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658章 善后处理
    “咳,容……姑娘,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是政府方面工作没有做到位,让你们受损失了,”郝震东本来想叫容姐,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改了口,上面有些愧疚的说道。

    “郝书记,对方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谢谢你们,这些人突袭天娱,还请书记为我们做主!”裴容当然知道现在怎么说。

    “放心吧,政府支持民营企业,这次的损失,政府会负责的,这股恐怖势力警方会大力追查,这些人的安置和家属抚恤问题问交给政府吧,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的,”郝震东这话说的声音比较大,不但是说给裴容听的,更是说给其他的人听的,也表明政府的立场。

    裴容点点头,然后向着玄武走去,李连英已经晕了过去,玄武也剩下半条命了,受伤很重,还有法海,孙豹等人,此刻兰兰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抱着李连英哭的稀里哗啦的。而那些警察正在处理后事,把长生殿剩下的那些人都给拷走了。

    “臭女人,今天必杀你,竟然还叫来了警察!”此刻天拳手下的郭刚和赵传义这两大高手看到大势已去,警察要拷他们,不由的怒吼一声,一脚踢飞这个警察,两人齐齐的对着裴容就杀了过来。

    “找死!”

    冰水慈,冰水月还有冰月寒同时大喝,三人同时出手了,三条蛇鞭闪电般的击向郭刚和赵传义,而花千树更是没有闲着,身形一晃,身法快的出奇,凌空一脚,就像是夜色下的一道闪电,劈向了那个赵传义,直接把此人劈飞了,大口的咳血,而那个郭刚则是被三女三条蛇鞭给给分尸了,恐怖,血腥,这三女是动了真怒,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对裴容动手,他们情急之下,根本没有留情,用了杀招。

    这联手合击,威力大的出奇,恐怖无边,把郝震东都吓的不轻,那个市长更是两腿一软差点没有摔倒,这太恐怖了,想不到天娱的力量如此强大,看来自己即使不来,天娱也能挡得下吧。

    “哗啦!”这一突然的变化,让那些警察齐齐的把枪口对准了花千树还有水月门三女,不论如何,在他们的理解中,当众杀人,那肯定是要被抓的。

    “你们干什么,放肆,把枪给我放下,恐怖势力,人人得而诛之,他们是人民的功臣,知道吗?”

    这时那个贾齐北首先回过神来,不由的大喝,顿时这些人齐齐的放下枪,又开始打扫战场,把长生殿的死人活人全部给弄走了,只留下天娱这面的人,在裴容的建议下留了下来,由他们来处理。

    “好了,兰兰,不要哭了,李老还没有死呢,”兰兰抱着李连英哭,却是压着了玄武的伤口,痛的他呲牙咧嘴,不由的说道,于是在裴容的安排下,把这些受伤的都送到了医院,甚至贾齐北还亲自下了命令,派了不少的警力把守医院,防止出事。

    法海虽然也受伤很重,不过他没有听从裴容的话进医院,而是把下面死去的僧众弟子摆放在一起,自己宝相庄严,面色有些悲痛,为他们念起了超度经,这次僧众损失重大,伤了十五个,死了九个,是法海不能承受之痛。

    “各位大师,你们是救我为裴容而死,我不会让你们白死的,一定会给你们讨还公道,还请安息吧,”裴容一脸的肃穆,换了一件黑色的衣裙,来到并排躺在地上的那些和尚前,深深的鞠了三个躬。

    “大师,逝者已矣,还请节哀!”最后裴容来到法海面前轻声的安慰道。

    “阿弥托佛,容施主不必自责,他们是为降妖伏魔,早登极乐,死的其所,若未来世有诸人等,衣食不足,求者乖愿,如是人等,闻地藏名,见地藏形,至心恭敬,念满万遍,是诸不如意事,渐渐消灭……”法海念起了经文。

    而此刻花千树则是盘膝坐在那里,面色凝重,黑发披肩,闭着眼睛,正在运功,刚才那个爱丽斯释放的粉色粉雾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厉害非常,可以让人迷失本性,虽然自己很小心还是吸入了一些,刚才运功之下,更是加深了那种感觉,所以必须运功逼出来,不然的话,看的漂亮的女人真的会受不了,一旦自己发狂,冰水月三女肯定用三才阵法收拾他,不然的话,也不会防止自己,给自己戴着铁链子了。

