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树看的出来,这个唐门出来的弟子极度强大,他不能看着玄武遇险,毕竟他是洛天的兄弟,在冰水烟和玉面狐狸不方面出手的情冲况下,只有他这个冒牌弟子上场了。

    “这位兄弟,让姐姐来一场吧,人家最喜欢冷酷的男人,等会你可要手下留情哦……”

    不得不说这货装女人极像,本身就唇红齿白,有一副让女人都嫉妒的脸蛋,上来对着玄武就道,然后看向这个气息冰冷的弟子略带撒娇的说道,一举一动无不动人心魂,甚至把冰水烟几女看的都暗自震惊,这个花千树装的太像了,只不过他的胸前那两团也不知道塞的什么东西,鼓鼓的,让她们感觉都有些脸红。

    “要留情的话,就不要上场,在我的眼中没有男女之别……”这个弟子冰冷的说道,似乎不为花千树的“美色”所动。

    玄武瞪了此人一眼,知道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淡淡的点点头:“那你小心了……”说完,然后掉头就回到了自己的一方。

    玄武没有冲动,直接返回,让玉面狐狸也轻松了一口气,她有些疑惑的望向冰水烟心里还有些感激,明知道对方强大,她们竟然还派人把玄武给换下来,让玉面狐狸感觉似乎欠了水月门一个人情。

    “据说,水月门的弟子不是用喜欢用鞭子么?你怎么不用?要知道一寸一寸强,现在用不用,等会你就没有机会了……”这个气息冰冷的弟子正是弃天殿的人,狂傲无比,冰冷异常,此刻缓缓的抬起手中一把剑,眼睛看都没有看花千树,而是深情的盯着这把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剑,就像面对一个深情的恋人一般。

    剑很普通,不过却是给人一种杀意凌然的感觉,剑身细长,寒光闪闪。

    “讨厌,那是她们,姐姐我可不喜欢鞭子嘻嘻……”花千树嘻嘻一笑,特意在鞭子二字上咬的有些重,让冰水烟的俏然不由的微微一红,暗自生怒。

    “少废话,要动手就快点动手,啰嗦什么?”冰水烟不由的冷喝道,瞪向花千树,让众人微微一怔,这似乎不是对弟子的态度啊,这个时候怎么也应该叮嘱弟子要小心什么的,看来水月门管理门下弟子的方式方法还真的挺霸道。

    “哈哈,这么漂亮的女人,真的不忍心让你受累啊,妹子,你能不能先观一场,让大哥先来一场如何?”

    花千树还没有动手,这时一声大笑传来,一个高大的汉子走了过来,此人叫高辰,是“东北王”铁虎手下的一员猛将,而且此人极好色,想在这个时候来讨好花千树,抱的美女人归。

    “这个……不好吧!”花千树故作扭捏了一下,甚至还有些含羞欲语,看的这个高辰眼冒绿光,狠不得直接扑上去把眼前的女人就地正法。

    “哈哈,有什么不好?大哥就喜欢你这么够味的妹子,你记住大哥这个人情就好了,等这件事了,大哥要向水月门提亲,不知可否……”这个高辰竟然当众追求起花千树来。

    “大哥,刀剑无眼,那好吧,只要你不死,小妹……愿意!”花千树扭捏的一捏丰满的屁股,竟然直接回到了水月门阵营,算是答应了,顿时让这个高辰一阵心花怒放。

    “你搞什么鬼,少给水月门惹麻烦……”花千树经过冰水慈身边时,冰水慈不由的轻声警告他,这个混蛋装女人也就算了,还四处勾引人,破坏水月门的名声,让她心里恼火。

    “笨女人,你应该知道出来的是什么人,只要让他们惹起众怒,才好收拾残局,掌握大势,跟他睡了这么久,怎么越来越傻了……”花千树弯腰低身在冰水慈的耳边低语了一声。

    “你……哼……”冰水慈不由的脸一红,瞪了一眼这个花千树,不过想想也有道理。

    此刻,场中。

    这个高辰大大咧咧的站在这个气息冰冷的弟子面前道:“在下高辰,你怎么称呼,我的手下从来不死无名之辈……”

    “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这个弟子冷漠的说道。

    “放肆!”高辰大怒,先声夺人,手掌一翻,一根短棍出现在手里,嗖的一声,对着这个弟子就砸了过来。

    “刷……”

