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单手倒提着胡连山,看着东方不败,难得正经的摇了摇头:“我不会加入任何组织,我也无心得罪天堂,不过你们天堂却是来找我的麻烦,现在大仇已结下,是化解不了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你们给消灭。 ”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看你修练到这一步容易,还希望你不要自误,我虽然在天堂中战力排名第九,不过前八名的恐怖是你无法想像的,天堂之主,四大护法,虽然一个人都可以翻手镇压你,你没有一丝活路,你还有兄弟,女人,朋友,希望你能为他们……”东方不败仍然不死心,耐心的劝说道,同时更是轻移莲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东方不败,我告诉你,天堂敢动我的兄弟和女人,我必将把你们赶尽杀绝,连根拔起,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洛天眼中眸光爆射,冷言喝道。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你也算是一个高手,没有必要拿着我手下的一个弟子来当挡箭牌吧,有本事放下他,我们公平一战,你敢吗?”东方不败看说不动洛天,不由的哼道,不被她所用,必将消灭,只不过胡连山在洛天的手里,让她有些投鼠忌器。

    “有何不敢,今天我们的恩怨就一并了解,我说过要剥下你的衣服,我说到做到。”洛天嘴角勾起一丝邪邪的弧度,然后轮起半死不活的胡连山,呼呼生风。

    “接着吧。”洛天大喝,手一松,胡连山倒飞了出去,不过却不是向着东方不败飞去,而是直直的向着不远处的那个深不见底的山涧飞去。

    “啊,不……”胡连山惊的魂飞魄散,手足乱舞,直直的掉进了那深涧,连一声响声都没有听到,被洛天直接给扔了下去。

    “你……好狼!洛天今天我必杀你!”东方不败怒火攻心,想不到洛天这么狠,竟然把胡连山给扔了下去。

    “狠?只要威胁到我的兄弟和女人,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来吧,现在没有人打扰了,有什么本事,全施出来中以。”洛天拍了拍手看向东方不败,倒是做了一件无关紧关的事。

    “葵花大阵。”

    东方不败浑身杀机漫天,眼中射出凌厉的神色,脚在地上轻轻的一跺,顿时在洛天的四围真力开始涌动,千万道绣花针从四面八方向着洛天射来。

    “捻花手!”这还不算,东方不败身形腾空而起,两只素手交替挥舞,如同捻花,模样霸气而冷艳,数十朵真力漩涡组成的真力花朵,对着洛天就罩了下来,对洛天展开了绝杀。

    “你这个死人妖,竟然以劝说为由,暗中却是布下大阵。”洛天不由的大怒,顿时真力遍布全身,体表上的五禽虚影防御竟然发光发热,同时身体如同陀螺般的旋转,真力带起的狂风,让地上的沙石都跟着旋转起来,要破开东方不败布下的大阵。

    “哼,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刚才如果答应我的条件,我自然会辙阵,你冥顽不灵,竟然杀了我司天殿的精英弟子,如今什么也晚了,只有杀了你,才能使我天堂的威名不受损失。”东方不败如同谪仙一般,身形在空中,信手捻花,真力花朵对着洛天就攻了下来。

    四周有数不清的绣花针围成的葵花大阵,暗含杀机,每个绣花针都隐含自己的真力,一旦刺入身体,真气在人的体内就会作祟,诡异非常,再加上她那恐怖的捻花手,势必要对洛天进行绝杀。

    在这一刻,洛天的头脑特别的清晰冷静,脑子闪电般的转动,寻求着破解之法,虽然真力护体,还有那五禽虚影的防御,不过他仍然不敢大意,他看的出来,这些绣花针和先前的根本不一样,威力奇大,透着诡异,如同万千蜜蜂一样在嗡嗡作响,再加上头顶还有那真力花朵降下,这是有死无生的局面啊。

    “吼……”洛天发出一声狂吼,竟然类似于佛门的狮子吼,旋转的身体荡起层层的音波,把那些绣花针吹荡的震动不已,同时大脚往地猛的地跺,顿时坚硬的地住,硬生生的裂开了一条深约半米的深沟,嗖的一声,洛天贴着沟底,躲开了这绝杀的一击,即使如此,还是有几枚绣花针刺在了身体上,虽然入体不深,不过也让洛天难受无比,因为那些隐含可怕真力的绣花针竟然在破坏他体内的真力,就像一滴墨汁滴在了清水里,在迅速的污染,洛天浑身的真力猛的一震,把这些绣花针给震出体外,同时逼出体内的那些作乱的真力,暗叫一声好险,如果不是有了五禽虚影防御,即使自己到了入圣后期和她同等级的存在,也不见得是东方不败的对手,还是有些小看此人了。

    “你还真出乎我的意外,这样都没有杀掉你。”看到洛天竟然从自己精心布置下的绝杀阵中脱身出来,东方不败微微吃惊,刚才她可是用了全力,几乎把所有的真力都用上了,竟然没有拿下洛天,这让她有些不可思议。

    “死人妖,现在该我了吧。”洛天大喝,刚才可是狼狈不已,算是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差点没有着了她的道,现在他要反扑了。

