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谢小野君,只是不知道船上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们花一个亿的代价请我们出手!”这个刀疤汉子一听兴奋的眼神火热,看了那两个妖娆的女人一眼试探着问道。

    “这个不要问了,反正是我们大岛国要找的人,并没有什么背景,你们放心的做就行,那个老头最好活捉,实在不行,再杀掉明白吗?”这个小野眼睛转了一下说道,他不可能把船上人背影告诉海洲帮的,不然的话,这些人根本不敢动手。

    “是,小野君,您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这个刀疤汉子搓了搓大手,最后望了一眼这两个女人,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走了出去办事去了。

    “小野君,难道您真的要把我们送出去吗?”这个刀疤汉子一离开,陪着小野君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语气有些哀怨的问道。

    “是啊,小野君,这些人好粗暴哦。”另一个女人风情风情的靠在小野的身上也是不开心的说道。

    “哼,你们这对姐妹花可是我的宝贝,怎么能轻易的让出去,这些华夏人唯利是图,让他们狗咬狗去吧,随便丢出一亿,他们就会拼命,这次一定要把那个于浩杀掉,基因技术不能让他在华夏发展,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影响我们国的大计,所以我们特高科必须除掉此人,至于海洲帮的这些人,哼……”小野说到这里,眼中出现一种阴寒的目光。

    “迟啦,迟啦。”

    洛天他们所在的船上,洛天带着上官飞燕来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密切的注视着渐渐而围上来的船只,面色平静无比,而此刻,另外两处,朱雀和白虎两人分别找到了天然的射击方位,让上官飞燕里心佩服不已,她发现,这两人的反映速度和遇事处理能力让她自叹不如,更让她有些奇怪的是,朱雀和白虎,拿着刚才缴获来的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钢锯,正在迟啦迟啦的不停的在枪管上磨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看着上官飞燕疑惑的目光,洛天不由的解释道:“这种淘汰的枪枝射程远,杀伤力大,不过精度不高,十米就会偏差五公分,他们这是在校正准确度呢,以前在龙魂我教过他们。”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在龙魂他们确实跟你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这一招你什么时候教给我?”看到洛天面色平静,甚至还带着微笑,对于眼前的危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上官飞燕心里也莫名的轻松起来。

    “嘿,你不是一直在学吗?首先要学会擦枪明吗?”洛天看着近在眼前,上官飞燕那冷艳性感的小嘴,突然咧嘴一笑说道。

    “擦枪”上官飞燕不由的一愣,看着洛天那猥琐的表情,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顿时脸一红,“你这个混蛋,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无耻!”

    “好了,不闹了,干正事吧。”洛天说着,随手一挥,首先打灭了船上的灯火,拿起那把缴获的远程手枪抬手就是一枪,顿时正在靠近的船上一个家伙被爆了头。

    “咦,这么准?你不是说需要校正吗?这应该有五十米的距离吧。”上官飞燕看到洛天一出手就干倒了一下,还是爆头,不由的轻声问道。

    “枪在心中,手中有枪,心中就有枪,对我来说,不需要矫正。”洛天咧嘴一笑道,玩枪他可是说是祖宗,要知道朱雀的枪法都是洛天教的,他根本不需要矫正,知道枪本身的缺憾,再加上风速,光线,子弹的重力等等一切因素,洛天全部考虑了进去,计算的分毫不差。

    洛天的枪声一响,朱雀和白虎的枪也响了,不过打的极慢,一枪一个,专打冒头的,他们在用这种杀伤力大的淘汰枪支压制一下对方船只靠近的速度。

    “不好!”那个船上的刀疤脸听到枪响,一下子趴在了船帮上,拼命的大叫:“开枪,快开枪。”

    顿时几只船疯狂的对着洛天所在的船开火了,啪啪啪啪啪,顿时响成一片,这些人毕竟不是专业的,距离又这么远,简直就是瞎打一气,给自己壮胆而已。

    “你们几个怎么跑上来了,给我来个出其不意,杀掉他们!”刀疤脸这艘船上,突然呼啦一声响,三四个人都带着皮栲从水里冒了出来,往船上爬,被刀疤脸看到不由的叫骂道。

    “老大,对不起,下面水流太急,而且对方把船上的油给放了,漆黑一片,还有不少的血液散发,在水下什么也看不到,我们不敢贸然跳出来,不然的话,会被当靶子打。”其中一个精瘦精瘦的家伙,小心的解释道。

