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84章 陷入绝境
    “不妥,现在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雪施主的好意,老纳心领了。”

    少林圆恩大师想不到雪狼一直在忍辱负重,只是因为自己的弟子和基业全在这里,他不想失去,倒也可以理解,只不过现在弃天帮大杀四方,他少林一向以降妖伏魔为已任,岂可退缩,不然的话声名毁于一旦。

    “大师说的对,这个弃天一直虎视眈眈,虽然和人对决,不过注意力一直在这些地下势力的身上,不能让他看出破绽,我们先佯斗,看情况再说吧。”雪狼叹息了一下说道,然后和少林方林继续缠斗起来,呯呯有声,场面倒也很激烈。

    雪狼大殿混乱无比,不时的传来惨叫与怒吼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尸体和残肢,桌椅破裂,柱子上溅射的都是鲜血。

    冰水月战死,唐门的许丰年战死,暗影中暗黑战死,除此之外死的还有许多弟子,玄武,陈东,李连英,厉飞受了重伤,陈忠,玉面狐狸,冰水烟姐妹还有花千树个个带伤,还在浴血奋战。

    只不过对方太强了,高手太多,一个陈忠也仅仅和对方一个半只脚踏入入圣后期的精英力拼而已,还有一个半只脚入圣后期那,再加上其余六名弃天殿精英,太恐怖了,即使如此,弃天破了三才阵后还一直没有出手,负立一侧冷冷的望着站场,这让其他的势力不得不硬着头皮对唐门,水月门还有暗影厮杀。

    “生和死只是一念之间,你们不要抵抗了,只要宣布效忠于我,认清形式,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想你们的家人,亲人,朋友吧。”弃天淡淡的说道,声音不大,却是传遍全场,蛊惑人心。

    “哼,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愿意流尽每一滴血,也不会向你妥协!”玉面狐狸大喝。

    “哈哈,说的好,不愧是暗影的人,比那些没有骨头的男人强多了,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陈忠哈哈大笑,一身是血,有他的也有别人的。

    “杀!”冷无命面色阴沉,带着弟子和玉飞龙这些投靠弃天的地下势力给三大门派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和死伤。

    “周无极,你拿命来。”

    柳残阳一身是血,持枪如杀神,追着周无极不放,誓要清理叛徒,只可惜被一个弃天精英拉拦住',两人厮杀起来,情况不容乐观,处于下风。

    “留着他的命,老夫要狠狠的折磨这个小畜生。”周无极披头散发,大腿被柳残阳刺了一枪,血流如注,更是像狗一样被柳残阳追杀,让他恼羞成怒。

    “师父!”

    这是一声凄厉的大喝,来自武当门人弟子,原来武当清风道长和弃天殿的一个高手同归于尽了,对方一剑刺入了清风道长的胸口,而清风道长的佛尘也生生的插入对方的咽喉,两人僵直的站立不倒,特别的惨烈。

    “弃天,我不管你是弃天帮还是弃天殿,今日我等如若脱困,我武当上下与你们不死不休!”武当一个弟子仰天长啸,发出悲壮大誓!

    “该死!”弃天看到这一幕,不由的面色阴沉,这是他带来的精英第一个战死,让他心中愤怒。

    “杀光武当弟子!”弃天不由的幽幽说道。

    “是,属下遵命!”雪狼大喝,直接冲了过去,雪狼裂天式顿时把这些弟子罩了下来,看起来狠辣无比,不过他却留有余地!

    “敢偷袭!”这边的花千树一声怒吼,他看到一个弃天精英好无怜香惜玉,对着冰水烟就刺了下来,他本已受伤,步伐不稳,可是仍然爆发出潜力,拼命扑了过去。

    “扑哧”一声,长剑透体而过,剑尖从花千树的胸前露出半截,鲜血嘀嗒下来。

    “花千树!”

    冰水烟转身看到花千树为救她受伤,心中惊怒,冷眸爆寒,手中长鞭闪电般的击向那名弃天殿的精英,此人撤剑,顿时花千树发出一声痛吼,绝美的脸型有些扭曲,被冰水烟姐妹联手抢救下来。

    “为什么要救我?”冰水烟望着花千树气息微弱问道,受伤的厉飞在帮他服药,厉飞毕竟是唐门人,疗伤药不比药王谷差。

    “咳,我说过,我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答应了洛兄弟,我定以命来维护你们的安全,可是还是救不了冰水月,已经让我很内疚了,所以不能再让你们出事了。”花千树苦笑着说道。

