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626章 神仙眷侣
    夜色寂静,洛天和冰水慈并排而行,沐浴这微凉的夜色中,两人半天没有说话,只有那轻微的沙沙的脚步声。

    “洛师弟,这次来需要在这里住上几天么?”冰水航轻启丹唇,望着远处的夜空,轻声问道。

    “咳,师姐,实不相瞒,这次来,我主要是陪同花千树过来,把他安顿好,我马上就要回去,最近手上有一些事急需处理!”感受着这个女人那淡淡的香气还有那淡淡的思绪,洛天低声叹息道。

    “马上!这么快么……”冰水慈轻转螓首,一双美目望着洛天,语气有种哀怨,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不过,师姐,我保证,等有时间,我还会回来的……”感到冰水慈的失落,洛天心里也有些惆怅,他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已经有了感情,毕竟他现在也不是雏,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了解很深,对方一个眼神,一个语气,洛天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冰水慈苦涩的一笑,神色有些凄苦:“洛师弟,如果这次不是因为花千树的事,你还不会来水月门么?”

    “不,不是的,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师姐多想了,即使不是花千树我也会来一趟,因为天拳曾想把水月门合并,而天拳则是天堂的人,所以师弟还是要跑上一趟的,让你们做好准备,好应付不测,只不过花千谷离我较近,我顺道去了那里一趟而已……”洛天急忙微笑着解释道。

    听到洛天这么一说,冰水慈的神色有些好转,伸手一指前面的一处黑涯涯的平台,微笑道:“知道那里是什么吗?我记得我们以前修练时,妹妹还有水月,水寒,很调皮,不好好的修练,总会被师父责罚,让我们在那里面壁思过,而每次我们都会爬到那棵树上摘果子吃,在树上做游戏,根本没有悔过之心,现在想来,以前的事还真是难忘啊……”

    “是么,想不到师姐以前这么调皮啊,你们的师父没有打你们的屁股么?”洛天接口随意的笑道,只不过话一出口,顿时感觉有些不妥,果然听到这里,冰水慈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嗔瞪了一眼洛天:“从小师父对我们就很好,从来没有动过手,只不过她老人家语气却是很严厉,我们几人都怕她老人家……”

    “原来如此,看来你们的师父对你们真的不错啊,来,师姐,让我们一起去看看你们受罚的地方好不好?”洛天笑道。

    “你……真坏啊,我们受罚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真是的……”冰水慈有些扭捏,眼神之中却是有明显的向往,这个如同慈航母渡的仙子,做出如此女儿状样,简直看的洛天一呆,这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仙子突然一下子坠入凡间一般。

    面对如此佳人,洛天即使圣人,也禁不住有些热血沸腾,竟然鬼使神差的,弯腰一把抱起了冰水慈,直接飞跃过几丈宽的山涧,到达了对方的平台之上。

    “洛师弟,你……有些过分了……”此刻冰水慈似乎反应过来,娇声嗔道,眼中除了羞涩还有喜悦,看不出一点生气的意思,刚才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抱着她,靠着那坚实的胸膛,让她的心里呯呯乱跳,如同撞鹿,虽然自己和他有肌肤之亲,甚至还亲吻过,被他抚摸着,不过那毕竟是在自己试验功法,意乱情迷没有理智情况下发生的,现在可不一样了,极度的清醒,那种感觉还真是……甜蜜。

    “嗯……”

    此刻,在水月殿,正在闭目修练的冰水烟,突然心神一荡,有种难言的感觉让她禁不住一下子轻呤出声,“冰水慈,你……难怪刚才我就一直心跳加快,原来是……”

    冰水烟心里不由的羞恼,如果所料不错的话,现在姐姐肯定是和那个洛师弟在一起吧,毕竟一枝同胞,心电感觉极强,那种甜蜜羞涩的感觉,她也感受到了,修练了玉女素心决,虽然剔除了那套邪的功法路线,不过却是让她的身体变得极度的敏感,所以姐姐冰水慈只要和洛天在一起那种感觉,她一下子就能感觉得到。

    而在水月门的牢房中,花千树躺在床上,身边各陪着一个美女,这小子两眼望着牢房那粗壮的钢筋,直翻白眼,水月门是接收了他,却是把他关在牢房里,虽然也算是进出自由,而且里面也弄的很干净,基本上什么都有,不过毕竟是牢房啊,想想就让他不爽。

