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早已听到了动静,洛天,白虎他们早已听到这边的动静,拼命的赶了过来,正好看到于小洁拉着于浩跑了过来,甚至刚才于小洁那句话,他也听到了耳朵里,不由的心里一怔。

    “少啰嗦,快走?这是孙女对爷爷说的话么?”

    “大哥,保护他们,让我们来!”白虎一声大喝,舌绽春雷,和朱雀冲了进去,一同冲进去的还有上官飞燕。

    船舱里,已经杀声一片,龙小云这个丫头还真是狠,身形极快,一连杀了五人,如果不是忌惮对方的枪支,她能把这些全部杀光了。

    “混账……”白虎看到这里,一脚把地上的一个尸体给踢飞了,直接把船舱的那脆弱的隔格给撞个粉碎,暴露出了后面的足有十多个黑衣水手模样的人。

    “啪啪啪啪……”

    朱雀一把手枪出神入化,抬手就是几枪,枪枪眉心中弹,上官飞燕也开枪了,枪法也不错,打中了两人的胸膛,相比来说,枪法上还是不如朱雀。

    “吼……”

    “杀……”白虎,朱雀,龙小云,还有上官飞燕看到对方混乱,一下子冲了过去,三两下就把这些人给解决了。

    “噗通”外面江水响起了一阵水花,“该死,还是逃走了一个……”龙小云郁闷的哼道。

    “走?哪里有这么容易?”朱雀冷哼,翻身出了船舱,望着那壮阔的江面,月映下忽明忽忽暗,看准一个方向,抬手啪的就是一枪,把那个逃走的家伙一枪爆了头,江面上冒出一团血花。

    “想不到你的枪法这么变态,今天是终于见识到了……”上官飞燕也冲了过来,看到朱雀的手段,虽然对这个女人有些不爽,不过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枪法,确实比自己强上一大截。

    船舱血腥遍地,白虎统计了一下,一共是十五名,再加上逃走的那个,一共是十六名,正是上船前,这个船上的本来的人数,包括船手,水手,厨师,服务员等等,想不到全部被人收买了。

    “该死,想不到老朽回来了华夏,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于浩有些惊魂末定,愤怒的说道。

    “爷爷,不要怕,有他们会保护我们的,我们一定会没事的……”于小洁似乎也受到了惊吓,抓着于浩的手轻声的安慰着他,不过她的心里也确实害怕,对方要杀于浩,也根本不会放过自己的,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于浩”的孙女。

    “想不到r国的人还是出手了……”于小洁心里暗想着,r国的人就是岛国人。

    “于老放心吧,有我们在,你们不会有事的……”洛天陪着于浩深深的看了一眼于小洁,然后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身形却是一直没有动,冷冷的注视着江面。

    “嗖!嗖,嗖!”

    这时,异变再次突生,江中哗啦一声,如同涌起一条水龙,突然从水中弹射出来,接着一条,两条,三条,足足有四五人一齐涌了出来,这些人身穿皮栲,脚踩喷水器,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枪支,疯狂的向着洛天这方扫了过来。

    “小心!”洛天眼神一凝,瞬间真力狂涌,裹带着于小洁还有于浩掠到了另一边,同时,手指激射,一道真力疾点过去。

    “噗嗤,噗嗤”两声,顿时两人发出惨叫,从空中摔到了水里,而剩下的人,则再次隐藏在水里,准备发动再一次的袭击。

    “大哥!”此刻,白虎,朱雀他们冲了过来,一同跟来的还有刘闯这小子,说来这小子命也大,一个人感觉无聊,自己进了船舱去睡觉了,是枪声才把他惊醒,跳下床,撒丫子就跑,差点没有一下子冲到江水里。

    “想不到水下还有水鬼!看来对方预谋很深,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洛天面色凝重,刚才他就感觉到水下有异,想不到对方竟然动用了枪支。

    “不好,你们看,这附近的船只竟然围笼了过来,应该是一伙的,我们陷入了包围!”这时,上官飞燕美目扫过江面,不由的大吃一惊,原来同游的那些船只,不但没有被枪声惊走,竟然还缓缓的靠了过来,顿时心知不好。

