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36章 众人欢喜
    朱雀是白虎的女人,现在大哥洛天离逝,他心中伤心愤怒无比,本来就够他闹心的了,这一从会议室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女人朱雀抱着一个野男人,这让白虎如何不气,顿时火气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不由分说,一击高力鞭腿,对着洛天就劈了下来。

    “虎子,住手!”朱雀大惊,急忙大叫。

    “你小子的功无见长啊……”洛天推开朱雀,一双明亮的眼睛望向了白虎。

    “大……哥!”白虎一呆,那只脚生生的停在了洛天的头前,睁大眼睛狐疑的望着洛天,终于认了出来,哈哈大笑,接着泪水就流了下来。

    “大哥!你怎么还……”白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上前一把抱住洛天,激动的浑身发抖,眼泪怎么也制不住。

    一边的李连英和法海开始也很是疑惑,毕竟现在洛天的这身衣服太土了,像打渔的,而且头发也很长,很乱,胡子拉喳的,根本和以前的他大变样,而且也消瘦了许多。

    “我还活着是吧,你小子,话都不会说了是吧……”洛天笑着捶了白虎一拳,把这小子推开了,泪水都把自己的肩膀给打湿了,让他有些郁闷,不过心里却是温暖的很。

    “小友,真的是你?想不到,想不到啊,好好,哈哈哈……”李连英终于确定这是洛天,如假包换,禁不住的老怀欣慰,眼睛也有些泛红,早上他可是带着兰兰这个丫头去祭奠他,想不到晚上就回来了,这也太灵了吧。

    “李老,当然是我……”洛天微笑道。

    “佛弥托佛,施主莫非是灵魂归来……”法海张大着嘴巴,上前捏了捏洛天的胳膊,又捏了捏洛天的脸,感觉有血有肉,心跳正常,“是真的,竟然是真的,贫僧这几天一直为施主超度,想不到佛祖真的显灵了……”法海双手合十道,眼中掩饰不住喜色。

    “你这个和尚,什么佛祖不佛祖的,少胡诌……”洛天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法海的光头,哈哈大笑,这些人为他担心了,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了。

    “奇迹,简直是奇迹,小友,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头七,早上我还带着兰兰那个丫头去祭拜你呢……”李连英擦了一下眼角的老泪,亲切的拉着洛天看个没完,他仍然不相信洛天竟然真的活着回来了,说话有些语无论次。

    “哦,那些祭品是兰兰弄的……”洛天不由的一愣,他想不到这个丫头这么有心,最后却是救了他和东方不败两人,实在是天意,看来自己的这个小萝莉也是他的福星啊。

    “是……是啊,不过风太大了,把香案都给刮倒了,开始还以为不吉利……”李连英苦笑道。

    “吉利,太吉利了,呵呵……”洛天哈哈大笑道。

    “是么?”李连英不明所以,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大哥,去楼上吧,容姐病了,总咳血,拒绝吃药……”这时朱雀来到洛天面前轻声说道。

    洛天的神色顿时黯然下来,点点头:“好,走,一起上去吧……”然后带头向电梯走去,看朱雀的神色不是很好看,裴容的病应该很严重才对,所以洛天不敢耽误。

    “天哥好……”前台的服务员,并不太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只是好几天没有见到这个天哥了,这一回来,竟然弄的像个野人一样,不过心情似乎不错,于是急忙上前打招呼。

    “嗯……”洛天点点头,急匆匆的进了电梯。

    “小友,你坠崖后,容女娃这几天一直咳血,茶不思,饭不想,童燕兄妹一直在照顾她,可是她的病在心里,现在你来了,就好了,就好了……”李连英在电梯里感叹的说道,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裴容为了洛天如此痴情。

    “还是,这件事容姐说不要对外公布,要保住这个秘密,怕天堂组织的人趁虚而入,所以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就连那个玉面狐狸也刚知道,刚刚来过,心情很是悲伤,她要组织暗影所有的成员进军海外,展开刺杀行动,要让天堂为大哥你陪葬,现在你既然回来了,我想还是从长计议吧,一会给她打个电话……”朱雀委婉的建议道。

    洛天点点头:“先看容姐!”

