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凉风凄凄,黑暗的树影摇摇曳曳,房间内于小洁的心忐忑不安,听了洛天的录音,她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下来了。

    她虽然年轻,不过也是一个资深的特工,心机深沉,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强,现在却是被洛天三两下打击的乱了分寸,信心全无,这个保护他们的大高手,手段高明,而且似乎没有底线,不打电话控制了在驻华大使馆的父亲,竟然还要扒自己的衣服,更是把刚才的话给录了下来。

    其他的还好说,自己加入特工,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她只是利用父亲的关系深入华夏,搞一些秘密提供给罗斯国,如果让父亲知道自己是特工,还专门对付华夏,还不被父亲打死才怪,毕竟父亲还是亲近华夏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于小洁瞪着洛天,看着洛天那猥琐的眼神上下的打量着她,让她的心里发毛,罗斯国的女人相对来说开放,不过还没有开放到随意上床的程度,更何况她有一大半的血统是华夏血统,骨子里还是很正统的。

    洛天正准备说话,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正是龙魂的精英,南宫正,刚才洛天就是给他打的电话。

    “老大,罗斯国驻华夏大使馆的负责人伊万诺夫已经被软禁了起来,并且事先已经通知了上级,上级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电话中,南宫正说道。

    “小子,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洛天装模作样,把手机开到了外音,又重新问了一遍,一边的于小洁有些紧张的望着洛天,也支着耳朵在听着。

    “咳,老大,是这样,罗斯国驻华夏大使馆的负责人伊万诺夫已经被软禁了起来,并且事先已经通知了上级,上级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建议直接杀掉算了,敢在我华夏窃取情报,我们就敢直接杀他,罗斯算个鸟!”

    上官正这小子深深的懂得洛天的意思,也难怪洛天想用他,这小子的头脑灵活的很,使着相当顺手,当洛天让他再说一遍的时候,而且那种口气,他就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后面又加上自己的话,显得杀气腾腾。

    果然,南宫正的话一落,顿时传来了一声尖叫,当然是那个于小洁的,“不,不要动我父亲,他根本不知道我的事情,求求你们。”

    “咳,好了,先暂时扣押吧,等我再了解一下情况再说。”洛天咳嗽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于小洁顿时心里稍微轻缓了一下,有些畏惧的望着洛天。

    “说吧,你服务于什么特工组织,在那里是什么职务,来华夏的任务是什么,对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洛天坐在床上,温柔的问道,像是情人在聊天。

    “哼,我叫卡娃伊,华夏的名字叫邵美菊,特工组织名叫“红叶”我在那里只是一个小头目而已,主要负责华夏方面的事宜。”这个“于小洁”冷哼道,现在父亲在对方的手里,她不得不老实交待。

    “红叶?你们这个组织是不是和国际上其他的特工组织还有关系,是不是一个复合的联动组织?”洛天心里一动不由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于小洁,嗯,现在应该叫做邵美菊或者是卡娃伊了,顿时吃惊的失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其实我掌握的情况比你想像的要多的多,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隐瞒的地方,不要忘记,你的父亲还在我的手里。”洛天冷笑道,其实他也只知道红叶这个组织的名字,更重要的是,和谢宏军有关的那个外国女人似乎就是红叶组织的人,现在西门烈在罗斯国工作进展受到了阻碍,也许可以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找到突破口,这样一来,不但保护了于浩这个科学家,而且还顺手破获了这个间谍组织,可谓是一举两得。

    “我告诉你,我的事和我的父亲没有关系,你不要牵扯到我的父亲,我加入“红叶”特工,父亲并不知道,他是无辜的。”卡娜伊一听到洛天用父亲来威胁她,不由的怒声喝道。

    “哼,华夏有句古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做罪大恶极,株连九族,不管你父亲是不是特工,不过绝对会受你的牵连,而且你如果不老实,我倒也不介意给你父亲加点罪名,虽然不至于杀他,但是本着国际友好,把他给遣送回国,我相信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洛天冷笑道。

    “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卡娜伊瞪着洛天喝道,一种愤怒,无奈还有惧怕的情绪出现在眼中,被洛天尽收眼底。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好,看来你的华夏语说的不错嘛,我忘记你是半个华夏人了,既然你的母亲是华夏人,你竟然还为了罗斯国对付你母亲的国家,你的良心何在!”洛天淡淡的抽着烟,往这个妞的脸上喷了一口,不蕴不火,甚至还脱了鞋,盘膝坐在床上,一副促膝长谈的模样。

