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实不相瞒,在你们罗斯国,我已经安排了不少的好手,正在准备营救这个卡洛伊奇,相信有你在中间撮合,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洛天微笑道。

    “哼,那当然,我卡娜伊在组织中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卡娜伊自傲的说道。

    洛天微微点头:“好了,穿上衣服吧,带我去见一下于老。”

    “见他做什么?”卡娜伊一愣,不由的问道。

    “难道你还真想做他的孙女?他真孙女的事,你是不是也要向他交待一下!”洛天笑道。

    “哼,谁做做他的孙女,这一路上累死我了。”卡娜伊不由的白了一眼洛天,她发现这个男人虽然一直漫不经心,带着微笑,不过眼中却是没有一点笑意,深沉无比,似乎随时会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今晚一战,让她真正的认识到这个华夏男人的实力,很强悍,不愧是自己的半个“老乡”。

    半夜同样没有睡着的还有那个于浩,今晚的事给他的触动很大,自己虽然酷爱旅游,不过这一路行来,表面上虽然意兴阑珊,其实心里苦涩无比,毕竟自己是暗中挟持的,再加上今晚的事情,让他更加有些惶恐。

    毕竟他只是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个老人,很少见到那么血腥的一面,自己在基因领域创造了奇迹,引得岛国和罗斯国两人暗中争夺,罗斯国占了上风,控制了自己的孙女,并且那个卡娃伊冒充自己的孙女跟随自己回国,以旅游的名义,来窃取华夏的军事秘密,让他心急如焚,可是又没有办法,他不能致自己的孙女安危于不顾,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在一次事故中不在了,只留下唯的一个孙女,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的孙女出事,这是他的命。

    于浩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老泪横流,可是在外面还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苦啊。

    这个时候,于浩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于是急忙下床,擦了一下眼睛,小心的打开了门,看到于小洁还有洛天微笑着站在门口。

    “咳,小洁,洛小友,你们这是……”于浩有些疑惑。

    “于老,不让我们进去吗?”洛天微笑道。

    “哦,请进,快请进。”于浩有些忌惮的望了一眼这个“孙女”随后恢复那平时的模样,只不过眼中却是带着血丝,精神状态很不好,有些惶恐的把两人让进了房间。

    “于老,您的孙女在罗斯国很好,我会想办法尽快把她弄出来的。”卡娜伊看了洛天一眼,当先说话了,直接进入了主题。

    于浩听了一呆,看了一眼洛天,随后笑道:“小洁,你胡说什么呢,你就是我的孙女啊,呵呵。”

    洛天微笑着摇了摇头:“行了,于老,你就不要演了,卡娜伊什么都和我说了,她是罗斯国的特工,不过她的良心并不坏,经过我做工作,已经想通了,愿意改邪归正,洗心革面。”

    卡娃伊听了不由的白了一洛天一眼,心里暗想,如果不是你控制了我的父亲,又开出一系列的条件,我会“改邪归正”吗?不过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只是冲于浩不甘心点点头。

    “是,是么?”于浩眼神出现一道亮光,洛天一口说出这个于小洁的真实姓名,他就知道,看来这个洛天知道了一切,上前一把抓住卡娃伊的手:“卡娃伊,这事和我的孙女没有关系,求你一定要放过她。”

    卡娃伊抓着于浩的大手点头道:“于老,您放心吧,我一定尽力把她给救出来,这件事您一定要保密,目前表面上我还是罗斯国的特工,一旦泄露出去,会增加很大的难度。”

    “我知道,我知道。”于浩急忙说道,从心里对这个卡娜伊还是有一丝畏惧,然后看向洛天,更是感谢洛天的思想工作做的到位。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就是今晚的事,岛国特工科为什么会这么快追踪到我,而且还收买了海洲帮,布置下这么大的阵容,于老你开始欲言又止,现在应该可以说了吧。”洛天此刻说道。

    “咳,这个,当然。”于浩看了一眼卡娃伊,然后接着说道:“当年,我曾在岛国做过演讲,为他们提供过一次有关基因方面的理论研究,记得那时,我曾莫名其妙的晕倒过一次,醒来后,他们告诉我因为心力憔悴,而晕倒,顺便又给我做了一个小手术,是阑尾手术,当时我也曾怀疑过,不过后来感觉身体无恙,也就不了了之,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所以今晚当你们疑惑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跟踪到我们时,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我的身上动过什么手脚?”