    “小云,保护于老先生她们去船舱,金虎去开船,冲过去……”洛天冷静的下着命令,在船上,不同于在陆地,对方这次应该是计划很久了,不但船上有刺杀,水下还有水鬼,甚至周围的这些船都是对方的人,他们陷入了包围中,形势有些危险了,洛天甚至看到对面的那些船人数不少,而且似乎人人有枪,一旦被对方围上来,后果不堪设想,凭他的身手也不可能保护所有的人。

    “是,大哥……”白虎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二话不说,答应一声,飞快的进入了船舱驾驶舱,而龙小云则是带着于小洁和于浩也躲进了船里,上面只剩下洛天,朱雀、上官飞燕还有刘闯。

    “咔嚓……”朱雀飞快的换了一个弹夹,冰冷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江面,“老大,下面的水鬼对我们的威胁太大,我下面除掉他们……”

    “不,不要冲动,这是江面,下面水流湍急,暗礁很多,江水浑浊,这些人的水性极好,在水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先有压制那些船只吧,小闯你去船舱看看,那些人的身上有没有什么标志,快去……”

    “是,老大……”刘闯这小子的小脸有些发白,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即使上次和蓝雅遇险,也没有今晚这么刺激。

    “今晚的情况不容乐观,这里属于海洲地界,这些人水性这么娴熟,我怀疑是海洲帮的人,海洲帮常年生活的江面上……”上官飞燕望着远处江面上那些极速赶来的几只大船,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只不过话没有说完,却是被从驾驶室里冲出来的白虎给打断了。

    “大哥,情况有些不妙,驾驶舱被人破坏了,我想是船上那些人动手之前给破坏的……”

    而这些时候,刘闯这小子也窜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气喘吁吁的来到洛天面前:“天哥,这些人身上连个钱夹也没有,什么都不没有带,不过他们的肩膀上都绣着一只海豹模样的东西,对了,这是我收集的枪支,您看能不能用上。”

    “小闯,做的不错,那是海狮,海洲帮的标志,会打枪吗?”洛天拿着袋子,看到里面有七八枝国产手枪,也是华夏黑势力贯用的手枪,也只有这种枪在黑市上可以流传出来,杀伤力大,弹容量多,只不过射击距离远,唯一的不足就是后座力大,而且精度不高,属于被淘汰的枪支。

    “我……小的时候打过水枪!”刘闯看着洛天递来的一把手枪不由的咧了咧嘴。

    “那算了,你去船舱和小云一起保护于老先生吧。”洛天拿起几把枪分别交给白虎,朱雀和上官飞燕:“准备战斗,节省点子弹……”

    “是,大哥……”白虎、朱雀齐声答道,眼中出现火热的战意,似乎又回到了当初跟着洛天冲杀在那种枪林弹雨中,越是危险,他们的战意越浓,而上官飞燕本来心里还有些小担心,可是看到这两人,她的心里莫名的被激发了狂热,一手篡着一把手枪,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些渐渐而来的船只,由于他们本身的船只驾驶舱被损坏,所以只得停趴在江面上,再加上水下的水鬼,没有办法,只能被动的防守了。

    夜色浓郁,明月映入云层,几只大船渐渐的靠近大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船上那清晰的人影在晃动,甚至竟然在船头上做了碉堡类的防守,很是专业的模样。

    在其中的一个大船上,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汉子,脸上有一个刀疤,身材中等,气息沉稳,此刻正站在船上的人群中,注视着越来越靠近的那只大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兄弟们,给老子好好干,活的捉不着,死的也可以,明白吗?”

    “是,老大……”这艘船上的人齐齐低声喝道,这条江道前后都被封锁了,他们根本不怕有人会发现,江面杀人越货,这些人干的不少,而且善于处理后事,这段江面上,江底不知道沉了多少尸骨,都是他们的杰作,是这里的一霸。

    这个刀疤脸汉子说完,然后走进船舱,船舱内此刻却是歌舞升平,一个个子不高,嘴有有两憋小胡子的男子正坐在那里悠哉的喝着小酒,左右两个美女相陪。

    “小野君,我们已经把他们包了饺子,要杀要剐可是随便我们了,哈哈……”这个刀疤汉子哈哈大笑道,眼睛望着那两个女人眼里只发光。

    “不错,很好,想不到贵帮的实力如此强大,真是让人开了眼界,放心吧,事成之后,我会把剩下的钱打到你们海洲帮的账上,包括这两个女人!”这个叫小野的男子很满意的点点头,用很生硬的华夏语说道,小眼睛透着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