君子般,深恶痛绝的指责自己的罪行,把马义气的当场一口血喷了出来。

    “茹,他就交给你了……”这时王天中愤怒的盯着马义然后低声对白茹说道。

    “马义,我说过,我要把你碎尸万段……”白茹那美丽的容貌已经完全的扭曲,捡起地上的一把首,走了过来。

    “你……你!啊!”马义惊恐的大叫,可是却也挡不住这个女人的怒火,一刀狠狠的插在了马义的腿之间,顿时马义凄惨的大叫,身体猛的一躬,这一下算是废了他的根子,这一幕看的人齐齐的感觉到腿间发凉,要说女人疯狂起来,那真是疯狂,就连洛天也感觉有些不自在。

    “杀,杀,杀!”

    白茹疯狂的刺着马义,马义只是挣扎了几下,就大瞪着不甘的眼睛腿蹬了两下没有了声息,可是白茹这个女人仍然不要命的刺着,披头散发像是疯了一般,众人都不忍再看。

    秀发遮盖下的白茹,看着地上那血肉模糊的马义早已死去多时,眼中出现一丝决绝的神色,双手高举首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咳,咳……”白茹口吐血沫,不停的咳嗽着。

    “茹,茹,你……为什么,为什么?啊!”王天中也没有想到白茹会自杀,等他发现情况不对时,那把首已经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胸口,甚至就连洛天,白虎、龙小云她们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说自杀就自杀,如此决绝,刚烈至此,开始他们不忍心看,后来才发觉不对,可是已经晚了。

    洛天一下子走了过来,伸手探查了一下此女的伤势,无奈的摇了摇头,此女死志决绝,那把首已经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心脏,即使洛天有回天之力也救不了她。

    “兄弟,救她,求求你救她,啊,救她!”王天中看看着怀里的女人不由的苦苦的哀求,极度的无助,而洛天只是摇摇走开了。

    “咳,天中,我……对不起你,无脸活在这个世上,就让我……我的死来弥补吧,你……不要难过,和你在一起这些年……我……我很幸福!”白茹说完这些话,头一歪,顿时香消玉殒,魂归天国。

    “茹!不……”王天中仰天长嚎,如同野兽在嘶叫,不能自制,众人黯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