    “你醒了,怎么样?”看到花千树长呼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冰水月三女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而冰水寒淡淡的问道。

    “嗯,没事了,那个女人的粉雾还真可怕,不然的话,我现在看到你们肯定要扑过去了,那花千树的名声是真的毁了!”花千树长身而立,望着冰水寒咧嘴一笑说道。

    “哼,你还有名声么?敢乱来,我们三人不介意杀了你,”冰水寒不由的瞪了一眼花千树冷哼道,心里却也感叹这个家伙的战力,打斗中,此人带着一副铁链,竟然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战力,冰水寒在考虑,是不是在给这小子弄一副脚镣过来。

    “放心吧,你们三人是洛兄弟的朋友嘛,我是不会扑你的,当然要扑的话,我也是会扑……”花千树眼睛一转,看向冰水慈,闪过一丝猥琐,冰水慈如同仙音仙子,恢弘大方,慈悲中透着悲天悯人的气质,让人有种顶礼膜拜之感,当然能够拥有,似乎更有成就感……

    “花千树,你想找死不成?”冰水慈不由的脸一寒瞪向花千树。

    “咳,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花千树急忙陪着笑说道,他可是不敢得罪,这个女人对自己可没有好感,看起来慈悲的像观音一样,一旦狠起来可是比冰水月还有冰水寒狠的多,就是她建议连夜赶来的,还给自己弄了一副手链限制自己,像是看犯人一样看着他。

    “四位,今晚的事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及时到来,后果不堪设想,请受裴容一拜!”这时,裴容款款走来,看向这四人轻声说道,说着就要跪倒在地。

    “美女千万不要见外,我们……”

    花千树一步冲了过来,就要双手扶起裴容,却是被冰水慈给一下子拉到了一边,自己同时伸手把裴容扶了起来:“容姑娘,千万不要这么说,洛师弟对我们水月门有大恩,这次来援,实在有些仓促,致使天娱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所以内疚的是我们,不过幸好你没有事,不然的话,我们真的无法面对洛师弟了。”

    “妹妹客气了,你帮了我们天娱这么大的忙,千万不要说什么内疚,现在天色已晚,几位想必已经累了,前面就是天容酒店,四位不妨先去到那里休息一下如何?对了,这位是……”

    裴容最后看向花千树,此人听说叫花千树,不过对江湖传闻她是知道的很少,不知道这个花千树对江湖人特别是一些女人意味着什么,特别是此人的手上还带着一副手链,一动哗啦作响,更是让裴容有些好奇。

    “哼,这个混蛋可不是好东西,他叫花千树,江湖上有名的采花大盗,你要防备着他点,”这时冰水寒不由的说道。

    “喂,冰水寒你说话注意点,不要损坏我的名声,”花千树冲冰水寒翻了翻白眼冲她喝道。

    “花千树,你还有名声么?不过看在你是洛师弟的朋友的面子上,我们也不说你了,总之今晚的事,你做的不错,不过在我们面前最好少油嘴滑舌!”冰水月白了一眼花千树一眼道。

    “好了,各位,不要吵了,既然今晚帮了天娱,又是小天的朋友,裴容都会以礼相待!”裴容打断了几人的争论,淡淡的说道,却是有意无意的距离花千树远了一些。

    “说的也是,花千树虽然臭名在外,哦,是名声有些不太好,不过毕竟是洛师弟的朋友,也帮了天娱,你们两个就不要说了,现在算是半个自己人,”冰水慈打圆场道。

    裴容望着这个容貌姿色丝毫不输于自己,更是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不知道这个叫冰水慈的和小天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看着自己眼中除了柔情外,眼中还有一丝别的东西,那是一种淡淡的嫉意,这是为什么,难道小天和她……”裴容带着四人在前面走着,心里却是翻腾开了。

    而花千树跟在四女后面,打量着这四女,心里不由的感叹,这个洛天比自己还要有福气啊,竟然一下子拥有四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特别是这个冰水慈,防自己像防贼一样,特别的让他郁闷。

    裴容亲自安排了四人休息,她却是没有闲着,又回到了天娱,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大,她必须要处理好善后事,另外还要去医院看望那些伤者,除此之外,还要把这些情况及时告诉洛天,具体下一步的打算,还需要听从洛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