    这个弟子看也不看,直接毫无花俏的一剑,看起来普通之极,划动可怕的弧度,对着高辰就劈了下来。

    “噗嗤……”一声。

    可是让众人震惊的场面出现了,高辰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僵硬,手中的短棍还在高举,却是再也落不下来,从他的头顶到小腹,出现了一道可怕的剑痕,眼神恐惧无比,慢慢的暗淡,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竟然被这个弟子手中的长剑劈成了两半。血流大殿,连内脏都出来了,惨烈无比,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全场。

    可怜这个高辰,还打着花千树的主意,如果让他知道花千树是一个“带把”的,在九泉之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血腥,残酷,狠辣,一击必杀,对方竟然毫无反手之力,顿时让大殿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等手法震惊了所有的人。

    玄武的瞳孔猛的一缩,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战力,这个叫高辰的应该也是入圣初期的高手,而且实力看起来不弱,即使自己上前对战这个高辰,也要费一番手脚才能赢,却是想不到竟然被此人一剑劈杀,毫不托泥带水,这等手法,玄武自认不是对手。

    不但是玄武,就连玉面狐狸,花千树还有冰水月烟姐妹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此人的剑法太快了,实力恐怖。

    “阿弥托佛,施主手段太过残忍!”少林方丈看了一一阵皱眉,轻念佛号。

    “残忍?技不如人怪得了谁?”这个弟子转身冷冷的说道,然后看向全场:“还有没有上场?”这个弟子扫过众人,竟然不少的人低下了头,目光不敢与之直视。那种冷漠的眼神让人心生寒意,竟然没有抬头的勇气,恐怕自己被盯上,指名道姓。

    “啪”一个高大的中年汉子,此刻拍案而起,愤怒之极,他正是高辰的师父东北王铁虎,看到自己的得意弟子被人一剑力劈,他怒不可遏制,如果自己再不出手,让他的颜面何存,当下也不顾得自己身为一帮之主的身份了,要和这个弟子决斗。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敢杀我东北王的弟子,我要你偿命!”铁虎望着这个弟子冷冷的说道,神色一下子变得极为冷静,虽然心中愤怒,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对面的这个人是一个高手。

    “偿命?哼!”这个弟子不屑的冷哼:“他还没有走远,也送你上路……”

    “狂妄……”

    铁虎大喝,此人号称铁虎,练就一身横练功法,刀枪不入,手上的功夫极硬,而且一双肉掌具有碎金断石的威猛,“东北王”可不是白叫的,在东北一带,不知道多少人听到“东北王”的名号,让人闻风丧胆,手上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气息中透着血腥之气。

    “嗖”的一声,这个弟子先发制人,身形一晃,手中的铁剑刷的一声劈了下来,奇快无比,和刚才力劈那个高辰的手法一般无二。

    “此人的剑法,为何和二十年前的“铁剑公子”相像,难道是他?可是又不像,没有这么年轻,这又是为何,难道是他的后人,应该也不是,此人杀戮太重,当年铁剑公子一把铁剑走天涯,行侠仗义,不应该有这样的后人……”

    催命婆婆娘望着这个弟子深深的皱眉,一张枯瘦的脸上,眼睛闪着疑惑不定的神色,即使是她也自认不是此人的对手。

    “吼……”

    铁虎不愧是铁虎,手掌和铁剑相撞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大开大合,孔武有力,势大力沉,身形速度也不慢,一时间场上两人打的难分难解,不相上下,真力澎湃,让不少的人不由自主的后退,那强大的战意,让一些弟子看了两腿发软。

    很明显,这个铁虎比起那个高辰强多了。

    “师父杀了他,为师兄报仇……”铁虎手下的那些弟子齐齐怒喝,此刻他们已经把高辰的尸体抬了回来,盖着白布。

    “不过如此,竟然可以挡得住我七成战力,你也足以自傲了……”

    这时这个弟子突然开口,让众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此人竟然才用了七成的战力,如果全力施展,那将是多么的可怕,就连一直高呼的铁虎手下的弟子也一下子闭了嘴。

    “想影响我的心境,你想错了……”铁虎冷喝,如同一尊战神一般,瞬间又杀了过来。

    “不相信?那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正实力!”这名弟子冷哼一声,真力更加的澎湃,杀意更浓,眼神发出如同实质般的寒芒,手中的剑招变了,速度更快,更加的凌厉。

    “给我破!”铁虎大喝,他一下子感觉压力增力,心中震惊无比,只有身在场中,才知道此人的可怕,此人说的没有错,他刚才确实只用了七成的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