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洛天,水月门的掌门冰水烟心里有种难以释怀的情愫,她和冰水航是一枝同胞,姐妹心电感应极强,那晚虽然是冰水慈在试验三条功法路线,不过两人擦出的小火花,通过心电感应,还是让她有些羞涩难耐,而且后来冰水航看洛天那脉脉含情的眼神,更加的确定这个同胞姐姐对洛天有意。  .

    如同世外仙子,慈航母度般的冰水航和冰水烟姐妹两个,那可是高高在上,视男人如粪土,轻易不会动情,一旦有了那丝苗头,想刹也刹不住,姐妹同心,曾发过誓言,好东西要共同所有,不分彼此,甚至包括,男人。

    所以这些天来,冰水烟心里有些矛盾,也有些期待,渴望再见到洛天,此人的功高极高,而且人品不错,最起码抗色的能力很强,也算是考验人品的一大方面吧,更重要的是他化解了水月门的危机,打跑了那个花千树,而且帮着水月门修改了玉女素心功法,让水月门的弟子不再承受那种难言之苦,这是大恩。

    因此,当冰水烟接到洛天的电话后,表面上虽然平静客气,其实内心里颇不平静,有些小激动,只不过不知道这个洛天找自己什么事。

    “咳,水烟掌门,是这样……”

    花千谷临时客房里,天色微明,而洛天却是在打着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冰水烟提出了花千树带领众女和水月门和并的事。

    “洛……天!看在你帮着冰水门的份上,我冰水烟不和你计较,让我们和花千树合作,门也没有,你死了这条心吧!”冰水烟玉容含霜,轻咬着银牙有些失态的叫骂道,她还以为这个洛天找自己什么事呢,甚至还以为是……却是想不到让水月门和这个采花大盗合作,把她气的要命。

    甚至冰水烟认为洛天和花千树合起伙来在打水月门的主意,要知道水月门从来没有男子进入过,洛天却是破了例,现在他还想把花千树弄进来,这万万不可,不但是自己,就是水月门上下数百弟子也不会答应,这不是引狼入室么?

    “喂,冰水烟,你听我说……”洛天那边苦笑,还没有说完,冰水烟的电话就挂了。

    “看来还真有些难度啊,”洛天自语,那边的花千树正在召开家庭会议,准备举家搬迁的事,现在又和冰水烟说不笼,让他有些无奈。

    “难道让花千树这些人搬到自己的大酒店?那绝对不行!”洛天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花千树这个采花大盗树敌太多,现在他不可能全部帮他抗下来,而且凭花千树那人模狗样,把他放在大酒店他也不放心。

    “妹妹不行,就和姐姐打吧……”洛天心里想着,于是拨通了冰水慈的电话。

    “洛师弟,何事?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了?”

    冰水慈的声音相对来说温柔了许多,如同空灵入谷,虽然有些疑惑,不过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惊喜,毕竟她和洛天有过肌肤之亲,心里比起妹妹冰水烟对洛天更亲切一些。

    “咳,水濨师姐我想问一下,你对天拳了解多少?”洛天没有直接说花千树的事,而是直接问道,毕竟上次在她的房间里,找到有关天拳的书信字样。

    “师弟……这就是那天你突然对师姐漠然的原因么?”冰水慈语气有些黯然,苦笑了一下问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洛天离开水月门时,这个洛天对自己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微妙感觉,甚至临走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让她有些疑惑和伤心,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有了肌肤之亲,虽然是因为那套邪恶功法的缘故,不过毕竟两人抱在了一起,亲吻过,也只差那最后一步而已。

    一个女人心里对这个男人开始有了好感,突然这个男人表现的冷漠起来,这会让女人有些失落,冰水慈就是那种感觉,而且她从来没有和男人亲密接触的经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她比一般的女人更难接受这种情况,直到后来自己在房间里发现那没有烧完的天拳的书信,还有妹妹找自己谈话,有关天拳问题,她才明白,这个洛师弟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冷淡起来。

    “咳,师姐,我没有对你冷漠,只是……”洛天有些欲言又止,毕竟就是因为这件事他才对冰水慈有看法的。

    冰水慈苦笑了一下:“洛师弟,实不相瞒,妹妹找我谈过,我和她说了全部的经过,因为当时妹妹水烟正在闭关,所以我自作主张拆开了信件,原来是天拳想和水月门结盟,对于天拳,我们水月门一直保持着警惕的态度,这个组织庞大,而且名声似乎不是太好,水月门与世隔绝,从来不轻易参与外面的事,所以我自己作主,直接烧毁了信件,却是想不到引起了你的误会!”

