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不是龙魂的逍遥王,可以说为了国家,和不少的敌对势力斗争,杀过不少的人,到底杀了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不过当他艰难的来到那一堆堆黑幽幽的物体前,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吃一惊。

    这些一堆一堆像小山一样的东西竟然是尸骨,全部都是尸骨,白骨森森,其中夹杂着碎布衣服,看大小和形象,似乎有老人,女人,还有孩子,只不过年代太远,早已没有了血肉,只剩下那些失去光泽的白骨,阴气森森,最少也有数百人上上千人。

    一堆挨着一堆,让人头皮发麻,在这昏环的绝地,出现这些白骨,不说要一般人,就是洛天也感觉后背冷飕飕的,不寒而立。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而且看起来许多骨头断裂,尸首分离,难怪阴气森森……”洛天望着这些骨山,面色凝重无比,轻声自语,抬头看了一眼那早已看不到的灰蒙的“井口”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从上面掉下来的,或者说是被人推下来的,绝不可能是失足,毕竟不可能这么多人失足。

    “不但是绝地,还是千人埋葬地……”

    洛天自语,面色凝重,轻皱眉着眉头,他可以断定,这是一批无辜者,具体怎么死的他也能猜到作九不离十。

    再次看了一眼那些骨山,洛天深深的叹息,冲他们默哀了一下,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艰难的绕过这些骨山,四下的转悠起来。

    他要查看到这里每一处,不然不放心,毕竟在这里,他知道短时间内是出不去了,甚至一辈子都会困在这里,目前急需要解决的就是水和吃的,只不过这里尸气很重,阴气森森,寂静无比,似乎根本没有活物,这让洛天有些无奈,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一些水喝。

    这些平常之物,目前对他来说是太宝贵了,有人做过试验,人不吃东西可以撑过七天,不过如果没有水的话,连五天都撑不到,因为它会让身体的机能因为缺水而发生衰竭,紊乱,后果很严重。

    这个地方不大,洛天虽然走路艰难,不过也只是花了近二十分钟就巡视完了,让他很是失望,这里除了那些尸骨,还有一些破烂的衣服、发着发霉烂的气息外,几乎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些青草,乱石。

    只不过这些青草青的有些可怕,翠绿的似乎要滴出水来,而且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难道是因为这里的尸气所影响?”

    洛天抓了一把草拿在手里仔细的查看着,添了添有些干裂的嘴唇,恨不得一口吞下去,一天了,和东方不败还有胡连山大战,又掉进了这里,早已经是又累又饿,又渴,只不过洛天并没有动这些小草,看起来可爱的小草,却是有一股作呕的味道。

    除了这些外,就是一些长着苔藓的大石头,还有地上不少的碎石,四周石壁光滑如镜,不要说洛天现在受伤,即使全盛时候的他,也上不去,太高了,除非他会飞。

    在巡视时,洛天发现了那个胡连山的尸体,这小子可没有他和东方不败这么好运,早已经摔的身体碎裂,成了一摊烂泥。

    最后洛天来到了东方不败的面前,发些她的身体在不停的抽搐,脸色有些发青。

    “喂,你怎么了?告诉我,不要装死啊,我还想找个人陪我说话呢……”洛天走上前,蹲下伸手拍打着她的脸,毕竟洛天对她不了解,怕这个人妖搞鬼,他现在不想杀她,不过这个人妖可是一直想杀他啊,正可谓是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

    “我可能中毒了……”东方不败本来快要晕迷了,却是被洛天给拍醒了,看向洛天,眼中此刻没有了那种滔天的杀意,变得有些虚弱不堪,有力无力的轻声说道。

    “中毒?怎么会中毒,我怎么没事?”洛天不由的一怔,仔细观看着这个人妖,那白晰绝美的面孔围绕着一层青色的气体,身上的皮肤似乎也有点变了颜色。

    “尸气?难道是尸气?”洛天看她不像是装的,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自己的身体可是经过师父那个老头子用各种药材泡过的,号称百毒不侵,也许抵挡不住一些奇毒,不过一般的毒气还是可以抵挡的。

    想到这里,洛天在身上的口袋里四处摸了起来,幸好童飞兄妹从药王谷带来了不少的解毒丹什么的,他带了一些,虽然激战过,又从上面掉了下来,不过还没有丢,除此之外,洛天还找到了他的打火机及烟,这让他一阵兴奋,天气越来越暗了,站在对面几乎看不到,而且越来越冷,两人的取暖都成了问题,现在有了打火机,等会倒可以升一堆火,不然的话,饿不死,渴不死,也会冻死。