    “谢谢你。”冰水烟轻轻的点头,她改变了对花千树的看法,这个菜花大盗还真的有情有义。

    “砰!”的一声,少林圆恩大师也被人拍了一掌,嘴角溢出鲜血,另一处陈忠也受伤极重,胸前和后背都被对方铁爪的抓烂,血肉模糊!仍在拼命搏杀,要燃烧生命的最后能量。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降服我,保你们荣华富贵,否则杀无赦!”弃天冷冷的望着众人冷哼道。

    此刻众人死伤太多,就连玉面狐狸,冰水烟姐妹还有陈忠也受伤了,没有了一战之力,而柳残阳更是一身是血,退了回来,单膝持枪跪地,一缕头发垂下,冷眸中射出冷漠之极的神色。

    被人围在了一个小圈子里,如同待宰之羊,弃天的精英逼上前,冷无命,玉风龙,周无极等一批投靠弃天的地下势力也逼了上来,雪狼也赫然在列,只不过他的神色有些复杂,看着场中,甚至都没有抵抗之力的唐门,水月门还有暗影以及少林和武当的一些弟子,在等待着虐杀。

    “李老,这次我们估计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们真可谓是战场生死兄弟啊。”

    玄武躺在地上,看着那些逼上来的众人,一个个目露杀机,不由的苦笑道,他和李连英两人曾一起在天娱大战长生殿的人,伤痕累累,如果不是花千树和水月门及时来援,他们早就战死了,想不到这次对战弃天殿,又是如此,说到底还是实力太低了,弃天殿的实力太过恐怖,又收笼了这么一批地下势力,这下子连唐门,暗影还有水月门同时载了。

    “你小子,没大没小的,再怎么战,我们也不能是生死兄弟,我都快当你爷爷了。”李连英靠着玄武,他的年纪很大了,屡次受伤,身体一次不如一次,这一次受伤比起上一次还要重,躺在那里,甚至连动一下都困难。

    “嘿,说的也是,那就是生死爷们吧。”玄武咧嘴一笑道。

    “值了,能认识这么多兄弟,这么多朋友,我陈东值了,我本来就是一个要犯,在逃,是天哥帮了我,一直没有机会报答,有些遗憾啊。”陈东嘴角流血此刻苦涩道。

    “喂,花贼,死了没有?我有点奇怪,你衣服里装的什么?这么大,你小子装的还挺像,嘿。”这时,玄武看向躺在那里闭着眼睛,面色白如金纸的花千树问道。

    “花贼?”一边的玉面狐狸不由的一怔,看向花千树,看到此人的胸早已憋了下去,再仔细一看,竟然是花千树,她只是听说过这个人,是洛天的朋友,也是一个采花大盗,想不到混在水月门内,还救了冰水烟。

    “还有一口气,小子,叫大哥知道不,就是洛天那小子见了我也要叫哥。”花千树睁开了眼睛,有些虚弱加臭屁的说道,然后费力的从衣服里,摸呀摸的,摸出了一个大号的哈密瓜,不过已经碎了。

    “饿吗?哥请你吃水果!”

    “靠。”玄武爆了句粗口,差点呕吐出来,而水月门的人还有玉面狐狸则是轻轻的皱眉。

    “残阳怕死么?”此刻,陈忠也受伤极重,现在守护着门人,看到柳残阳身体在轻微的发抖,他知道那是失血过多,真力透支的表现,于是欣慰的看着自己这个徒孙。

    “师祖,残阳不怕死,可惜的是不能代师祖清理门户了。”

    柳残阳沉声答道,看向周无极,恨不得生啖其肉,扒其皮,拆其骨,这个周无极可恶之极,本来唐门的暗器和毒还能建,却是被周无极给破了,毕竟他是唐门的无老,懂的甚至比他柳残阳还要多,那些毒根本用不上。

    “你说他现在在做什么?”

    冰水烟守护着冰水月的尸体,看向玉面狐狸轻声问道。

    “哼,这个混蛋谁知道在做什么?说不定又在抱着哪个女人滚床单呢。”玉面狐狸知道冰水烟指的是洛天,也知道这对姐妹是洛天的女人,不由的冷声哼道,心里却是对洛天想念的很。

    “洛师弟不是那种人,他是一个做大事的男人,只可惜,上次水月门一别竟然成了永别!”冰水慈轻声说道,有些伤神,她们都心里清楚,现在大势已去,洛天远在京城,再也没有后援,水月门所有的精英尽数出动,想不到这次要全军覆没了了。

    “帮主,我建议这三个女人给您留下,其余的人全部杀掉,免得夜长梦多!”

    这时众人威逼了上来,冷无命冷笑着望着众人,特别在玉面狐狸和冰水烟姐妹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讪笑着讨好弃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