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798章 商定计划
    听了洛天的话,老缅泰皇知道洛天心下不悦,急忙陪礼道歉。

    “洛先生,父皇一生小心谨慎,他还不太了解你,所以才会有所怀疑,还请不要生气。”维拉为自己的父亲开脱,不想引起洛天的不满,只有她知道,这个洛先生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的。

    既然这对父女俩这么说了,洛天当然也不会真的生气,微微点点头:“我想知道,现在维登和维娜在做什么,身为皇子,自身的能量很大,如果再暗中联合一些势力,非同小可,将会对维拉公主顺利登基是一个极大的阻碍。”

    “是啊,现在这两人一直很低调,我也不知道做什么,我也有两天没有看到过他们两个了。”老皇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让洛天有些无语,对敌,不能知已知彼,将会处于极大的被动地位,只要知道对方在做什么,才能做好防范措施。

    “嗯,这样吧,父皇,洛先生,既然回来了,也没有必要偷偷的,光明正大的行事吧,首先把维登和维拉叫来,还有元老院的那些元老们,把任命为洛先生为一级护爵的事公布出去,这样洛先生才能光明正大的出入皇宫,帮助女儿做事。”维拉想了一下说道。

    “嗯,这样也好,我也会把最得力的人手调到你身边来,好方便保护你,另外还要给洛天准备一处住房,这个我自会安排。”老泰皇想了一下说道,洛天微微点头,毕竟这是当前必须要做的事,他不可能每次都要高来高去的,虽然小小的缅泰皇宫挡不住他,不过也麻烦不是?

    接下来,维拉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皇宫里,当然,华夏那边的媒体新闻早已经结束,具体维拉什么时候来的,一般人也不会多想,毕竟华夏距离缅泰很近,打个时间差还是可以的。

    等候维登和维娜上门,还有元老院的长老到来,需要一段时间,于是维拉陪着洛天在皇宫的后花园散起步来。

    维拉愁眉有些不展,还带着丝丝愤怒,她不知道等会见了维登和维娜,这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姐姐,她会不会忍不住发火,毕竟自己两次差点身死,都是拜他们所赐,为了夺得皇位,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了,兄弟,姐妹关系荡然无存。

    “做大事者,必须要懂得隐忍,在你没有登基之前,或者说他们没有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之前,不要动他们,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要动,就必须一棍子打死,万不可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为别人开启了生门,就是为自己开启死门。”

    洛天面色凝重的告诫维拉,毕竟上两次飞机失事还有校园袭击案,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是维登或者维娜干的,这个不好说,虽然明知道是他们背后搞鬼,也不好现在动他们,只有抓到机会,一击拍下去,这才是王道。

    维拉的一双美目望着洛天,微微点头:“亲爱的,我明白,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这个维拉她本身就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女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轻易就逃过飞机爆炸,那可不是偶然,她的远见和大局观,并不比洛天差,毕竟这是从皇室长大的人物,见过不少的勾心斗角。

    “等会那些人到来后,你宣布我为一级护爵的身份后,可以顺便宣布一下你登基的日期,最后是两天后,并补充说明,行事低调,不想铺设浪费,只有皇室人员参加就行了。”洛天想了一下又说道。

    “哦,这是为何?为什么不当场宣布我为缅泰皇的身份,也省得他们以后再搞鬼?”维拉有些不解。

    “我虽然不是你们缅泰皇族,不过我们华夏的朝代发展史比你们缅泰古老多了,其中的权力争斗,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你即使宣布为缅泰皇,他们心里也不服,手上的力量薄弱,不能稳固,我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陪着你,所以只有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动手,才能抓到他们的把柄,一并铲除,永绝后患,你才能坐稳缅泰皇的位子。”洛天认真的说道。

    想了一下又说道:“当然,你如果顾忌骨肉情谊,想感化他们,也是一种办法,我并不支持你杀人,毕竟他们还是我的大舅子和大姨子呢。”洛天咧嘴笑道。

    维拉不由的瞪了一眼洛天:“什么大舅子,大姨子,你说的对,他们在,我这个皇位坐不稳,如果哥哥和姐姐真的有雄才大略,一心为了缅泰的百姓,我宁愿让给他们,可是,根本不是,不然的话,父皇也不会硬推我上位,那就两天后吧,等他们动手,到时拿下他们,虽然不至于杀了他们,我也要把他们关押起来。”

