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胡说,我昨晚根本就没有睡觉!”洛天看了玄武等人一眼,尴尬的解释道。

    “一晚都没有睡?”玉面狐狸望着洛天,眼中的怒意更盛了,“这个混蛋是在向自己晃摆他那变态的能力么?”

    “洛天大哥哥,这个大姐姐是谁,长的好漂亮,这头白发是染的么?真好看。”朵朵清纯无比,看着玉面狐狸,却是被她的白发给吸引住了,不由的轻声问道。

    而上官飞燕则是警惕的望着玉面狐狸,这个女人的霸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上次也是在这里,说动手就动手,上官飞燕对她颇为忌惮,而兰兰似乎更怕她,躲在了裴容的背后。

    “咳,是啊,呵呵,这位是上官飞燕的妹子,你不要误会。”洛天看了一眼朵朵,然后向玉面狐狸介绍道,接着看向玄武李连英他们:“早餐准备好了吧,大家先去吃饭了,没事都是自己人,呵呵。”

    “阿弥托佛,李施主,我们去吃饭吧,有点饿了。”法海倒也老实不客气,看了一眼李连英轻声说道,然后当先向着餐厅走了过去,而且李连英,玄武,白虎等人也跟了过去,他们知道这是他们老大自己的事,他们插不上手,需要他自己来处理才行。

    “上官飞燕的妹妹?小丫头长的很漂亮,你真的不是他的女人?”玉面狐狸上下打奇的打量着朵朵,直接问道,直接的简直让人无法接受,朵朵听了玉面狐狸的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还没有说话,上官飞燕受不了了,粉面寒霜盯向玉面狐狸:“你少胡说,她是我的妹妹,你不要侮辱她。”

    “哦,谁说姐妹二人不能同时嫁给一个男人,凭这个混蛋的德性,他不是做不出来!”玉面狐狸冷哼一声,看向洛天道。

    “小狐狸,你少胡说,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洛天不由的脸一黑呵斥道。

    “喂,你胡说什么啊,他只是我的大哥哥而已,你再胡说,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朵朵也恼了,这个白头发的姐姐说话真是太难听了,让她无地自容,小脸顿时涨的通红,跺着脚娇声喝道,本来对她还有一点好感,现在朵朵对她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玉姑娘,你误会了,朵朵还是一个孩子,你不要乱说话。”裴容也看不下去了,于是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个强势的女人,裴容说实话也没有好感,只是觉得她功夫不错,可以帮到洛天而已,所以这才不介意玉面狐狸跟着洛天,不过如果她这样对待众女,裴容也必须站出来说句话了。

    玉面狐狸看了一眼裴容,哼了一声,然后看向朵朵,颇有兴趣的打量着她:“你这个小丫头脾气还不小,我就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说着,一只大手就向朵朵抓来,顿时一股强大的真力涌向了朵朵。

    “你敢……”上官飞燕怒了,这个女人说动手就动手,上次对自己动手,现在还要对自己的妹妹动手,让她受不了了,一下子跳了过来,一拳对着玉面狐狸就砸了过来。

    “姐,让我来!”朵朵一双美目睁的很大,眼里蕴含着怒气,手里的古筝一摆,素手拉动筝弦,一击八音绝杀对着玉面狐狸就击了过去。

    “咦?”玉面狐狸吃了一惊,她发现这个丫头的攻击力惊人,一挥手,真力把朵朵的那道八音绝杀给撞的散了开来,这可是朵朵自己的真力,如果是昨天洛天留在她体内的那股真力用来对付玉面狐狸,玉面狐狸和那个胡连山一样,仓促之下,同样不敢硬接,虽然现在朵朵的实力只不过是入室后期顶峰的实力,也把玉面狐狸给吓了一跳,她想不到这个漂亮的小丫头古筝上的音波这么强大。

    “够了,小狐狸,你还有完没有完!”洛天看到玉面狐狸竟然向朵朵出手,不由的喝道,他不能让这个玉面狐狸再闹下去了。

    “哼,当然没有完!”玉面狐狸毫不退让,瞪了一眼洛天,然后看向裴容三人:“你们三个跟我来,我有话和你们说。”

    裴容,上官飞燕还有兰兰三人相视一眼,上官飞燕怒道:“你又想做什么?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功夫高就怕了你!”

