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小子还真的遇到难事了,还跟我急眼了,竟然要我报恩,不过使用秘法,激发身体潜力,透支生命,瞬间衰老,这种事本药王不是没有遇到过,不过花费的药材太多了,也太贵重了,什么天山雪莲,龙舌生肌草,娃娃草,还有百年以上的何首乌,灰质虫,气血灵芝……贵了,太贵了,最少需要十几亿,在外面一百个亿也弄不到,是独家秘方,天上地下,只有我药王孔胜才能配制得出来,唉,不划算了……”

    药王孔胜听着洛天在电话里向他讨要人情,嘴上虽然不答应,其实心里也在合计,毕竟这些药材都是他的宝贝疙瘩,虽然上次救了童飞兄妹,也救了药王谷,甚至最近唐门没有找药王谷的麻烦,他私下里打听过,似乎也是因为这个洛天。

    药王孔胜探到消息,在京城,唐门吃了亏,返了回来,而且对药王谷相对来尊重了许多,这点全是因为洛天,不要看他药王孔胜,一天到晚就是哭,其实在唐门也有他的内线,对于唐门的动静一清二楚,所以药王孔胜心里其实非常感谢洛天。

    “药王孔胜,你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洛天也急了,这是他最后的希望,如果连药王也没有办法,说实话,小狐狸恢复容貌是真的没有希望了,所以洛天言语之间颇不客气,这还是他第一次拿人情说事呢。

    “你这个臭小子,我药王比你爷爷年纪都大,你敢直呼我的名子?告诉你小子,这个世上没有我药王治不了的病,就是死人,我也能救活,不要说恢复容颜了,哼,至于说帮不帮你,那也要看本药王的心情了。”药王孔胜气呼呼的说道。

    洛天一听,眼睛不由的一亮,“咳,药王孔老,孔爷爷,算我求您了好不好,刚才是我不好,态度有问题,我向您道歉,外面都说您是什么知道吗,活菩萨啊,医者仁主,胸怀天下……”洛天硬着头皮恭维这个哭货。

    “哼,我说你小子放屁还带拐弯的,刚才是谁在威胁我呢?啊?活菩萨,哼哼,我可当不起,外人都知道我是见死不救,这样吧,冲你对药王谷还算有点小小的恩情,我就半价出手吧,一百个亿,拿一个百亿,我就帮你,没有一个百亿,免谈!”药王孔胜傲然道。

    “这个哭货……”洛天心里不由的暗骂,不过还是咬笑陪笑道:“那好,一言为定,只要你治好我的朋友,我给你一百二十亿!”

    “什么,你……嘿,爽快,那好吧,不过必须要给我三天时间,要知道这种药物,世间难寻,千金难得,这已经是朋友价了,三天后再说。”孔胜说完,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咳,师父,您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洛兄毕竟是我们药王谷的大恩人,您向他一百个亿,这……”田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你小子心疼了?告诉你,这些药材可是为师千辛万苦攒下来的,我容易嘛我,像生肌龙舌草,这个世间独一份,想培育都培育不出来,哼,便宜这小子,把童飞兄妹给为师叫来,配药。”药王孔胜一瞪眼冲田横喝道。

    “师父,童飞兄妹他们想……要不我来帮您配吧。”田横苦笑道。

    “你?也过来吧,这是为师的独门秘方,现在就一起传给你们吧,告诉这两个小家伙,想外出,就给为师好好干活。”药王孔胜哼道。

    田横不由的面色一喜,“好,师父,我马上把他们叫来干活,呵呵。”心里微微点头,看来这个师父一天到晚的哭啊哭的,其实什么事都知道啊。

    “这个哭货还真狠!”这边的洛天放下电话,不由的翻白眼,不过总起来说,有这个药王出马,小狐狸算是有救了,心里总算放下一件心事。

    洛天和药王孔胜的通话,两位护法都听在了耳朵里,李护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洛兄弟,为了小玉的事让你为难了,你口里所说的药王难道是川南药王孔胜?此人号称见死不救,而且此人所住的地方极难找,想不到洛兄竟然认识此人。”

    洛天看了李护法一眼,微微点头:“不用客气,小狐狸变成这样,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不要说花一百二十亿,只要能把她治好,就是花一千亿也是值得的,药王谷我和他们有一些交情,不然的话,还真的不好求人家。”

