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亏大了,他第一次知道风声在耳边呼啸过是什么感觉,饶是他功夫盖世,真力浩瀚如海,也无济于事,这个四周如井的山涧不知道有多深,东方不败这个该死的人妖死死的抱着他,要和他同归于尽,即使在下坠中,也不松开,两人在一起,更是加大了坠落的速度,嗖嗖的往下落,越来越快,洛天学问不高,不过也知道这是加速度的原因,直到最后,两人摔到涧底,即使下面是草地,是水面,也万不能幸免,毕竟下坠的速度和力量太大了。

    “可怜我堂堂的逍遥王,最后竟然和一个人妖同归于尽,还有那么多的女人需要我照顾,兰兰那个丫头还答应给我生儿子呢,还有水月门的冰水慈,冰水烟这对一枝双胞姐妹,还没有尝到是什么滋味……”

    下坠的落下胡思乱想,在这一刻,他的头脑特别的清晰,自己经历过的事如同放电影一般,飞快的在脑海中掠过,清晰无比,师父那个无良老头在山林里追着自己打,逼自己练功,后进得军营龙魂,成为逍遥王,征战南北,痛快淋漓,后自己的手下兼兄弟青龙遇难,接着脱离军营,来到东昌,遇到了裴容,然后就是黄三,周奉天,还有玉面狐狸……

    一幕幕,闪现在自己的脑海,有人说,一个人在临近死亡的时候,头脑会特别的清晰,会把一生中所有的事想到一遍,回味前世今生,做个了断,也不枉在这个世上走上一遭。

    “自己真的要死了么?不,我不能死,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不能就这做死了,太不值了……”洛天大呼,不过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一股狂风灌进了自己的嘴里,噎的他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低头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紧紧抱着自己的东方不败也在望着自己,眼中除了清冷和决绝外,还有一丝对死亡的恐惧,面对这种情况,任何人对都会有死的惧怕,对生的留恋,洛天是,东方不败同样也是。

    两人眼神对望,竟然生出相同的感觉,那就是在绝境中搏得一丝生机,不然的话两人必死无疑。

    低头看向下落不知道还有多深的山涧,下面灰色的雾气弥漫,不知道有多深,洛天突然心生感觉,眼力出奇的强大,隐约看到下面有一个突起的什么物件,虽然太高,看不清楚,不过直接感觉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

    “刺啦。”

    在空中,洛天费力的一把把东方不败的托地红色长裙给扯了下来,这一下子让东方不败的身上光洁溜溜了,只有一套同样红色的内衣,却是不足以覆盖她那雪白的身体,东方不败瞪向洛天,张了张口,一口狂风灌了进去,硬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洛天不知道这个人妖要说什么,反正不是夸自己就是了,这个时候,他也来不及多想,毕竟下坠的速度太快,眼看着已经到了那隐约的突出特上了,可以看的出是一棵伸出山涧壁外的老松,枝干皲裂,不知道生了多少年份了,有人的手臂粗细。

    “拿着这一头……”洛天用眼神示意东方不败,这个人妖虽然此刻恨不得要杀了洛天,不过她也是心思聪慧的人物,往下面看了一眼,顿时明白洛天的意思,不由分说,抓过衣裙的一头,而洛天则是同样如此,此刻两人灌注了真力,死死的抓住这个相当于绳子的衣裙,也幸好东方不败的托地长裙极长,足有三四米,虽然上身被洛天已经撕下了一截,不过剩下的仍然很长,这就够了。

    眼看着两人正下面的古松瞬间即至,洛天知道这唯一的机会到来了,当下,猛然一推东方不败,顿时两人分开,中间的那根红裙绳子对着那个古松枝干就压了下来。

    “生死存亡就在此一举了,希望可以缓冲下冲的压力……”就在红裙绳子压向古松的那一刻,这是洛天心里唯一的想法,同时催动真力,抓紧了那根红裙绳子。

    幸好两人时机掌握的极好,两人中间的那个绳子终于搭在了上面,只不过可惜的,两人下坠的力道太过巨大,古松发出咔嚓一声响,出现了明显的裂纹,摇摇欲坠,总算缓冲了一下冲势,只不过东方不败准备的还是不充足,或者说她的实力到洛天毕竟差了一些,下坠力道极大,突然一下子被阻,真力不济,绳子一下子脱手,不由的惊叫一声,身体再次向着下面掉去。

    “喂,你这个死人妖,抓紧,我被你害死了……”洛天大惊失色,本来还以为得救了,却是想不到东方不败竟然脱手了,东方不败一脱手掉落下来,他自然也是飞速下落。

    “死人妖,老子这是上辈子欠你的啊……”洛天心里咒骂着,身体急速落下,再次开始加速。

    “噗通,噗通……”先后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东方不败和洛天分别掉落在了地上,先后晕了过去。

    “似乎距离那棵松树并不是太高……”这是洛天最后晕过去前的想法。

    此刻,天容大酒店已经一片平静,秋日早上的阳光照耀着酒店前面的广场,暖意融融,那些忍者除了先前被朱雀给击毙掉外,其他的一个也没有逃掉,全部被废,然后被警方给带走了,这些人的身份敏感,裴容也不想当众再杀人,所以交给官方是最好处理方法。

    “前辈,功夫高深,让人佩服,这次可是出了大力了,对了,我听我大哥说,你以前不是叫做砍柴老人么?怎么现在却是拿着一把血斧?”