    “曾几何时,我花千树坐拥大床,华衣锦食,现在却是住进了牢房,呵,呵呵……”花千树傻笑着,俊美的容艳有一丝苦涩。

    “树哥,不要想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去吧,这里条件太差了,我们倒无所谓,怕你受委屈嘛……”身边的一个女人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花千树。

    “嗯,还是小诗心疼树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花千树还没有住过牢房里,今天算是过一把瘾,想不想在牢房里亲热一下啊,想想就刺激吧,哈哈,来吧……”花千树这个家伙倒也看得开,自找乐子,一下子把身边的小诗给压在了身下,引得身下的女人一声娇呼,而其他牢房的女人则一个劲头的拍打,叫喊,整个牢房一下子喧闹起来,香艳无边,气氛极佳。

    而在水月门面壁思过,受责罚的平台上,这个平台极宽阔,足有方圆十几丈,上面一个苍劲的古老杏树上,洛天坐在一个大树杈上,而冰水慈则是躺在他的怀里,两人正在看星星,白衣长裙垂下,如同一对神仙眷侣。

    “有人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只不过我却是找不到我到底属于哪一颗?甚至把握不住它的轨迹,什么时候该亮,什么时候该暗淡,真的怕有一天,我的那颗星一下子暗淡下来,永远也不找不到了,陷入一片漆黑的夜空中。”

    冰水慈躺在洛天的怀里,仰望星辰,有点像幸福的小女孩,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恬静自然,心中羞涩,呯呯乱跳的心得到短暂的安宁。

    “傻瓜,最亮的那颗心在你的心中,只要心中有它,永远都不会暗淡!”洛天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冰水慈那绝美的容艳,说了一句如诗一般的话语,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才了,他发现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心境特别的平静,自从冰水慈站在树下,渴望的望着他,他就把她抱上了大树,很自然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夜空,甚至都学会了做诗。

    “只要心中有它,就永远不会暗淡!说的好!”冰水慈那如同慈航母渡般的容艳上一双妙目望着洛天,轻声自语,深深的叹息一下:“只不过那片星空中,恐怕不只一颗明亮的星辰吧,是不是还是太阳和月亮?”

    “咳,这个,在我的心目中,没有太阳和月亮,有的只是星辰,每个星辰都是一样的亮,一样的璀璨,漆黑的夜空,有的时候繁星点点,其实也不错,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洛天不知道如何把这个诗做下去了,这个星辰的寓意当然指的是什么,两人都清楚。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星辰真的出现在你的夜空,你也不会拒绝是么?”冰水慈美目望向洛天,有一丝娇嗔,还有一丝幽怨。

    “我……”洛天无言以对,他本来想说,都出现在我的夜空了,我赶出去那多不好意思啊,只不过这话没有诗意,又有些俗,所以索性来个断句,也好表明自己的难言的深沉。

    “师弟……吻我!”

    冰水慈凝神望着洛天,轻声呼唤,如同空谷幽兰,又如同天赖之音,看的洛天一呆,只见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闪动,娇躯轻轻的颤抖,吸引有些急促,胸部不停的起伏,可见说出这句话,需要冰水慈下多大的决心,她当然知道这个洛师弟有女人了,上次抓来的那个裴容就是,可是那种感情折磨让她要崩溃了,还是如同飞蛾扑火般扑了进去。

    “师姐!”洛天在这一刻,只感觉口干舌燥,血液沸腾,这个如同仙子般的女子,心里有一丝邪恶的想法,就感觉是在犯罪,可是他现在准备要罪恶滔天了……

    “呼……”

    水月大殿,冰水烟一下子站了起来,胸部不停的起伏,脸如红霞,心如过电,大口的喘气,“这个混蛋……”冰水烟不由的轻声骂道,想出去制止,又感觉有些不妥,不过幸好那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了。

    洛天和冰水慈已经结束了,只是一吻,虽然洛天有些无耻的想在树杈上,来个高难度动作,又怕唐突了佳人,吻都吻了,离一下步还会远么?

    于是两人又含情脉脉的说了一会话,就分开了,洛天直接去了为自己准备的上等的客房,休息去了,条件当然比花千树好了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