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18章 众人悲恸
    朱雀和上官飞燕都是侦查高手,两人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追踪,终于来到了那处禁地。

    “两位女娃,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们啊,这里千万不能进去,据说这里闹鬼,阴气很重……”

    山涧外围五百多米一处铁链围栏处,那个看守这里的老大爷看到朱雀和上官飞燕过来,急忙上前阻拦,老人年纪很大了,脸上的皱纹很深,双手连说带比划,态度很是真诚。

    “老大爷,我们只是进去找人,一会就出来……”上官飞燕听了这个老人的话,不由的一怔,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她和朱雀是一路追过来的,洛天肯定是进了这里面。

    “不,不行,两个女娃不管找什么人也不能进去,这里每天阴气很重,有许多好奇的人来这里,不过从来没有再出来过,而且你们……”这个老人急急的拦着她们两个说什么也不让进。

    “啪……”的一声,面色冷艳的朱雀抬手就把这个老头给砍晕了。

    “喂,对老人你也下手?”上官飞燕没有想到朱雀如此干脆利落。

    “找大哥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又没有杀他,只是晕倒而已,你认为凭你的口才能说动这个老头么?”朱雀单手提着这个晕倒的老头,把他小心的放在一边,然后看了一眼上官飞燕哼道:“走吧……”

    “嗯……”上官飞燕点点头,跟在朱雀的后面向着里面走去,她承认在果断方面还是比不上这个朱雀。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阴气这么重……”上官飞燕打量着这里,这里一处很荒凉的地带,云雾很低,湿气很重,不但如此,有一种阵阵的阴气让她感觉脊背发寒,大白天的也让她有种如同身处太平间的感觉。

    “很显然,这里附近死过人,而且死的还不是一个,所以才会产生这么重的阴气……”朱雀淡淡的说道,虽然艳阳高照,也让她感觉后背有点发寒,冷嗖嗖的。

    上官飞燕点点头,看了一眼朱雀:“这个我明白,据说人死后,会有阴气,聚而不散,就会容易生出一些不而思议的东西,有的时候连科学也解释不清,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案子,就是鬼宅,其实就是阴气过重,产生的场能凝聚而形成的一种像真实的幻像。”

    “你懂的还不少……”朱雀扫视着地面,抬头看了一眼上官飞燕道。

    “那是,这都是小儿科,当年在警校……”

    “在这里……”没有等上官飞燕说完,朱雀打断了她,此地干燥,地面都是石头,所以很难留下线索,不过随着两人的走近,终于发现了洛天和东方不败还有胡连山打斗的场地,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上面血迹斑斑。

    “好惨烈……”看到这痕迹,上官飞燕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眼中充满深深的担忧,一股不好的预感充斥着她的内心。

    “洛天,你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啊……”上官飞燕只感觉一阵阵心如刀绞,如同刀割一般,那种茫然无助的浓浓的失落感终于让她感觉到洛天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她不能失去他,永远不能!

    只不过朱雀的一声凄楚的“大哥”让上官飞燕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此刻朱雀站在山涧边沿地带,看着地下凌乱的痕迹直到山涧,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根据自己的侦查技术,她一眼看出,从这里肯定是有人滚了下去,压倒了崖边的一些小草。

    “不,不会的,他不会出事的,他一定不会出事的……”上官飞燕看到这里,突然头脑懵了一下,只感觉脑子像是炸开了一般,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神经质般的尖叫,语无伦次的说着,眼神充满了痛苦,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天堂组织,一定是天堂组织的人干的……”朱雀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无比,杀意在心中酝酿,拳头握得格格直响,洛天对上官飞燕重要,不过对她同样重要,与其说自己是洛天的手下,不如说是洛天的妹子,感情并不比上官飞燕差。

    “等我,我一定找到你……”上官飞燕脸色苍白无比,喃喃自语,身体如同被抽空了灵魂一般,机械的来到山涧边,就要往下跳,这个打击如同五雷轰顶,一下子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整个世界变成了昏暗的颜色。

    “干什么,你疯了?”朱雀一把拉住有些神魂失守的上官飞燕当头棒喝道。

    “我要去找他,我要下去,你不要管我……”上官飞燕如同疯了一般,一把推开朱雀就要往下跳,巨大的悲痛让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只想下去找到洛天。

    “回来……”朱雀幸亏比上官飞燕高,手一翻一缠,一个缠手上官飞燕给拉了回来,劈头冷喝:“你这样跳下去只会死,只能做无谓的牺牲,也许掉下去的不是大哥呢,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你给我冷静点……”朱雀安慰着上官飞燕,可是她却是知道,那种机率太小了,她的大哥洛天很大的可能是从这里掉下去了,这里四面如井,直上直下,深不见底,阴气森森。

