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啊,小娟,不会你们之间存在什么误会吧,说说看,让聪哥听听。 ”玄武闲的蛋疼,趴在柜台上开导着这个女孩。

    “这个……”那个小娟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倒是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孩又接着说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聪哥是这样的,小娟她听到自己的男友和另一个女孩窃窃私语,所以怀疑,他不爱她了,所以小娟很生气,毕竟这是她第三个男友了,两人本来是想结婚的呢,而且那个阿强我也见过,是很好的一个男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小娟身边的另一个女孩,人长的一般,不过口才倒是不错,也很热心,简单的把事情向玄武说了一下。

    玄武听了后,咧嘴一笑:“没事,小娟,一切聪哥为你作主,不过你也要首先调查这个什么阿强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你,而且有的时候耳朵也是骗人的,必须眼见为实明白吗?”

    “眼见为实?”这个小娟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望着玄武:“阿强很爱我的,我虽然没有亲见,不过我总感觉……”这个小娟自己也有些糊涂了。

    “这就对了嘛,聪哥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知道有的时候耳朵是骗人的了,愿意听吗?”玄武语重心肠的问道。

    小娟看着玄武那一脸邪气的模样,不过还是点点头,而另一个女孩则是为玄武倒了一杯水:“聪哥,您喝水!”

    “嗯,好。”玄武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然后接着说道:“聪哥给你讲的是牛魔王为什么和铁扇公主离婚的故意。”

    “神话故事啊?”那个女孩有些狐疑的问道。

    “咳,别打岔,能说明道理就行,明白吗?”玄武白了一个这个女孩接着说道:“话说牛魔王下班回来,掏出钥匙,要准备开门,就听到了里面孙悟空和铁扇公主的对话,悟空说:嫂嫂,哈哈,我在你里面了,接着呢,又听到铁扇公主说:啊,不要,好疼,不要乱动,求你快点出来吧,悟空说:好,我就要出来了!请嫂嫂张开嘴巴!于是铁扇公主就啊的一声张开了嘴巴……牛魔王听到这里,在家门口留下一封离婚协议,伤心的走了。”

    “聪哥,你……坏死了!”

    小娟和这个女孩都是过来人,听到玄武讲的这个笑话,不由的两人面红耳赤,羞的无地自容,齐声嗔怪着。

    “呵呵,不要多想,聪哥讲这个故事就说明一个道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人家孙悟空是钻到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要芭蕉扇呢,他牛魔王听岔道,能怪谁对吧,所以啊,小娟你们也有可能是误会了,凡事都要调查清楚明白吗?如果那个阿强真的敢对不起告诉聪哥,聪哥帮你收拾他,好不好?”玄武耐心的开导着,活像一个教兽。

    “谢谢,谢谢聪哥,我知道了……”那个小娟脸红红的,不敢看玄武,却是低声感谢道。

    “哎,这就对了,好了,好好工作吧,一切有聪哥知道吗?”玄武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嘿嘿一笑,这个时候,正好朱雀过来,这小子忙收起那猥琐的笑容,看向她:“怎么,辅导还没有完呢,你也出来透气的?”

    “透什么气,容姐让你过去领人。”朱雀看到玄武那猥琐的模样,又看到服务前台那两个女孩脸红红的,就知道这小子没事又调戏人家小姑娘了,于是没好气的说道。

    而那两个前台的女孩,看到朱雀,急忙低下头去,连招呼也不敢打,她们也知道这个叫紫妍的女人是酒店的人,而且和她们天哥的关系很深,不过太冷了,冷的她们不敢直视,一般酒店前台小姑娘都喜欢打闹,不过只要朱雀从旁边经过,这些女孩顿时一个个都不敢做声了,比裴容这个大姐大还好使。

    “哦,好,嘿。”玄武一听,于是嘿嘿一乐,就向着大厅走去。

    此刻大厅内,法海带来的僧众,已经大变样,一个个穿着黑西装,一群光头锃亮,简直比黑涩会还黑涩会,法海更是换上他的西装,身材壮实挺拔,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小聪,时间也不早了,你把这些人带到夜总会去吧,给他们好好安排一下,金虎这些人留在酒店等会你让小萍安排一下,剩下的这些人一会跟着我和紫妍安排在后面的天娱……”

    看到玄武进来,裴容微笑着做出安排,毕章,短时间也不可能把他们辅导出来,只是先让人把一些最基本的告诉这些和尚一下,接下来还会慢慢的上课,让他们融入其中,至于法海,裴容倒没有刻意安排他什么,只是让他做为定海神针,在酒店还有天娱来回溜达着坐镇即可。

