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叔祖,正是这个东西,那个弃天威胁不少的地下同道吃了下去,据说常久服用,可以让人失去自我,变得行尸走肉,而且如果停顿下来,会经受莫大的痛苦,三天后,全身变得冰冷,僵硬,最后身体变得如同冰冷的石头,慢慢的死掉,服用者有极强的依赖作用。”

    柳残阳跟着孔胜来到他们这简陋的房间中,也没有废话,而是直接从口袋里拿一枚晶莹如玉的药丸,交给孔胜,然后详细的解释道,这些药丸,是洛天毙了那个弃天后,从他的身上找到的,临来时,给了柳残阳一颗,让他交给孔胜研究。

    “是么,让本师叔祖看看。”孔胜大模大样的说道,接过药丸,仔细的看了起来,面色很是认真和凝重,放在手里捏了捏,又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好霸道的药物,竟然能控制人的神识,竟然含有阴冥草,僵尸毒,山玲花等十几种药物。”孔胜失声叫道。

    “这么说,师叔祖能解此毒?”柳残阳面露喜色轻声问道。

    “哼,解毒远比制毒难的多,有的是以毒攻毒,稍有差池,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害死人,这里面的含有多种毒药,相互克制,又无色无味,不会立时暴发,当真是天下少有的奇毒之一,这个药丸,我必须化开,检查其中的药性,然后再逐一配制,难度可想而知,三天时间远远不够,就说这个僵尸毒都是世间难寻的东西,要想找到克制此毒的药草,必须有还阳花才行,我这里可是没有。”孔胜摇头叹息道。

    柳残阳知道孔胜说的是真的,他来自唐门,对毒也是深有造诣,知道解毒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解药能解天下万毒,所谓的解毒丹也只是解一般的毒而已,对于这个毒,解毒丹根本不好使。

    不过柳残阳听到还阳花,面色微微一动:“师叔祖,我们唐门好像有这种花。”

    “是么?那太好了。”孔胜听了一喜,接着眼睛转动了一下:“不光有还阳花,还有有其他的各种药草才行,我这里虽然称为药王谷,不过药草也是有限,小子,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派人开车去取吧。”

    “开车去取?”柳残阳不由的嘴角一抽,这个孔胜是想把他们唐门储存的药材给搬空么?不过还是苦笑道:“只要能配制取解药,唐门的药材库里的东西,师叔祖随意支配便是,我身为门主,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嗯,那好,你们唐门的东西,我其实根本看不上,不过为了帮助洛天那个小混蛋,也只能这样了,有什么事都算在他头上就是了,该花钱的话找他要,可不管我的事知道么?好了,横儿,去派辆大车,先去取药草吧”孔胜一副守财奴的模样,听的田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洛大哥现在是联盟之主,又救过我的命,对唐门有大恩,晚辈岂会冲他要什么钱。”柳残阳微笑道。

    “师父,这太……过了。”田横此刻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这个柳残阳都叫自己师叔了,自己开着大车,去拉人家门派的药材,这也显得太……

    “师叔祖,要不这样吧,由于时间关系,这解药必须尽快的配制出来,您先把药化开,看具体都需要什么药材,需要多少,您说个数,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送来就是了,这样也省得田师叔跑一趟了,节省时间。”柳残阳建议道,他还真的怕孔胜把他们唐门的珍贵药材都给搬空了。

    “这样啊……”孔胜吧嗒了一下嘴,看了一眼柳残阳,沉思了一下,那样也好,横儿,你陪着他说话,为师去去就来。

    “是,师父!”田横恭身答道,然后,孔胜拿着这枚药物,就进了自己的小密室。

    “咳,残阳,来喝茶。”只剩下田横和柳残阳两人,田横客气的招呼道。

    “谢师叔,我知道唐门师叔周无极对药王谷一直敌对,伤了这里的弟子,我代他向您陪罪了,其两家本是同根同源,我希望我们以后和平相处。”柳残阳真心的说道,现在他不好好相处也不行,知道了洛天和药王谷的关系,柳残阳知道该怎么做,而且洛天是他极佩服的一个人。

    “咳,那敢情好,只要唐门不来惹我们,我们也绝不会惹唐门的,对了,残阳,你刚才在外面说,你亲手杀了周无极,这可是真的?毕竟他是你的师叔啊。”田横还是有些不相信柳残阳的话。

    “田师叔,我知道你会怀疑,不过此事却是真的,周无极师叔背叛师门,害死了陆无双师叔,投天了天堂组织的弃天,更是与整个地下同道为敌,师侄也是无奈才清理门户,就在北原,有地下同道作证,而且师叔祖也在现场。”

    柳残阳一想到周无极,极度痛心的说道。他并没是居功自傲之人,也不是眼中目无尊长,只不过周无极的表现让他失望之极,不然的话,绝不会杀他清理门户。

    “原来是这样。”田横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感叹不已。

    接着柳残阳又向田横说起这次地下联盟的事,更是让田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也想不到地下联盟会损失如此惨重,最后洛天的绝杀平定了局势更是让他心慰。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时,孔胜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睛望了一眼柳残阳,摇头叹息。

    “师叔祖,此药是否可解,里面的药性查清楚了么?”

