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小犬太朗的话一出,顿时在场的那些组长们一个个面色羡慕的望着罗生,当然更多的还有嫉妒。

    “嗯,好好为我做事,罗生,好处少不了你的,荣华集团的千金就赏给你了,只不过还没有调教,就看罗生君的本事了,哈哈。”小犬太朗经过罗生的开导又兴奋起来。

    “多谢宫主,罗生一定要宫主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罗生躬身说道,只不过低下头的眼神却是转动着阴谋,一个小小的副宫主并不是他的追求,他是想取待宫主这个位置,岛野中信他们在宁海消失,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徽章的下落,他准备暗暗的调查,独自寻找,到时好直接交给殿主,虽然殿主这等级别的人物需要他昂视,不过只要自己能立功,他相信肯定能得到宫主之位。

    “好了,各位都回去吧,一方面继续搜寻徽章的下落,另一方面抓紧搜集美女,希望用更多的绝色来打动殿主。”最后小犬太朗道。

    “是,宫主。”在场之人齐齐的低声沉喝,然后相继离去。

    “罗生君,稍等!”罗生也准备离去,却是不料,这个小犬太朗叫住了他,罗生转过身来,恭敬道:“宫主,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

    看到众人散去,这个小犬太朗上前搬着罗生的肩膀,叹息了一下:“罗生君,你们虽然是上下级,不过私下里却是朋友,这个徽章的事你还要多多下力气寻找啊,现在极乐宫,欢喜宫还有销魂宫,之间都存在着竞争,我这个宫主不好当啊,长生殿每个月往国内还有军方输入的女人不少,而我们在三个宫中,不是最差的,也不是最好的,所以在搜集女人方面一定要多多下大力气才行啊,你是华夏人,而华夏是最大的美女集中地,训练出来的女人颇受全世界欢迎,所以在这段时间,一定要多多搜集上等货色,明白吗?”

    “属于明白,属下一定多多搜集上等货色,把成绩给提上去。”罗生小心谨慎的回答道。

    “吆西,来,陪本宫主喝几杯。”小犬太朗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手,顿时鱼贯上来几个绝色的女子,一个个轻纱遮体,身材曼妙,端着精美的菜肴还有酒,小心的谨慎的摆放在桌子上,不过却是并没有离去,而是伺候起他们来,风情无比。

    “宫主,罗生敬您。”这个罗生阴邪的看着身下的女人,脑袋在微微起伏,此刻却是端起酒杯恭敬的说道,而另一边的那个小犬太朗也有在做着同样的事,场面极度的混乱。

    同样的风情诱惑,在华夏的另一处,却是比这里强多了,如果说这里显得乱,那么这个地方就显得高雅了许多,这个地方就是花千谷。

    花千谷是华夏一个无名的山谷,世人知道的很少,全因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盗花千树而得名。

    一处幽深的山谷之中,处处都透着一种醉人的气息,这里处处都是温泉,大大小小的泉眼,冒出的泉水,蕴蕴袅袅,再加上那迷醉的灯光,似乎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碧绿透明,而且这里不时的走动着一些身穿薄薄轻纱的少女,或者是美妇,动作撩人,气氛刺激,弥漫了整个山谷,当然山谷外面,却是修建筑了不少的建筑,掩映在高山,青树之间,极是隐蔽,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这里,即使能找到,也会被人阻拦,因为这些高手很多,把守各个出入口。

    花千谷的深处,一个很巨大的温泉中,温泉咕咚咚的向上冒着,一个男子神态悠闲的泡在水里,这个男子面若冠玉,眼如若星辰,眉如利剑,可以说俊美的堪称妖孽,不要说女人,即使男人看了也会嫉妒,简直是上帝搞错了了一般,一般如梨花压海棠,瑞雪堆千雪来形容一个女子还有呢可原,形容一个男子似乎有些不妥。

    不过这个男子却是当得起这个称号,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花千树,采花大盗,入圣中期的修为,人长的风流倜傥,功夫也高的出奇。

    此刻在他的身边,围着几个绝色女子,一个个寒羞欲语,衣着轻纱,有的给他捶背,还有的喂他水果,更有甚者,轻轻的添着他那如女人般的肌肤,左拥右抱,可以说是享受着帝王般的生活。

    “树哥,来吃水果。”

    “树哥,不要动,人家给你揉揉。”

    “树哥,和人家亲吻一下嘛。”

    “树哥……”