    “好的,容姐。”玄武微笑着点头,看了一眼由那个法慧带着的八名僧众,一溜水的黑西装,于是咧嘴一笑:“好了,大家跟我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叫施主什么的,叫我聪哥就行了。”

    “阿弥托佛,聪……聪哥!”那个法慧别捏的叫了一声,然后和师叔打了招呼,跟着玄武就出了门,直奔夜总会,而白虎也让那个小萍安排了其中的九人,分排在一楼楼下,剩下的则由裴容和朱雀还有白虎带着去了后面的天娱,算是正式上岗了,酒店天娱还有夜总会的保卫实力一下子壮大了不少。

    暂且不说这众僧众上岗如何,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省市,一处看起来很普通的会所里,气氛却是很紧张,里面足有上百人,左右两边是穿着白色武士服的男子,一个个气息深沉,傲慢,人人身后背着一把武士刀,而这些人的中间,则是站着几十个黑西装的男子,同样气息很强的样子,只不过此刻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气氛紧张压抑。

    最前面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五短身材,面色阴沉,眼神阴冷,一身黑色的服饰,绣着白边,正是岛国人典型的衣服,让人惊讶的,在他背后的墙上,有一面旗帜,这面旗帜并不是岛国的卫生巾旗帜,上面画的竟然是一对男女,寥寥数笔,却是把男女的激情表现在的淋淋尽致,上面还有三个大字,“极乐旗”。

    这里竟然是天堂组织,长生殿下属极乐宫的一个临时基地,而这个男子,就是极乐宫主,小犬太朗。

    “混账,一群废物,派出去这么多人,竟然把徽章都找不到,岛野和中信他们呢,为什么联系不到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谁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这个小犬太朗愤怒的咆哮,一掌把面前的小茶几击的四分五裂,竟然也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入室后期顶峰的高手。

    众人顿时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头低的更低。

    “宫,宫主请勿怒,岛野和中信他们前不久和我们联系,他们好像在宁海一带,不过后来就没有消息了,他们的任何电话都打不通,我想恐怕他们已经……”此刻一个头领模样的男子,身材修长,面色白净,此刻大胆的上前轻声说道。

    “宁海一带!宁海这么大,到哪里去找,我当然知道他们恐怕遇到了不测。”这个小犬太朗看到此人,面色稍微一缓不过仍然怒气冲冲的接着说道:“罗生组长,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而且你也是华夏人,你认为他们会遇到什么不测?难道连消息也没有来得及发出么?华夏真的有如此高手不成?天堂会议很快要召开了,宫主以上的都要参加,如果到时找不到徽章,到时我们极乐宫上下都要受到处罚啊,岂不是让欢喜宫,销魂宫看了笑话?”

    这个罗生组长就是面色白净刚才说话之人,此刻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深知这个宫主的阴毒,如果他受到了处罪,那么极乐宫上下肯定会被他杀一部分人来泄愤,虽然自己作为一个组长,也想当上宫主,不过这个时候,还是想办法度过眼前的难关才行。

    想了一下于是说道:“回宫主,华夏卧虎藏龙,而且每个城市都有黑势力存在,实力不可小视,像岛野,中信他们一向狂傲自大,不听劝阻,惹到了什么黑势力也说不定,当然不排除发现了什么线索,而被人灭口!”

    “嗯,有道理,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小犬太朗看向罗生组长,征求着他的意见,罗生组长深吸了一口气:“目前为止,那枚徽章想在天堂会议前追回是不可能了,毕竟时间太紧了,属下认为,第一是派人在宁海一带搜寻岛野他们的下落,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第二就是大力的搜集各色的美女,最好是有身份的那种壮大我极乐宫,赢得上级的好感。当然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宫主你需要花费点力气讨好一下殿主,让殿主为您说情,毕竟我们的长生殿主在天堂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

    这个罗生一连说了三点建议,听的那个小犬太朗不由的点头,颇为赞赏的看了一眼罗生:“罗生君不错,不愧是本宫主手下的第一大将,吆西,如果本宫主度过这次的难关,提拔你为副宫主,你可愿意?”

    “属于愿意,谢宫主栽培!”这个罗生顿时面露喜色,急忙说道。要知道宫主下面的组长太多,足有十多个人,都在盯着副宫主的位置呢,那可是一人之下,几百人甚至上千上之上,权力大的很,而且宫中那些搜集的绝色女子,他玩弄的范围也大了许多,金钱,权力,女人,足以让一个人野心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