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88章 共议大事
    洛天并没有以强横的武力威胁众人,而是从当前的大局出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

    “好,我武当愿意,一定要杀尽这些人,为我们师父报仇。”这时,一个道长模样的年轻人悲痛的怒喝道,此人身材修长,嘴上有三憋胡须,很起来很清灼,正是清风道长的大弟子无尘道长,武当这次损失惨重,弟子损失殆尽,就连清风道长也损落了,让他心中悲伤无比。

    “我唐门也愿意!”此刻柳残阳看到陈忠微微冲他点点头,于是沉声激动的说道,柳残阳,性格孤傲,不过却是极有义气,洛天的表现让他佩服之极,愿意跟着他征战。

    “我雪狼也算一个,整个雪狼组织随意随洛兄支配。”雪狼哈哈大笑道。

    “我也算一个,嘿。”凌花看了一眼闭目打坐的花千树咧嘴一乐道,接下来,冷无命等齐齐的表态,也愿意对抗天堂组织。

    “阿弥托佛,既然施主不想做盟主,那就做领头人吧,这么多势力组合在一起,总要有负责人才行,我少林也愿意加入。”此刻圆恩大师双手合十道。

    “大师,晚辈何德何能,怎么岂驾驭地下同道,我看还是大师做这个位置比较合适。”洛天真诚的推辞道。

    “唉,小兄弟,你功夫极高,又胸怀大义,你是当仁不让的人选,就不要推辞了。”此刻陈忠微笑着说道。

    “这样吧,洛兄,现在大家家都受伤很重,不嫌弃的话,先安排那些伤员在我这里养伤,我派人准备酒菜,我们边喝边聊,你看可好。”此刻雪狼笑着说道。

    雪狼的话得到洛天还有众人的一致同意,毕竟到现在,大家也是又累又饿,必须马上休整一下,像花千树,玄武,李连英他们受伤太重了。

    “水月师姐,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白死,我会用整个天堂为你陪葬,安息吧。”

    看着倒在地上,被冰水慈抱在怀里,姿色绝美仍然不失妖娆的冰水月,洛天心里颇不平静,想起冰水月在水月门的旖旎,这个女人甚至还诱惑过自己,只因为水月门的功法带着邪功,她也是身不由已,以前也犯过错误,不过洛天却是感觉出来,这个女人对自己是真的有意,却一直对自己以礼相待,可是现在却是……

    洛天的心里很不好受。

    很快的,雪狼派人打理大殿,处理了弃天等人的尸体,对于地下势力,那些投靠弃天的人,虽然都死了,不过雪狼尊从洛天的建议,把这些尸体放好,通知了他们所在的帮派,告明原因,妥善处理,真的不通情理,那也只能公事公办了,毕竟这些人是投靠弃天与他们为敌,洛天这些人不找他们这些势力的麻烦就是好的了。

    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消灭了弃天殿主要的力量,不过并不代表消灭了弃天殿,因为据东方不败所说,弃天殿的人数不少,远不至这几人,而且从帮派也死伤了太多的人,有的甚至带来的人全派覆灭,像五虎断门刀的李英,还有长江两岸的总瓢把子寒山,一个耿直,不惧邪恶,一个贪生怕死,却是被柳残阳一枪给挑死,剩下的弟子也在大战中被杀殆尽,所以众人的心情无比的沉重。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疗伤的众人外,雪狼组织所在一处招待大厅中,众人围聚一堂,在商量大事,虽然精菜精美,不过大家也食之无味,并没有一点庆功的意思。

    在坐的有洛天,玉面狐狸,冰水烟姐妹,还有少林圆恩大师,陈忠,雪狼,冷无命,凌花,无尘道长等众人,剩下的都受伤太重,不能参加,暂时安排了一个住所休息疗伤,洛天给龙魂的精英队员李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开直升机直接回去了,顺便向金玲珑她们报个平安。

    “洛兄弟,不知道你的身份……”

    凌花浓眉大眼,性格爽朗,说话并没有什么顾忌,此刻看向洛天,端起酒杯轻碰了一个,小心的询问道,而陈忠,冷无命还有雪狼等众人也好奇的望着洛天,眼中充满了疑惑,毕竟像这种恐怖的身手,在江湖上应该赫赫有名,可是他们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甚至见都没有见过,这让他们有些奇怪。

