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拉访华的视频很快的结束了,不可能全程播放,再说缅泰只是一个小国家而已,维拉公主访华只不过是世界新闻的一小部分,唯一值得关注的就是不久的飞机爆炸事件引起人的关注,接着就是维拉出现让人吃惊。

    除了缅泰本国吃惊外,其他的国家并不以为然,甚至还以为是缅泰故意搞出来的虚头,很快的就换了新闻内容,就是刚才那些其实也是维拉要求的,她主要是向本国传达一个信息而已。

    按照行程安排,维拉和国家二号首长正式会晤后,然后就下榻到京城有名的京华宾馆,相关人员陪同下,维拉温柔含笑步入了京华宾馆,她准备休息一下,然后下午去维耶亚音乐学校参观并发表演讲。

    二号首长亲自把维拉送到京华宾馆后寒暄了一下就离开了,临走前安排洛天等人负责维拉的安全。

    洛天知道现在不能放松警惕,缅泰机场的爆炸,维拉没死,对方应该还有后手,千万不能让维拉在华夏出事,不然的话他失职是小事,影响太坏了,况且这个女人对自己有好感,他也不想她出事。

    京华宾馆是京城有名的宾馆,是国家指定接待外宾的地方,五星级,辉煌大气二又不失奢华,维拉和她的翻译都住在二楼,她的保镖一直守在门口,气息很强,眼神凌厉,这是一个忠实的保镖,深得维拉信赖,不然的话也不会带他过来。

    “你们几个负责外围,你们负责制高点,你们和我负责酒店。”

    洛天戴着耳麦,是这次保护维拉的头目,这些人都是龙魂还有国安的精英,齐齐听从老大的安排不敢大意,分散了出去。

    “喂,你怎么回事?会不会做事,你们负责人那,找他过来!”

    这是维拉房间门口处,那个保镖正在用生硬的华夏语训斥着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员,那个服务员估计是给维拉送特色餐饮,不知是心里紧张还是怎么回事,餐饮车上的东西掉了下来,发出一声响,这让那个一直紧张的保镖一下子差点跳了起来,对着那个服务员猛喝。

    服务员吓坏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也难怪这个保镖紧张,只有他自己保护自己的公主,国内又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有些草木皆兵了,近乎于神经质。

    “什么事?”

    洛天大步走来,随口问道。

    “你们的人是怎么回事?公主正在休息,她却来送东西,还弄出响声,请你们把她带走,严格审查!”

    看到洛天到来,那个服务员刚要解释,就被这个保镖打断了,望向洛天冷声喝道,他看的出来洛天也是练家子,和他的目的一样是保镖一样的存在,只不过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甚至还有些看不起洛天,眼中有种轻视。

    “对不起,是我们的人做的不好,她没有问题的,宾馆的这些人都登记在案,审查过的。”

    洛天微笑道,表现的很有礼貌,然后挥手就让那个服务员离开了,冲这个保镖礼貌的一点头,接着自己也转身就走。

    “你……站住。”

    那个保镖感觉像是一拳砸在了棉花上一样,对洛天的处理感觉有些不满。似乎太随便了。

    “怎么还有事?”

    洛天回过头来看向这个保镖淡淡的问道。

    “你确保你们酒店是安全的?”

    这个保镖一步跨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洛天,冷声问道,他的身高近两米,比洛天高了半个头。

    “废话!”

    洛天哼了一声,赖的搭理他,这个保镖的实力很一般,才不过是入圣初期的境界而已,却是有些傲慢。如果不是看在维拉的面子上,洛天根本就不愿意做这个任务。

    “放肆!”

    这个保镖面色一寒,蓦然神出一只大手向洛天的肩膀上抓去,想把洛天拉倒,给他一个教训。

    出手快捷,力大势沉,又是偷袭,这个保镖料定洛天躲不过去。

    果然,洛天的肩膀被他牢牢的抓住了,然后猛的一甩,想把洛天给甩趴下,也让他看看不要缅泰国小,还是有高手的。

    可是让他惊讶的事发生了,洛天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让这个保镖吃了一惊,他这一手之力少说也有几百斤,不要说一个人,就是一头牛也会被拉倒,可是这个华夏人竟然拉不动他!稳如泰山。

    “滚开!”

