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632章 求救药王谷
    “喂,王院长,我是洛天,我想问一下,一个女人如果一下子失去几十年的寿命,能不能还能恢复过来……”

    车上,洛天抱着玉面狐狸,声音有些嘶哑,此刻拿着手机正在打着电话。

    而此刻,京城军特大医院的一个院长办公事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有些斑白,一丝不乱的梳在脑后,看起来很干练和利索,一副儒雅和渊博的模样,正拿着手机笑呵呵的问道:“原来是你小子,想不到堂堂的龙魂的逍遥王也是求助我的时候啊,不过你小子是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人能一下子失去几十年的寿命?你以为我是神仙啊。”

    “王院长,我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我的一个朋友,使用一种古老的秘法,激发的生命潜力,让生命透支了,损失几十年的寿命,我求您救救她,算我欠您一个人情!”洛天可没有功夫和这个王院长开玩笑,而是严肃的说道。

    听了洛天的口气,这个王院长也面色凝重起来:“真有此事?这太不可思议了,小子说实话,这等例子,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军特大医术先进,甚至敢说领先国外二十年,各种美容,抗衰老的药物也有,只不过要一个老人恢复成一个年轻人,这……真的做不到,要不你把人带来吧,我派最好的专家帮你会诊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洛天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不打扰您了,还是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洛天挂了电话,既然这个院长都说没有办法,他也没有必要往京城跑了,白白的浪费时间。

    看着洛天那失落的模样,同在车上的李护法,深深的叹息了一下:“洛兄,这种事已经超出了人的理解范围,一般的医疗技术根本治不好小玉的,想不到为了对付天拳,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这次如果不是你,暗影就完了,我真恨自己,为什么实力这么差,面对那些人,我们只能做看客,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真是可怜!”

    这个李护法眼神有些泛红,握着拳头恨恨的自责道,看了一眼开车的赵护法一眼,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提高实力,他本来就到了半圣顶峰,只差半只脚迈入了入圣初期,可是却迟迟走不出那一步,这也和他的心结有关。

    上次洛天离开前,也曾暗示过他,让他和赵护法两人在一起,解开感情那个结,可是自从玉面狐狸修练忘情忘我瞬杀大法,他也无法提及这件事了,现在看来,不管如何,等小玉醒来,向她要说明情况,把暗影的规矩改一改,还有那个暗香和暗夜也是有情人,只因为玉面狐狸,两人的事也在那里挂着呢,不敢捅破。

    “李大哥也不要自责,你们暗影是一个是以暗杀为主的组织,光明正大的决斗,肯定会落于下风,这个世间,没有人真正的做到忘情忘我,最后小狐狸也醒悟过来了,世间的情义才是让人奋进的动力,算了,不说这些了,这次天拳战死,他背后的精英损失不少,那个老者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一个殿主身份的人物,只可惜让他跑了,不过此人断了一臂,实力已经大大折扣,顶多也就是入圣初期的水平了,已经不足为惧,这段时间,以休养为主,收缩一下实力,我相信对方也不会再轻举妄动了。”洛天淡淡的说道。

    “洛兄弟说的有道理,这次除了修养,我们会下大功夫,拼命提高实力,暗中查探天拳的残余,等有机会,对他们展开绝杀。”开车的赵护法沉声说道,这个女人作为暗影的元老,其实也是一个狠角色,只不过现在境界太低,完全没有发挥出来而已。

    洛天点点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赵姐,也不要急切,天拳组织据我所知,实力还是很大的,手下的高手不少,在你们没有达到入圣初期前,不要轻易动手,天拳虽然死了,不过他的下面肯定会被上面的人收编,整顿,不可轻视,不过这段时间,你们可以先查下一这个组织的势力分布情况,等小狐狸病好了,再一起想办法,把这个组织给扫除。”

    “可是……洛兄弟,小玉的病还能治好吗?这次说实话,如果不是你的解毒丹,这次我们的损失真的太大了,就连陈兄弟还有暗香、暗夜也遭了毒手,那个老东西的毒太厉害了。”赵护法此刻有些后怕的说道。

    “解毒丹……”洛天听了不由的一愣,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拿起手机打起电话来。

    此刻,川南药王谷,云雾缭绕,药香扑鼻,却是都蔓延着各种毒蛇毒虫,还有奇花异草,仿佛人间仙境中,却是透着要人命的杀机。

    “呜呜,呜呜,我的娃娃草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呜,我养了你十几年了,你怎么就死了呢,呜呜。”

