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50章 郁闷的信使
    “喂,你就是周无极么?”

    这个时候,童燕兄妹跑了过来,而童燕更是掐腰望着周无极瞪眼喝道。

    “你们两个退回去。”

    看到这对兄妹出来,孔胜狂然喝道,这对兄妹可是他药王谷末来的希望,万不可出现什么差错。

    “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再敢直呼老夫的名讳,老夫一掌毙了你。”周无极面色阴冷,盯着童燕冷声喝道,又向前跨了一步,身上的真力开始澎湃,大有童燕再敢顶撞,他马上进去杀人的架式。

    “哈哈哈,周无极,你好大的胆子,你敢进来杀一个看看,我可不敢保护我的师父把你碎尸万段。”童飞哈哈大笑上前一步说道。

    “你的师父?他?老夫一巴掌能拍死两个信不信?”周无极看向孔胜不屑的哼道,毕竟孔胜的实力到他是差的太远了,这个年轻人竟然拿他的师父吓唬自己,还真是好笑。

    “周无极,你听好了,这位是我的师父,不过我们兄妹两人还有另一个师父,嗯,他具体的名字我不知道,不过有人叫他逍遥前辈!”

    “逍遥前辈!”

    周无极一听,不由的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个名字像是一座山一样一直压在自己的心头,在京城慕容家族的寿宴上,此人抬手就击败了自己,就是他力挽狂澜,帮助了谢家,打垮了胡家,威震他们唐门,此人的恐怖实力让他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那是入圣后期的存在,一只手就可以轻松的拍翻自己,自己门派的弟子柳残阳就是得到了他的帮助,一举突破入圣中期,成为门中不可撼动的存在。

    更让周无极心惊的是,这个“逍遥前辈”背后的实力还很大,认识官方的人,特别是国安的,当时如果不是许丰年还有胡家求情,自己估计现在还在国安的“天井”里呆着呢,一想到那个小黑屋,让他头皮发麻,简直要发疯。

    周无极脸色阴晴不定,进退两难,他想不到药王谷的这两个年轻人竟然是那个“逍遥前辈”的弟子,这点周无极并没有怀疑,因为当时,那个“逍遥前辈”曾说过,他和药王谷曾有渊源,变相的警告他们唐门不要打药王谷的主意,却是被他忘在脑后,现在一下子被童飞给提了起来,让他背后的冷汗都湿透了。

    “可是,如果就这么退走,岂不是太没有面子,竟然被一个孩子吓退。”周无极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除非他一口气杀光这些人,不留活口,不然的话,一旦传到那个逍遥王的耳朵里,他必将遭受灾顶之灾。

    “还有啊,我这里有一封信,是交给你们门主的,本来我还想亲自去唐门一趟,既然你来了,就把这封信带走吧,我师父已经和你们门派过电话了,只是电话中说不清楚,所以又写了一封信,听说柳残阳是你们门内的代门主了,所以你随便交给其中的一个都行,谢谢啊。”

    童飞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接着从怀里取出一封信,示意了一下药王谷的一个弟子,此人接过,然后小心的越过几个毒阵,双手送给了周无极,然后极快的退了回来。

    周无极面色阴沉的看了一眼这个弟子,接过信,看着这封封印着的信,沉思不语,他不知道这封信到底写的什么,反正应该不是表扬自己,他正想随手把这封信给撕毁,这时,却是听到了童飞的声音,只见他拿着电话,正在打电话:“逍遥师父,我已经把信交给唐门的那个周无极了,相信他很快就把信转交给他们门派,嗯,放心吧,我知道。”

    “咦,周无……哦,周前辈,您怎么还没有走啊,要不进来喝杯茶?”童飞装模作样的打完电话,然后看向周无极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笑道,也不想激怒他,改为了周前辈。

    “哼,孔胜,告诉你,我周无极不是怕了你们,只是我突然想起门派内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今天就算了,后会有期。”周无极本想撕毁信件,不过听到童飞的电话,他又不敢了,万一到时门派内门主或者是柳残阳问起来,他没法交待,毕竟现在还不到他彻底反水的时候。