    洛天轻哼,真力一震,这个保镖手掌上传来一股大力生生的把他震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不由的脸色大变,他可是缅泰皇室数一数二的高手,不然的话也没有资格当上维拉公主的近身护卫,而且对公主极度的忠诚,想不到这个华夏人只是一震,就差点让他摔倒,怎么能不吃惊。

    “老大,什么事?”同时在酒店里的各个角落巡视的龙魂还有国安的几个队员听到这里的动静快步走了过来,看到这个缅泰公主的保镖瞪着洛天,不由的沉声问道,这些人可是洛天的忠实小弟,特别是龙魂的这些人,敢有人对他们的老大不利,就是天王老子他们也敢拼。

    “没什么,一点小误会,你们各就各位,去忙吧。”洛天淡淡的说道。

    “是,老大。”这些人看了一眼那个保镖,然后又各自散开了。

    “小子,你的实力还不错,刚才是我大意了。”这个保镖甩了甩手,冷笑了一声,还要准备和洛天决斗。

    “这个二比……”洛天心里暗骂,真不知道维拉怎么会找这样的人来当护卫,简直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个时候,竟然还和自己耗上了,这样的人甚至能忘记自己的任务。

    “好了,照顾好维拉公主,我承认你厉害,行了吧。”洛天摆摆手,赖得和他动手,说完转身就走,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开了。

    “站住!”

    维拉的声音在洛天的背后响了起来,因为他刚才说的是缅泰话,房间里的维拉刚才在换衣服,刚刚换完,就听到门口的说话声,让她的心头狂震,眼中闪过一丝狂喜,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一辈子都忘记不了,曾多少次,那个男人的音容笑貌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却是想不到就在刚刚听到了那个声音。

    背后的维拉尽管掩饰的很好,不过眼中的激动和狂喜仍然流露出来。

    “你转过身身来。”

    身后的维拉声音颤抖着,望着洛天的背影,上前一步,那个保镖好死不活的拦着公主,却是被维拉一把给推开了。

    “该死,这个死大个子,妈的,不是你,这个妞也不会这么早发现我了。”洛天心里郁闷的要命,站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望向维拉。

    “请问公主,有何吩咐?”洛天以一个保镖的身份很有礼貌的轻声问道,他不敢直视维拉那惊喜中还带着浓浓幽怨的眼神,就像情朗抛弃了她一般。

    “真的是……”

    维拉的泪水差点没有流出来,轻声喃喃,身体有些发抖,那个保镖不知道怎么回事,站在那里,警惕的望着洛天,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华夏的护卫会把他们的公主“气”成这个样子,都快哭了。

    “你是华夏的护卫头领?”维拉毕竟是维拉,心情素质极强,强自保持着镇定轻声问道。

    “是……”洛天如实回答。

    “嗯,很好,正好我刚来华夏,对于你们这里的情况不太熟悉,你愿意帮我讲解一下吗?”

    “咳,这个……公主,在下其实对华夏也……”洛天看到维拉伸手作出的手势,吓了一跳,这是让自己进房间啊,别看这个公主在外面温文尔雅,谈吐有度,没有人的时候,那可是霸道无比。

    “怎么?我们公主请你解说,你还推三阻四,莫非是看不起我们公主不成?”这个二比保镖上前威逼。

    洛天里心苦笑,又看到维拉那深情的目光,于是也不再犹豫,一咬牙进了公主的房间,虽然洛天不想对她做什么,不过缅泰发生的事情,他感觉还是有必要向她分析一下,让她多注意,谁让她是自己的“粉丝”呢。

    “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知道吗?”门口处,维拉对她的保镖说道。

    “是,公主,属下一定用命来保卫公主的安全。”那个二比保镖沉声说道,还得意的望了一眼,已经站在房间里的洛天一眼,洛天的嘴角一抽。

    “呯”的一声,门关上了,并且反锁上,还没有等洛天的反应过来,一团香软的物体就挤进了自己的怀里,维拉抱着洛天,疯狂的吻着。

    “咳,公主,不……不要这样。”洛天想不到维拉的热情如此火辣,竟然直接撕扯洛天的衣服,把他吓了一跳,堂堂的缅泰公主来华访问,却是和一个保安护卫在房间里滚床单,这说出去谁信,而且还是公主主动的。

    可是这种情况是却是真正的发生了。

    “公主,不要。”

    “叫我拉拉。”

    “嗯,拉拉,你是公主,来这里访问的,让人看到不好,快点松开。”洛天早把耳麦给扯了下来,关闭了,不然的话传到那些小弟耳朵里可不得了。

    “我不管,你一走那么多天,我一直在寻你,找你,你知道吗?我来华夏一是访问,二是就是为了寻找你,亲爱的,想死你了……”

    房间里,维拉由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下子化成了恶狼,直接把洛天给压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