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634章 郝震东私访
    裴容想不到东昌市委书记会来,这对于一个娱乐城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搞这种娱乐业的,最忌惮的就是和官方打交道,而且对方还是市委书记,所以裴容心里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小天”背后能量很大,所以虽然心里忐忑,倒也不怎么惧怕,只不过有些疑惑而已,不说别的,一个市委书记来到娱乐城说出去影响也不好。

    市委书记当然就是郝震东,那个秘书陪着裴容来到会客厅的时候,看到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正静静的坐在那里,穿着一身很简单的衣服,身边连一个随从也没有带,有种私访的模样,看来也是很注意影响的。

    听到背后的动静,郝震东站了起来,看到裴容,于是急忙迎了上去,还没有等裴容说话,郝震东很快的露出一丝谦和的微笑:“容姐,不好意思,冒昧打扰,没有耽误你工作吧。”

    “郝……书记,不,不敢当,您叫我裴容就行了,千万别这么叫,我会折寿的。”

    裴容想不到这个微服私访的郝震东如此客气,道上的大佬叫她容姐,她裴容会答应的心安理得,毕竟自己现在跟着洛天那可是水涨船高,也是一个有身份的女人,可是对方是东昌的父母官啊,她裴容怎么能当得起,不由的有些受宠若惊,急忙摆手道。

    “咳,无妨,无妨,呵呵。”郝震东略微尴尬的一笑,随意的说道,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裴容身边的秘书,裴容会意,“小诗,你先出去吧,记住,领导来视察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明白吗?”

    “是,容姐。”那个叫小诗的秘书乖巧的答应一声,然后冲郝震东恭敬的一躬身,然后走了出去。

    “此女不愧是道上的大姐大,心思聪慧异常。”郝震东看着裴容关照那个女孩,心里暗暗点头。

    “书记您请坐,不知道您这次微服私访,是不是我们天娱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天娱不同于其他的娱乐场合,可是没有那种乌烟瘴气的环境呢,当然只要领导指出来,我们天娱一定会改的。”

    裴容优雅的请郝震东入座,然后纤纤玉手拿起水晶茶壶为郝震东倒了一杯茶,接着开玩笑的说道,她裴容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既然面对这个书记也能做到淡笑风声,行为自如。

    “咳,容姐客气了,千万不要开玩笑,我哪里敢找天娱的不对。”郝震东看到裴容为自己茶甚至都有些受宏若惊,一只大手放在茶杯上虚引,以示客气,然后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次冒昧打扰,实在有一事相商。”

    “哦?领导您直说无妨,只要裴容做到的,一定尽力照办就是了。”裴容还真不知道这个郝震东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这么客气,轻哦了一下,放下水晶茶壶,好看的眉毛轻轻的上挑,微笑着说道。

    “嗯,是这样,我郝某不识高低,在你们开业时,信手涂雅,想了一下确实难登大雅之堂,所以还请容姐把挂在天娱大厅的那副牌匾给摘下来吧,不然的话,郝某实在是汗颜啊。”郝震东摇头苦笑,搓着大手,似乎很有点难为情的意思,这让裴容心里不由的一怔,“难道此人知道了小天的身份不成?”

    郝震东就是知道了洛天的身份,知道他是龙魂的老大,传说中的逍遥王,这个只有省级领导才能知道的秘密,他却是知道了。

    而郝震东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谢家,上次洛天和兰兰说过,如果家族再追问自己的身份,她可以适当的向家族透露一些,毕竟这个丫头已经是自己的小女人,谢家也有权知道一些,于是当家族的谢天河再次追问兰兰洛天的身份时,这个丫头很自豪的把洛天的身份给说了出来,当时就惊的谢天河目瞪口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对于洛天的能量终于才有了真正的认识。

    而郝震东则是谢家通过关系,把他提上去的,所以对于上次郝震东为天娱开业出场剪彩,充面子,他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自己堂堂的一个市委书记,出席一个小小的天娱娱乐城,太给他们面子,也是完全看在谢家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心里颇有微词,所以当郝震东在电话里委婉的提出天娱背后的老板裴容和洛天时,表现一丝不以为然的态度,这让谢天河颇为不悦,一时冲动之下,把洛天的身份告诉了郝震东,当时把郝震东吓的差点没有从椅子上滑下来,满头大汗。

