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怪诡的掌法,竟然产生莫名的吸力!”两人相撞,并没有分开,洛天的拳头似乎被对方吸到了手掌上,洛天的脸色微变,他竟然感觉自己体内的真力在流失,被对方吸到了身体里,这让他吃惊不小。

    “小子,你上当了,当初那个高手,就是被老子活活的吸干了真力,最后跪在地上向我求饶的,”胡连山发出一声闷哼,续而冷笑道。

    “洛天!”

    站在远处的上官飞燕心下焦急,洛天在她的心目中,那是无敌的存在,不过听了这个胡连山的话,她还是担心不已,不得不说,这个胡连山实力很强,而且攻心战术也做的不错,没有吓到洛天,倒是吓到了上官飞燕。

    “好厉害的吸功,不过你的境界还是不够,老子就让你吸!”

    洛天冷喝一声,真力狂吐,不要钱的注入了胡连山的体内。很快的胡连山的身体像是像充气球一样鼓了起来,他终于害怕了,洛天的五禽真力和别人不同,不但生猛,而且具有极度的破坏作用,既可以帮助人恢复伤势,也能造成破坏,凭现在胡连山的实力,他根本转化不了。

    “你……”胡连山拼命的撒回了手掌,散去了体内的真力,即使如此,也受了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还是洛天的真力给震伤了,眼神恢复了冷酷,气息下降。

    “我说过,老子今天就是用境界压你,想吞我的真力,门都没有,”洛天冷哼,身形一晃,竟然施展出了李连英的八音掌。

    “既然他们两个败在你的手里,那我就用他们的功夫击败你,”洛天说着,八音掌挥动,空气竟然发出嗡嗡的韵律轰鸣,同样的是八音掌,在洛天的手里不知道威力增长了多少倍,对着胡连山就拍了过来。

    “该死,想不到你的功夫如此驳杂,却又如此精深,不过想杀我,办不到!”胡连山眼中杀机频频闪烁,出手仍然狠辣无比,招招夺命,不愧是司天殿出来的人物,一往无前,杀机森森。

    尽管如此,仍然被洛天压着打,一不小心,被洛天八音掌给拍了一掌,拍在了肩膀上,胡连山发出一声怒吼,只感觉自己的一条手臂发麻,简直要碎裂一般。

    “好强横的身体,”洛天心里一动,此人不知道修练的什么功法,似乎特意淬体过一般,身体的结实程度超乎了自己的想像,按照他的理解,这一掌足可以拍碎对方的肩膀,想不到他竟然晃动了一下,似乎不影响他的战力,这让洛天有些好奇。

    “还有我的呢,用我的招式杀了他!”看到洛天占了上风,一边的上官飞燕心中大定,要洛天帮她出气。

    “你的招式?好!”洛天一怔,随机笑道,掌影一晃,顿时招式变了,一招刑警队常用的招式大背垮使了出来,贴身上前,直接把胡连山给摔了出去,撞在了一棵树上,把那手臂粗细的小树都给撞断了。

    “好,再来!”上官飞燕大声叫好,这一招大背垮,她抓捕逃罪时,经常用到,可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简单的招式,竟然可以把一个堪比入圣后期的高手给摔了出去。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大巧若拙,化繁为简,洛天对于招式早就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吼,混账,咳,咳,”胡连山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咳了几下,又是生龙活虎,作为司天殿的执法人员,他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败绩,竟然被对方用各种招式玩弄于手掌之间,像是在表演一般,想用什么招式用什么招式,一向狂傲的他,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终于知道入圣后期的高手并不是那么好击败的,此人的实力超乎了他的想像。

    越极挑战也是有底线的,狂傲也要看是对什么人,面对比自己强的太多的人,他也狂傲不起来,此刻胡连山已经蒙生了退意。

    “好了,不玩了,实话实说,你的实力不错,值得我用上八成的真力,”洛天淡淡的说道,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胡连山气的一口鲜血差点没有吐出来,倍受打击,可是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洛天的拳头已经击了过来,胡连山大喝一声,用尽全部的真力迎了上去,洛天的拳势已经锁定了他,不迎也不行。

    “呯”的一声,洛天稳丝不动,胡连山后退了好几步,不由的有些疑惑,他感觉到对方的真力似乎并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没有等他反映过来,只感觉体内有一股真力在胡乱的窜动,恐怖之极,这还和刚才两人拳掌相撞,吸入的真力不同,刚才吸入的真力,他可以引导,甚至可以化解。