    “捻花手。”东方不败再次施展出来,只不过真力似乎有些枯竭,真力花朵不像先前那么多了,只有十几朵而已。

    “又来?太极圆转!”洛天看到这个女人又来这一招,顿时身体轻揉,双肩下沉,动作似慢非快,竟然施展出了太极中的太极圆转,以柔克刚,借力打力,攻过来的真力花朵竟然被洛天拉了过来,脱离了她的真力掌握。

    “去!”洛天双掌齐推,对着东方不败就轰了过去。

    “你……想不到你的功夫如此驳杂。”东方不败不由的脸色一变,自己凝聚起来的真力花朵,竟然被他用太极圆转给破解了,甚至还攻向了自己,于是双手一挥,一圈,那些真力花朵朵,竟然重新掌控在她的手里。

    “嗖!”洛天也不答话,身形一下子窜了过来,对着东方不败就砸了下来,他感觉还是拳头好使,爽快,在和东方不败对决中,他突然有了一丝明悟,只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即失,似乎看到了某种拳法的影子,想抓又抓不到。

    “给我去死!”东方不败此刻身形如同穿花蝴蝶,翩翩起舞,真力涌动下,对着洛天连弹,其中又夹杂着数不清的掌影,似虚非实,恐怖异常,洛天不管不顾,拼着被这个人妖射中的危险,也要重伤于她。

    “嗤嗤,嗤嗤。”

    “呯呯呯。”

    两人终于展开了近战,洛天被绣花针刺破了多处,不过只是破了皮肤,根本不能入体,而且他现在真力如海,一招一式都是信手捻来,威力强大。

    “好浑厚的真力。”东方不败和对洛天硬碰硬,终于吃了亏,脸色有些苍白,衣裙有些凌乱,而洛天也不好受,他现在也是强掌,司天殿的副殿主非同小可,而且这个女人的绣花会让他有些忌惮,还有那真力花朵,如果一直周旋之下,结果还不怎么样呢。

    “刺啦”洛天一把把东方不败的衣裙给撕下来一大片,露出肩膀那如雪般的皮肤。

    “死!”东方不败现在早已经没有了那种气质超然,霸气无双的模样,变得有些疯狂羞怒,章法也有些乱了,素掌吞吐不定,对着洛天就拍了过来。

    “呯”的一声印在了洛天的胸口上,洛天发出一声闷哼,同时自己的拳头也砸在了她的小腹上,同时顺手一带,又扯下了一大片衣裙,现在东方不败上面几乎全光,只有一件红色的纹身。

    “说实话,你长的真不错,可惜是个人妖,唉。”洛天看了一眼东方,抓住那片衣裙闻了一下,又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一把扔掉。

    “此人的防御为何如此之强,很明显根本不是防弹衣。”东方不败只感觉刚才那一掌如同拍在皮皮革上,真力迅速分散,根本对洛天造成不了伤害,又见此人对自己抓来,着手之处,竟然是下面的衣裙,不由的又羞又恼,素手一翻,抓着了洛天的手腕,另一只手对着洛天的脸就煽了过来。

    “哼。”洛天冷哼,抓着了她的这只手,同时脚下一勾,两人一下子滚倒在地上,呯呯的撕扯乱打一气,两大高手,打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街头混子一样的打斗,一是两人的真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二是东方不败此刻完全的失去了理智,高高在上的司天殿的副殿主,受人尊重,生杀大权掌握在手里,什么时候被一个男人如此猥琐过,让她怒火攻心。

    “嚎……”这时洛天不由的发出一声惨叫,这个东方不败竟然张开那性感的红唇咬着了洛天的耳朵,咬的他直跳急,虽然香气如兰,身体柔绵,不过洛天一想到这是一个人妖,不由的恶心的想吐,偏偏东方不败还死不松口。疼的洛天的跳急。

    “啊……”不败此刻也发出一声娇呼,洛天大手用力的抓向她,竟然要捏爆她,让她忍不住吃疼。

    “想不到隆起的疼痛感也这么强。”洛天心里一呆,本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却是想不到这么见效。

    “你放开我。”东方不败眼中竟然含着泪花,幽恨无比。

    “不放,捏着很舒服,我要让你真正的回归正统,重新变回男人。”洛天咬牙切齿的捏着,还别说,还不错。

    “王八蛋,我杀了你。”东方不败此刻带着哭腔,一狠心对着洛天又咬了下去,这次是咬的他的脖子。

    “你这个死人妖。”洛天吓了一大跳,想抱着她把她摔开,却是想不到东方不败咬着不放,两人在地下滚来滚去,一声狼叫一声娇呼,谁也不松手,不知不觉竟然滚到了山涧边上。

    “呼啦……”上面的石子滚落下深涧,洛天大惊,“死人妖,快放手,你想死不成?”

    “王八蛋,不能杀你,就和你同归于尽。”东方不败一狠,死死的抱着洛天向着山涧滚了下来。

    “死人妖,我靠……”洛天此刻惊怒交加,心惊胆寒,他只想杀了这个女人,绝没有想过要和她一起死,毕竟自己还有女人和兄弟,想不到这个人妖这么狠。

    耳边风声呼啸而过,两人的身体急速的下坠,直直的向着深涧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