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93章 残阳夜访问药王谷
    “皇室列祖列宗在上,第十三任即将继承皇位的维拉向您启禀,现在皇室局势动荡,不屑子孙为了国家大业,铲除内忧,现在命华夏洛天为我一级贴身护爵,虽此人体内没有流着皇室高贵血脉,不过此人信赖无靠,为我缅泰皇室忠实盟友,望列祖列宗明鉴。 ”

    维拉一本正经,看的洛天直眨眼,感觉这个妞不像个公主,倒像是女神棍一般。

    “华夏凡夫俗子洛天,你可愿意作我的一级护爵?”此刻,维拉伸出一只手掌,放在洛天的头顶,轻声却又庄严的问道。

    洛天一咧嘴:“小民愿意,为主公护爵是小民这辈子求之不得的事情。”

    “嗯,好,现在我把一级护爵的职责,权利及义务告诉你,一共一百三十八条,每一条分几个方面,现在我详细的告诉你……”维拉满意的点头道。

    洛天顿时一头黑线,等这个妞说完,估计天就亮了,于是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一把把这个妞给抱了起来,扔在了床上,随之扑了上去。

    “喂,亲爱的,别闹,还没有完呢,等我说完,你然后还要宣誓效忠呢。”维拉着急的说道。

    “嘿,拉拉,等你念完,天都亮了,现在我先效忠吧,至于那个条款,你现在可以念,我们两不耽误的。”

    “啊,大坏蛋。”维拉发出一声娇呼,随之传来娇呻,灯亮灭了下来……

    而此刻,远在川南的药王谷,药王谷孔胜正在毒阵外和一个人对恃,众人拿着火把,火光照光了众人那焦虑的脸,显得有些凝重和紧张,因为大阵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唐门的现任门主柳残阳。

    柳残阳从北原一回到唐门,按照洛天的吩咐,就来到了临近的药王谷,求见药王孔胜。

    “师父,上次周无极来此,嚣张无比,这次这个柳残阳亲自前来,这可如何是好,真的要想剿灭我们药王谷么?”大弟子田横站在孔胜面前,严阵以待,面色很是不善于的望着远处的那个夜色下的黑影,他们知道,凭唐门的解毒功夫还有柳残阳那不俗的功夫,这个毒阵根本拦不住他。

    “孔前辈,晚辈来此并无不敬之意,实在是有要事要求,还请让我进去,我们共商大事可好?”

    柳残阳气息有些虚弱,毕竟他受伤不轻,不过为了地下同道,他还是坚持亲自前来,没有带任何人。

    “柳残阳,想玩什么把戏,走了一个周无极,你这个新任的门主却是亲自前来,难道真的容不下我们药王谷么?什么有事相商,还不是想占有我们药王谷,告诉你,你不要作梦了,少在那里惺惺作态,我们誓死也不会退出药王谷,你敢闯阵,那我们只好血拼到底了。”

    田横冷声大喝,握紧了手中的药锤。

    大阵外面的柳残阳苦笑,他知道周无极此人以前祸害过药王谷,药王谷和唐门本来关系并不怎么样,现在更是有些紧张,自己这个门主前来,他们紧张也是正常的。

    “孔前辈,这次来,说实话,我是受了洛天大哥,还有师祖的重托前来的,周无极此人背唐门,已经被我亲手斩手,以后谁敢对药王谷不敬,我柳残阳第一个不放过他!我以门主的名义起誓,唐门和药王谷世代友好!”

    “什……么?”

    不但是田横,孔胜也一下了惊呆了,柳残阳的话让他震惊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他竟然亲手杀了周无极,这让孔胜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可是唐门长老级的人物,是柳残阳的师叔,说杀就杀了?

    当然,这个还不是孔胜最震惊的事,让他最震惊的是,他听柳残阳说,他不但是受洛天之托,更是受了他的师祖之命前来,他的师祖是谁,他当然知道,那就是陈忠,这怎么可能,因为据他所知,陈忠早就死了。

    “小子,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陈忠那个混蛋,早在十年前就死了,当时我还高兴的放了一挂鞭炮呢,你竟然受他所托,难道他从地底下爬出来了吗?”孔胜瞪着眼睛喝道。

    “看来,师祖和这个孔前辈因为当年的事,还是有化不开心结啊,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这两人为了争一个女人,本来是好兄弟,却是闹的分崩离析。”柳残阳心中暗叹。