    这股真力怪异无比,在自己的体内逆向行走,竟然和自己的真力产生冲撞,这让他大吃一惊,狂运真力进行压制,即使如此,这个胡连山到了最后也压制不住了,还没有等他把压制的真力通过手掌导引体内,就发生一声闷响,好好的一个手掌竟然一下子炸开了,鲜血直流,血肉模糊。

    “啊!你,这是什么功夫!”胡连山大吃惊,伸手疾点手腕穴道,他终于明白那个长生殿主燕飞天的手臂是怎么没有了,“可恶,该死,对方有这种暗藏的手法,这个燕飞天竟然不告诉我,混账……”

    胡连山心中怒吼连连,不过手下却是不慢,一掌隔空对着洛天都击了过来,威力虽然不如全盛时候,不过也不容小视,更可恶的是此人竟然击完以后,伸手一双指夹起一片落叶,摘叶飞花对着上官飞燕就击杀过来。

    “畜生!”洛天大喝,身形一晃,让过此人的隔空掌,挡在了上官飞燕面前,把那枚堪比利刃一般的落叶给击的粹碎,等洛天再想追赶时,此人几个起落,竟然已经消失在远处。

    “对不起,都怪我,不然的话,你就会杀了他了,”上官飞燕从惊魂末定中回过神来,看到逃走的胡连山内疚的说道,她知道洛天为了救她,才失去了击杀此人的机会。

    “行了,不怪你,此人已经废了,实力大不如从前,再敢出现,我必定杀了他,”洛天的有色有些苍白,刚才和胡连山战到现在,其实他的真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此人的战力让他心惊,确实具有越级挑战的能力,而且杀伐果断,气息极冷,不愧是天堂司天殿的高手。

    “你……没事吧,”看到洛天有些气喘,上官飞燕上前关心的说道。

    “没事,就是有些真力消耗而已,”洛天微笑道,然后一把上官飞燕横抱起来,慢慢的往回走:“你被此人伤了内脏,这几天要好好休息……”

    “嗯,我知道,不过我没事的,倒是你,你是不是因为帮助朵朵打通经脉,又在她的体内留下了真力,所以才会……”上官飞燕有些内疚的说道,说到底,洛天救了她们姐妹真是太多次了,帮了她们太多,自己却总是惹他生气。

    洛天苦笑着点点头,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帮助朵朵打通经脉,然后又留了部分真力在朵朵的体内,即使这个胡连山耍小手段,洛天也能留下他,上官飞燕受伤,大酒店情况不明,所以洛天不敢轻易追赶,怕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

    不过话说回来,也幸亏在朵朵的体内留有一部分真力,再配合这个丫头的八音古筝,威力倒是强大无比,才解了李连英他们的厄难,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把我放下吧,我能走,”看到前面的酒店将近,上官飞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洛天点点头,然后把她放了下来,毕竟朵朵还在,洛天也不想让朵朵看到担心。

    此刻天容大酒店,严阵以待,直到看到洛天和上官飞燕出现,这才放松下来,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怕酒店还有天娱的客人及员工心里恐慌,洛天只是简单的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已经被赶跑了,让大家不要担心,那些客人及员工这才放心下来,当然酒店里一些核心员工,像前台的那些服务员还是知道的,不过酒店经历的大风大浪不少,她们也见怪不怪了。

    “李老,法海师父,这是治内伤的药,你们吃吧,很管事的,是我师父配的……”

    洛天带着上官飞燕去看望李连英和法海的时候,童飞正在帮着李连英和法海治疗伤势。

    “呵呵,孩子,老朽没事,运功慢慢的治疗就好了,”李连英并不清楚童飞的身份,看到那灰不溜秋的药丸微笑着了一下委婉的拒绝道,洛天不由的一笑,伸手分别查看了李连英还有法海的伤势,然后道:“李老,法海大师,服下吧,这个药我相信对你们没有坏处,我倒是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个童飞还有童燕是药王谷孔胜的得意弟子,已经获得他的真传……”

    “阿弥托佛,原来是药王的高徒,真是失敬!”法海双手合十,毫不客气的接过药丸吞了下去,虽然药物看相不好,不过入口即化,就像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法海顿时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再加上运功辅助,顿时只感觉伤势好了一小半,不由的对这药物渍渍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