    “如果大哥是从这里掉去,那……”朱雀不敢想下去了,只感觉胸口像是被人重击了一下,堵的要命。

    “不管如何,我一定把他救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上官飞燕被朱雀抱着安慰着,心境也冷静下来,只是心里痛的要命,望着深不见底的山涧痛苦的说道。

    “回去再想办法,我相信大哥吉人自有天相……”朱雀虽然心里悲痛,不过还是很冷静,想了一下说道,拉着上官飞燕先离开这里再说,回去再想办法。

    “燕子,紫妍,你们回来了,小天呢,找到他了吗?”

    酒店里,裴容,兰兰,还有李连英他们还在等着两人的消息,看到两人回来,裴容急忙上前问道,眼里满是关心,而兰兰也是睁着大眼睛望着二女,有些及不可待。

    “咳,容姐,大哥他很好,一会就回来了……”朱雀勉强挤出一丝笑脸说道,在路上,她和上官飞燕就商量好了,这件事先暂时不能让裴容和兰兰知道,免得大家伤心。

    “是么?燕子……”裴容是一个极度心细的女人,看到朱雀说话有些吞吐,脸色有异,而上官飞燕更是一脸的哀伤,这等模样哪里瞒得过她,于是转头望向上官飞燕。

    “是……是的,容姐!”上官飞燕面色悲痛,沉声答道。

    “你说慌,告诉小天到底怎么了?”裴容心里咯噔一跳,猛的问道。

    “他……掉进了悬崖,生死不知!”上官飞燕装不下去了,泪水开始滚落,哽咽道。

    “什么?”众人听了大吃一惊,白虎,李连英还有法海顿时如遭雷击,一下子呆立当场,而兰兰大张着嘴巴,满眼的不可思议,半天没有出声,神色有些吓人,最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天……”裴容只感觉天玄地转,摇摇欲坠,脸色瞬间苍白无比,没有一点血色,一股逆血上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晕了过去。

    “容姐……”众人齐呼,顿时手忙脚乱,急忙把她抬起了房间里。

    “前辈,我姐怎么样了?”

    血斧老人在为裴容把脉,然后站了起来,脸色不是很好看,白虎和朱雀同时问道。

    血斧老人看了二人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两位放心,这个女娃只是气血上涌,一时晕了过去而已,并不碍事……”

    “天哥,天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我还要为你生孩子,哇……”兰兰此刻眼神呆滞,喃喃自语,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然后拼命的拉着上官飞燕的手:“燕子姐,带我去,我要去看看天哥,你是不是骗我的,是不是骗我的,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肯定是骗我的,我答应你一定不和你吵了,带我去,带我去啊!”

    看着兰兰这个样子,上官飞燕任凭她拉着自己的手,泪水哗哗的流着,心里在滴血。

    一时间,酒店陷入一片惨淡当中,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

    “天……堂……组……织!”白虎眼睛血红,咬着钢牙,一字一顿的说道,身上的气息不可遏制,如同一头疯狂,拳头握得格格直响,转身就要冲出去。

    “小友,你干什么去?你知道天堂在哪里么?知道都有什么人么?”李连英一把抓住白虎的肩膀把他拽了回来。

    “那你说要做什么,现在大哥坠入山涧,生死末卜,我要杀尽天堂组织所有的人!”白虎冲李连英咆哮道,失去了理智。

    “如果知道他们在哪里,不需要你说,老夫拼着这条老命也会赶去,可是我们现在不知道对方在哪里,而且现在酒店不能离开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小友明白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李连英神色哀伤的呵斥道,他和洛天认识时间较长,两人早已有了很深的感情,现在听到这个噩耗,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阿弥托佛,洛施主绝不是早夭之相,贫僧相信他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法海神色黯然,双手合十道。

    看了一眼法海,血斧老人再次说道:“李兄说的有道理,现在我们是方面是保住酒店,防止被人偷袭,另一方面想尽办法把洛小友救出来,生见人,死见尸,另外这件事目前先不要扩大,免得节外生枝……”

    此刻朱雀和白虎还有上官飞燕已经乱了方寸,听血斧老人的话有道理,于是沉重的点点头。

    只不过血斧老人有一句话并没有说,那就是那处禁地,他也曾经过去,对于那里有所了解,不仅仅是阴气很重,四面如井,深不可测那么简单,而且山涧下面有凌厉如刀的旋风,即使直升机下去,也会被绞碎,洛天掉下去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