    大事搞定,白虎虽然受了伤,不过得到了武者经验不少,心里很是高兴,此刻拉着血斧老人疑惑的问道。

    “咳,小友不要提了,以前砍柴是拿的柴刀,只不过那把刀废了,后来又找到了这把斧头……”血斧老人苦笑道。

    “原来是这样……”白虎焕然大悟。

    “阿弥托佛,真是痛快,降妖伏魔的感觉真的……很好……”这是法海和尚凑了过来,双手合十道,刚才他一力废了一个同境界的高手,自信心和自尊都开始飙升。

    “对方竟然派来的忍者,看来这件事和岛国有关,难道天堂组织总部属于岛国?”此刻李连英面色有些凝重,他比法海要考虑深的多,毕竟这些人实力很强,如果不是血斧老人在场,他和法海又得灰头土脸,弄不得饮恨当场也说不定。

    “不一定,我听小天说过,他上次保护一个大科学家,曾得罪过岛国的特工组织稻田社,杀过他们的人,这些人能找来寻仇,应该和天堂组织无关,只不过是凑巧而已……”裴容同样的面色凝重,并没有把这些人处理了而开心。

    “华夏地大物博,东昌又是一个华夏不起眼的小地方,对方怎么会这么快找到这里?”朱雀提出自己的疑惑。

    “有道理,难道有人通风报信不成?”白虎看了一眼朱雀同样疑惑的说道,他和朱雀都是龙魂的精英出身,善于侦查和分析,总感觉这些岛国忍者来的有些突然。

    众人对视一眼,也感觉两人的分晰有道理,朱雀正要说什么,这个时候,酒店门口停下了一辆车,是上官飞燕的,此女和蓝雅,王晓涵三人走了过来。

    “容姐,洛天呢,我看到他的留言说是酒店有事要处理,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来了,事情是这样……”裴容向上官飞燕三人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那洛天呢?”上官飞燕听了竟然有岛国的忍者来这里,一下子想到了不少的事情,她是刑警出身,分析能力并不比白虎和朱雀弱,也感觉这件事并不定是天堂组织,而是岛国特工组织,毕竟这个稻田社会背后的势力是武藏家族,那是一个忍者家族,只是上官飞燕最后还是问道,她很关心他,迫切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天?我早告诉他了,我感觉他已经来了,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看到他出现?”上官飞燕一提醒,裴容这才想起来,自始至终洛天并没有出现,这让她也有些疑惑。

    李连英此刻也有些疑惑,沉思了一下:“以洛小友的能力,赶到这里不会超过十分钟,到现在没有出现,难道他发现了什么情况了?”

    “有这个可能,实不相瞒,老夫刚才在和那些忍者打斗中,曾感觉到有一股强悍的气息,只不过一闪而没,当时老夫还以为是错觉,难道真的有高手在附近,而小友去追了?”血斧老人毕竟是入圣中期的高手,感知方面比李连英和法海更要锐敏。

    “在什么方向?”上官飞燕急忙问道。

    “那里!”血斧老人一指酒店的侧前方,那里正挨着高速路的地下隧道。

    “去看看……”上官飞燕不由分说,就迈步走了过去,而血斧老人,白虎,朱雀等人也跟了过去。

    “大体应该就是在这个方向,因为凭我的感知力,此人离的太近,我绝对能确切的感觉到,应该正好在我感觉的临界点……”血斧老人指着前面凝重的说道。

    血斧老人并没有说完,上官飞燕,白虎还有朱雀已经走了过去,仔细查探了起来。

    “这里确实有人潜伏在这里,不是大哥……”白虎和朱雀这两个侦查高手很肯定的说道。

    “洛天他也来过,这是他的鞋底,我给他买的鞋子,朴酥里胶的……”上官飞燕身体侧俯在地,认真的查看着那几不可见的脚印又轻轻的凑过去闻了一下,肯定的说道。

    “不好,大哥一定是遇到高手了,追下去……”白虎冷酷的说道,抬脚就走。却是被朱雀一把拉住了他:“你身上有伤,我和她一起去吧,有消息及时通知你……”

    “这样也好,金虎你不要去了,让燕子和紫妍两人去吧……”裴容想了一下说道,白虎点点头:“那好,你们小心点……”

    朱雀和上官飞燕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顺着线索就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