    洛天看了一眼这个凌花,点点头,淡淡的说首:“也在官,也在野。”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傻子,顿时明白洛天的话,甚至这个雪狼想的更多,辽西的鬼窟一夜之间被人剿灭,都知道是官方的人,任鬼窟慕容无极的实力,一般的官方人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也只有国家那个地方的人出手如此决绝果断。

    而柳阳残也是心中了然,在京城,这个洛天化装成逍遥前辈,和上官家族关系莫逆,甚至还能直接和国安说上话,弄不好他本来就是……

    不但是柳残阳,在坐的众人看向洛天,眼神都有些复杂,地下势力虽然庞大,桀骜,不过没有人愿意和官方打交道,在国家这座机器的碾压下,再庞大的地下势力也不行,说你是黑你就黑,说你白,你就白,当然这也是一些地下势力的看法,有些片面。

    “各位不要忌惮,我虽然有官方的身份,不过对于地下朋友一直以诚相待,在下也以江湖人自居,当然,我们大家不能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不然的话,不要说官方,就是地下同道也会看不过眼吧。”

    “咳,是,说的是。”冷无命尴尬的点点头,然后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洛兄,你知道,我们几人吃了弃天的那个药物,他说三天后如果不继续服用,我们就会四脚僵硬,身死而亡,我想此人应该是恐吓我们吧,呵呵。”

    冷无命尽管表现的很轻松,不过从他的语气里,还是听的出来,担心无比。

    “应该不是恐吓,弃天殿我了解一些,那些弟子都是弃天殿用这种药物控制的人物,时间一长,变得冰冷无情,眼中没有别的,只知道效忠他们的主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却又有自己的主见和意志,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洛天看向这个冷无命,此人的性格有些阴沉,是意志最不坚定的一个,他们如果遇到危险,是最容易背叛的一个,不过现在既然站在了地下正道的一方,洛天也无法动他,不过对于此人,洛天会一直留心的。

    “原来是真的……”冷无命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又闪过希翼,看向洛天,想说什么,却是被雪狼给打断了。

    “真的又如何?如果真的变成那样,我宁愿让我的弟子杀了我,我雪狼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违反大义的事情从来不做,这次为了下面的弟子和组织的基业,老子向那个弃天委屈求全,是我一生的耻辱,这个耻辱必须向天堂讨还回来。”

    雪狼和凌花的性格一样,都是粗旷好爽之人,忠情,忠义,忠节,当然凌花比他还多了一点,那就是忠于男人,特别是像花千树这样的俊美男人。

    “各位,洛小兄弟说的没有错,这次我们深受天堂之祸,弃天带来的精英全部被灭,天堂组织肯定不会善罢干休,我们只有团结起来,精诚合作,才能有胜算,并且对于那些药物,我们唐门会想尽办法帮大家解除的,即使唐门不行,凭小兄弟和药王谷的关系,也定能为大家解决掉这个隐患,大家不必担心。”此刻唐门的陈忠说道。

    洛天身边的玉面狐狸听了,不由的说道:“陈前辈,干嘛如此客气,药王谷是唐门的近邻,一脉同派,由你出面,就完全可以解决了。”

    听了玉面狐狸的话,冷无命,还有雪狼等人一怔,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冷无命更是面色一喜:“原来药王谷是陈前辈一门的分支,那由你出面,我相信我们所中的毒,必解!”

    陈忠听了玉面狐狸和冷无命的话,苦笑了一下:“各位有所不知,先说这个毒,我们唐门只能说尽力,此毒能控制如此多的高手,为弃天殿买命,如果属于简单的毒,那根本不可能,所以要说有把握解此毒的,药王谷的把握更大一些,而如果由我出面,药王的孔胜那个混蛋,不但不会救大家,弄不好杀了你们都有可能。”

    “嗯?这又是为何?”众人脸色一变,不解其意,齐齐看向陈忠,认为他是推托之词,只有洛天心里微微点头,他从童飞童燕的口里,听过一些有关药王谷和唐门的过节。

    “咳,实不相瞒各位,我的师祖和药王孔胜前辈有过节,是,是因为……女人的事。”柳残阳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师祖,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柳残阳,你这个小混蛋,闭嘴。”陈忠不由的老脸一红,轻声呵斥自己这个徒孙。

    “嘿,原来陈前辈还是这档子事,这没有什么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儿女情长很正常,不如陈前辈向我们说说怎么回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雪狼有些八卦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