    维拉轻咬着薄薄的嘴唇有些痛心的说道,说到底,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可是生在皇族,为了争夺皇位,那种亲情变得比纸还要薄。

    “亲爱的,你想好怎么对付他们了么?”维拉现在深感力量薄弱,洛天虽然能打,不过这不是能打就能解决的,最多能保护自己的安全,她不可能把反对者一下子都杀光,血流成河。

    “差不多了,这两天时间,我也需要准备一下。”洛天微笑道,这里,他认识巴颂上师,还有自己的女人东方不败,这就够了。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维拉望着洛天兴奋的说道,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对洛天她有种莫名的信任。

    “还有,拉拉啊,在皇宫,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还有你的眼神,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级护爵,而不是你的男人,小心不要露出马脚。”洛天微笑着告诫维拉。

    “嗯嗯,亲爱的,我知道了,不过人家真的想你怎么办呢?”维拉亲昵的抱着洛天的胳膊柔声问道。

    “坚持一下,几天,等你顺利登基上了皇位再说吧。”洛天想了一下说道,毕竟维拉的身份太敏感,万一让人知道,堂堂的缅泰公主,还没有登基上位,就和华夏的一个“野男人”滚到一起,那国内的舆论都让她受不了,非下台不可,所以即使维拉上台后,他们两人也只能偷偷摸摸的。

    “嗯,好,等我登上皇位后,本皇要召你侍寝!”维拉叉腰道,洛天嘴角一抽,微笑着点头,试想一个缅泰女皇偷偷摸摸的有一腿,想想就让他有点小兴奋,不过见不得光,又让洛天有些小郁闷,不过没办法,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就在洛天和维拉在皇室花园闲聊的时候,此刻,缅泰另一个较大的城市,文达,也就是上次洛天,王晓涵还有朱雀三人经过多纳河,上岸后的第一个城市。

    文达是雇佣兵的集结地,换句话说,是最大的佣兵头子,卡西亚的老窝,动不动,就开着坦克,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军人,在街上行驶,有种和缅泰政府分头抗礼的架式。

    只不过这个卡西亚倒也没有过分的越界,缅泰的法令他倒也拥护,毕竟他一个雇佣兵组织,还没有胆大到和整个缅泰政府军开战的地步,只要政府方面不过分,他当然也不想惹事,俨然是文达的一个土皇帝,可见缅泰方面的治安很差。

    不过在文达市,卡西亚的佣兵组织,有的时候,比缅泰警察还好使,出现什么事情,警察没来,他们就来了,处理的有模有样,所以那些警察见到卡西亚的佣兵都客客气气的,就像同事一样。

    卡西亚,正是当年洛天放过他一马的那个雇佣头子,当时,东昌的周奉天就是联系到了这个组织,曾派人来杀洛天,被洛天查到,警告了一番,把卡西亚当时吓的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洛天的恐怖,是他永远的噩梦,正是因为有洛天在,他当时曾发誓,永远不在华夏边境作乱,更不敢轻易进入华夏,因为那是不给洛天面子,洛天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个时候,从曼达到文达的一个主干道上,驶来了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车辆,直接开向了卡西亚佣兵总部附近,只能有几个持枪,身着迷彩服的士兵拦住了车子,这才停了下来。

    车子里不是别人,正是维登,知道大妹维拉和卡西亚搞在了一起,他也必须来拜访一下,搞好关系,维拉是女人,有资本,不过他维登却是有钱,所以他有信心一样可以打动卡西亚,甚至,维登还想到时处理完维拉的事后,当场反水,相助于他,准备把维娜也给拿下。

    “这些雇佣兵,简直是无法无天。”车里的维登脸色很不好看,不由的轻声骂道,毕竟他可是缅泰的皇子,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尊重和欢迎,现在却是被一支雇佣兵的几下手下拉住,让他心里很不悦,不过他也清楚,现在不是摆皇子架子的时候,自己来是求人帮忙的,等自己当上缅泰皇后,那就不一样了。

    “皇子,要不要冲进去?”开车的司机是维登的贴身保镖,此刻听到他的主子低声骂道,久跟在维登身边的他,也感觉受到了侮辱一样,冷声证求维登的意见。