    “哦,既然不怕,那敢不敢跟我来?”玉面狐狸不屑的扫了一眼上官飞燕哼道。

    裴容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走吧。”

    “容姐……”洛天怕这个小狐狸再搞什么妖蛾子。裴容微微一笑:“放心吧,玉姑娘并没有恶意,有的事情还是说开来好。”

    玉面狐狸有些诧异的望了裴容一眼,没有说话,跟了过去,兰兰小嘴撇了撇扯着裴容的衣服也跟了过去。

    “姐,我陪你去,她敢欺负你,我对她不客气。”朵朵抱着古筝瞪着这个玉面狐狸哼道。

    “不用,姐还不至于怕了她。”上官飞燕傲然道,最后也跟了过去。

    “洛天大哥哥,她们……不会有事吧。”看到裴容几人进了房间,朵朵有些担心的问道,有些忐忑不安。

    洛天苦笑着摇摇头:“没事的朵朵,放心吧,还有,以后你的八音绝杀不要轻易施展,那会杀人的,幸亏这个小狐狸功夫高,可以轻易挡下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大哥哥,不过她说话太气人了,昨晚我都答应姐姐以后我会保护她的,所以我才……”朵朵有些气呼呼的说道。

    “大哥哥明白,好了,去吃早餐吧,这里有大哥哥呢。”洛天微笑道。

    “那好吧,大哥哥,我去了。”朵朵看了看那个紧闭的房门,犹豫了一下,向餐厅走去。

    房间里,玉面狐狸面对裴容,上官飞燕还有兰兰,打量着这三人,气氛有些压抑。

    “玉姑娘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从小天那里,其实我也知道你不少的事情,你的功夫很高,小天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只要你真的对他好,帮助她,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裴容说话了,望着玉面狐狸淡淡的说道。

    “裴容不愧是裴容,东昌的大姐大,也难怪洛天这个混蛋一直把你放在心上,念念不忘,一回到东昌,第一个想的就是你,识大局,顾大体,临危不乱,对任何事都能坦然面对,你是我玉面狐狸佩服的第一个女人。”

    玉面狐狸看着裴容赞赏的点点头,傲气有所收敛,然后看向上官飞燕和兰兰道:“那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吧,我也是他的女人,这个混蛋的女人现在不少,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从现在开始,裴容,容姐算是老大,至于你们两个一个老三,一个老四吧,我屈居第二,以后一些事情,需要听我的,明白吗?”

    “喂,你还讲不讲道理,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这时兰兰大胆的抗议道,她最小,争不过上官飞燕肯定是最老四了。

    “我不同意,除了容姐外,任何人也别想骑在我的头上,你也不行。”上官飞燕冷哼道。

    “那我现在就骑在你的头上,你能如何?”玉面狐狸冷笑,刷的一剑横在了上官飞燕的脖子处,上官飞燕只感觉寒意入体,让她心中一凛,这个女人竟然霸道的要用武力相迫,把她气的要命。

    “玉面狐狸,你的功夫是高,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你也少在我面前显摆。”上官飞燕冷冷的盯着玉面狐狸道,浑然不惧。

    “你?痴人做梦,说实话,你那个妹妹功夫不错,一看就很有天赋,如果她说超过我,还真的有这个可能,你……那就算了吧。”玉面狐狸不屑的撇嘴道:“当然你不愿意也无所谓,我只是通知你们两个,并不是和你们两个商量,当然,你敢不听话,我不介意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玉面狐狸,你不要欺人太堪!”上官飞燕咬牙道,玉面狐狸的话,气的她火气蹭的往上窜,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把这个玉面狐狸一脚给踢飞,可是没有办法,这个玉面狐狸的功夫实在太高,上官飞燕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

    “我欺负你又怎么样,事情就这样定了,小丫头,你还有意见吗?”玉面狐狸收了长剑望向兰兰,兰兰不由的一缩脑袋:“我有意见你会听吗?”

    “不听!”玉面狐狸干脆的道。

    “那不就是了!”兰兰不由的翻翻眼睛。

    看着这个强势霸道的玉面狐狸,裴容不由的有些无语,想说什么,不过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好了,饿了,吃早餐去吧,走吧,容姐。”玉面狐狸收起冰冷的神情,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魅惑众生,真是一只善变的狐狸。

    “嗯,好。”裴容苦笑了一下,然后开门就走了出去,上官飞燕接着就要跟上,却是被玉面狐狸一把给扯了回来:“让住,你最多只能排第三!”说完大模大样的先走了出去。

    “你……”上官飞燕粉面寒霜,胸部不停的起伏,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帮她一下,一脚把她送到餐厅里,只不过上官飞燕不敢,打不过人家,没有办法。

    “燕子姐,你……先请!”兰兰有些怯怯的说道,示意上官飞燕先走,她自觉的把自己排在最后,虽然有些委屈,不过也没有办法,被玉面狐狸一闹,她突然发现上官飞燕原来这么可爱,比玉面狐狸强多了。

    看了一眼兰兰,上官飞燕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