    “小子,查是查清楚了,只不需里面的药性参杂着太多的药草,每一份的比例严格之极,对了,我问一下,一共有多少服用了这种药,陈忠那个老混蛋服用了没有?”孔胜眼睛转动着问道。

    “嗯,师祖刚烈不屈,他自然不会屈服对方的淫威,不过服用的,足有近二十人左右,都是统领一方的地下势力大佬,这关系到地下联盟的兴亡,这些人不能死。”

    “这个老混蛋竟然没有服用?老子我还想看他怎么变得僵硬冰冷呢?哼哼。”孔胜有些不满的哼哼道,让柳残阳有些无语。

    “近二十人的用量啊,太大了,每一种草药需要提纯,确实很麻烦的,再去掉失败的机率……”孔胜抚摸着下巴上那稀疏的胡子自语道。

    “咳,师叔祖,您也不要买关子了,需要什么,只要我唐门有,我自会派人送来就是。”柳残阳很干脆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怎么叫买关子?本师叔祖要考虑一下不是么?尽量少用你的药草知道么?”孔胜吹胡子瞪眼。

    “咳,师父,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现在洛兄弟是地下联盟的负责人,救治这些人,也是为了帮洛兄弟啊。”此刻田横开口道,他深知自己师父的脾气,他是在想法从唐门多捞利益呢。

    “行了,那好吧,把这些东西准备一下,实在不够,我们药王谷还有,你们就准备一小部分吧。”孔胜把口袋里早写好的一张纸拿了出来,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药材的名字,竟然是洛天给他的那种提炼魔鬼地狱池药液的药草单子,甚至他还在后面加上了这次解药所需要的东西。

    “这……”柳残阳接过纸张,看了一下那个药单,不由的一阵头大,“这个师叔祖还真狠啊,杀熟啊,一下子要这么多,而且每样还要一百份。”

    “咳,师父也太狠了。”田横瞅了一眼那个药单,一口茶差点没有喷出来。

    “小子,看来你很为难啊,实在不行那就算了。”孔胜看到柳残阳拿着那个药单发呆,不由的气哼哼的说道,他自己都有些心虚了,暗想是不是吓着这个新上任的门主了。

    “唉,罢了,等于算是帮着师祖结交这个药王吧,希望他们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再说那些人不能不救,是洛天大哥交给自己的任务。”

    想到这里,柳残阳抬起头来,强自笑道:“师叔祖多虑了,晚辈并没有为难,这就马上告诉门派,让他们送来,还请师叔祖尽快配制出解药。”

    “嗯,只要药草到位,特别是那还阳花,本师叔祖会尽力的,另外你告诉陈忠这个混蛋,我可是看在那个洛天小混蛋的面子上,而绝不是看他的面子,明白吗?”

    “咳,晚辈明白。”柳残阳汗颜道,拉他们那么药草,还是不是看自己师祖的面子,让柳残阳无语。

    “对了,师叔祖,您上面的药材量太大,我是怕我们唐门也凑不齐啊。”柳残阳有些为难的说道,不是他推辞,而是量太大,都是奇花异草,有许多唐门根本没有。

    “唉,你尽力就行了,最好能凑齐,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药效!”孔胜哼道。

    “是,晚辈一定尽力,连夜把药材送来,这就告辞了。”柳残阳知道要告辞了,再呆下去,他不敢保证这个孔胜还会冲他要什么东西。

    “小子,等一下!”这时,孔胜叫住了柳残阳,柳残阳一怔,还是自己的太慢了么。

    “知道你受了内伤,我这里一盒小东西,你拿去服用吧,很贵重的,只能给自己最亲近的人服用,不然就浪费了,一颗能值好几十万呢,渍渍,唉,都送给你吧。”

    孔胜不舍的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锦盒,打开里面有六颗龙眼大小的淡青色的丹药,色泽光亮,圆润。

    “这是……”柳残阳迟疑的接着。

    “呵呵,残阳,这是家师最近新近研究出来的疗伤圣药,不敢说生死人,活白骨,不过却是世间难得的疗伤圣药啊!”

    田横微笑着说道,对于师父最后拿出这个东西,才让他感觉有些好意思面对柳残阳了,毕竟这个东西的珍贵之处,他可是知道的,费了药王不少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