    药王谷内,一声声痛哭的声音传了出来,听起来悲痛无比,一声接着一声,回荡在山谷内,正是药王孔胜,这个哭货,又开始哭了,听声音好像是因为死了一一棵娃娃草而哭,而整个药王谷的弟子对于他们的师父药王这一套似乎早已经习惯,一个个有的在整理药材,有的在练功,还有的在喂养那些毒物。

    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白衣,容貌有些儒雅,此刻正在和两个弟子在那里筛选着一些药材,正是童飞,童燕兄弟两人,而这个中年人则是他们的师叔田横。

    “小燕,师父哭了多久了。”这时,田横望了一眼坐在大石头上还在哭泣的药王孔胜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问童燕,这个面色有些黝黑,不过却是健康活波的姑娘道。

    “嘿,师叔,师父哭了两天两夜了,应该差不多了吧,求求您快给师父说说去,我和哥哥想出去转转去,总在这里呆着闷死了。”童燕有些撒娇的扯着田横的衣袖,眨着水灵的大眼睛哀求道。

    “你这个丫头,一天到晚就想着出去玩,好吧,师叔过去看看。”田横把手里的药材放下,笑着说道,然后向药王孔胜走去。

    “呜呜,我的可怜的娃娃草啊,你死的可惨啊,我养了你十几年了,你怎么就死了呢,呜呜……”

    “咳,师父啊,一棵娃娃草而已,死就死了吧,那里不是还有十几株吗,您就别哭了,休息一下,也好让我们的耳朵清静一下。”田横上前。

    谁知道田横不说还好,这样一说,药王孔胜瞪了这个弟子一眼,哭的声音更大了,那叫一个哇哇的,惊天动地,田横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轻笑了一下,凑到师父面前:“师父,后山的那枚雪莲,年份已到,应该成熟了,如果不采摘的话,我怕有人捷足先蹬啊。”

    一听到雪莲,孔胜一下子制住了哭泣,一瞪眼:“那枚雪莲就是为师的命,可以生死人,活白骨,谁敢采摘,我和他拼命,哼。”

    “呵呵,是啊,所以师父,还是尽快采摘的好,另外,童飞兄妹……”田横微微一笑,正在继续说下去,这个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轻咦了一声,急忙接听了起来:“洛兄弟,原来是你。”

    打电话的正是洛天。

    “……好,好,我知道了,师父就在眼前,你和他说吧。”田横忙把手机递给药王孔胜。

    “师父,是那个洛兄弟打来的,他有急事找您。”

    “嗯?这小子找我做什么。”孔胜一愣,有些狐疑的望了一眼田横,不过还是把电话接了过来。

    “喂,小子,什么事?老夫在忙着呢,娃娃草死了,我养了十几年了,呜呜,它的命好苦啊……”

    “孔老先生!您先别哭!”电话里洛天不由的一阵头疼,他可是见识了这个药王孔胜的哭功,那叫一个绝,他可没有时间听他哭完,不由的大喝一声制止了他。

    “你个混小子,你……”孔胜有些羞恼,反正他也哭的差不多了,不然的话,洛天的喝止也止不住他。

    “孔老先生,我有急事相求,我的朋友寿命一下子损失了几十年,还请您出手相救……”洛天在电话中急切的说道。

    “寿命损失几十年?怎么回事,莫非是使用了什么秘法,透支了生命?救不了,救不了,太难了,不行,不行。”孔胜一听,顿时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急忙拒绝。

    “大名顶顶的药王还有治不了的么,孔胜我告诉你,我救了你的两个弟子的命,甚至还救了你的命,帮助你们药王谷抵御了外敌,你认为唐门最近这么消停是因为什么?告诉你,这个人你今天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你必须还我这个人情!”

    洛天口气开始硬起来,直接让药王孔胜还自己的人情,要他报恩。

    “你这个混蛋,我的两滴那天山雪莲你知道值多少钱么?够买好几条人命了,你小子还不满足,使用秘法,生命透支,需要的药物,近百种,而且都是珍贵无比,那可是天价,你还敢威胁我,不救,我说不救就不救,有本事,你过来杀我啊,哼哼,呜呜,我的娃娃草啊,你死的好惨啊,我养了你十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