    抬起头来,望向孔胜:“前辈,实不相瞒,我的师祖没有死,他还活着,一直在闭关,这次出来,连我都惊讶无比,晚辈确实是受他老人家所托,向您表达歉意,他说当年的事……”柳残阳开始有点胡诌了。

    “小子,你闭嘴,呜呜,想不到这个混蛋,王八蛋还活着,如果是别人还好说,他亲自求我都不行,何况你这个小辈,呜呜,王八蛋,和我争女人,呜呜……”孔胜又开始哭了起来。

    “唉,难怪师祖一提到这个孔胜,只是苦笑,看来当年自己的师祖伤的这个孔胜不轻啊。”柳残阳摇头自语,不过幸亏,自己来之前,洛天早有准备,给他留了后手。

    “前辈,您和师祖的事,可否以后再说,晚辈无权干预,这次不但是受了师祖之命,而且还有洛天大哥的之托,前来求您,难道您连他的面子也不给么?”柳残阳大声说道。

    “洛天?这个小混蛋,现在老子帮他准备的药草还没有准备齐全呢,怎么又有所托,老子欠他的啊。”孔胜一听,止住哭泣,心里嘀咕,看向柳残阳:“小子,你少在这里忽悠老夫,你以为拿出这个小混蛋的名头就好使了么?”

    柳残阳苦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对着孔胜就扔了过去,“前辈不信的话,可以看看里面的视频就明白了。”

    “师父,小心。”田横一步拦在师父面前,接着手机,疑惑的望了一眼柳残阳,然后打开手机,调出里面的视频,这才递给师父。

    视频里很出快的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是陈忠。

    “孔胜,老东西,现在还好吧,哈哈……”视频里传来孔胜的笑声。

    “这个老混蛋,真的没有死?”孔胜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视频喃喃自语。

    “婉茹是一个好女人,虽然我们都钟情于他,不过自从我知道他心向你时,我就放弃了,还有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做,她中毒了,我在帮她疗伤……”苍老的陈忠缓缓的道出了几十年前的秘幸。

    “老混蛋,我不信,你少骗我,当时我明明看到你们两个……”孔胜暴跳着叫骂,田横等弟子知趣的离他远远的,毕竟这是有关他们师母的事,一个个故作看向柳残阳,似乎听不到视频里面的声音,不过田横的耳朵却是一直支着,脸色有些精彩。

    似乎知道孔胜会骂他,于是视频里的陈忠接着说道:“孔胜,老夫我说话从来算数,也从来不会骗你,我的好师弟,当初婉茹中了西漠的一种奇毒,只能那样治,而且当时我还蒙着眼睛呢,事后,我转战千里,杀掉了下毒之人……”陈忠语气沧桑,似乎在回忆以前的事。

    “好了,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这次派残阳来求你,是有关地下联盟的事,许多地下同道中了毒,我研究了一下,有些束手无策,知道师弟对这个精通,所以还请帮忙,不是为了老夫,是为了地下同道,是为了华夏。”最后陈忠说道。

    接下来的视频,里面换了一个年轻人,正是洛天,微笑着向孔胜问好,同时说明了情况,请他援手。

    “看来这个柳残阳还真的得到了洛兄弟的嘱托……”此刻田横自语道,有关陈忠的事,他田横也不知道,如果仅仅是陈忠,田横并不相信,现在再加上洛天,田横相信了。

    “一对王八蛋,辙阵,放他进来吧。”孔胜此刻气哼哼的说道,于是田横一挥手,手下的弟子辙去了毒阵,毒蛇,毒蝎什么的,游向一边,自动的分出一条道路。

    “晚辈柳残阳,见过师叔祖!”

    柳残阳大步行来,来到孔胜面前,以师门大礼参拜,毕竟孔胜是陈忠的师弟,是师叔祖级别的。

    “你小子,确实比那个周无极强多了,起来吧。”孔胜心里莫名的一暖,亲手把柳残阳扶了起来,搭上他的脉博,微微色变:“你受伤了,竟然这么重?”

    “一点小伤没有关系,如果不是洛天大哥赶到,我还有师叔祖早就死了。”柳残阳苦笑道。

    “好了,让大家散去吧,该干嘛干嘛,你跟我来。”孔胜冲众人挥手道,然后带着柳残阳和田横回到了房内。

    “是,谢师叔祖。”柳残阳态度恭敬,轻声说道,让孔胜满意的点点头,双手一背,当先走在前头。

    “咳,师叔您也请!”柳残阳看向田横客气道,田横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唐门的新任门主啊,竟然叫自己师叔,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微笑着点头然后和柳残阳一起跟在了孔胜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