    龙魂是什么,相当于国家省部级的领导的存在,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他们的权力还大,下来执行任务,省里都要无条件配合,对于罪犯都有先斩后凑的权力,而且这还是龙魂的普通的一个精英,要知道洛天可是逍遥王,龙魂的老大,那比那些队员又高了一个等级,他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哪里得罪得起。

    开始还以为是天娱仰仗谢家的权力,现在看来,想不到谢家是依仗人人家的声威啊,想到当初自己开业时,自己那一派领导作风,还“谦和”的为人家题字,顿时让郝震东汗颜不已,他实在是坐不住了,于是偷偷的跑了过来,要求裴容把牌匾给摘下来,如果是别的企业挂他郝震东的字,那可是一种荣幸,可是现在挂在天娱,对于他郝震东来说,那似乎是一种讽刺了。

    看着郝震东那有些拘促不安的模样,裴容沉思了一下,看着此人试探着问一下:“领导是不是知道有关小天的……”裴容故意没有说完,这也是她说话的艺术,留下一半看对方的神色。

    郝震东苦笑了一下点点头:“容姐,实在对不起,我郝某献丑了,天哥的身份我知道了,所以我……”郝震东也不隐瞒,直接实话实说道。

    裴容听了点点头,面色有些严肃道:“领导既然知道,还请为小天保密,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我们只是生意人,而您是我们的父母官,在这里您最大,有您的题字放在这里,也为我们天娱挣了不少的面子,如果贸然的摘下来,似乎有心人私下会议论的,那样的话,也许会有人该说我们得罪领导了呢,呵呵。”

    “嗯,我会的,作为一个官场中人,我当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您放心吧,只不过这个牌匾……”郝震东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感觉有些不妥。

    “就挂在那里吧,说实话领导的书法真的不错,龙飞凤舞,苍劲有力,以后还希望领导不要给我们天娱穿小鞋就行了,呵呵,我们可是合法经营。”裴容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不会的,那……好吧!”郝震东尴尬的一笑,倒也有领导的风度和作派,并没有太过的失态,现在自己的墨宝挂在了天娱,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荣幸了。

    于是郝震东又和裴容简单的聊了几句,无非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然后很客气的告辞了。

    “喂,姐,快回酒店,天哥回来了,嘿!”

    裴容刚送走郝震东,就接到了兰兰这个丫头的电话,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这个丫头,他来就来嘛,至于这么兴奋吗?”裴容嗔笑的打趣她,不过说归说,还是把天娱交待一下,然后来到了前面的大酒店。

    天容大酒店,洛天正和法海喝茶聊天,而兰兰坐在一边兴奋的陪着洛天,这个丫头初为人妇,对洛天更有一种强烈的依赖感,洛天一回来,把她兴奋的不行,眼里都是小星星。

    法海还是坐天容大酒店客厅那个老位置,充当定海神针,一身黑西装,双手合十,一副得道的现代黑西装高僧的模样,正在微笑着和洛天轻声的谈论着什么。

    “容姐,回来了。”看到裴容那曼妙的身影出现在酒店门口,洛天微笑着站了起来,一起站起来的还有法海。

    “嗯,小天,我正在后面忙,正好来酒店拿份文件,想不到你已经回来了。”裴容温柔的看着洛天微笑道然后撒了一个小谎,让一边的兰兰不由的翻了翻白眼。

    “咳,容施主,洛施主,你们聊,贫僧先回去了。”法海双手合十然后知趣的念了一句阿弥托佛,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哥,我们上去聊吧。”兰兰亲昵的拉着洛天的手往电梯里的拽,洛天一来,正好遇到法海,还没有上去呢,这个丫头有些着急了。

    看着兰兰这么急切的小模样,裴容不由的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前台两个服务员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们先上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小含,把最近酒店的营业情况拿出来让我来看一下。”

    “是,容姐,请您稍等一下。”前台的一个服务员尊敬的看了一眼裴容甜甜的说道。

    “嗯。”裴容点点头,当着这些服务员的面,她当然不好意思和兰兰一起陪着洛天上楼,毕竟两人和洛天的关系,酒店的这些员工都差不多知道,两人一起上去,多有不妥,所以她才临时找了一个借口,留在了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