    “来,把这个东西吃了……”洛天取出一颗解毒丹放在东方不败的嘴边说道。

    “这是……什么东西?”东方不败有些警惕的望着洛天。

    “解毒的,快吃吧,你这个人妖,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不杀你,竟然还要救你,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洛天郁闷的瞪了她一眼哼道。

    东方不败哼了一声,不过听到洛天如此说,她倒也相信了,不然的话,凭自己现在这种状况,这个男人想对自己做什么,甚至杀自己,那是举手之劳,所以他现在没有必要忽悠自己,轻张性感的小口,把那枚丹药费力的吞了下去,丹药入口即化,不得不说药王孔胜实在是厉害,立杆见影,很明显东方不败的身上的那些青气减了许多,脸色也有了一丝红晕。

    看到东方不败好转,洛天撇了撇嘴,也不去管她,转身又薴蹒跚着离开了。

    看着洛天的背,东方不败突然心里有种害怕的感觉,她很害怕这个男人离开后不再回来了,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她虽然是强者,不过毕竟也是女人,艰难的抬起头,看到那个人影在那里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妈的,老子容易吗?骨头都断了,还得照顾你……”洛天心里有些郁闷的回来了,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些干柴,还有一些带血的衣服,东方不败一眼就认出这是那个胡连山的,却是被洛天胡乱的穿在了身上,毕竟现在他的实力没有恢复,虚弱的很,也需要抵挡这里的阴冷。

    另外让东方不败有些心暖的是,洛天把她那件红色的长裙也找到了,给盖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仍然挡不住这里的阴冷,不过毕竟好多了,最起码自己的身体不需要暴露在空气中了,也让自己找回了一些尊严。

    “喂,刚才不是还爬着拿石头砸我吗?现在怎么起不来了?想暖和,自己就爬过来吧,我可是没有力气拉你了,哥的骨头都断了……”

    找了一处两面有石头的地方洛天用打火机升起了一堆火,顿时势量四溢,感觉暖和了许多,费力的靠在石头上,抽着烟,看到远处还躺在那里的东方不败出言道。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东方不败躺在那里神色有些复杂的想着。

    “唉……”洛天看到这个人妖挣扎了一下硬是没有爬起来,只是拄着树技慢慢的走过去,把她费劲的给托了过来。

    “谢谢!”东方不败半靠在一块石头上,身上盖着撕破的红裙,望着洛天,神色复杂,犹豫了一下,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不客气,救你,不为别的,只想有个喘气的陪我说说话,不高兴也可以踢你两脚,扒扒你的衣服,解解闷而已……”

    洛天白了一眼东方不败,拿着木棍挑弄着这堆篝火,让它烧的更旺一些,通红的火苗,映着洛天那棱角分明的脸型,然后拿起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破碗,里面放着一些水,端起来喝了一口,皱了一下眉头,砸吧了一下嘴,看了一眼东方不败,然后把碗小心的放在自己的身边,看到东方不败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添了一下那干裂的嘴唇,想说什么,却把目光望向别处。

    “想喝吗?”洛天突然问道。

    “嗯?嗯!”东方不败再也不能矜持了,饶是她高傲无比,冷艳绝代,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嗓子都已经冒烟了,对于水的渴望,让她放下了高傲的姿态。

    洛天拿着那个破碗却是被他擦的很干净,小心的端到她的嘴边,水有点异味,东方不败轻轻一皱眉,不过还是急不可待的一下子灌了一下大口。

    “噗嗤……”

    一口没有咽下去,却是喷在了洛天的脸上。

    “混蛋,你给我喝的什么?”东方不败顿时大怒,杏眼圆睁。幸好她不能动,不然的话,绝对会暴起杀向洛天。

    “尿啊,你这个人妖,不喝不要浪费好不好?告诉你这里连一点水也没有,这可是救命的东西……”洛天一下子把碗端开,呼啦了一下脸,甚至还不舍的用舌头添了添,不舍得浪费的模样,看的东方不败直想吐,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混蛋竟然喂她尿喝。

    “你自己留着喝吧……”东方不败死也不愿意喝这个东西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天,然后闭上了眼睛。

    “切,糟蹋了这么多,想喝也没有了……”洛天不由的心疼的说道,他经历过野外极限生存,为了求生,他什么都能吃,蛇,青蛙,老鼠,臭水沟的水,自己的尿……洛天知道在有的环境下要想活下去,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