    冰水慈声音温柔,还带着歉意,甚至还带着一丝幽怨,虽然是在电话中,不过仍然能感受到这个如同慈航母渡仙子般的气息,圣洁,母怀天下,怜悯苍生的意味。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误会师姐了,”洛天恍然大悟道,心里却是轻松下来,如果这个冰水慈真的和天拳有关,他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对于这个女人……一想起那晚密室,两人的旖旎,洛天就有些口干舌燥。

    急忙抛弃了心底无耻的想法,洛天正色道:“师姐,实不相瞒,天拳的势力是很大,而且他们的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势力,他们一心要收服一些大势力为他们所用,今晚这个天拳就找到了花千树……”洛天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向冰水慈说了起来。

    “好大的野心,师弟这个天堂组织真的有这么庞大么?”冰水慈一双美目有些疑惑,不敢相信的问道,虽然是在询问,其实她从心里已经相信了洛天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这个男人的话。

    “大的不可想像,天堂十二殿,正是一元之数,那些殿主我没有见过,不过却是知道其中的一个人物,她外号叫东方不败,功夫一点也不比我低,而且在这个组织中才排名第九……”洛天有些凝重的说道。

    “东方不败?好大的口气,好强大的组织,”冰水慈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轻声说道:“那师弟,你是怎么想的,需要我们水月门帮忙么?”

    洛天轻咳了一声,这才说道:“水慈师姐,这个天堂组织不是我们个人或者是单独的一个门派能抗衡得了的,我们必须联合起来,花千树号称采花大盗,不过此人还算正直,上次敢你们的主意,我已经出手教训过他了,他敢再打你们的主意,我会杀了他,不过此人的实力确实没得说,你和冰水月,冰水寒二位师姐组成三才阵法,才能勉强把他困住,可想而知,如果大家放弃成见,联合在一起,实力才会壮大,并且你们上次拒绝了天拳,难保天拳及背后的天堂不会对你们动手!而且你们都是女人,还是人间世色,万一落到对方的手里,我怕……”洛天委婉了许多,却也是真心的为水月门着想。

    “师弟,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联合花千树这个采花大盗?”冰水慈听出了洛天的意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她倒是没有像妹妹一样,直接愤怒的挂了电话,不过语气明显也有些不悦。

    “正是,师姐,我洛天用人格担保,花千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而且他的女人极多,每一个他都爱的要命,也会带着一起到水月门,如果师姐担心他会耍花招,随便扣他两个女人也可以,”洛天微笑道。

    “师弟,这件事,太过重大,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必须和妹妹和水月,水寒她们商量一下,既然是师弟极力推荐的人,我想对这个花千树需要重新定位了,”冰水慈有些凝重的说道。

    “嗯,好的,这个只是师弟的请求吧,师姐也不要勉强,实不相瞒,刚才和水烟掌门谈这件事,没有等我说完就挂了,师姐还希望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说明一下,如果真的不行,那就算了!”洛天最后说道。

    “好,我现在马上召集水月,水寒去妹妹那里去,到时给师弟消息!”冰水慈也不托泥带水,然后直接挂了电话,苦笑着摇了摇头,让从来不肯轻易让男人进入的水月门接受一个采花大盗,这确实有些难度,只不过现在的形势确实有些严峻,上次销毁了天拳的信件,天拳曾派人威胁过水月门,只不过却是一直没有动手,现在看来,对方似乎一直在隐忍,如果真的天拳对水月门动手,凭水月门四大高手联合起来,应该能抗衡,不过他们背后的势力却是不能不考虑。

    冰水慈心里想着,然后转身就出了自己的水慈阁。

    “如果真的不行的话,那只有把花千树安排在别处了,花千谷已经暴露,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

    花千谷中,洛天打完电话,对于水月门能不能接受花千树心里也没有底,虽然自己是水月门的恩人,不过花千树的名声确实太坏,这个采花大盗让他有些伤脑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