    开车的李护法也不由的点点头:“这次是让洛兄费心了,帮了大忙,整个暗影组织上下都对洛兄感激不尽。”

    洛天摇摇头,表示不必在意,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路,然后指着前面的路牌:“赵姐,在前面停一下吧,我就不和你们回庄园了,你们照顾好小狐狸,这段时间低调一下,休养生息最重要,其他一切等小玉西醒来再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打电话告诉我。”

    “怎么,洛兄,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么?”李护法有些疑惑的问道。

    洛天苦笑了一下:“李大哥,小狐狸现在不想看到我,而且我确实也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药王谷那边有消息了,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等她醒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别让她想不开。”

    “那……好吧。”赵护法听了点点头,然后靠边停路,她的李护法抱着玉面狐狸,上了后面的车子,而洛天则是开着这辆子返回了了东昌,毕竟有关接待陪同那个什么大科学的事,他也要事先准备一下,做一些安排,毕竟这是蓝将军交待的事,不能有任何失误,对于什么基因什么的,他不太懂,不过似乎这个科学家应该很重要才对。

    “师姐,这个洛天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权力很大,认识的很多,先是一个什么院长打电话,后来又和药王谷联系,为了救小玉,把爷爷都喊出来了,还真是难为他了。”

    回华西大本营的路上,李护法开着车,对着抱着玉面狐狸的赵护法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这个洛天不是一般人,而且对小玉似乎也有感情,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拼命的救她,并且他似乎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出现在天拳那些人面前时,竟然还易了容。

    这些我们就不要管了,我们只要记住,这个人对我们有恩,不会害我们就是了,现在我唯一的冤枉就是小玉恢复正常,我们能提高实力,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始,不可能算完,天拳战死,那个组织也不会和我们善罢干休的,所以洛兄弟说的对,最近我们一直要低调,收缩实力,先修养一下再说,等小玉,陈东他们完全恢复了再说。”

    “嗯,洛兄弟说的没错,你发现了没有,小玉在最后似乎恢复了正常,不再那么冷漠,竟然不想让洛兄看到她的样子,这说明她的心中还是有情的,用生命激发潜力,想不到竟然最后自动破了这种瞬杀大术的无情忘我,也末必不是一件好事,等她清醒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咳。”

    李护法老脸有些红,轻咳了一声并没有说下去,不过这赵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看了她一眼,脸一红,轻轻点点头。

    “阿弥托佛,施主里面请。”

    “阿弥托佛,请问施主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阿弥托佛,施主餐饮是在楼上……”

    东昌,南街大酒店,夜总会,还有天娱,突然出现了不少的身着黑西装,光头和尚,一口一个阿弥托拂,态度谦和,客气,负责着保安的任何,同时接待着一些客人,成为一大亮点。

    习惯不是一下子能改的,虽然裴容说过,尽量避免出家人的形象,不过这些和尚却是改不了,一口一个阿弥托佛,头上还有戒疤,和尚标志太明显了,还别说,倒真的一下子吸引了更多的客人,不少人来一是为了消费,二是有一部原因就是为了看这些和尚。

    “还别说,天娱娱乐城,还有天容大酒店,真有一套,弄的这些假和尚,倒是装的有模有样,头上还点了疤,还真够下本的,不过生意确实火暴,等以后我们的店业了,我们弄一些假尼姑来,相信生意应该也不错吧。”

    在天娱娱乐城,一个生意模样的人悄悄的对身边的人说道,来这里消费的客人里面,也有不少是来偷偷的取经的,而此人就是其中之一。

    “是啊,这个威震道上的天哥,确实厉害,手段厉害,而且还会做生意,这样下去,想不火都不行啊。”旁边另一人羡慕的说道,却是不敢打这里的主意,在东昌,甚至在其他几个临市,几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里是道上天哥的生意,声名在外,敢来这里闹事的真的不多。

    “容姐,市委的人来了,好像是市委书记,上次开业我见过,在会客厅等您呢。”

    天娱一间大办公室里,裴容正在办公,这时,一个新招的秘书过来,小心的说道。

    “市委书记?”

    裴容不由的一愣,心里不由的暗想:“难道天娱出现了什么问题了?怎么市委书记来了?”想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好,陪我一起去看看。”

    “是,容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