    周无极离去了,郁闷加愤怒,想不到,他来到此地,本想动药王谷,现在不但无功而返,还当了一回信使,甚至还是为门派的弟子当了一回信使,按辈分,柳残阳只是门主的一个弟子而已,自己是他的师叔,现在这个师叔却是向自己的弟子送信,那个童飞不是说了么,这信送到门主或者是柳残阳手里都行,这让他很恼火,不过打死他也不会把信交给柳残阳的,只能交给门主了。

    周无极离去了,药王孔胜还有田横仍然没有回过神来,怔怔的望着童飞,看的这小子有点不好意思。

    “师父,师伯,你们不要这么看我,其实这是洛大哥安排的,要化解药王谷的危机。”童飞实话实说道。

    “原来如此,此子竟然深谋远虑,真是不可思议,那这封信是怎么回事?”药王孔胜由衷的称赞道,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你小子真的在外面拜师了么?那个逍遥前辈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你的师父?”

    “嘿,师父,我和您解释吧。”童燕咯咯一笑说道:“在来之前,是洛大哥安排我们这么说的,其实什么逍遥前辈我们也没有见过,不过洛大哥说,只要唐门敢动药王谷,到时就提那个逍遥前辈,至于这封信也是洛大哥让我们交给唐门的,至于写的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本来还想去唐门一趟,想不到这个周无极跑了过来,正好当信使了。”

    听了这兄妹两人的话,药王孔胜和田横不由的点头,心中感叹万千。

    “看来这个洛兄弟心里还是一直想着药王谷呢,真的是有情有义,师父,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田横冲师父笑道。

    “哼,做什么,去收集药草吧,二百亿的基础上再便宜一百万吧。”药王孔胜瞪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大弟子,哼了一声扭头就回去了,只留下田横和这对兄妹相视摇头苦笑,不过他们知道,师父爱面子,即使洛天不给钱,他也只不过是大骂一通而已,并不会较真。

    放下药王谷暂且不说,再说唐门,这个历史悠久的门派,在历史上都很有名气的一个大派,座落在川南一处山清水秀的山峰上,古老的建筑代表着这个门派久远,到处都是殿宇,还有青松,瀑布,如同世外桃园一般,恢弘,庄严,大气,有种让人不可侵犯的威严。

    此刻,唐门大殿,门主唐天志盘膝坐在祖师像前的一个蒲团上,手里拿着一封信,沉思不语,而傍边站着那个周无极还有柳残阳,本来柳残阳是来向师父汇报参加地下联盟的人选的,却是看到周无极过来,他本来想告退,只不过唐天志却是留下了他。

    “师兄,怎么了?信上说些什么?”看到唐门主唐天志面色有些凝重,拿着信件,周无极心里没底,小心的问道,而柳树残阳也有些疑惑。

    “残阳,你看一下吧,我想知道这个逍遥到底是什么人?”唐天志并没有回答这个师弟周无极的话,而是看向柳残阳然后把信递给了他,这让周无极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自己是柳残阳的师叔,又是自己发问的,自己的这个师兄竟然无视了自己,显然,在他的心目中,自己显然已经不如这个弟子了,这让周无极更是心中暗自生恨。

    “是,师父。”柳残阳身上的气息极冷,站在那里如同一杆标枪,虽然他现在的实力甚至比起自己的师父还厉害,不过此人向来尊师重教,颇具侠义,只不过平时很低调,为人很冷,不善言谈而已。

    接过书信看了一眼,柳残阳的眼中更是有些凝重,上面有四句话: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下面的落款是:逍遥。

    “师父!”柳残阳拱手道:“这个逍遥前辈功夫高深无比,是入圣后期的高手无疑,弟子在京城也是这位前辈帮助弟子去掉了体内的暗疾,所以弟子才会这么快晋级,而且上次也向师父汇报过,此人不但实力高深,而且和京城上官家族关系莫逆,更是有朋友在国安,不可小视,如果不是他,恐怕现在周师叔还有陆师叔还关在国安天井呢。”柳残阳据实汇报道。

    “原来如此,这位叫逍遥的前辈还是不简单,对我们唐门有恩,这种人物我们不可得罪,只不过这首诗……”唐天志眼神闪烁了一下看向周无极。

    “这就要问周师叔了,不知道这封信你是从哪里来的?”柳残阳对于周无极没有感,此刻淡淡的问道。

    “我……”周无极当着掌门的面,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信的来源,当然他没有说自己去药王谷找事,只是说从那里经过,遇到药王谷的弟子,顺便把这封信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