    这些女人一个个包含深情,娇羞欲语,风情却并不放荡,外人看来,还以为这些女人是那种风浪的女人,其实不然,这些女人每一个身份都不简单,有的是大家族的千金,还有的是某集团总裁的女儿,还有的是高级官员的女儿,甚至有的女人,说实话,都是良家,可是却是被花千树俘虏了,俘虏了她们的芳心,自愿的跟着他花千树。

    这个采花大盗,用花千树的话说,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自认风流而不下流,就连花千谷的建设,也是这些女人自愿掏钱帮他建的,可见此人在对付女人方面绝实一绝,这小子长相迷倒万千少女、妇人,而且又会耍手段,当然本身的原始能力也是很厉害,并且功夫奇高,所以赢了女人的芳心。

    而且许多大势力都想把花千树碎尸万段,无奈根本找不到他,神出鬼没,而且即使找到得,是他对手的人也太少了,所以此人一直在逍遥自在,那些女人也愿意暗中和他来往,并且保密,所以也增大了追杀此人的难度,一直以来,采花大盗活的相当滋润。

    “呵呵,好好,一个个的来。”花千树露出迷人的笑容,一笑百花开,让众美失神,俊美中透着男人的一种阳刚,张口含下一个美女送上来的葡萄,接着和左边女人亲了一下,然后又抓了一个右边的女人,惹的女人娇羞连连。

    “树哥,这次我从集团父亲那里偷了五千万。”这时一个身材丰润的女人贴了上来,咬着花千树的耳朵邀功一般的说道。

    “哦,雅诗啊,你这样不好啊,你父亲挣钱也不容易嘛,怎么拿那么多钱出来?”花千树拥着这个长的像什么井空的女人说道。

    “人家愿意嘛,你不是说谷中还准备要弄一个超大的寝宫嘛。”这个女人撒娇的说道。

    “嗯,这样,唉,让你破费了,下不为例啊,知道吗?来,让树哥亲一下。”花千树笑眯眯的赏了她一个吻,把这个女人美的似乎自己做任何事都值了。

    这就是采花大盗花千树,让女人自愿献身又出钱,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确实有一套。

    突然,本来醉色于美女之中的花千树,一双俊目变得凌厉无比,哗啦一声,从温泉中窜了出来,扯过搭在假山的衣服随意的裹在身上,浑身上下的气息变得极度的恐怖无比,冷冷的盯着某一处,这突然的变故,让众美一下子惊恐起来,在温泉池中缩成一团,齐齐的盯着他们的男人,同时顺着他的目光望向某一处。

    某一处,灯光掩映下,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高足有两米左右,肩膀极宽,国字脸,头发极短,掺杂灰白颜色,更让人感觉惊悚的是,此人双目没有黑瞳,竟然全部是白色,看起来可怖之极,此人一步一步的走来,身上隐含的气息给人极大的压力。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我花千谷?”花千树一张俊脸凝重之极,冷声喝道,此人给他的压力很大,饶是他是入圣中期的境界,也有些心惊,这个人气息恐怖中带有一种灭绝的感觉,让人看到一丝生机,似乎是从坟场出来的修罗一般。

    “花千树?果然人如其名,风流成性,竟然聚集这么多的女子,不愧为江湖第一采花大盗,自动让女人送怀送抱。”此人在距离花千树十米处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距离,进可退,退可守,对于高手之间,这十米是一个限定,一般的高手,轻易不会让陌生接近自己十米之内。

    “哦?你对我的情况很了解?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此有何贵干,花某自信和你没有什么恩怨吧,莫非我动了你的女儿或者得老婆?”花千树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微笑,似乎是在有意的激怒对方,同时却是向池中的女子使了一个眼色,顿时这些女人一个个惊慌的爬出来,也不顾衣衫凌乱,躲了起来,远远的观望。

    “我的女儿或者老婆?”来人冷哼:“我没有女儿,倒有一子,不过却是被我亲手杀了,老婆也死在我的掌下,人世间的情和爱都是虚妄的,只有实力才是有最真实的。”

    来人说话了,声音嘶哑,像是几个月不喝水一般,说这些话时,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什么?你……天拳?杀妻,灭子,就是为了追求武者的境界?”花千树脸色大变,不由的失声叫道,天拳的威名,在道上一些高手都知道,只有修练的断情,绝爱,封心,为了追求大成,竟然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孩子和妻子,手段之残忍,心性之坚毅,让人发指。

    “不错,就连这双眼睛也是我自戳的,眼前没有了各种诱惑,才可以静心修练,心无杂念!”天拳淡淡的说道,似乎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花千树再次问道,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此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为了追求武者境界,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而且下面的组织很庞大,这次来找自己多半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