    “姐,我求求你把药吃了吧,你又咳血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呜呜……”洛天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兰兰在房间里呜呜的哭泣着让裴容吃药。

    “天哥死了,你不能再有事了,姐我们一起为天哥守寡好不好,我们要好好的活下去,你要和我作伴啊……”兰兰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声音悲凄,如同杜鹃泣血,让人黯然落泪。

    “你这个丫头,谁说我死了!该打屁股!”洛天推门就走了进来。

    “哇,啊!鬼啊!你不要过来,你……”

    看到突然出现的洛天,兰兰直接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发出一声尖叫,惊慌的望着像是野人一样的洛天怎么也不敢相信天哥竟然还活着。

    “小天!”

    本来在床上虚弱无比的棐容,此刻如同回光反照一般,以惊人的速度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就抱住了洛天。

    “容姐,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有死,我还活着……”

    看着短短几天,容光已经不在的裴容憔悴无比,嘴角还带着血迹,洛天这个钢铁般的汉子也禁不住的流下泪来,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喃喃的说道。

    “不,小天,不要这么说,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那里冷吗?寂寞吗?人死后是不是还有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有没有欺负你,今天是你的头七,想不到你真的回来了,姐好高兴,好高兴……”

    裴容唯恐失去洛天,抱着他语气颤抖的说着。洛天不由的一头黑线,看来容姐也是把自己当成了鬼了,只不过她并不害怕而已。

    “容姐,兰兰,大哥真的回来了,他没有死,是活生生的人啊……”白虎此刻咧嘴笑道,此刻的兰兰还靠着墙着,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切,有些害怕的模样,毕竟她早上刚祭拜完天哥,晚上就回来了,小丫头还小,要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什么?小天,你真的没有……”裴容的娇躯不由的狂震,推开洛天,抓着他的手,仔细的看着。

    “容姐,我没有死,不是鬼魂,我是真的回来了……”洛天轻轻的抚摸着裴容那憔悴无比的容艳心疼的说道。

    “不是鬼魂,是真的,没有死……”裴容似乎才回过神来,喜极而泣,她刚才一直以为是幻觉,一直以为洛天是鬼魂,想不到竟然是真真切切的大活人,让她想不到,也不敢想。

    “哇卡卡,天哥,你真的是活的啊,呜呜,还有温度,是真的,是真的,呜呜……”兰兰一下子扑了上来,把裴容都挤到了一边,抱着洛天又哭又笑,看的众人又感动又好笑。

    “好了,丫头,你别咬啊……”洛天哭笑不得,为了辨别真伪,竟然下口了。

    “孩子,洛小友回来了,一切都好了,不要哭了……”李连英上前微笑着说道。

    “天哥,你能回来太好了,容姐不吃药,您劝劝他……”这时童燕也上前带着泪花笑道,这等不可思议的事竟然发生了,让她震惊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容姐,你要吃药知道吗?”洛天微笑着再次拉着裴容,想让她躺在床上。

    “小天,姐的病好了,看到你什么者好了……”裴容带着泪花笑道,精神比开始好了百倍,却是紧紧的抓着洛天的手,她怕这一切都是梦,只要自己一松手,洛天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洛天还是微笑着把裴容放在了床上,亲手喂她吃药,裴容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变得很乖巧很听话,眼中满含柔情,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洛天,而兰兰则是又哭又笑的陪在旁边。

    裴容虽然精神一下子大好,不过毕竟还是太虚弱了,洛天好不容易安顿了她,让她睡去,然后这才带着兰兰等人来到另一个房间里,把在山涧底部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略去了和东方不败其中暧昧的细节。

    “这个该死的东方不败,等我下次见到他,我弄死他……”白虎听了握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行了,别胡说,人家也不想这样,知道吗?”洛天瞪了一眼白虎喝道。白虎不由的一呆,看着这个大哥,嘴角微微一抽,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嘿嘿咧嘴一笑闭了嘴。

    “天哥,这么说,还是兰兰的那些祭品救了你们么?”兰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说道,惊喜的不可思议的小模样。

    “呵呵,确切的说是大风相助了小友,不把香案刮下山涧也不行啊……”李连英抚须笑道。

    “哼哼,才不是呢,是兰兰的诚意感动了上天好不好?我神机妙算,就知道天哥在下面饿的慌,大风不刮倒,我也会把香案给推下去的,嘿……”兰兰两眼有些红肿,此刻却是神气的叫嚷道,惹的众人一阵大笑,那种苦闷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