    “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卡娜伊皱眉打散了洛天喷过来的烟雾,身子往墙角缩了缩,盯着洛天冷冷的说道,她和一些难缠的对手打过不少的交道,不过像眼前的男人这个作派,她还是第一次遇到,那种眼神深邃透亮,似乎可以看透自己内心的一切,而且此人的作风还有些无耻,手法不敢恭维,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掌握了多少有关红叶的资料,所以一时间有些犹豫。

    “你告诉我,和你接头人是谁,你掌握的这些人的名单,和上级如何联系的。”洛天道。

    “你……想做什么?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如果说出去,我也活不了了,肯定会遭到组织的无穷无尽的追杀,况且我的母亲还有罗斯国,他们一定会找我母亲的麻烦。”卡娜伊听了洛天的话,脸色一变,急忙说道。

    “和我配合,你才能有活路,不然的话,我随时可以处决你,你也算是半个华夏人,我们也算是老乡,所以这才照顾你,你不要不识好歹,而且我都为你考虑好了,你可以先把你的母亲神不知鬼不觉接到华夏来,这样你就没有了后顾之忧,而且我也会为你保密,让你在华夏生活的很好,怎么样,考虑一下吧,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家人。”

    洛天说完,就不说话了,默默的抽着烟。

    卡娃伊嘴角微微一抽,特别是听到洛天说是她是半个老乡时,不由的翻了翻白眼,不过很快的面色凝重起来,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男人考虑的很周到,现在自己甚至父亲落到了他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即使自己不答应他,他估计也有办法把自己的事给捅出去,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母亲仍然处于危险的境地,罗斯国的特工一定追杀她,而自己也会被作为特工被华夏处决,即使不处决,用这个男人的话说,本着国际友好合作的态度,给遣送回国,她也相信红叶特工组织也会让她们一家莫名其妙的消失。

    卡娜伊眼睛转动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计,感觉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说的办法可行。

    终于,卡娃伊抬起头来,望着洛天一咬牙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必须保证我的家人的生命安全,另外先要把我的父亲给放了。”

    洛天听了白了她一眼:“你的安全还没有问题,你母亲只要来到华夏,我同样保证她的生命安全,并且保证你们生活的很好,前提你要好好的配合,另外至于你父亲的问题,刚才我也说了,要株连九族,虽然说的重了点,不过也有那个意思,不管你父亲是不是特工,总还是要调查的,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只要你父亲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没事,我一样会保证他的安全。”

    “那好,我答应你。”卡娜伊沉思了一下,一咬牙答应了下来,看着洛天又问了一句:“你真的把我当成了半个老乡么?”

    洛天咧嘴一笑:“当然,虽然你只有半个华夏血统,总归有一半是华夏人,做这些并不太违背你的原则,只要你做的好,不但把你当作老乡,还把你当朋友,肝胆相照的朋友。”

    “哼,那就好,记住你说的话,不然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卡娃伊冷哼道,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的轻松。

    “对了,我问你一件事,红叶特工组织中,有没有一个叫卡洛伊奇的女人?”洛天想到谢宏军,当年和他关系暧昧的金发女人名字就叫卡洛伊奇。

    “卡洛伊奇?”卡娜伊微微一怔,沉思了一下,“我毕竟加入红叶组织较晚,不过这个女人的名子,我还真的听说过,似乎是退股了,对了,前不久,组织里曾在华夏发布过一个视频,似乎和你们华夏的一个省级高官有关,组织准备渗透华夏的官场,曾用她来威胁过那个高官。”

    “是么?太好了,实不相瞒,那个高官是我女人的大哥,他是被冤枉的,既然这样,你想办法把她给我带到华夏来,我需要她来证明他的清白。”洛天直接说道。

    “这个倒是有些不好办了,卡洛伊奇现在似乎被软禁了起来,守卫很多,不过……我想想办法吧,毕竟我是红叶特工的一个小头目,我想由我出面还是可行的。”卡娜伊现在既然答应“归顺”华夏,于是全心全意的为洛天考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