    洛天点点头,然后把手放在于浩的小腹处,默默的感应了一下,感觉确实有一个异物在里面,很小,不影响人体的正常生理机能。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岛国对于老的成就是志在必得,对方肯定在你的体内放置了什么跟踪器什么的,所以你的行动路线,他们才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那怎么办?”于浩急忙问道。

    “这样吧,于老现在天晚了,您好好的休息吧,什么也不要想了,等天亮后,我们就直接回京城,去医院把东西取出来,至于剩下的旅游行程,我看就算了吧。”洛天建议道。

    “可以,可以,一切听小友的,至于旅游,还旅什么啊。”于浩不由的苦笑道。

    “嗯,那就好,您老好好休息吧。”洛天最后说道,然后带着卡娜伊就离开了于浩的房间。

    “你不怕我跑了吗?”

    出了于浩的房间后,洛天很有礼貌的把卡娜伊送到她的房间门口,并没有跟着她进去,卡娃伊依在门口,似笑非笑的望着洛天说道。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的良心,因为我们是半个老乡!”洛天咧嘴一笑说道。

    卡娃伊不由的翻了翻白眼,自己的家人被他控制,自己作为特工的事情暴露,无论如何也脱摆不了此人的手心,所以她刚才的话纯粹是开玩笑的。

    “对了,既然你改邪归正了,那么把你一路上拍到的东西给销毁吧,或者变动一下,发到你的组织内,取信于他们,也好做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洛天微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拍了一些东西?告诉你我可是一直陪着于老,连相机也没有带。”卡娃伊一阵惊讶,眼睛眨了眨,一副无辜的样子。

    洛天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她的眼睛:“眼睛看到的应该就是拍到的,呵呵。”说完,洛天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男人……好可怕!”卡娃伊不由的一呆,望着洛天的背影不由的跺了一下脚,哼了一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错,卡娃伊的一只眼睛是假的,和常人无疑,甚至即使凑近看,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那是罗斯国的高科技,专门做的手术,用来拍摄她所看到的东西,并且用它逃过了海关的安检,航空的机检,想不到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下子给看了出来。确实可怕。

    “混账,海洲帮真是废物,出动这么多的人,布置如此周密,竟然都没有杀掉那个于浩,竟然连小野君也被杀了,该死!”

    当整个小旅馆陷入一片夜色寂静的时候,远在三百公里以前的一个巨大的庄园别墅里,一个岛国人正在大发雷雷霆,在他的四周站立着,十多个气息冷酷,挺立如标枪,不发一言的黑衣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斜插着一把武士刀,赫然是岛国的忍者武士。

    “咳,想不到会这失败,山本君,再给我一机会,我一定把那个个给您杀掉。”这时,坐在这个岛国人身边的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汉子,一身黑衣黑裤,此刻却是上前讨好的说道。

    “哼,废物,你们已经打草惊蛇了,对方已经有了准备,凭你们这些废物,根本不足以成事,还是我们来吧。”那个叫山本的岛国人,望着这个中年汉子不由的冷笑道,眼中充满了鄙视。

    “你……不要过分了,在我海洲帮的地盘上,你还想放肆不成?小岛国鬼子,老子帮你也是看在钱的份上,竟然敢辱骂我,我看你是不想走出海洲了。”

    这个中年汉子面色阴沉,眼中出现怒火,他就是海洲帮的帮主,只因为收了对方的钱,所以这才出动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江面上截杀于浩他们,现在没有成功,反而受到对方的侮辱,他堂堂的海洲帮,在海洲可是一霸,现在却是被人骂作废物,还是让他怒火冲天。

    “杀了他们,不要影响我们下一步的计划。”

    山本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帮主,冷哼一声,下达了命令,顿时这些黑衣人突然动了,如同猛虎扑食,动作迅猛异常,武士刀闪过,惨叫声起,极快的收割着人的生命,瞬间成了修罗地狱,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个海洲帮的帮主包括他身边的几十个好手,全部给躺在了血泊里,残酷杀戮,果断异常,出手狠辣。

    “走,向目标进发,天亮之前,完成任务!”山本看都没有看躺在血泊里的这里海洲帮的这些人,一挥手,冷喝了一声,带着这批黑衣武士,极快的离开了这里,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