    “废物,快点上来吧。”刀疤脸不由的大声骂道。

    船上的油还有那些血液是白虎做的,当他知道船开不动时,就把油给放进了江里,同时,他还把不少的尸体给扔到了江水里,这样一来,整个船下一片浑浊,对这些水鬼造成很大的难度,即使有潜水镜也什么也看到,真贸然钻出来,肯定会被当靶子打,几个水鬼倒也是自知之明,偷偷的又溜了回来,不敢在水里多呆,毕竟江水冰凉,时间长了根本受不了。

    虽然船只被压制,不过还是仍然慢慢的靠了过来,洛天的这艘漆黑无比,不过其他的船上却是灯光通明,一个个趴在那里,躲的严严实实的,恐怕被暴头,即使如此,也被洛天他们干掉了十多个,看起来对方占着绝对的优势,不过一个个却是怕的不行,就连那个刀疤男子也躲在几个人的身后不敢露头。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出来投降吧,缴枪不杀!”这些人趴在那里大声的叫着,洛天的船只被他们牢牢的围在中间,船与船之间相距离最多不过十米的距离。

    “大哥,我还有一发子弹。”这时朱雀突然说道。

    “我的也不多了,估计还有三发。”白虎也说道。

    “我这里有五发。”上官飞燕道,由于他不会用那种杀伤力大的枪,打了几枪都打偏了,所以剩下的子弹较多一些。

    “把子弹集中起来交给紫妍,我怀疑对方有大杀伤力的武器,不能再等了,紫妍你掩护一下我。”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什么?难道你想……”上官飞燕似乎明白了洛天的意图,不由的失声叫道,抓着洛天的手不放。

    洛天微笑了一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擒贼先擒王,好办法,不过这样太危险了,大哥,还是让我去吧。”白虎沉声说道,他知道一旦从船里冲过去,那等于是活靶子,单凭朱雀的神枪也根本压不住,毕竟对方人太多了。

    洛天摇摇头:“你的块头比我还大,承受的子弹更多,还是我来吧。”

    “大哥。”白虎不由的嘴角抽了一下,对于洛天的冷笑话他一点也不感觉好笑,这个大哥是不想让自己冒险是真的,每次执行任务,这个大哥就会冲在最危险的地方,从来不会轻易让兄弟们冒险。

    “嘿,既然不敢出来,那么就让你们葬身江底吧。”对面船上的刀疤汉子一声冷笑,一挥手,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一个家伙竟然肩膀上扛着一个火箭炮,这种东西一旦发射,杀伤力太大了,这个不大的小船肯定一下子被摧毁。

    “发射。”刀疤汉子冷笑着在人群里下达了命令。

    “是,老大,嘿。”这个家伙还没有玩过这个东西,刚才太远,他不敢发射,现在这么近,他闭着眼睛就能打到那艘船,毕竟这个东西他们海洲帮可是没有,是岛国人偷弄来的,只有一枚,所以不敢轻易用。

    “死!”朱雀把子弹收集了起来,看到对方竟然要用火箭炮,不由的大吃一惊,抬手一枪,就把这个家伙给放倒了。

    “好,就是现在!”洛天一声沉喝,真力运转,大脚重重在的船上一跺,从船上飞了起来,向着对面的船只就冲了过去,他早就发现,这个船才是首船,虽然距离较远,不过还是必须先控制这条船才行。

    “不好,有人过来了,天哪,那是人么,怎么会飞,开枪,快开枪!”船上顿时大乱,一个个叫嚣道。

    “呯呯呯呯呯。”

    此刻朱雀两手持枪,出手极快,面色冷艳凝重之极,两把手枪疯狂的射击,看的上官飞燕心惊肉跳,即担心洛天的安全,又为朱雀的迅猛佩服不已,几乎朱雀的每一枪都会传来惨叫,这个女人的枪法如神,竟然一瞬间就压制了对方。

    “嗖。”洛天瞬间就到了对面的船上,五指齐伸,真力疾射,比枪还好使,三两个呼吸间,就把这条船头上的人给杀个一干二净,而那个刀疤汉子,则是直接被拍晕了过去,然后极快的冲进了船舱。

    此刻船舱里却是空空如也,桌上的酒菜还没有吃完,地下躺着两个绝色的女人,不过已经气绝身亡,被人生生的捏断了脖子,瞪着不甘的眼睛,甚至脸上还有微笑,说明,他们还在欢笑中遭到了毒手。

    “逃走了?”洛天微微一怔,然后转身就准备走出舱外,这时,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突然出现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枪对准了洛天,面露狞笑,正是那个小野,轻轻的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